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章 亂云紛起,茅山來客

  顧干部信心滿滿,然而片刻之后,他的臉頓時就憋成了豬肝色。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能夠將劍給拔出來。

  所謂魔劍,其實也是有靈性的,它就像名種馬兒,對人的要求特別苛刻,除非是那種對“道”有著特殊領悟的大拿,要不然基本上是拔不出這把魔劍來的。整個隊伍里面,黃老或許能夠做到這一點,但是這個整日混在機關里面、自我感覺良好的顧干部,顯然不具備這一點能力,所以即便是他指骨發白,臉色發黑,咬牙切齒無數回,也沒有能夠拔出哪怕是一點。

  在努力了好一會兒之后,顧干部有些氣餒了,“啪”的一下,將劍給拍在了桌子上,氣哼哼地說道:“搞了半天,原來是弄了一個整體的模型騙我……”

  說完這話兒,他板著臉出去了,而留下申重和丁三兩人在房間瞧著我。

  省鋼廠二車間的鬧鬼案,申重是有親自參與過的,劉老三和一字劍從李浩然局長和吳琊副局手上將飲血寒光劍奪走,這事兒他也是知道的,先前或許忙著接待上級,所以暫時顧不上這些,今天這么一鬧,他便瞧出來了,待顧干部離開之后,他低聲問我道:“二蛋,那把劍,現在怎么在你的手上?”

  我從桌子上面將劍給拾起來,右手輕輕握住把柄,微微一用勁,劍出鞘,勢如閃電,倏然而出,一劍斬斷了桌子巴掌大的一塊邊角,接著又收了回來。

  整個過程,不過半秒,兩人不過眼前一花,而后,我將劍又重新掛在了墻上,慢條斯理地說道:“申頭,這劍認主,我當初那它斬殺了楊大侉子,所以它就將我視作了主人。不過有邪性,旁人是碰不得的,剛才那貨在這兒,我敬他是上級,所以沒有跟他吵,不過回頭你告訴一下他,若是有下一次,這桌子什么樣,他的脖子就是怎么樣。”

  我說得斬釘截鐵,一字一句,申重看了好一會兒,才深吸了一口氣,長長嘆道:“二蛋,南疆一行,你真的成長了。”

  我微微一笑,平靜地說道:“也不能說是成長,見過了太多的血,太多的人在我的眼前死去,想不變都難。拿我們的忍讓當做軟弱,這只會助長某些人愈加猖狂。申頭,我為國拼死,血戰邊疆,不是為了給這種人當奴才的。”這一番話兒,我說得淡定從容,而申重也終于明白,面前這個小子,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剛出茅廬的小家伙了,南疆血戰,已經賦予了他太多難以形容的品質和性格。

  早上的事情發生之后,我沒有再做理會,不過中午的時候我碰見了顧干部,發現他看向我的眼神之中,頗有些躲閃,曉得申重已經通過委婉的方式,告知了他。

  我不管他是什么樣的看法,因為我的直屬上司并不是這個老機關油子,根本就不會影響到我,即便是影響了,憑著我在南疆的表現,天下之大,哪兒都可以去的。

  在宗教局的這個有光部門里面,存在著一個真理,那就是有本事的人,在哪兒都能夠做得下去,而且還能夠做得比別人好、別人強。

  我很忙,顧及不得這種小人物的看法,接下來的三天都得吃齋,沐浴靜修,所以事情倒也不多,我到處閑逛,想要再會一下昨晚上的那個少女,然而我逛遍了整個九霄萬福宮,卻都沒有找到她的影子,打聽了一下,都說沒有瞧見,這讓我感到十分詫異,結果中午的時候又碰到了劉老三和一字劍,兩人相邀要去逛九峰、十九泉,以及靈泉圣池,問我去不去?

  我苦著臉,指著觀里面的一大攤子事情,說我哪里有時間去玩兒?

  劉老三不耐煩地說道:“你呀你,這狗屁工作,要不然就辭了唄,反正也沒有什么前途。還不如跟我和老黃一起,縱情于江湖之上,徘徊于山水之間,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豈不暢快?”每回見面他都攛掇我幾回,我也沒有理他,說你倒是暢快了,可回回來金陵,都找我打秋風,你倒是無憂無慮,我老家還有爹娘和姐姐呢,可不能讓他們受窮不是?

  劉老三擺擺手,說我窮不過是一時的,你等著吧,等以后的人有錢了,我隨便動動嘴皮子,保管衣食無憂,財源滾滾。

  我哈哈大笑,說那到時候我再來投奔你吧。

  我目送兩人離去,這時不斷地有人上山來,三五成群。因為我們并非是此間的主人,也不知道他們是否受到了邀請,所以管不著,只有姑且由之。不過申重和戴巧姐還是蠻重視的,帶著我們跑了好幾趟,找九霄萬福宮里的道士了解這些香客的情況。這些道士并非是茅山宗的人,九峰之上,上清、正一、全真多教并存,所以也只負責接待事宜,基本上還算是配合。

  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瞧見山路下方,有一個身影一閃而過,我感覺到很是熟悉,過了好一會兒,我這才想起來此人是誰。

  九年前的五姑娘山上面,他曾經闖過神仙府,并且追責青衣老道的那個“天兵天將”。

  我是后才出山之后,才曉得青衣老道又多么厲害的,幾乎我認識的所有人,提起“李道子”之名,都是肅然起敬,而此人曾經逼得青衣老道遠遁而走,從此不再回來,便能夠感受得到其中的厲害,而他出現在這里,到底是所為何事呢?

  我心中頗為不安,將此事告知了申重,申重又跟上面的領導商量過一番之后,將我叫道了房內,里面有黃老,以及來自首都的兩位老干部,詢問我具體事宜。

  事涉重大,我也不敢隱瞞,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了清楚,其中的一位領導顯得難以置信,有些驚訝地問我,說你當初真的有跟李道子在苗疆麻栗山一起生活過三年?

  我給了他確定的答復,他盯了我好一會兒,然后回頭過去,問那個一直閉目不語的老者道:“黃老,這江湖上,能夠勝得過李道子的人,都還有誰?”

  黃老一直都顯得很沉默,不過那人恭敬問起,他倒也不會閉口不答,沉吟一番,這才說道:“李道子名氣很大,不過那都是在符箓之道,以及對天道的領悟上面;當然,論面對面的戰斗力,拋開符箓,這世間能夠勝過他的也很少,據我所知,拋開三秘境的人,也只有三五位,而照這位小友的描述,恐怕只能是邪靈教的左使王新鑒了。”

  “王新鑒?”

  那人的眉頭立刻就揚了起來,而黃老則點了點頭,肯定地說道:“邪靈教上承白蓮教,創始人沈老總統合了很多邪教性質的教派,納于麾下,是當今國內最恐怖而龐大的黑暗組織,雖然后來沈老總離奇失蹤,邪靈教因為左右分歧導致內亂,從此潛伏下來,不過左使王新鑒乃雄才大略之輩,先是謀害了右派領袖屈陽,然后一拉一打,勉強維持了瀕臨奔潰的邪靈教。這老家伙十分厲害,要不是他與邪靈教的一眾魔星并不對付,估計會鬧出大事情來的。”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邪靈教這么一個黑暗組織,在此以前,我感覺集云社或者像是法螺道場這樣的組織方,才是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反倒是那位豪爽的中年大叔,更加讓人心生好感。

  畢竟當初他本來可以隨手將我給殺了,但是卻輕飄飄地將我放過,而且他連李道子留給我的符袋都沒有拿。

  這樣的品質,怎么可能是那傳說中的黑暗組織的頭目呢?

  幾人商議一番,感覺到有這樣的人過來,著實還是需要防范一些的好,不過黃老卻顯得并不是很擔心,因為他自己就是非常厲害的高手,而茅山重啟山門,一眾茅山高手也即將現世,何懼于此?

  此番商議結束,我被請出了房里,他們又有別的要事商量。我基本上不會摻和太多,連著過了兩日,第三日,我終于再次瞧見了天仙少女小顏,她和一個滿臉威嚴的中年男人在一起,應該是她的父親,看見我,水汪汪的大眼睛朝著我眨了眨,滿臉笑意,不過瞧見她父親那威嚴的表情,我摸了摸被我洗得干凈的手巾,終究還是沒有敢上前去搭訕。

  到了下午的時候,從半山腰處走來了頭上用草繩扎著道髻的白胡子老頭,拄著拐杖一路順著云梯而上,來到了九霄萬福宮的廣場之前,朗聲唱到:“北方正氣名祛邪,東郊西應歸中華。離南為室坎為家,先凝白雪生黃芽。黃河流駕紫河車,水精池產紅蓮花。赤龍騰霄驚盤蛇,奼女含笑嬰兒呀……”

  此歌悠遠,眾人紛紛駐足而往,申重跟著首都一眾領導匆匆趕到了宮門之前,連黃老都出了來,那人歌罷,剛才拱手朝著我們說道:“茅山宗執禮長老雒洋,見過各位貴客,皆因我宗山門緊閉,故而招待不周,還請多多見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