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六章 可敢答應

  夕陽西下的那一刻,我去找了小顏。

  她見到我的時候,問我,說欣怡告訴她,說我這幾天都曾經到過秀女峰,對不對,大師兄?

  這幾天我已經聽慣了別人心懷敬意呼喚大師兄的話語,本來以為會熟慣,然而當小顏說出這話兒來的時候,我的心卻激烈地跳動了一下。哎喲喂,這少女的聲音可真好聽,都喊到了我的心里面去。

  我一陣心神蕩漾,好一會兒,才問她道:“最近心緒不寧,想找你聊聊天,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小顏有些為難,回頭看了二仙殿一眼,說道:“馬上就是晚膳時間,我師父和師妹還等著我給她們生火做飯呢……”

  她說著,看到了我失望的表情,于心不忍,于是接下來又說道:“你等等,我去問問師父,看今天能不能換一個輪班。”說完這話兒,她像小燕子一般地朝著殿中跑去,沒一會兒,她喜笑顏開地跑了出來,跟我說道:“大師兄,我師父說沒問題,還有,她說你這幾天應該有事兒,可以讓我多陪你說會兒話。”

  她這般說,我才曉得英華真人為何這幾日瞧見了我,也不點破,原來她是曉得我身上有問題,命不久矣,方才會如此。

  我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帶著小顏一直來到了秀女峰臨崖的一方巨石前坐下,此刻夕陽西下,朦朦朧朧地如同隔了一層毛玻璃,金黃的光芒照在人的臉上,有著許多溫暖。我和小顏并肩而坐,余光瞧見她那張秀麗而美好的側臉,心情有些緊張,過了好一會兒,都不曉得說個什么話題出來。氣氛有些尷尬,不過倒是小顏開了口,出言問道:“大師兄,這里的太陽為什么跟山外的不同?”

  尷尬的氣氛被打破,我如釋重負,這洞天福地的說法,我也是剛剛跟申重學過一點,當下也是王婆賣瓜,現學現用,完了之后,我想起一事兒,問她道:“小顏,你知道我為何見到你會如此親切不?”

  小顏方才十三四歲的年紀,對于情愫懵懵懂懂,也不知曉,天真地問為什么,我看著她如此年幼,暗感自己太過禽獸,也不敢將自己心中的那點兒小心思挑明,生怕嚇到佳人,從此再無聯絡,于是心中一轉,接著嘿嘿笑道:“因為我認識蕭大炮啊!”

  “蕭大炮?”小顏認真地點頭,想了好一圈兒,這才睜開一雙宛若繁星的雙眸,驚喜地喊道:“你認識我大哥?”

  小顏與我,不過是比陌生人要熟識一些,貿然湊到一塊兒來,還真的很難言語,而提到了蕭大炮,她的表情立刻親近了許多。我總算是找到了突破口,心中對著忠哥道了一個歉,接著很認真地將我跟蕭大炮認識的往事跟她一一講來。顯然,蕭大炮真的是將我當做了朋友,小顏竟然也聽說過我的名字,這種相互之間的關聯讓我們之間的陌生感迅速地消除,沒多久,小顏就顯得十分隨意了,并且開始詢問起了她大哥的近況來。

  我其實也是剛才南疆戰場趕回來的,跟蕭大炮相處久矣,便將這兩年發生的事情給她一一講解,當得知我們所經歷過的危險之后,小顏顯得有些擔憂,對我說道:“沒想到你們居然還經歷過這么危險的事情,而我大哥他還在那兒,真的讓人放心不下,倘若是……”

  她是個善良的女孩子,這話兒最終也沒有能夠說出口,但是眼圈卻變得有些紅了,我寬慰她,說不用擔心,最危險的時候,我們都已經度過了,現在這個時節,就像農民到了秋天,是割稻子的時間,不但沒有危險,反而還會有無數功勛,你放心,等下一次你回家之后,說不定忠哥就是一方大人物了呢。

  “是么,大師兄?”聽到這話兒,小顏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模樣讓人心醉。

  此情此景,讓我瞬間忘記了南疆那血肉橫飛的場面,心中鄭重其事地對蕭大炮說一聲“大舅哥”,然后很認真地點頭,說是的。小顏破涕為笑,笑容舒展起來,就像剛剛綻放的花朵。小顏放下了心結,開始跟我講起了她大哥以前在家的糗事來,說她這大哥在家就是個飯桶,很能吃,而她家呢,孩子又多,她上面除了大哥,還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所以她父親最是勞累,為了一家老小的吃食奔波忙碌,辛苦得很。

  我給她講起我的事情,除去我修魔入道之事,倒也無需忌諱,聽得小顏忍不住驚詫連連,呼出聲來。

  說到最后,太陽都已經落了山,我的言語里面就后充滿了遺憾,對著小顏說到:“我今天夜里,子時,我師父和傳功長老會為我結陣改命,倘若是能夠成功,我便還有些活頭;倘若是不成功,只怕今夜就去了。不過今天能夠和你好好地聊聊天,我也沒有什么遺憾了,希望世間一切都宛如昨天般美好,太陽再次升起,如昨日,如今天。”

  小顏的眼圈兒一下子又紅了,忍不住伸出手來,抓住我的胳膊,緊緊握住,帶著哭腔說道:“大師兄,你不要死啊。”

  她情緒爆發,而我卻莫名有一些感動,帶著笑意說道:“為什么啊?”

  小顏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因為你是好人啊,大師兄你可千萬不能死,你若死了,這茅山之上,可真的沒有什么好玩兒的了。”

  她這話兒說得我整個人都蠻激動的,當時也是表態了:“那好,我爭取活下來!”

  小顏很認真地點頭說道:“今天應顏不會睡,我要在二仙殿里面給大師兄祈福,我要拉著程莉和欣怡給你祈福,讓道尊和祖師保佑你,讓你能夠一直活下去,長命百歲!”

  這話兒聽得我充滿生機和斗志,也重重地點了點頭,卻莫名地在心頭補了一句:“便算是長命百歲,今生若不能與你相伴,怕也是無趣得緊呢。”

  我的心中,對這個認識沒幾天的女孩兒頗多牽掛,少年人的情愫總是那么沒有由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等到真的情根深種,卻又無可奈何。然而小顏終究懵懂,我也不敢唐突佳人,此刻這大哥朋友和大師兄的身份挺好,我也不再奢求其他,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小顏要回殿中準備祈福,而我則需要趕到清池宮中去,故而兩人離散。

  腳下紙甲馬,距離并不是問題,我很快就到了清池宮,偌大的殿宇,符鈞和楊坤鵬正拿著一大掃帚,在廣場上面掃地呢,瞧見我來,皆長身而立,朝我恭敬地喊道:“大師兄。”

  符鈞入門,與我有部分聯系,他自然是心存感激的,而楊坤鵬曉得師父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收我入門,也不敢有所造次,都頗為恭敬,我與他們招呼,問得師父和李師叔都在偏殿,便前身而往,到了地方,果然瞧見兩人正在偏殿的八卦池中布置,瞧見我來了,師父笑道:“你這家伙,這幾日都沒有見到人影,到底在忙些什么?”

  我躬身行禮,然后回應道:“師叔祖讓我尋找生命的真諦,并且要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期冀,我這幾日,都在忙這事兒呢。”

  師父問:“那你忙得如何了呢?”

  我點頭,說效果不錯。

  師父不再言了,而是讓我矗立一旁,而他則與李道子開始在八卦池中布置。所謂八卦池,乃偏殿中間的一處水池,正中為太極陰陽魚,周邊則為八卦,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風,震代表雷,坎代表水,離代表火,艮代表山,兌代表澤,八卦相連,皆為石材構成,囊括世間萬物。兩人身形忙碌不歇,從我到來的時候,一直到月上中天。

  這偏殿為“回”字結構,中空處正好容納八卦池,月華如水落下,師父他方才抽空出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問道:“或者生,或者死,你可怕了?”

  我搖頭,說不怕。

  師父問道:“為何?”

  我說有您和師叔祖在,別說是區區一天神降劫,就算是那老家伙親自下來,我也是不怕的。師父笑了,說天塌下來,讓個高的頂著,你倒是好算計。他笑完,池中布置的李道子雙手一揮,十幾張材質不同的符箓飛出,定住各處方位,接著仰首朝天,看了好一會兒,平靜地說道:“時間快到,志程,你且就位,等待做法。”

  我師父走到八卦池邊,朝著李道子商量道:“師叔,志程是我的徒弟,此陣理應由我主持,還是我來吧?”

  一身八卦道袍覆體,盛裝出席,手中一柄桃木劍,李道子肅然說道:“你是茅山宗掌教,此番百廢待興,振興茅山宗,還指望落在你身上,不必多言。”他話語不多,讓我走入水深過膝的八卦池正中,長劍一指,四周的符箓開始無火自燃起來,接著這水池居然自動走移,不停直轉,而李道子也在水面上不斷地變換身位,口中道訣疾出。

  此番法陣,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我一陣眼花繚亂,正迷茫中,忽然聽到一聲震喝道:“陳志程,我叫你一聲,你可敢答應?”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十六章 可敢答應”

  1. 回復 2015/05/13

    陳至程

    汰!俺老陳在此!呼,被吸進葫蘆里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