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十四章 請記住這些英雄

  眾人肅穆而立,與之交疊在一起,連綿不絕的,則是御鼠王與一眾安南高手和弟子的哭嚎聲。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這般詭異的場景,軟刀子殺人,折磨的意義遠遠大于最初的想法,心志堅定者,還能夠跟在一起,堅持念咒,而有些經不住好奇和恐懼的,總是忍不住扭頭去看,只見二十來個安南人在地上翻滾掙扎,而他們的身上,則有許多密集的血孔,有的只有米粒大,有的也有小拇指甲蓋兒那般大,接著不停地冒血流膿,蟲癭滋生。

  場景恐怖,然而回想起先前死去的戰友們,又是那么的解恨,我心中不由得慶幸,還好許老是我們一方的人,要不然,這種死法,我寧愿一刀抹了痛快。

  并非人人心中都是恣意暢快,我瞧見自己之人,特別是龍虎山兄弟團的,不少人都頻頻看向了許老,眼神畏懼,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聽說龍虎山在朝堂之上,勢力頗大,在茅山、青城、嶗山等眾門派都閉觀不出的當下,恐怕也就只有白云觀,能夠面前與之抗衡了。不過它并非是一家獨大,像許老這些革命前輩在世,倒也沒有能夠達到權柄在手、尾大不掉的態勢。雖說大家都是為了共同的一個目的,走到一起來的,但是在大的層面之上,許老跟龍虎山并非一派,所以雙方之間,還是有許多分歧和猜疑的。

  當然,這些都只是私底下的話語,此戰到了現在這個階段,基本上算是我們勝利了,不但將侵犯我國尊嚴的黑魔砂給予擊斃,而且還將一眾安南高手消耗在了這莽莽林原之中,盡管我方也有人員傷亡,不過這樣是沒有法子的事情。

  戰爭,不是玩過家家,總是要死人的。

  將被黑魔砂殺害之人皆超度了之后,許老的目光巡視,最后落在了王朋的身上,朝著他微微點頭,然后說道:“你是夢回真人的弟子吧?人呢?”

  我們不知道他在說什么人,然而王朋則恭敬地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土黃色的小葫蘆來,祭于雙手之間,口中默念了一番咒文,這才小心地問道:“許老,它并沒有被降服,所以如果貿然放出來,危險很大的,您幫我鎮場。”

  許老點了點頭,王朋開始摩挲起了寶葫蘆來,沒一會兒,壺口突然噴出一股黑煙,凝結成型之時,竟然就是先前纏住他的張金福。

  此刻的張金福,在經受過黑魔砂的煉化之后,已經不復當年模樣,面容丑惡,牙尖嘴利,十分恐怖,一旦被放出來,便張牙舞爪,四處作惡。

  剛才那一道落雷而下,黑魔砂的那兩位煉魂皆被牽連,煙消云滅,我卻不曉得這張金福竟然被王朋給收了起來。此刻的張金福一臉兇意,許老的臉上也難得地浮出了哀傷,伸出手,微微一抓,那煉魂便倏然而到了他的身前,全身僵硬,動彈不得,唯有擠眉弄眼,表達猙獰和憤怒。瞧見老手下變成這般模樣,許老的心中百味雜陳,回過頭來,看了王朋一樣,平靜地說道:“它神志已失,不如早些前往幽府,得享寧靜,你說可好?”

  這烈焰巖豹生前雖是滇南高手,死后慘遭煉制,又被王朋收住,按照慣例,就算是王朋掌控,所以許老才會這般好聲商量。

  那前輩混混沌沌的魂魄來當助力,這可不是什么光彩事,王朋心思玲瓏,明白這事兒可是原則性的問題,當下也是恭聲說道:“理當如此,先前雷意縱橫,陰魂皆有魂飛魄散之危,我不過是給張老提供一處避居之所,此刻既然萬事皆定,自然是送他老人家離開。”

  王朋的明事理,讓許老十分滿意,手一揮,一道白光從袖中飛起,籠罩在了張金福的頭上,那黑霧被迅速地吸收,幾秒鐘之后,它清醒了過來,環顧左右,也不能言,朝著許老和王朋拱了拱手,然后朝著天上飛升而走。

  看完它的離去,許老吸了吸一口空氣,問道:“殺死黑魔砂的這天雷,是誰弄出來的?”

  蕭大炮和王朋都指向了我,許老有些詫異,看了一眼我,而我則將雷符之事說出來,得知此事,他問我雷符處于何處?蕭大炮立刻給我將家底搗騰出來:“陳二蛋以前還在老家大山里面的時候,曾經有幸跟過茅山符王李道子,伺候過幾年,所以得到這般饋贈。”

  許老眉頭一揚,若有所思地點頭說道:“李道子老先生,是國之瑰寶,能夠與他得識,是萬幸之事,不錯,不錯。”

  他連著用了兩個“不錯”,來贊揚我,當真是難得了,而后許老開始調度起來,讓大家將戰友的尸體收拾起來,全部都存在一處山谷之中,待過幾日之后,再行折轉回來,將他們遷回去厚葬。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我們此行一眾人等,身上都帶著傷,連自己都顧及不了,何況是死者呢?

  再說了,我們需要穿過的這一片山麓里,到處都是隱患重重的雷區,稍不注意,直接上天。

  熱帶雨林之中,既有蚊蟲,又有猛獸,更加上那潮濕悶熱的天氣,使得尸體也不能就存,所以還需要許多布置,弄出一個隔絕法陣來,方可為之。

  我們帶著戰友的尸體離開,臨走前,一身窟窿的御鼠王聲嘶力竭,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居然還能夠發出聲音來,哭喊著朝許老懇求:“殺了我吧,殺了我吧,求求你了!”

  許老沒有理會,徑直離開,我走在后面,看著這地上一大堆渾身窟窿的仇敵,滿目放過去,好像只有先前御鼠王的那個女弟子得以逃脫,有些擔心:“不徹底殺死,他們會不會又活過來了?”

  旁邊的努爾擠出一絲苦笑,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殺人不過是最下下的策略,而中了許老的這手段,三日之內,估計都還留得有一口氣——你想想,千百條蟲子在自己的皮膚里面鉆來鉆去,那種感覺,得有多恐怖?骨子里面都爛了,安南的人即便是趕過來了,難道還能救得活?救不活,又看到這番慘狀,這種立威的手段,你想想,得有多大的震懾力?”

  努爾出身苗疆蠱寨,對于這些東西,最是了解不過,我心中明了,不再盤問。

  接下來的時間里,我們將同伴的尸體給妥帖安放好,然后由許老親自出手布置,能夠保證在三天之內,得以周全,這時天已微微亮,不過由許老領路,我們倒也能夠規避住那些密集的詭雷,相互扶持著,翻過山麓,原路返回。一路上大家的精神都還算是亢奮,特別是我們這些在此戰中立功的人員,倒也能夠從戰友逝去的沖擊中走出來,其間我還找到趙承風道謝,對于此事,他也表達了自己先前太過于執著于輸贏的執念,而今想起來,在戰爭面前,一切,都不如活著重要。

  在境內的邊界,自然有人接應,來到了可以通車的地方之后,精疲力竭的我給人扶上了車子,然后一路拉向最近的戰地醫院,給予治療。

  盡管有著比別人更加強大的體質,但是我因為黑魔砂臨死前的那一腳,受創太過于嚴重,最終還是在戰地醫院里治療了三天,而后又轉到了滇南春城的康復療養院里待了四個多月,方才恢復。

  與我相同的還有努爾,愣是陪著我一起康復,至于王朋和蕭大炮,則提前返回了前線,執行觀察任務。

  張世界、趙中棣、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等人也各有受傷,不過卻都無礙,也都返回了一線,和王朋、蕭大炮、趙承風一起,替代了逝去的老一輩,成為了滇南新生代的主要力量。

  我們那些英勇就義的戰友,并沒有被遺忘,次日由從西南局調遣過來的賈副局長帶隊,在幾位沒有受過傷的成員帶領下,將他們找了回來,在第五日的時候被埋在了離老山不遠的烈士陵園里,追悼會的那天我堅持去了,坐著輪椅,現場莊重而肅穆,不過并沒有瞧見總局許老,找了一個朋友打聽了一下,才得知許老在這一戰中,也受了很嚴重的傷勢,堅持帶隊回來之后,就爆發了,現在已由專機送回了首都養傷。

  聽到這個消息,讓我震撼不已,那天許老的出手,何等驚才絕艷,簡簡單單一揮手,不可一世的御鼠王就像狗一樣的趴在了地上。

  跟他交手的那個人,到底得有多厲害?

  我和努爾在春城休養完畢,又重新回到前線,得到了提拔,而后某次著名的戰役爆發了,因為安南的北方協調部隊在那次交手中飽受重創,所以我們一眾“前線觀察員”表現良好,具體事宜,不宜公開。

  在戰后慶功會上,我喝得有些高,這時有一個中年人過來找我,說是轉告來自總局許老的一句話,說茅山重開山門,讓我離開前線,返回金陵,跟隨觀禮團,前往茅山。

(本章結束,飽受期待的茅山卷即將展開,陳二蛋也將要改頭換面,不再被人叫做二蛋,而是堂堂正正的大、大、大……)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七十四章 請記住這些英雄”

  1. 回復 2015/01/01

    蕭克明

    大師兄! 。。。(593230584)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