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 錦官城中一字劍

  這陡然而出的挑戰,不但讓茅山宗一方的人都愣住了,場邊的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不曉得怎么還會冒出這么一個膽大包天者。

  陶晉鴻是什么人?

  這位大神當年跟隨虛清真人行走天下,吃遍世間苦頭,見過人生百態,殺過鬼子,救過百姓,修心修性,于華山云霧峽中頓悟,是時天雷滾滾,云上似乎有天神嫉妒,打下無數落雷霆,陶晉鴻盤坐其間,止退了師父護法,而是平靜地誦念道經,后來他身周百米的植株皆被落雷轟殺,然而百道雷電,竟然無一道能夠轟到他的身上,至此得悟天道,躋身化境之中,繼而成為了茅山宗的指定傳人,名揚于世。

  茅山宗封山多年,但是人們倘若只要一提起它,便會不得不說起三個人。

  第一個,就是已故的前掌教虛清真人,那是一位幾乎成就地仙之位的大德至圣,威服天下;而后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最天才”,符王李道子;再一個,便是這一位現任的掌教真人,陶晉鴻。

  他最厲害的一次出手,是譽滿東瀛的鬼武神社陰陽師大野武藏來華,在金陵連戰十八名中國大師,無一敗績,一時間囂張得無可復加,日本人得意洋洋,后來陶晉鴻去了,僅僅三招,殺人碎尸,飄然而走,瀟灑利落之極。

  陶晉鴻一戰成名,堪比國術界的霍元甲,此老年輕氣盛之時,手段當也慘烈,搞得日本人都不敢聲張,灰溜溜地收拾一堆碎肉離開了去。

  當時有一句童謠,叫做“關公溫酒斬華雄,晉鴻三招定日寇”,在敵占區廣為流傳,大大振奮人心。

  此事并未聲張,然而卻在行內廣為流傳,據說那個大野武藏是日本陰陽界中頂尖的大拿,天才人物,敗在他手下的人物也有許多道家聞名之人,特別是后面幾位,更是當時國內一時之選。此戰有關國格,陶晉鴻戰而勝之,讓所有中國人都大大出了一口氣,即便是跟茅山并不對付的人物,提起這人的名字,也不得不豎起一個大拇指,說一聲“好漢子”。

  很多人都已經將陶晉鴻看作了頂禮膜拜的絕頂大拿,然而這個人卻在這個關鍵的時刻,站了出來,昂首挺立地要挑戰對方。

  來人是誰?

  一把劍,一個人,一張丑臉,錦官城中殺豬匠,一字劍黃晨曲君。

  我當時真的被驚到了,這一字劍就算近年來進步再神速,跟這頂級道門中的掌教真人,想來還是有著差距的,沒想到來人竟然不是我瞧見的那“天兵天將”,反而是他,著實讓人吃驚啊。

  我心中驚詫,然而余光中卻瞥見劉老三那廝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嘴角還在微微上揚,便曉得,此事應該是在那個不良算命先生的盤算,要不然以一字劍的性格,就算是再沒有眼色,也不可能這么蹦出來的。

  他一出現,立刻有人不愿意了,當先的就是那天早上玩我長劍的顧愉歡顧干部,他正處于人群的末尾,瞧見一字劍站在場中,立刻氣勢洶洶地沖上前去,口中大聲嚷嚷道:“你是哪個犄角旮旯里面蹦出來的小丑,趕緊滾開去,不要亂了我們的儀式。”

  他嚷嚷著沖上來,然而手還沒有伸到一字劍的身前,那一字劍朝著旁邊踩了一步,眉頭一瞪,顧干部的那身子就好像喝醉了酒一般,腳步一亂,朝著旁邊斜斜倒了開去。

  他也是一個練家子,當下也是努力地調整平衡,踩了兩三腳,終于穩了過來,執著地伸手過來抓,氣勢洶洶,而一字劍則一揮手,就像拍蒼蠅一般,將其直接拍出十幾米,差一點兒就要跌下廣場邊緣的山崖下去。

  他這一動手,旁人就紛紛圍了上來,為首的大領導寒聲說道:“你到底是誰,哪個單位的,知道今天這事兒的后果不?”

  面對著一眾人等的指責,這個殺豬匠渾不在意,而是抬起頭來,看向了眾人圍簇著的茅山掌教,將碧綠石中劍雙手抱住,然后恭敬地再次說道:“陶晉鴻,我要向你挑戰。”

  一字一句,說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場中終于寂靜了,說話的那個領導臉色寒冷,然而一字劍卻連瞥都沒有瞥他一眼,最大的侮辱在于漠視,領導終于發火了,正要招呼左右之人上前來收拾,這時一臉天真笑容的茅山掌教終于發話了:“小兄弟,你要挑戰我?敢問一下你是誰?”

  一字劍抱劍而立,鏗然說道:“錦官城中一字劍,黃晨曲君。”

  一字劍現在的名氣很大,要不然江湖人評選十大時也不會有人提名他,然而那掌教真人卻并不知情,點了點頭,仿佛用力地把這個名字記進去了一般,然后摸著自己的胡子說道:“少年人勇氣可嘉,不過今天是茅山山門重開的大好日子,不宜刀兵,恐驚上仙,然而你又千里迢迢趕過來,不陪你玩玩又不太好——嗯,這樣子吧,你來攻三招,倘若無果,便自己退去罷,好么?”

  老頭兒的反應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一字劍這行為看著就是過來砸場子的,然而人家居然就有商有量的,根本就沒有一點兒動怒,也沒有倨傲地讓手下人過來處理,這樣的修養,當真讓人望塵莫及。

  一字劍顯然也愣了一下,那丑臉之上,一下子就變得柔和起來,眼中的光芒數變,恭敬地低頭說道:“如此最好,那便請前輩賜教了。”

  “請!”

  雙方互相行禮,中規中矩,然而兩人的江湖地位卻是天差地別,難得陶晉鴻還能這般平靜,他站在茅山眾人之首,雙腳不丁不八地站著,眼神和藹,看著這名丑漢,等待著他的出手。

  一字劍是個心志極為堅定的人物,行為絕對不會為情緒所動,當將那碧綠石中劍執于手中時,臉上就變得一片森寒起來,深深一呼吸,腳步便往前錯開,踏著詭異弧度的罡步,倏然之間,便跨越十米,出現在掌教真人的身前,凜然一劍送出。

  秋水寒光月似勾,一劍陡然凌霜降。

  這一劍陡然而起,意外折中,倏然而近,結合了奇、詭、快、疾、刁等許多劍法精要,倘若是毫無經驗之人,只怕是要被這么一下就給直接刺倒在地了,然而掌教真人臉上那孩童一般的微笑卻并沒有半分減免,別的道士或者拂塵,或者道劍,或者各種法會之中的法器儀仗,然而他卻是雙手空空,毫無戒備,唯有當一字劍的劍芒臨體之時,他才將右手戳成劍指,與這劍芒硬對硬、剛對剛地那么一碰。

  碧綠石中劍的鋒芒之處陡然生出了一頭兇惡猛獸,連帶著劍尖朝掌教真人猛撲,然而老頭兒劍指一出,便如一劍,鋒寒屹然而起,兩相對撞,竟然有錚然之聲。

  如此對拼一劍,掌教真人紋絲不動,而一字劍則搖身一晃,毫不停歇,幻化出了數十位的殺豬丑漢來,或騰空而起,或落地遞劍,或疾刺,或緩行,或攻或守,變化萬千,一時間竟然幻化出了幾十人圍攻的洶涌之景來。

  此乃道術結合極致劍術而演化出來的一招,一招似千招,倘若說先前那一劍詭奇狠厲,而這一招絕對是富麗堂皇,讓人心中忍不住心馳神搖,滿目生光。

  鐵精蒼玉龍,景潛萬丈虹。孤電走白日,老冰立秋空。

  一字劍幻化萬千,然而那掌教真人卻僅僅出了一劍。

  指出如劍,這一劍,落在了北斗七星的搖光之位,一劍刺出,萬千一字劍身形僵滯,恍惚空間凝固,漸漸停止,在我們眼中的景象,又從幾十號人恢復一個。

  掌教真人這一招,當真應了他那一句話,就是不動刀兵,他甚至都沒有半分攻擊意圖,然而一字劍卻難受得不行,酣暢淋漓的劍招使到了一半,卻被驟然停住,這實在是讓人憋氣,而作為劍客、修行者,更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險,不過那掌教真人卻也沒有再攻,這使得他平緩了一口氣息來,臉色幾經變換之后,口中朗聲說道:“真人,這是最后一招,您小心了!”

  陶晉鴻面色如常,平靜地說道:“請!”

  一字劍在提醒完對手之后,口中便一直在急速地念著咒語,低沉而迅速,不過幾秒鐘,他手中的那劍居然倏然而起,朝著空中飛去,然后直接隱沒在了無盡虛空之中。

  “飛劍!”

  有人忍不住喊出了這一個傳奇的名字,圍觀的人群立刻就是一陣騷動——此物已屬傳說,人們除了在還珠樓主這樣的小說家書文中瞧見,便再無相見之期,傳說中的飛劍,那可是千里之外,取人頭顱的恐怖利器,叫人怎么能夠不驚訝?

  沒有人想到這茅山觀禮,居然還能夠瞧見飛劍。

  是的,飛劍,一字劍之所以能夠以一介殺豬匠出身,橫行江湖,便是憑借著此法。

  群情洶涌,每一個反應過來的群眾都瘋狂往前擠過來,想要一睹真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黃晨曲君那手一揚,無數力量自虛無中生出,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接著,他重重地朝著掌教真人一揮。

  一劍,天地無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