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章 只為每天見她一眼

  虛無的力量,從無盡的虛空滾滾冒出,全部都積聚在了一字劍的前方,石中劍承載著意念之力,朝著前方的茅山掌教真人倏然而去。所過之處,地上的地磚立刻炸開一道深刻的劃痕來,深刻而厚重,那飛行的石中劍仿佛超脫了人類的想象極限,帶著傾天之力,轉瞬即逝,很快就抵臨了陶晉鴻的身前。

  這一劍,是黃晨曲君賴以傍身的最后一式——一字劍。

  劍成一字,而整個人的精神意志也化作了一道劍光而飛,一往無前,劍勢凜然而凌厲,仿佛用整個生命在為這一次拼斗而努力。

  這劍到底有多快,沒有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但是引發而起的風,卻將那兩桿大旗的旗幟吹得嘩啦啦作響,仿佛九級臺風即將到臨一般。我瞧見那個茅山的掌教真人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這種嚴肅是在前面那兩招的時候,沒有能夠展露出來的,顯然這一招,即便是被人尊作大神的陶晉鴻,應付起來也感覺有些吃力。

  而下一刻,我瞧見他并沒有偏身避開這劍芒,而是伸出了兩根手指來,左手揮袖畫圈,而右手則直直地朝那劍芒抓去。

  這劍快疾得肉眼都難以瞧見,仿佛就是一道光,他能夠抓得到么?

  即便是抓得到,他能夠受得住這承載了黃晨曲君全部意念之力的劍勢,保證將其制服,而不是滑脫,反受其害么?

  所有人在那一刻,心頭都升起了這么一道疑問,然而當陶晉鴻雙指并攏,萬千寒芒盡數而收的時候,我們終于得到了答案——茅山依舊是那個茅山,傳說中的陶晉鴻,也不會是一個新晉的江湖后輩便能夠挑釁、并且戰而勝之的。陶晉鴻穩穩地抓住了石中劍圓潤平滑的劍尖,而尾部因為承載了巨大的力量,不得前,唯有左右搖晃,大幅度地搖擺,發出了“嗡、嗡、嗡”的震聲來,聽到人的耳朵里,直感覺渾身發麻,雞皮疙瘩冒出一大堆來。

  光只是這聲音,就能讓人渾身都不舒服,更何況上面蘊含的力量了,所有人再一次看向掌教真人的時候,眼中除了傾慕,便只有敬意了。

  劍過之處,那一道深深的劍痕在廣場上面猙獰而現,十分驚人。

  作為當事人,陶晉鴻并沒有我們看到的那么輕松,這嗡嗡之聲過了一分多鐘,方才停歇下來。夾著這劍,他終于收起了先前那種若有若無的輕視感,正視著面前的這個對手,說道:“不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茅山宗封山十五年,世間又變換了一個模樣,天下間玩劍能夠玩到你這種水平的人不多了,難怪敢過來挑戰我。小兄弟,本來我們還有很多可以玩兒的,不過今天是我茅山重啟山門之日,日后再說,你看可好?”

  此話說完,掌教真人也不管對方是否答應,直接將手中的石中劍給拋了回去。

  無論在哪兒,有真本事的人都是值得人尊敬的,即便是像一字劍這種腦子里只有一根弦、傻乎乎沖出來的家伙。

  當然,一字劍心中到底懷揣著什么心思,這個除了劉老三,誰也說不清楚,能夠煉就這么一番本領的人,或許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點,但到底不是一個蠢人,曉得對面這位大拿心懷慈悲,道行頗高,方才不會和他計較,他下意識的瞥了劉老三一樣,劉老三像見鬼一樣的扭過頭去,不敢看他。果然,這里面的貓膩,還真的跟劉老三這個家伙有關。

  在沒有得到提示之后,一字劍朝著陶晉鴻拱手說道:“真人果然是世間傳聞的一般,修為化玄,手段通天,今天能與您一戰,是我一字劍的榮幸,此生暢哉,再無遺憾了!”

  他大笑三聲,扭身便朝著山下大踏步而去,周圍的眾人都攝于他剛才那一劍的威力,沒有一個人膽敢上前阻攔,即便是先前喝止他的那個首都大領導,在屢次看了黃老的臉色之后,也只有將這一口氣給咽下來,讓人將受到驚嚇的顧干部給扶起來,接著朝茅山眾人訕訕地笑道:“諸位,不好意思,都是我們的防衛工作沒有做好,讓真人為難了。”

  他想大包大攬,然而陶真人卻并沒有在意,揮了揮手,平靜地說道:“茅山不出世間久矣,江湖上的很多人都想要看一看,當年執道門牛耳的我們,是否還能夠繼續走下去;而且剛才那位麻子小兄弟不過是受人慫恿而來,本質倒也不壞。”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若有若無地瞥了劉老三一眼,意味深長。

  我站在劉老三那家伙的旁邊,倒也沒有什么感覺,但是他卻如墜冰窟,整張臉刷的一下就變得慘白,嘴唇發紫。我不知道是陶真人給劉老三隔空施加了壓力,還是他自己心虛,不過好在人家陶真人倒也沒有打算跟劉老三認真追究,而是顧著與這位大領導又寒暄了兩句。

  不過看得出來,陶真人似乎對于應付這種官僚的場面話兒,并不熱切,稍微聊完,將官方這些人都安頓妥當,轉身朝著周遭這幾百號人揚聲說道:“今天良辰吉日,倒也不用在這里多計較。茅山封山十五年,久未傳道,人才凋零,如今山門既開,擇日不如撞日,我瞧見今番來的人也多,不如這樣,有意愿加入茅山的諸位居士,只要是二十歲以下的,都可以舉手,走到廣場上面來,或許大家還會有一場緣分。”

  這話兒一出,早已望眼欲穿的一眾人等立刻潮水一般地朝著廣場中間沖了過去,敢情這些人之所以聚集于此,竟然就是為了拜入茅山門下。

  在這洶涌的人群之中,我瞧見了天仙少女小顏,她被一個臉色嚴肅的中年男子牽著手,那男人倒也是很有本事,旁人紛紛朝前擠去,卻沒有一人能夠靠近他半米之內,但凡想要闖入其間者,都莫名其妙地朝著旁邊倒去。我在想一件事情,倘若情況真如我所猜測的一般,那么他或許還真的是蕭大炮的老子,而小顏,就是蕭大炮口中,一直經常跟我提起過的乖巧而可愛的小妹呢。

  句容蕭家,能夠稱得上這個名號的人,應該不多。世間是那么的大,而又是這么的小。

  小顏和應該是她父親的那個中年人一路走到了廣場,然而卻被其中一個黃巾力士給攔住了,準確地說,被攔住的是蕭父,再往里走,便是廣場的中心,這兒只準參加拜師入茅山的人進去,所有超過二十歲的人都不能往前。蕭父顯然曉得此事,他拍了拍小顏的肩膀,臉上努力地擠出一絲笑容來,而小顏則顯得有些沉重,無辜地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的父親。

  兩人對望,然而身處于遠處的我,卻莫名感受到小顏似乎還瞥了我一眼,就是這么一眼,讓我渾身不由得熱切起來,忍不住站起身,就朝著場中走去。

  此刻的劉老三已經悄然走開,然而我剛走兩步,丁三卻攔住了我,沖我喊道:“二蛋,那邊有點混亂,申頭讓我叫你過去維持秩序呢……”

  他高聲喊著,然而我卻理都沒有理,仿佛遭了魔怔一般,徑直朝前,丁三瞧見我不理他,有點兒著急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大聲喊道:“你干嘛?你身上有工作呢,跑那兒去瞅什么熱鬧?”我被丁三扯住了,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原來是有人已經年過二十,卻非要走入場中,給那個渾身濕漉漉的漢子攔住,一時間鬧得厲害,申重和戴巧姐等人都在那兒處理呢。

  我顧不得這些,瞥了一眼,又回頭,只見小顏已經走進了去,在幾十人的場中盤坐下來,我一把推開丁三,朝著他大聲喊道:“去他媽的破事兒,我要加入茅山。”

  是的,我要加入茅山,我要跟那個叫做小顏的少女一起,我哪怕是每天能看上她一眼,都會感覺幸福得要死。

  哪怕僅僅只是一眼。

  沒有什么能夠阻擋。

  丁三被我推到在地,一臉詫異地看著我奔向前方,好一會兒才憤怒地大聲喊道:“陳二蛋,你他媽的神經病啊?”

  我沒有理會他,直感覺此時此刻,加入茅山,是我最想要去做的事情,當下也是撥開了人群,朝著前方跑去,丁三追上來拉我,然而到了場邊,年滿二十的他卻被那黃巾力士給攔住了,他還不罷休,朝著那黃巾力士大聲喊道:“那個小子,是我們的工作人言,不是過來拜師學道的!”然而那黃巾力士面如金箔,似乎不是活物,根本就不予理會,將他攔著,卻讓我長驅直入,一直來到了場中央。

  此刻的場中,已經有將近五十多人在里間,有年紀和我差不多,十八九歲的年輕人,也有如小顏一般的少男少女,還有一些才六七歲的童子,一臉惶然地朝外張望,試圖在人群之中,找到自己的親人。

  小顏也有些忐忑,左右一看,瞧見我竟然徑直來到她的旁邊坐下,當下也是一喜,臉上露出了盈盈笑容,跟我招呼道:“你來了?”

  我點了點頭,努力地擠出了一個好看的微笑:“對,我來了,陪你一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