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蕭家小顏

  山上夜里寒露深重,草地上面全部都是露水,風又大,十分潮濕,然而倒在地上的我卻感覺到自己好像一塊烙鐵,正面燙,反面更燙。

  丹田之中一股火,這火焰沖天而起,將我灼燒得幾乎就要瘋掉了,我感到窒息了,使勁兒呼吸,然而卻感覺每吸進一口氣來,就有一種肺葉要被灼燒熔煉的后果。磅礴的力量橫空傳來,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我雙目瞪得滾圓,使勁兒吼叫,卻根本喊不出聲音來,隨著溫度的陡然升高,世界變得一片漆黑,而不曉得過了多久,被無盡力量撐得幾乎就要爆炸的我突然瞧見了一束光亮,從天空而落,直入我的雙眼。

  我抬起頭,看見一尊巨大的魔像浮于九天之上,人身牛蹄,四目六手,頭有四角,耳鬢如劍戟,一雙怒目,狠狠直刺于我的心中。

  這滔天威勢,一舉壓下而來,讓我無比恐懼,心悅誠服,口中不由自主地高聲喝念道:“無上魔尊,無上魔尊……”

  我狂熱的叫喊似乎引來了那魔神的注意,他從九天之上俯身看了下來,瞧見我,并沒有說話,然而那冰冷透徹的眼神卻仿佛如冰水澆下來,讓我感覺到整個靈魂都在戰栗,感覺整個世界的怒意都坍塌了下來,將我給掩埋,而就在我陷入絕望之中的時候,它似乎微微移動了一下身子,口中吐出了一滴精血,從九天垂落而下,仿佛直接要灌注進了我的靈魂之中來一般。

  我渾身宛如過電,不斷地抽搐抖動,整個世界一會兒好,一會兒壞,感覺自己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畔突然傳來了一聲稚嫩而清脆的聲音,一開始仿佛十分遙遠,而后又好似近在耳邊,我接近模糊的意識有重新凝聚起來,觀想之中,心臟那兒流出了一滴金色的鮮血,從《種魔經注解》所著的奇經八脈經過,一直聚集在了我的右眼球之上。這般一激發,黑暗無垠的世界突然便得簡單很多,我瞧見一絲一縷的光束從頭頂上垂落而下。

  這光束一縷又一縷,將我全身給捆得嚴實,然而當那滴精血流過之處,卻又齊刷刷地斷開了去。

  這一爭一奪,斗得激烈無比,然而作為主戰場的我,卻感覺到了這個世界滿滿的惡意,想起了剛才那宛如山間清泉的聲音,勉強的睜開另外一只眼睛,瞧見一個清秀溫婉的少女正蹲在我的面前,朝著我緊張地喊道:“……你怎么了,回答我,有沒有事?”

  我一開始感覺還是頗為朦朧,而當意識從痛苦之中極力掙脫而來的時候,這才瞧見那少女年紀并不算大,十三四歲的樣子,嬌美的臉蛋兒瑩白似雪,翹唇粉嫩,眉目如畫,一雙星眸如點墨,明眸流盼之間,比黃老的那塊碧綠玉佩還要勾人心魂,一襲白衣,落落大方;于此同時,我還聞到了一股似花似麝的香味,從她的身上飄散而來,讓人感覺好像是活在了天堂一般。

  美人如美景,雖然說這少女年紀比我還小上幾歲,但是卻已然給予了我前所未有的沖擊感,真的感覺如天仙一般。不知不覺間,我心中那求生的意志竟然強烈到了極點,猛地一咬牙,朝著上方使勁兒一揮。

  這一揮,竟然將無盡虛空中垂落的光束給全部斬斷,我耳邊傳來了一聲隱隱的輕嘆聲,而后那所有沉重如山的壓力,也都消失于無形之中了。

  這一刻我終于感受到了由內而外的輕松,再次躺倒在了地上,渾身汗出如漿,感覺口鼻處濕漉漉的,下意識地去抹了一下,手掌上面全部都是鮮血,這才曉得剛才我的身體承受不住這種巨大的壓力,已經呈現出了不同程度的破損了。然而盡管如此,我不知道哪兒來的勁兒,忙不迭地爬起來,沖著那面露焦急之色的天仙少女笑道:“沒事,沒事,我剛才有點兒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天仙少女噗嗤一笑,說道:“你剛才是走火入魔呢?我以為你絆倒了門檻,自己摔到這兒來了呢。”

  雖然有些不信,不過那少女卻還是很認真地扶著我路來到了附近的小院兒處,那里有幾個大水缸子,都是九霄萬福宮的道士從山腰處的清泉打來的,那水缸子又大又高,踮著腳都夠不著,她瞧見我一臉鮮血的模樣,十分恐怖,連忙扶著我來到墻根這兒坐下,然后搬來了凳子,打水給我沖洗。

  我瞧見身材窈窕的她像一只小喜鵲一樣忙上忙下,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燃起了一團火,感覺自己坐在墻根下怎么都不自在,于是也過去打水。

  我比她高出一個頭兒還多,打水倒也不困難,不過月光下,看見蕩漾的水面上自己的臉容,不由得十分慚愧,慌忙將自己的臉給洗干凈了,濕漉漉的,眼簾上面全是水,這時那天仙少女伸出柳條一般柔軟的手指來,遞給了我一方白色手帕,讓我擦一擦。我小心翼翼地接過來,感覺那手帕柔軟,上面還有同樣味道的芬芳,有點舍不得,瞧了她一眼,做賊似的飛快搽了個干凈。

  待我擦完了,她露出了笑容,問我道:“嘿,你好一點兒沒有,剛才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沒有還她的手帕,而是下意識地緊緊拽著,然后撓著腦袋解釋道:“我也不知道,剛才一下子就感覺腦袋都要炸掉了一樣,應該是走火入魔了……”我再一次的強調,使得她認真對待起來,凝望著我好一會兒,這才落落大方地道:“這樣子啊,原來你也是修行者呢,我叫蕭應顏,家里面的人都叫我小顏,本地人。你呢,你叫什么?”

  這女孩子年紀雖然不大,但是端莊得體,很大方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并像是小門小戶的出身,我也點了點頭,自我介紹道:“我叫陳……”

  陳……二蛋?

  好吧,在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我老爹當初給我取名字時候的惡意,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二蛋”這么粗俗的名字,居然也給我取出來?

  平日里我倒是不覺得,但是在這個冰清玉潔的美麗女孩兒面前,我卻怎么都說不出口來,磨蹭了好一會兒,我才說道:“我叫陳二,來自金陵,是官方的工作人員,不過我老家是苗疆的……”

  仿佛竹筒倒豆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將就將自己的來歷給這個相識不過半小時的女孩子,給搗騰出來不少。

  等我結結巴巴地將自己介紹清楚,天仙少女小顏有些失望地嘆了一口氣,蹲在我對面說道:“啊,我還以為你也是過來參加茅山遴選的呢,原來是官方的工作人員啊?”

  我瞧見她失望的表情,不知道為什么,自個兒的情緒也變得有些失落起來,下意識地問道:“什么是茅山遴選呢?”

  “茅山遴選啊?”說道這個話題,小顏變得頗為興奮,緊緊捏著拳頭說道:“茅山封山已經有三十多年了呢,失聯之后,除了少數機遇十分幸運的人之外,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拜入茅山門墻了,聽說這次重啟山門之后,茅山將會重新授徒傳業,將神秘的茅山道術,和對道學的感悟與修行繼續地傳承下去,很多得到消息的人都已經紛紛趕來了,就是希望能夠拜入茅山的山門之內呢,我以為你也是……”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傻乎乎地說道:“拜入茅山門墻,有那么重要么?”

  小顏堅定地點了點頭,黝黑的眸子里面流露出了很鋒利的光芒,大聲說道:“當然,我一定要加入茅山,成為我曾祖父那樣的人,成為茅山的長老呢!”

  我瞧見她一副很堅決的模樣,心中不覺多了幾分敬意,不過繼而有些疑惑,總感覺有什么東西沒有想清楚一樣——等等,蕭應顏……本地人,那也就是句容咯,還有祖上曾經是茅山長老?

  那么,她莫非就是——我心中狂喜,大聲喊道:“天啊,難道你就是……”

  我的話兒還沒有講完,突然遠處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小顏,小顏,你在哪里?”

  小顏聽到這聲音,立刻嚇了一大跳,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小貓咪,慌不擇路地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朝著聲音的方向跑了過去。我有點兒愣住了,直到她走遠,這才想起手中還有她的手帕,出言喊道:“哎,你的手帕……”那個小精靈一般的女孩兒扭轉過頭來,朝著我展顏一笑道:“你改天還我……”

  小顏走了,我頗有些失魂落魄,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剛才跌倒在草地上的情景,不由得一陣害怕。

  方才到底是因為我即將面臨十八歲,所以心脈突發,還是那黃老使出了什么手段,讓我變得如此呢?我陷入了沉思,然而沒坐多久,這時身后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嘿喲喂,真的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二蛋,沒想到你也在這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