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茅山茅山

  于大師將我一路領進了屋子,然后一直來到了臥室密道中的地下室,在那一整面大理石浮雕上面,我又重新看到了當初正邪兩道搶得兇猛的飲血寒光劍。

  依舊是被無數貼著符文的鐵鏈給捆住,不過那八道不斷噴涌而出的白色冷氣,卻也沒有再滾滾冒出,飲血劍懸停于空中,外面罩著銀色劍鞘,乃魚鱗而制,再外面,有用細碎的麻布給小心細致地包裹著,如果仔細看,能夠發現這些麻布之上,也有密密麻麻的細線勾勒,無一不用上了巧妙心思。此間再看寶劍,我突然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犀利不再,反而給人一種沉穩平淡之感,好像是寶器蒙灰,深沉內斂。

  于大師得意地看著自己的這份佳作,在兩米之外站定,然后看向了我,充滿期待地說道:“二蛋,你去拔劍。”

  我還在仔細觀察這飲血寒光劍,瞧見它再無當日那蕩漾連綿的紅光溢出,曉得這幾年的磨礪,已然使得其兇氣減退許多,不過此劍乃魔物,兇性只能消減,而不能絕滅,一旦有楔子引導,立刻就會重新恢復。不過這些都是后話,聽得于大師吩咐,出于信任,我也不會拒絕,而是走到大理石墻壁之前,伸出手,抓住了半空中的劍柄,然后用力,緩緩地往外面開始拔了出來。

  這劍里間,有一股磅礴的吸力,一開始就仿佛石牛入河,難以為繼,而后當我的氣息傳遞入內,似乎才松動了一些,接著劍鞘之上的魚鱗似乎開始活過來了一般,不停地蠕動,每一次韻律而出,我都能夠感受到那阻力減輕幾分,而在幾秒鐘之后,一聲錚響,一道雪亮的光華從我的手間抖落出來。

  寒光凜冽,劍涼如水,再不復當日那紅騰騰的殺氣,反而像那月光一般淡涼,劍尖之上不停顫動,發出“仙翁、仙翁”的震響,讓人心中憑空生出幾許冷意來。

  于大師見我順利地拔出了,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和顏悅色地拍著我的肩膀說道:“我這幾年,心血皆附于它上——此劍當初祭煉之時,太過于血腥,吞噬了無數性命,是一把兇名赫赫、血染劍紋的魔劍;而我在其上面,加諸了無數手段,凝固于身,也為你量身打造了這魚鱗劍鞘,名曰‘忍惕’,便是想讓你在殺人沾血之前,警惕忍心,以慈悲為懷,你可曉得?”

  當初于大師和劉老三決議此劍將交由我的手中,如今幾年過去,我也快滿十八,如此交接,也算是約定,不過此番瞧見于大師鄭重其事,我的臉也不由變得嚴肅起來,躬身回答道:“小子曉得,定不負于老賜劍之恩,也不會忘記初心,持劍行事之前,一定再三以此戒律為準,不添無妄血債。”

  兩人一問一答,算是交接儀式,于大師將這劍身上的鎖鏈取了下來,連帶著那毫不起眼的布裹都給我拿好,然后拉著我重回小院。

  南南將茶水添上,于大師語重心長地又吩咐道:“我再嘮叨幾句,你這幾年,成長極為迅速,特別是去了南疆一趟,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沉穩和內斂了許多,這也是我為何會將這飲血寒光劍交付于你手上的緣由,不過這劍是兇物,也是寶器,許多人都盯著它,雖然被我改變了外觀,抹殺了楊從順的印記,但若是被集云社或者其余邪派瞧見,保不得會起貪心,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少用的好。”

  這飲血寒光劍,乃楊大侉子為了超越于大師的雷擊桃木劍,費盡畢生心血而成的作品,就連于大師也夸贊不已,而這幾年又耗費了于大師的無數心力,這金陵雙器以這種形式聯手打造出來的東西,可是我們這個行當里面的夢寐以求,財帛動人心,的確應該低調。

  我依舊點頭,如啄米之雞,長輩經驗比晚輩都足,多聽多學,都還是有好處的。

  聊完飲血寒光劍,我將其收起來,用麻布包裹之后,十分不起眼,這時南南問起了胖妞這個曾經和他一起玩兒過的小伙伴,我心中難過,講起了胖妞在邊境山林中失蹤一事,南南聽完,一言不發,沉默許久之后,走到院墻邊,揭開一截雨布,只見那兒竟然有幾十個木雕,都是胖妞的形象,有大有小,被摩挲得光亮無比。南南挑了又挑,終于從中選了一個核桃核大的小木猴,遞給了我。

  這小木猴兒是用黃梨木雕制,正面是胖妞惟妙惟肖的造型,而在背面,卻有它化身魔猿之時的惡相,宛如陰陽雙面之相。

  他不怪我,反而曉得我心中的痛苦,這才給我一個猴兒木雕,一解相思之苦。

  離開于家小院,我背著飲血寒光劍,來到了郵局,給幾位相熟的朋友寫過了信,然后又前往江寧分局那兒,去拜訪李浩然局長。他在辦公室接見了我,相比總局的李慶亮李副局長,他倒沒有說太多的套話,而是跟我談及了南疆前線的事情,說安南人并不甘心于自己的失敗,還將會在幾日之后進行反撲,不過我方肯定不會讓其得逞的,一定會守住陣地。

  談到了龍虎山的人,我著重講了一下對于趙承風的觀感,沉穩有力,長袖善舞,給人的感覺十分不錯,而且本事也極為了得。

  李局長點了點頭,不過還會說道:“趙師弟這人,自小就天資聰穎,無論是對道法,還是對人情世故的領悟,都很高,不過唯獨有一點,那就是沒怎么受過挫折,古語有云,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將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沒有受過苦難和折磨的人,考慮問題并不全面;二蛋你以后如果有機會跟他共事,可一定要記得提醒他,不要讓他走了彎路。”

  看得出來,李局長對趙承風那小子還是蠻關心的,如此說來,龍虎山想要重點培養趙承風的傳言,看來的確屬實。

  聊完了趙承風,我又問起了好兄弟羅大屌的近況來,幾年前他入了龍虎山蘇冷門下,因為山門管得頗嚴,倒也一直沒有再聯絡過。說起他,李局長滿臉微笑,說賢坤天賦異稟,一入門便獲得了諸位長老的重視,連張天師也對他另眼相看,如今在蘇師叔門下修研道法,進步很快,如果他達到了出山門的標準,說不定你們兄弟,以后很快就會見面的。

  從局長辦公室出來,我又去了二科,向榮大姐和老孔都在,另外還有一些人,眼熟,但人不熟,總感覺物是人非,十分感傷。

  假期匆匆,很快我便返回了省局,這時總局和中央都已經來了人,申重忙得腳跟踢到后腦勺,有一人抓一人,忙乎接待工作。我閑著也是閑著,于是就幫襯著,忙前忙后,大概數了一下,發現這回帝都來人不多,也就十二個,再加上我們省局的四個,總共就十六個人——倒也是巧了,世界太小,我到了這才曉得,省局的另外兩個人,居然就是戴巧姐和丁三。

  帝都來人雖少,但個個的氣度皆是不凡,十分難伺候,我這才曉得當時申重為何會感覺到詫異,原來還真的是一份勞心勞神的苦力活。

  除了一些行政人員之外,我特別注意到了一個渾身素凈的老者,沒有人跟我說過他是誰,為人十分低調,基本上不出面做任何事情,也不負責具體的業務,不參與討論各種細節,而是深居簡出,讓我差一點兒都以為他就是一個啞巴,不過帝都來人無論是誰,再牛逼厲害,見到他,都得畢恭畢敬地喊一聲“黃老”,瞧那恭敬模樣,簡直讓人覺得好像是天大的人物一樣。

  至此,我才曉得這些人里面,地位最高的,就是他了。

  我們是在二十五日上午乘車趕往的句容,路程并不算遠,到了鄉下之后,所有人開始下車,然后雇了當地的鄉親,抬著許多禮物,一路朝著山林間走去。前前后后,總共有二十多人,算是一條比較長的隊伍,然而山路之上,除了我們還有其他的人,除了山民和樵夫,還有一些一看就知道不是此地的外鄉人,這些人身上鼓鼓囊囊,行李也十分古怪,一看就知道藏著很多東西,丁三有些草木皆兵,問申重,說要不要盤查一下,開山觀禮,茲事體大,可不能出了岔子。

  申重看著前方的領導們,一臉苦笑,對丁三說道:“老丁,進了這山林,便不是我們做主了,人家茅山自有行事,還輪不到我們來操心。”

  這話兒說得丁三一陣郁悶,看著幾個身上佩劍的小子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聳了聳肩,說得,咸吃蘿卜淡操心,我不管了。

  如此用那光腳板走,風景倒也極美,峰巒疊嶂、云霧繚繞、氣候宜人,奇巖怪石處處聳立而出,大小溶洞深幽迂回,靈泉圣池星羅棋布,曲澗溪流縱橫交織,綠樹蔽山,青竹繁茂,物華天寶,端的是一派好風景,如此悶頭而走,突然前方有人叫道:“到了,到了,茅山到了。”

  我猛一抬頭,瞧見一座雄山,居中而立,心中突然莫名激動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