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十三章 諸位一路走好啊

  “對不起大家,我來晚了。”

  簡簡單單一句話,這人說得無比誠懇,充滿疲憊,音量不大,但幾乎所有人都能夠聽得到。

  一開始我還沒有聽出來,不過瞧見旁邊的蕭大炮和王朋臉上浮現出來的狂喜,我突然也想了起來,來人正是消失許久的許映愚,也正是此行的領導者。

  眾人士氣大震,然而御鼠王一方卻沒有聽得出來,感覺還是有些遠,于是繼續沖上前來,交鋒在一瞬間開始,我們奮力向前,拼死擋住了第一波襲擊,因為受傷的緣故,所以極為勉力,然而就在一瞬之間,所有人的眼前一花,只見一個渾身是血的老頭出現在了眾人之前,盡管當時的人員是如此混亂,但是他僅僅只是一揮手,眾人便不由自主地分開了。

  兩方之間,陡然間竟然好像生出了一道無形之墻來。

  一步跨前,擠進了人群,總局許老展現出了“縮地成寸”的高超道法,而后他動作并不是很快,而是抬手一揮,灑落了許多紛飛之物,一開始宛若柳絮,而后紛飛自旋,轉瞬之間,竟然變成了許多指甲蓋一半大的小蝴蝶,朝著前方的安南一方飛去。

  這一手漂亮至極,因為那些蝴蝶五顏六色,繽紛絢麗,盤旋而出,美如煙花璀璨,然而御鼠王卻看得臉色大變,朝著前面的弟子大聲喊叫。

  他說的是安南話,不過我還是能夠聽得到一個詞,那就是“危險”。

  有人聽到了師父的話,果斷轉頭奔走,而有人卻沒有理會,還待上前,結果那些細小的蝴蝶立刻扇著翅膀,在空中一陣盤旋,接著全部都附著在了前面七八人的身上去。

  無論多么美麗的東西,一旦密密麻麻地堆積在一起,給人的視覺都會是很具有沖擊性的,一瞬間這些人的臉都被小蝴蝶布滿,接著翅膀收斂,露出了丑陋而詭異的蟲尸來,皺巴巴的黑色,一節一節,給人的感覺就好像肢節詭異的蠶繭。

  接著小蝴蝶張開了嘴,朝著這些人的臉上開始咬了下去。

  別看蝴蝶美麗,然而咬合力卻絕對是非常強大的,小小的口器三下兩下,就將那厚厚的臉皮給咬開了來,接著這蟲子奮勇向前,收斂翅膀,朝著傷口里面鉆了進去。

  沒有及時能夠撤走的御鼠王弟子和安南高手,總共八個,每一個人在一秒鐘之后,臉上就出現了蜂巢狀的空洞,黑乎乎的,彼此的間隔不大,接著里面流出了黑色的鮮血來。

  鮮血并沒有流多久,因為在幾乎一眨眼的時間里,這些孔洞都給一個又一個白色的蟲卵堵住了,白色的蟲卵、黃色的臉孔以及黑紅色的血漿混合在一起,讓人看到了,不寒而栗。

  事情發生很多,然而其實只是不多的時間,當這些人捂著臉倒下,在地上拼命翻滾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這個總局許老其實并不是我概念中的道家高手,而是蠱師。

  所謂蠱師,也就是麻栗山中所說的養蠱人,這其實是起源于苗疆一帶的一種巫術,通曉此法的巫漢神婆通過對于毒蟲的了解,運用蠱斗、培育、祈愿以及繁衍等神秘手段,將一些我們尋常可見的毒蟲或者生物,孕育出某些細小不可見的蟲子,用來傷人性命,或者達到控制他人的目的——有的據說也可以用來救人,當然,這種說法并不算多。

  因為制蠱的成本并不算高,有的甚至連普通人都可以操作,危害卻極大,所以自古以來,巫蠱之道便是一直飽受打壓的手藝,除了深山苗寨子,很少有人能夠接觸得到。

  努爾的師父蛇婆婆,據說就是一位精于蛇蠱的苗家神婆。

  即使是到了現在,巫蠱之術都是一直被禁止和詛咒的手段,卻沒想到這總局許老,居然還有這般本事。

  中了許老蝴蝶蠱的安南高手迅速倒下,死又死不了,翻來覆去,哭聲凄慘,這雷霆手段一出,御鼠王方知厲害,臉色一變,朝著一身鮮血的許老說道:“你是……”

  許老的面容十分平靜,這種平靜給人予無比的威嚴和力量,當御鼠王問起的時候,他不悲不喜,淡淡地說道:“苗疆許映愚,見過御鼠王。”

  許映愚!

  聽到這三個字,御鼠王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

  他是什么身份,雖然能夠橫行南疆,講起來卻也不過是一養鼠專業戶,哪里能夠和許映愚這樣的北國巨擎相提并論,然而本來高高在上的許老卻恭稱他為御鼠王,讓他聽得怎么都不自在,臉色發白,額頭虛汗,結結巴巴地說道:“你怎么在這?山中老人沒有把你……”

  “對,你們的確請了一個值得我重視的對手,不過那個家伙,我熟悉他,便如他熟悉我一般,指望他拖住我,分而食之,這算盤你倒是打錯了。事有波折,不過他最后還答應了我,終生不踏故土,我們也算是有了個了結,那么現在,讓我來給那些枉死的孩子和戰友們,討一點兒債吧。”

  許老緩步走前,平淡的臉上終于有了一些悲憤。

  旱煙羅鍋死了,黃臉門神死了,一路走過來,有多少祖國好男兒,躺倒在了這片熱土之上?

  許老越是輕描淡寫,御鼠王越是緊張,他不是黑魔砂,也不是阮將軍,就是個占便宜、撈一把的家伙,哪里有跟許老對拼的勇氣?當下也是結結巴巴地解釋道:“你等等,這里面有誤會,我只不過是臨時過來幫幫忙的,真正的主謀,是黑魔砂他們……”

  御鼠王想要將自己摘干凈去,然而許老卻沒有再做理會,雙手做了一個古怪的手勢,口中則好像青蛙一般地鳴叫起來。

  無形之中,便有一股力量從他的身上傳遞而出,似乎是某種信號,接著躺倒在地上的那八個人,臉上孔洞中的蟲卵開始破裂,從里面爬出了濕漉漉的幼蟲來,這些幼蟲就像黑頭鐵螞蟻,頭頂的觸角在不停地接收著信號,當聽到青蛙一般的音頻之后,立刻興奮起來,往前一躍,再振翅而飛,化作一片烏云,朝著御鼠王一行人撲了過去。

  總局許老一身鮮血淋漓的模樣擠到前來,好像也受了十分沉重的傷害,然而他就是這么簡單地一揮手,再加上一點兒手印和音域引導,便再也沒有其他的手段。

  然而御鼠王卻被這漫天而起的烏云給嚇了一跳,剛才那些被當做培育蟲蠱的人體,坑坑洼洼、滿是孔洞的臉實在是太恐怖了,這種手段便是在東南亞一帶,也算是驚世駭俗的,當下也沒有了主意,唯有奮力逃開。

  逃跑的時候,御鼠王便已經不再注意自己的形象,奮力往前,至于他的那些弟子,以及同伴的安南高手,皆是拋下不管。

  然而他跑得再快,卻終究還是烏云重點的照顧對象,轉瞬間他就被一大團的烏云圍住,緊緊咬著。

  御鼠王左沖右突,卻并不能掙脫出去,就在那些烏云附體的一剎那,他也看開了,朝著我們這邊沖來,口中吶喊道:“媽的,老子跟你們拼了。”

  這氣勢實在很兇,然而卻并不能夠實現起來。

  他甚至都沒有能夠再沖幾米,這個剛才還準備將我們給一網打盡的男人,在此刻,卻被成百上千的小蟲子給攀附而上,這一回倒也沒有再能咬出孔洞,不過它們卻能夠靈活運用,朝著御鼠王臉上的眼睛、耳朵、鼻孔和嘴巴等處往里爬,而下體,也還有幾個可以鉆入的地方。

  蟲子堆積在一層又一層,奮力往里鉆,被這種蟲子鉆到皮膚和肌肉的縫隙,那是一種恐怖到極點的事情,又麻又癢,真的就有百千只蟲子在身體里面爬行。

  御鼠王也是人,他也會痛苦,也會叫,也會跪下來痛哭流涕。

  然而他無論是再懺悔,也彌補不了我們的人員損失。

  一代梟雄,卻也不能善終。

  許老在又一次揮手之后,幾乎就沒有再將注意力集中在他們的身上,而是回轉過身來,看著擠在了前排的我們。

  他的目光掃過了我們每一個人,充滿了贊許和欣賞,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點頭。

  他又看向了白胡子殷義亭,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靜地說道:“他們走了,對吧?”

  殷義亭哽咽著點頭,然后將許老帶到了黃臉門神和旱煙羅鍋的尸體前面來,給他講述每一個人壯烈犧牲之時的情形,許老不說話,默默地聽著,完了之后,他將兩人挪到了一起來,然后雙手在空中劃了一個詭異的圈圈。

  我瞧見許多前去追擊安南高手的蟲子折返了回來,伏在了他們倆,以及所有死于黑魔砂掌下的人身上,不斷地吸著什么。

  沒一會兒,這些蟲子紛紛死去,但是尸體鼓脹的小腹也終于變得平緩。

  許老將這身體里面的鐵線蟲給銷蝕掉了。

  接著他念起了祈愿超度的咒文來,我們默默地跟在身后,一同和念,如此良久,天空中傳來幾聲輕嘆,許老抬頭望天,輕輕說道:“諸位,一路走好啊。”

4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七十三章 諸位一路走好啊”

  1. 回復 2014/12/28

    匿名

    山中老人是許若智,,彌勒是小佛爺鑒定完畢

    • 回復 2014/12/30

      fffffop

      沒錯~但小觀音是誰?

  2. 回復 2015/02/03

    小觀音

    請叫我小黑天

  3. 回復 2015/05/13

    陸左

    那個高手是修煉了不老禪的許絡智,彌勒就小佛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