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四章 十八劫,了幾樁

  陳志程!

  聽到這個名字,我的心莫名其妙地忍不住地跳動了一下,好像熟悉得我本來就叫做這個名字一般。

  我父親姓陳,母親姓程。

  好名字!

  我當下也是直接跪倒在地,朝著師父又真心實意地磕了一個頭,激動地喊道:“多謝師父賜名。”

  師父臉上流露出了一絲不滿,不耐煩地擺擺手,說道:“我已經講過了,不要當磕頭蟲,這世間能夠獨立思考的人不多,我不希望自己的徒弟以后只是一個唯唯諾諾的人,你要多花一些時間來思考,什么才是道,什么才是整個世界的本質和真諦。”

  我這老鬼師父性子簡單,不喜歡就不喜歡,我也陸續地找回了當初與他相處的感覺來,嘿嘿笑道:“這一跪,主要是為了這個好名字,以后出去,再也不會說不出口了。”

  作為茅山的掌教真人,我師父他表現得頗為威嚴,而在這竹苑之中,他也如同一個尋常的父輩,招呼我好生坐下,然后自己卻站了起來。

  他在一排書架之上,抽出一卷竹簡來,在我面前踱步,然后開始講解道:“姓名生辰,此乃人生存于世的燈塔,也是大道之外的意識,俯視世間的唯一途徑,改名不代表改命,但是改命,最好還是能夠改名。二蛋,當初李師叔或許未曾與你多說,如今你給我交一個底,最近這幾年,或者這一段時間,你是否總是會觀想或者夢到一位人身牛蹄、頭有四角的魔神?”

  我點頭,說是,就在前幾日,我還曾經被那魔神給瞧上,他從九天之上俯身而下,看了我一眼,我就感覺自己渾身如火燃燒,差一點就死去。

  師父搖頭說道:“你不會死去的,只是會被奪舍。什么是奪舍?這是一種非我的意志,控制住你的身體,它或許會壓制、或許會融合,或許會直接將你給掐滅,你的軀體仍在,但是靈魂卻消亡,你不再是你,這個世界,也將不是你的世界。在西方,有人將這種叫做降臨,而那個時候的你,就會是使徒;在佛教中,則是摩薩利,意為非主之靈;而在道教之中,則簡單很多——此事復雜,不必多言,我只問你,你可愿意?”

  我搖頭,說我不愿。

  師父含笑,說是,這世間除了虔誠的狂信徒,誰也不愿,每一個獨立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清靜無為,方才是世間的根本。不過你的命線已定,即便是我,或者李師叔,都無力更改,現在只有小心改命,瞞過那人。具體的細節,我晚些時候再與你說,志程,你剛入茅山,一切皆新鮮,不過相比你的師弟師妹,你的年紀算長,而且本事也兼具了很多旁門雜學,為師需要為你量身定制一套方案才行,另外……

  他說這話,突然手一伸,一把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來。

  我瞧見這劍就是被我給插入九霄萬福宮廣場之中的飲血寒光劍,不知道竟然被師父給收了起來,他平托于手,打量一番,然后遞到了我的手上。

  我接過來,聽到師父說道:“這劍是魔劍,金陵雙器的名聲,我也有聽聞,于墨晗無論是制器還是品行,皆是上選,這劍的魔氣也消磨頗多,與你也契合,算是一件法器,為師倒也不用費心為你再做打算了,而你身上所修習的種魔經,只是殘篇,它全名應為《道心種魔》,你暫且擱下,不要修習,而有一件事,我想提前與你得知——因為你的特殊性,所以茅山對外,將會稱呼你為我的外門大弟子,不作道籍,為師百年過后,也不能成為掌教真人的候選,這你可省得?”

  師父言語誠懇,生怕我有所想法,然而我聽到卻不由得一陣興奮。

  要曉得這做了道士,雖說是正一的,娶妻生子也會受到世人白眼,不做就不做;至于當掌門,茅山上面有什么好玩兒,請我我都不當呢。當然我也曉得自己身份特殊,師父的這番考量,也是有理由的,于是點頭,表示知曉。

  今夜也只是粗淺交代,道家講究養生,師父倒也不會與我秉燭夜談,而是最后告訴我兩件事情,其一,是讓我寫一封信給父母,將我此間的情況,以及改名之事,告知他們;其二,則是讓我好生歇息,明天早上,前去拜訪他師叔李道子。

  我這拜入師門之后,老鬼成了我師父,而往昔的青衣老道,則是我的師叔祖了。

  當夜我沒有返回別處,而是住在了深谷竹苑之中,師父的兒子幫我準備了客房,一應被褥毛巾,皆是土制,不過卻透著一股精致,連洗腳水都給我打了過來,還準備了筆墨紙硯,不過我毛筆字實在拿不出手,當天也就擱下,跟他聊了好一會兒。

  師父的兒子有三十多歲,叫陶一塵,我叫他一塵哥,他告訴我,說打小就沒有見過他爹留人在這竹苑過夜,我算是頭一份,可見老爺子有多喜歡我。

  我師父陶晉鴻執掌茅山,縱橫江湖數十年,但是他兒子卻并不算高人,也沒有養成什么公子哥兒的毛病,平日里就在竹苑附近種地為生,言語誠懇,態度和善,待老爺子為了介紹過后,真的就將我當弟弟一般看待,這話兒說得我心頭溫暖,再也沒有感覺到半點兒拘束。

  原以為這頂級道門,高處不勝寒,卻不料竟是尋常百姓家,是夜我合被而眠,少有的一夜無夢。

  次日清晨,為了在師父面前好好表現,我早早地爬了起來,洗簌完畢,結果天才蒙蒙亮,四周一片迷霧,師父他們一家人都還沒有起床。

  我振奮精神,打了一套拳,渾身熱氣蒸騰,正打算著出外,繞著山谷跑幾圈呢,然而師父卻叫住了我,此刻的他穿著一身白色的起居袍,朝著我喊道:“這山谷之中,有許多禁制,飛鳥不過,你倘若是胡亂跑,只怕要吃不少的虧。”

  我像個犯錯的小孩兒一般摸了摸頭,他揮了揮手,讓我背誦一遍《登真隱訣》,完了之后,他帶我去見李師叔。

  這道經我爛熟于心,很快便背完了,這時師父他換了一身青色道袍,來到我身前,然后給我拿出一雙硬紙畫兒,捆在我的腿上告訴我道:“這個叫做紙甲馬,是一種趕路的工具,在茅山宗內,無需補充能量,而倘若是放在外面,則屬于一次性的符箓之物。”

  貼心地幫我扎好,他告訴了我使用方法,然后拉著我的手,一步踏前,開始趕路。

  紙甲馬趕路,簡直就是腳底生風,兩邊的景物呼呼往身后飛去,不過師父為了讓我認清來路,走得倒也不會很快,一路上跟我仔細講解,讓我對此方境地有了一個大致的地理概念,最后方才來到了本門的禁地,一個被叫做茅山后院山門的地方。

  越過一眾浮屠石碑,李道子在山下結廬而居,他應該是早就得到消息,所以在門口等候,依然是老樣子,平淡如初,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情緒來。

  跟師父一樣,李師叔祖對于跪拜之事,最是不喜,我也只有躬身行禮,表示敬意。

  雙方見面,他與我師父也沒有多禮,兩人寥寥說了幾句之后,我師父說在清池宮上有事,讓我先在李師叔祖這兒待著,他便自行離開。師父一走,我瞧見李道子神情肅冷,不覺有些拘束,雙手貼在腿上,不知所言,瞧見我這般模樣,李道子那張俊朗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來,平靜地說道:“怎么,一別六七年,是不是覺得不太認識了?”

  當年五姑娘山,我和李道子、老鬼相處倒也融洽,此刻也是久別重逢,心中忐忑而已,他這一笑,有些勉強,卻讓我回憶起了當年的溫暖來,也是笑了笑,出言說道:“李師叔祖您說笑了,不管過多久,我依然還是當初那個農家少年,您也依舊是救我性命的老道士。這件事情,永遠不變。”

  兩人聊得幾句,頗多感慨,李道子帶我穿過藥園,一路來到了草堂里間。

  兩人對面而坐,他對我說道:“當初我尋老友,卻不料遇到了你這么一個奇葩,有心管,卻無力。你也不必多謝于我,坦白說,你若是不加以管束,必將是當世之害,我讓掌教收你為徒,也不過是預防禍災而已,當然,你不是禍源,這是命,不由你,昨日之事,掌教已經傳符與我得知,我且問一問你,你命中應有十八劫,你可知自己過了幾遭?”

  我命中有十八劫,這是對面這位譽滿天下的符王與我的判詞,而自我懂事以來,頗多磨難,幾近生死,但若算起來,到底遭了幾場,我倒也是算計不出來。

  瞧見我迷糊,李道子伸出雙手,與我仔細算到:“出生第一劫乃天地怨劫,黑風降世,禍害父母;八歲第二劫乃水劫,水鬼奪命,禽獸恨憎;第三劫乃尸劫,僵尸臨體,奪命脫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