第三卷 第七十一章 窮途末路絕境地

  龍虎山之上,總是有一些強悍而出人意料的手段在,而這“十方八面火獄”,便是其一,但見十人持符,一朝揮出,立刻有那火焰滾滾,熱浪逼人,沖天而出,那些洶涌前撲的肥老鼠,要么投身于火海之中,受盡煎熬,要么直接回轉過身去,倉皇逃離。

  此法隨著龍虎山兄弟團的步伐移形換位,開始不斷地形成了各種復雜而繁瑣的大陣,將周圍給掩映住,里面的人逃不出去,而外面的人也進不來。

  這是趙承風竭盡全力,給我們創造出來的最后的希望。

  就算我們即將會被這些豢養的變異老鼠給生生撲死,被一種安南高手給圍堵而往,但是如果能夠擊殺黑魔砂,就算我們全部身死,那又何妨?

  黑魔砂是安南北部大拿的象征,將他干掉了,北部防線一定會冰消瓦解,而在后續的軍事進攻之中,我們的戰士,就只用思考正常層面上的問題,不用再擔心自己莫名奇妙地死去。

  決戰之期,即在此刻。

  首先出手的是蕭大炮,這是我沒有想到過的,在此之前,他一直徘徊在外圍,悄不作聲,仿佛隱形人一般,而就在火起的那一瞬間,他突然將闊劍給插在地上,眉頭猛然揚了起來。

  怒眉一睜,陡然間就有風云之勢,一道虹光從他的頭頂蓬勃而出,接著他的口中陡然吼出了一聲古怪的話語來:“三茅術,一茅附體!”

  這聲音滄桑而富有威嚴,并非是蕭大炮那爽朗的口吻。

  身處側面的我再旁邊瞧見蕭大炮的臉孔已經變得青獰,好多細小的黑線從他的脖子上面,一直朝上蔓延,分枝開叉,宛如蚯蚓一般的游動。

  不知不覺間,蕭大炮便已經變成了另外的一個人。

  請茅術!

  我曾聽蕭大炮談及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句容蕭家的祖上,曾經有一位茅山的長老,后來他老人家返鄉,開枝散葉,才有了世代相傳,也才有了他蕭大炮,而這“請茅術”,則是茅山道法中十分奇葩的一種,那就是勾引天地,通過秘法,將茅山祖師的意志和力量引導入身,繼而達到降魔除妖之責。

  蕭大炮所請來的,到底是不是茅山祖師,這個還有待商榷,但是當他的臉色變得一片猙獰之時,卻有那磅礴的力量噴涌而出,一步跨前,迎上了態勢越發張揚的黑魔砂。

  黑魔砂雙手已經被一團濃郁不散的黑煙縈繞,此刻一旦揮舞起來,沒有人敢與他正面交手,這個安南老牌的高手修為比我們高出一大截,雖然一直被牽牽絆絆,但是頗有些“人生寂寞如雪”的清高,此刻瞧見蕭大炮不遮不擋,直接沖上前來,也高興得折轉回去,與之回應。

  兩人的身形似電,驟發即至,轟然撞到了一起來。

  見到有人敢于自己對掌,黑魔砂的臉立刻高興得幾乎都要扭曲起來,狂聲笑道:“好小子,夠直接,讓你看看鐵線蟲毒掌,到底是為什么能夠震驚南疆!”

  黑魔砂一掌擊出,蕭大炮也一掌擊出。

  兩掌相對,黑魔砂手掌的黑霧瞬間扭曲,化作了百十條黑色細線,朝著蕭大炮的胳膊上面蔓延開去。

  這些細線其實就是被黑魔砂凝練過的鐵線蟲母體,一旦鉆入人體,立刻就會瘋狂繁衍,不用多時,那肚子里面就會有萬千的蟲子翻滾,而人的生命力則立刻被耗空而去。

  這便是黑魔砂之所以能夠橫行南疆的最大屏障,也是交手以來,我們幾乎沒有一個人膽敢與他正面相對的緣故。

  我們不敢,蕭大炮敢。

  一掌擊出,蕭大炮的身子陡然沉了好幾分,黑魔砂的這一掌又急又沉,然而蕭大炮也只是將力量轉移在了腳下,但是修為冠絕全場的黑魔砂,卻朝著后面退了好幾步。

  力量的比拼之上,蕭大炮竟然勝出了?

  然而著勝利并非沒有代價,蕭大炮身上的虹光在那一刻全部集結在了他的手臂上面,虹光開始吞噬那些游繞不定的黑霧,雙方糾纏在了一起,力量各異,而蕭大炮卻成了其中的戰場,受不住力,一屁股坐在了遞上去。

  黑魔砂在狂退幾步之后,臉上詫異的表情都還沒有消除,忽然感到身后一陣暴風騰生而起,直逼身后。

  此時此刻,哪里可能有暴風?

  他沒有來得及在于蕭大炮交手,會轉過身去,卻瞧見一個面容冷峻的年輕人,手上一把斷劍,舞動一方風云,劍如疾雨,忽而至,忽而飛,凜然間,竟有大家之法。

  好恐怖的劍招,就仿佛一張連綿不絕的大網,將其包圍,不得掙脫。

  劍勢連綿,洶涌如浪,陡然間竟然產生了莫大的威能,如雨大芭蕉,急烈如火,黑魔砂的臉色也變得頗為嚴肅,眉頭緊皺,腳步錯亂兩下,突然雙手一揮,憑空又出現了三個黑影來。

  這三個黑影,有兩個皆為光頭僧人,一高一矮,我們都不認識,然而最后一個出現,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一片肅冷。

  烈焰巖豹,張金福。

  當初曾經躺倒在邊境線的那位滇南高手,竟然出現在此刻,顯然是被黑魔砂煉過了魂的。

  所謂煉魂,從字面上的意思便能夠明了,就是反復的折磨逝去的死者,用痛苦,將其潛能給挖掘出來,這過程殘忍之極,比死要難受一萬倍,讓人心生恐懼。

  我們臉上凄然,而身為老伙計的白胡子和黃臉門神則是激動得不能自已了,眉頭一掀,帶著厲喝就沖了上來。

  然而他們卻被那兩個影子一般的僧人給攔了下去,雙方好是一番龍鎮虎斗,而另一邊,傀儡張金福也攔下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變得這般凌厲的王朋。

  王朋的劍勢兇狠飄逸,然而面對這虛無縹緲又恐怖異常的煉魂,卻有些支撐不力。

  黑魔砂看向了跌坐在地上,光華凝聚的蕭大炮,一臉憤然。

  這個大胡子竟然讓他錯步后跌了?

  真是羞辱啊!

  已經很久沒有被他有這般感受了,這樣的人,一定要死。

  黑魔砂的眼睛死死盯著蕭大炮,然而這時有兩個人擋在了他的面前,一棍,一短劍。

  瞧見攔在自己面前的這些年輕人,黑魔砂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變得有些老了,心中頗為感慨,長長嘆息道:“這樣的國度,果真是偉大啊,短短時間里,竟然會有這么多英杰出現……”

  這是夸獎的話語,而后黑魔砂也是話音一轉,森然說道:“殺了你們,我們這邊的人才會死得少些,對不起了,要怪,只能怪你們自己太過優秀!”

  黑魔砂似風而走,驟發即至,沖到我們面前的時候雙掌齊推,我瞧見他的臉都有些發白了,顯然是在轉瞬之間,用上了秘法。

  果然,雙掌平推,陡然之間竟然有一股狂暴的颶風憑空生出,朝著我們撲面而來。

  風中有無數扭曲的面孔,正朝著我和努爾兩人撲來,這些臉咬牙切齒,充滿了怨毒和狠戾,似乎想要將我們兩人給吞入腹中,生吞活嚼了去。

  這一擊,應該代表著黑魔砂修為的巔峰狀態,當時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天一下子就要傾倒下來了。

  說實話,我擋不住。

  然而就在此時,我旁邊的努爾卻是越眾而出,手中的趕神棍緊緊握住正中,然后開始飛速地旋轉起來,棍影呼呼,竟然轉成了一面圓形的鏡面。

  棍影連接如盾,而那風卻一股吹來。

  兩相交集,努爾的身子陡然一震,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憑空之中發出了一聲炸響。

  轟!

  接著努爾的身子跌飛而去,我沖上去,將他接住了,結果發現這一股力量根本就不是我能夠阻擋的,結果兩人就像滾地葫蘆一般,連著翻滾了好幾圈。

  我們盡管如此狼狽,但是黑魔砂卻更是驚訝。

  本以為必殺的一招,怎么到了現在,卻成了軟綿綿的小手段了呢?

  一定是那里出現了問題吧?

  黑魔砂一時之間有些失神,然而他調教出來的煉魂黑影卻陡然間變得十分厲害起來,搖身一變,身形陡然間壯大幾分,其中有一個纏著黃臉門神的黑影倏然而上,將這個雙刀客給緊緊抱住,返回拖拽到了黑魔砂的身前來。

  黑魔砂一掌,黃臉門神就斃命了。

  干凈,果決。

  接著是王朋,他到底酣戰許久,力弱了些,剛才還在強行催動潛力,持久之后,有些腿軟,也給拖到了前面來。

  眼看著王朋也要被依法炮制,我沒有再管受傷嚴重的努爾,而是抽身上前,一劍挑向了那個黑影。

  我成功阻止了那黑影,然而卻被黑魔砂盯上了,飛起一腳,踹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覺自己好像被大象撞到了一般,騰空飛起,半空中被人接了下來,抬頭一看,卻是滿身是血的趙承風,朝著我大聲吼道:“我這邊也擋不住了,怎么辦?”

  我抬起頭來,瞧見周圍的火勢消減,隱隱間瞧見一大片的肥老鼠,龍虎山兄弟團個個帶傷,搖搖欲墜,而場中幾乎沒有還手之力了,黑魔砂獰笑著,即將收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