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三章 世間再無陳二蛋

  祭拜完先祖,還需要拜見諸位師長。

  茅山道宗,源遠流長,上演千年,時至如今,輪到我師父這一代執掌,但他的上一輩,還有幾位宿老存留,如傳功長老李道子、守山老者塵清真人、散人周俊利,這都是名列十大長老之列的,當然還有許多只修真、不修行的宿老,他們皆在山中搭一草廬,體悟天道,卻也不會出來理會世事。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長老在把守茅山宗通往世間的真正大門,故而無緣參加此次盛典,只得作罷。

  此番開山收徒的有七位尊長,再加上周遭的一些長者,我們皆需一一拜過,因為我被認定為第三代弟子的大師兄,故而需要帶領大家,逐一相見。

  此間禮儀頗有講究,不過我到底還是在外歷練多年,倒也不會怯場,執禮長老在我旁邊耳語一番,也能夠行云流水地做下來。待到拜見傳功長老李道子的時候,我的身子幾乎是快要折到了地上。

  因為我知道,就是這個不茍言笑的老人,改變了我的一生。

  直到今日我方才知曉,道門收徒這里面的講究,而正是他,當日以千里傳音之術,請得陶晉鴻——哦,不對,我師父,從此之后,我生命中除卻了父母之外,對我最親的人——前來,給我奠基,引上正途。

  世間萬物,皆有因果,而李道子則就是我之所以能夠站在這里的緣由,叫我怎么能夠不感激涕零呢?

  拜過掌門以及十大長老,執禮長老雒洋又帶著我們見過了其余的二代弟子,特別讓我記憶深刻的,就是楊知修。在此之前,我曾經在金陵有見過他,一個人,一雙肉掌,便將橫行金陵、兇名赫赫的集云社大檔頭朱建龍給直接生擒,我永遠記得他在辦完事情之后,臉色平淡地說道:“茅山宗,楊知修,知識青年的知,修正主義的修。”

  舉重若輕,高手風范顯露無疑,也正是那個時候,茅山宗的強大,方才最終深入了我的心中。

  此人是楊小懶的哥哥,也是虛清真人的關門弟子。

  在傳說中,他是除了我師父之外,唯一備選的掌門人選——茅山人杰地靈,高手大拿層出如云,成為此間的掌教真人,那可得有天大的手段,方才能夠執掌其中,能夠被考慮成為掌門備選,便可以瞧得出他的資質和根骨。

  事實上,他也是十大長老之后,最受推崇的茅山二代弟子。

  今日茅山宗開山收徒,整個氣氛莊重而嚴肅,然而即便如此,我依舊還是忘不了自己的初心,在儀式的空隙,我找到了小顏,此刻的她是英華真人楊影的弟子,而她旁邊還有兩個女孩,一個比我小一兩歲,叫做程莉,還有一個女童,叫做張欣怡,小顏給我介紹了她們,然后歡樂地喊道:“陳大哥、哦,不,大師兄,天啊,想不到你真的過來了,你竟然被掌教真人收為徒弟了,而且還是我們的大師兄……”

  她臉上展露出了小女孩子特有的雀躍,眉啊眼兒彎成了一道線,讓人感覺到那洋溢的青春從她小小的身子里面蕩漾出來,心兒也跟著怒放了。

  她十分開心,旁邊的師姐妹瞧見三代弟子中的翹楚人物過來打招呼,交結熟識,也顯得很激動,在小顏幫著介紹完了之后,都十分熱切地邀請我過幾天去她們那兒玩,欣怡還奶聲奶氣地說道:“大師兄,你晚上會和我們一起回去么?我怕黑,晚上沒人睡不著……”

  只有六歲的欣怡這話兒簡直就說到我的心坎里面去了,倘若是條件允許,我還真的想跟著她們一同回去,要是能夠跟小顏一張床就更好了,那個時候,我抱著她,給她講故事……

  哎喲喂,如此想想,可就真的有些小激動呢。

  可惜這美好卻讓小顏給親手打破了,她疼愛地擰了擰欣怡的臉,沒好氣地說道:“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能夠睡一塊兒的,我們和大師兄的師父不同,到時候肯定是各回各處啊,小笨蛋。”

  欣怡也蠻可愛的,一邊去撥小顏的臉,一邊噘著嘴說道:“不要,我是大姐姐,不是小笨蛋……”

  茅山收徒,儀式感還是蠻強的,通過繁復的儀式和戒律來給新入門的弟子增強凝聚力以及歸宿感,這是一種常用的宗教方法,耗時也久,不過我整晚都處于一種飄飄然的狀態,其一就是因為茅山掌教就是老鬼,而老鬼現在已經是我的師父了,這種強烈的歸宿感讓我整個人都顯得無比亢奮,感覺找到了能一生為之奮斗的目標;其二則是因為小顏,我和她竟然真的一同進了茅山,而且她先前還覺得我騙她,此刻卻得乖乖地喊我大師兄。

  你說說,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如此持續了幾個小時,一切皆定,執禮長老雒洋宣布大典結束,各峰長老帶著自家徒弟離開,返回峰上好生教養。

  如此一結束,我還來不及找到小顏道別,便被一名道童給引導進了偏殿之中。

  這道童不大,也就是十一二歲,穿著中規中矩的道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也不敢相詢。與我同行的自然有符鈞和那個叫做楊坤鵬的馬臉少年,一路穿殿過廊,來到一處偏殿,瞧見堂上坐著師父陶晉鴻,正笑盈盈地瞧著我們。

  這是我們第一次私下見師父,我和符鈞有些愣住,而馬臉少年極有眼色,上前跪倒,高呼:“拜見師父!”

  他一跪,我和符鈞也要朝地上跪倒,這時師父長袖一揮,一股勁道涌起,使得我們都不能俯身而下。

  師父平靜地看著我們,揮揮手,說道:“世間不缺磕頭蟲,而少能夠真正獨立審視這個世界的人,我們平日相處,重在情,而輕乎禮,沒事跪兩下的事情,這就不要再有了。”

  說完這規矩,他老人家開始對我訓誡道:“二蛋,你入門最早,又在外間流落多年,歷練通達,世事人情皆在心中,應當擔起大師兄真正的責任,替我教育督促諸位師弟的修行進度和態度,可能做到?”

  我躬身點頭,心思激動地說道:“能!”

  師父又對符鈞說道:“符鈞,你根骨并不精奇,但自小心志堅定,性格執著,能否一生堅持,走過荊棘,看見彼岸呢?”

  符鈞也是躬身應諾道:“能!”

  師父又對那馬臉少年說道:“坤鵬,你年紀最小,心思伶俐,日后能否尊師重道,禮讓師兄,不偏不倚?”

  馬臉少年也應諾:“能!”

  如此簡簡單單幾句話,便將我們三人的關系給定了下來,隨后師父又對我們勸勉幾句,然后把我留下,而讓道童帶著其余兩人離開。

  符鈞和楊坤鵬走了之后,師父也不忌諱我在場,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然后走下座位來,招呼我道:“二蛋,走,我與你有一些事情要交談,且隨我走。”他伸手過來,拉住我的手掌。師父一頭白胡子,然而手掌卻宛若嬰兒般細膩,我長期獨自在外,對這親切的行為,既溫暖,又有些害羞,師父察覺出來,溫言笑道:“小鬼頭!”

  我問師父,說我們去哪兒?

  師父平靜地說道:“去我家。你抓緊了,為師可是要帶你飛了。”

  這話語還未落,他便一步跨前,帶著我出了清池宮的殿門,移形換位,讓人心驚,接下來,周邊的景物倏然朝后退去,順著山道而下,呼呼生風,我這才發現自己根本停不下來了。這當然不是飛,但是卻跟陸地飛行也差不離許多,想必是通過奇門遁甲之術,縮地成寸,方才會有如此想過。時間仿佛在一瞬間過去,我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山谷,遍地花香,而山谷之間,則有一處漂亮的竹苑,燈火寥寥。

  來到了竹苑,師父方才停歇腳步,走到第一間客廳,我瞧見里面有一個魯鈍的年輕人和一位清秀的少婦,少婦懷中還抱著一個襁褓搖晃,里間有嬰兒的聲音傳出來。

  師父領我進去,給我介紹,說這是他的兒子和兒媳,而襁褓里面的,則是他的孫女,大名陶庭倩,小名叫做陶陶。

  我恭敬地喊師兄師嫂,師父的兒子嘿嘿憨笑,拉著我的手,不停地說好。

  兩人給我的印象,感覺并非修道之人,許是資質駑鈍的緣故,不過師父還是蠻喜歡自家兒子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溫言吩咐他照顧好陶陶,然后帶著我直走,一路來到書房,這才遺憾地說道:“世間并非人人都可以修行,與其拔苗助長,還不如讓他們享受平淡人生。來,你坐,講一講這些年來,在你身上發生的事情。”

  竹苑燭光,兩人相對,四下靜謐,唯有遠處有嬰孩的哭聲隱約,我把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毫無保留地一一講出來,師父時而點頭,時而嘆息,情緒與我一同跌宕起伏。

  待我講完,過了好久,他才長嘆一口氣,對我說道:“我當初能夠預料你必定會受苦,卻不料竟然會這么多。你已十八,當務之急,得給你改命更弦。而改命一術,得先改名,瞞過天神陰靈,你自己可有想法?”

  我搖頭,說全憑師父賜教。

  師父沉吟好一會兒,方才說道:“清時蒲松齡曾有著言,‘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此乃勵志的話,也可以成為你的人生坐標,不如叫做陳志成吧?哦,不對,此名不合父母……你母親的姓氏是?”

  “家母姓程。”

  “如此甚好,那你便改名喚作陳志程吧;從此之后,世間再無陳二蛋,而只有你這茅山大師兄,陳志程!”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十三章 世間再無陳二蛋”

  1. 回復 2014/12/30

    fffffop

    黑手雙城陳志程原來如此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