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二章 大師兄

  這是我第一次離這個傳奇人物這么近,感覺眼前一晃,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接著一股宛如檀香般的氣息便縈繞在了我的鼻間,當時腦子“嗡”的一下響,腦子一熱,耳朵也燙得驚人。

  這都是激動的,在遠處看,和近處打量,完全就是兩種概念,盡管陶真人只給我一個后背,卻讓我整個人都感覺幸福到了極點。

  他站出來了,他為了我,竟然站出來了!

  陶晉鴻,這三個字被人供奉為上尊,然而那個天兵天將卻并不在乎,而是皺著眉頭說道:“老陶,這就是你不對了吧,人小孩兒老老實實地在那兒給你挑,你不要,我過來吃你的殘羹冷炙,收他為徒,也沒有惹到你什么吧,難不成你還想憑借你這茅山的主場,以勢壓人不成?你當我老王是受你欺壓的人?”

  茅山掌教真人出現的一瞬間,無數目光都朝著我們這邊看了過來,我感覺這兒仿佛就是整個世界的中心,心中撲通撲通地一陣亂跳,而那陶真人卻微微一笑,長袖一揮,認真地說道:“以一己之力,撐起搖搖欲墜的偌大邪靈教,天下間能夠欺壓你邪靈左使的人不多,便算是我,也沒有這么大的氣派;再說了,收徒拜師,全憑機緣,凡事都是強求不得的,老王你說對不?”

  兩人招呼倒也熱切,但是聽到陶真人這般一說,我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敢情這絡腮胡巨漢竟然還真的是中央黃老口中的那個黑暗組織大頭目啊?

  若是如此,這兩人的立場就算不是對立,想來也不會有多和睦了。

  不過盡管如此,兩人卻在我面前表現出了極大的風度來,并沒有說大打出手,反而稍微地拉開了一點兒距離,接著彼此都揚起了右手來。

  這手一舉過額頭,立刻平白無故地起了一道旋風,將我們周遭的人都給屏退開去,接著那炁場凝固,逐漸成形,竟然是憑借著雙方之力,將此處的空間給隔絕開來。

  如此完畢之后,天兵天將指著我,得意地說道:“這小子修行的是魔功,這算是入了門道,天下間魔功修至巔峰的人,有,但不多,我算是其中一個;第二,我七年前曾經見過這小子,這就是緣分,不信你問他?”

  掌教真人扭過頭來看我,在這樣的大拿面前,我也不敢說謊話,努力表達道:“是,當初我在五姑娘山上,曾經見過王公一面,不殺之恩,還未謝過。”

  我如實道來,那人的臉上立刻露出了濃厚的笑容來,陶真人也不惱,沉吟一笑:“如此說來,你們還真的是有緣啊。”

  天兵天將一揮手,嘿然笑道:“那是自然,老陶,正道中人大都表面一套、背面一套,虛偽得很,但你是少數表里如一的人,也還算是講道理,我很喜歡。既然如此,你還不趕快讓開,我好帶我的小徒弟離開,想必不出多時,他必定能夠繼承我的衣缽,并且發揚光大……”

  天兵天將伸手過來,然而卻被掌教真人給擋住了,那人的眉毛一揚,便有些發怒了,哼聲說道:“怎么,難不成你還想強攔不成?”

  陶真人摸了摸胡子,平靜地笑道:“老王,你說你與他有緣,卻不曾問過我?”

  天兵天將瞪著眼睛說道:“怎么,難道你還能掰扯出什么來嗎?”

  陶真人不再與他言語爭鋒,而是扭頭過來看我,溫言說道:“二蛋,你說八歲便開始學習道經,那么我問你,是誰交予你的?”

  他溫和的話語撫平了我忐忑不安的心思,深吸一口氣,我講起了當年在五姑娘山上與李道子、老鬼、小白狐兒與胖妞的事情來,待我講述完畢,天兵天將并不服,插言說道:“教你的是那巖壁之上的老鬼,跟李道子并無關系,你拿這事情來講他早就拜入了茅山門下,當我好騙是吧?”

  “非也,非也!”陶真人低頭,接著猛地一抬起頭來,朝我喊道:“二蛋,你且看看我是誰?”

  我聞聲抬頭,只見陶真人的臉上,竟然凝固了好幾分,眉目之間,竟然……天啊,我整個人都變得無比的激動起來,感覺天上仿佛掉下了一塊大餡餅,直接將我給砸中了,腦海里面突然浮現出了某年某月某一天,石壁上的石臉笑嘻嘻地對我問道:“二蛋,二蛋,你想學道么?”

  天啊,原來這茅山的掌教真人陶晉鴻,竟然就是當年在五姑娘山上的老鬼!

  我激動得難以自已,用盡全力地大聲喊道:“老鬼!”

  這一聲喊出來,我熱淚盈眶,感覺這些年經歷過的萬般委屈,全數都涌上了心頭來,那掌教真人朝我伸出了雙手,我當下也顧不得什么禮儀和尊卑,直接撲入了他的懷里,大聲地哭嚎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天兵天將在我身后輕輕嘆了一聲:“世間機緣,還真難料,沒想到你們竟然還有這般因緣,我到底還是晚了一步。罷了、罷了,你們師徒團聚,俺在這里就是個燈籠,左右都不自在,那個姓黃的家伙盯了我老半天,不走就難走了,回見了您!”

  他說到最后一段話的時候,聲音已然飄忽悠遠,而我聽到掌教真人朝著遠處拱手說道:“慢走,不送!”

  天兵天將遠走,掌教真人這才將我分離,看著淚眼朦朧的我,溫言說道:“二蛋,茅山封門十五年,我從不出外,不過卻能神游遠走,當年李師叔瞧你與我有緣,特意呼喚我前去,為你奠基。不過當年萬事皆難料,因為某些因果,我也不能提前告知于你。你需要歷練,磨礪心性,方才能夠在這世間繼續走下去,所以這些年來,我和李師叔都沒有管你。不過你已經十八歲了,再拖下去,恐有變故——你可知茅山重啟山門,為何會安排在今日么?”

  我剛才哭得太過放肆,將掌教真人胸口的衣襟染濕了一片,此刻看見,有些不好意思,一邊擦眼淚一邊問:“為何?”

  陶真人微微一笑,平靜地說道:“因為你要滿十八了……”

  一句話說得我淚如雨下,這些年一個人漂泊流離的孤獨感終于一下子找到了歸宿,然而支吾半天,卻不知道如何稱呼面前這一位茅山的掌教真人。他瞧出了我的為難,拍了拍我的肩膀,微微笑道:“跟我走吧,清池宮中已經準備了拜師大典,諸人皆已準備,剛才之所以不選你,卻是因為李師叔的主意,我還奇怪,原來是邪靈左使在這兒的緣故呢。”

  他拉著我的手,寬厚而溫和,又有嬰兒般的細膩,有一種父親的感覺,我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了,而就在轉身的那一刻,有一個人卻攔在了我們前面來。

  那人正是符鈞,一個要么拜師、要么跳崖的少年,他的話語里充滿了決絕,我聽不出有任何作秀的痕跡在。

  心誠純真。

  陶真人瞧見了他,嘴角微微一翹,溫言說道:“孩子,你剛才和他的話語,我已經聽到了。誠然,這世間之事,很多都是靠先天的根骨和出身決定的,不過卻還有一種情況,那叫做人定勝天,只要意志夠堅決,心思夠純粹,一樣能夠修得真我。孩子,你告訴我,你以后依然能夠保持現在的心態么?”

  符鈞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接著伏地便拜:“我意已決,求真人收我為徒,引我參悟天道!”

  “修道之路漫漫,多一些人,也未嘗不可。”陶真人點了點頭,接著手一抄,大袖一卷,將拜倒在地上的符鈞給抄起來,一邊一個,帶著我們朝著山崖上方的大門飛去。

  我緊緊握著陶真人的手,便感覺即便是臨于半空之上,也沒有半點兒驚恐,心中安定無比,感覺自己飄飛而出,那巨門在身后關閉,化作無形,而后四周的空氣陡然一清,肺葉舒張,左右一瞧,發現我居然出現在了另外一座山峰之上,這山峰奇峻,往下是漫長的山梯長道,而峰上,則有一座巨大的道宮群落。

  道宮正中為清池宮,此刻先前的一眾人等皆以拜過了師父,分立其后,唯有一個馬臉少年孤獨站在一旁,陶真人放下了我和符鈞,接著騰身上了正位,旁邊走出一個青衣長袍的老者來,遞了三柱香燭給他,而他則恭恭敬敬地拿著香拜祭殿上的三清和祖師,躬身說了一番中規中矩的禱告。

  我瞧見那個遞香的老者,卻正是天下聞名的符王,青衣老道李道子。

  我心中震撼,而這時陶真人也祭奠過了先祖與上天,回身朗聲說道:“我陶晉鴻今年已然六十有余,自覺德行不夠,修為稀松,故而從未有過傳人,今時神州震蕩,百廢待興,正是弘揚我道門之時,勉力收爾等為徒……”

  我們堂下三人皆拜倒在地,口中高呼道:“徒兒陳二蛋、符鈞、楊坤鵬,拜過師父!”

  如此拜師結束,茅山掌教真人陶晉鴻,從此之后,便是我陳二蛋一生的師父。而后三代弟子一齊拜祭先祖完畢,諸位子弟皆朝著我拱手喊道:“拜見大師兄!”

  如此三聲呼喚,震耳欲聾。

2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十二章 大師兄”

  1. 回復 2014/12/30

    fffffop

    WOW,總算大師兄名正言順了(liao)~

  2. 回復 2015/05/13

    陸左

    雜毛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