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七章 李道子的擔當

  “敢!”

  我竭盡全力地大聲回應,而李道子一劍挑空,從水池之中憑空生出一條水龍來,將這桃木劍給托住,而后他長袖一抖,竟然就有九根一寸長的銀針出現在手上。

  李道子手一張,我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朝著震位走去,結果他一腳踢在了我的膝蓋處,我猝不及防,一下就跪倒在地,接著他的手掌輕輕印在了我的后背上面,只聽到一陣衣帛碎裂的響聲出現,我全身一涼,渾身上下除了一條底褲,全數盡毀。

  好一招“善解人衣”!

  我渾身幾乎赤條條,還沒有反應過來,突然后腦一痛,很清晰地感覺到玉枕穴被刺入一根銀針,直入頭顱之中。

  這種痛楚讓我下意識地叫出了聲來,然而在八卦池外旁觀的師父卻出聲制止道:“志程,莫慌,守明臺,穩住心神!千萬不要驚慌,一切皆任由你師叔祖來施為。放心,有師父在呢,我們不會害你的。”

  “有師父在呢”,這句話就是定海神針,我即便是痛得幾乎都要尿出來了,卻也莫名地感覺到心安,強忍著這疼痛,讓李道子在我后腦殼上面連扎了九根銀針。

  還好這銀針的扎法十分奇特,一開始劇痛,而后開始變得舒緩,一針比一針淺,到了后面幾根,我根本就感受不到半分觸覺,不曉得這是為何,不過眼前的世界卻開始變得模糊起來,景色在旋轉,眼睛忍不住眨了又眨,仿佛自己就要睡著了去。

  不過很快我又變得無比清醒,因為我感受到了一股又一股憑空而起的陰氣,這些陰氣沒有任何預兆地出現在我們眼前,像風,又像是掉落水池之中的墨水,濃妝淡抹,隨風飄蕩。

  不過很冷,這些陰氣仿佛有著自己的意識,在空間中不斷地游蕩,試圖闖入這八卦池中來,然而我眼前這位穿著華貴八卦道袍的老道人卻總是能夠及時出現,從水龍之上將桃木劍給接了過來,每揮出一劍,便有一道陰氣被擊潰,消失于無形,接著就是尖厲的哭嘯聲,聲聲入耳,讓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這寒勁讓我陡然一清醒,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從水面上懸浮而起來,往下一瞥,水中竟然有數十雙手,朝著上方伸出,大部分朝著我的腳踝處抓來,而另一部分,則朝著李道子那兒游去。

  這些手,上面盡是彎曲的黑色毛發,手掌巨大,好像猩猩的爪子,手臂上面還有許多黑色斑點,密密麻麻,然而無論如何,就是沒有露出手臂下面的內容。

  我憑空而浮,九針過后,已然失去了身體的掌控權,而李道子在我的身周不停踏著罡步,迅速走移,他似乎并沒有時間來理會這些水池中伸出來的手,而是不停地朝著八卦池外面揮劍,只有當那手抓住了他的腳,或者我的腳時,方才會勉強揮出一劍斬去。

  這一劍而過,即便是沒有斬中,凌空而起的劍氣也能夠將其直接劃到,化作一陣黑煙升騰而起。

  我這師叔祖口中不停地在念著咒訣,似乎告了一個段落,那冷肅的臉上方才輕松了一點,瞧見我一副驚恐的表情,他勉強擠出了幾絲笑容,說道:“你不要怕,你身上有那山鬼老魅聚邪紋,能夠招惹災禍,我這是用銀針將你體內的秘素給引導出來,放在這法陣之中熔煉,免得放任以后,將你害了。”

  他寬慰著我,手上劍出如電,疾風暴雨,然而外圍的那些陰氣卻呈現出了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烏央烏央的,至于我們腳下的那些手,也終于遍布了整個池子。

  瞧見這些,我終于明白為何以師父和師叔祖這樣的地位,還會如此鄭重其事,也不是沒有理由。

  不過這所有的一切,都還只是開場,被無數的黑色陰氣包圍著,腳下的八卦池也開始旋轉,一切都仿佛不在清池宮的偏殿內一般,世間一片混沌,李道子越走越快,越走越疾,身似幻影,眼看著情形將好轉的時候,我頭頂突然出現了一道光。

  抬起頭,上面居然裂開了一個口子,有強烈的光源從上方射入其中,照在了我的頭上。

  那裂縫處傳來了一聲震天的巨吼,那所有的陰氣陡然一震,竟然直接潰散了去,而我腳下的八卦池,無數揮舞的手臂也都一陣枯萎,悉數落下。

  這樣的吼聲充滿了不甘和懣恨,然而這樣的情緒居然濃烈到萬邪皆需避諱,簡直就是一種無上的威嚴。

  我心中一緊,立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個夜晚的場景,高高在上的魔神俯下身子來,看了我一眼。同樣的感受讓我渾身發冷,突然聽到李道子朝著我喊道:“二蛋,穩住心神,不要去想它,你越想,死得越快。你到底還想不想活,若是想活,你就得控制住自己的意志,不要讓別人來主導你的思想!”

  說這話兒的時候,他的臉幾乎都已經在扭曲了,我能夠感受得到李道子的恐懼,也曉得這裂縫之后,應該就是隱藏著我這一番劫數的幕后真兇。

  我將眼睛緊緊閉著,然后開始想起了往事來。

  我想起了童年的快樂時光,羅大屌、龍根子,王狗子,有小伙伴兒在一起,總是沒有來由的快樂,泥地里面滾三滾,臉樂得開花;除了他們,還有父母和我姐,還有小妮,還有山村里面許許多多好玩兒的事情;接著我又想到了五姑娘山,與小白狐兒、胖妞相依為命的時光,嚴苛而溫和的老鬼,冷峻的青衣老道,接著許許多多的人臉走馬觀花一般地從我眼前經過,努爾、王朋,蕭大炮,楊小懶、劉老三、一字劍……

  畫面最后定格在夕陽西下的時候,某一張宛如太陽花一般明艷可人的小臉,以及那微微顫動的睫毛。

  小顏,年少的我或許還不懂愛,但是我卻曉得,倘若是可以,我愿意守護你一生。

  一生何其漫長,我怎么可以死?

  幾乎是在一瞬間,我仿佛被打了雞血一般,猛然睜開了眼睛來,瞧見有一個透明的人頭從那裂縫中探出來,一雙手攀在那黑色的裂縫中,然后開始尋找,接著我旁邊的師叔祖有些緊張地捏了捏手,輕輕嘆了一聲:“想不到,我李道子這輩子,居然還有跟這上古神話傳說中的人物交手。屈陽,洛十八,你們若是知道,不知道是該羨慕我的運氣,還是給笑話我的倒霉呢……”

  此言方罷,他朝著八卦陣上的那透明人飛去,在騰飛而起的一剎那,我卻直接跌落到了水中,仰著頭,瞧見他每上升一寸,那八卦陣中先前的布置便有一股猛烈的力量積聚在了他的身上。

  一股一股,如此交疊十八重,全數凝聚于他的一雙肉掌之上,然后李道子毫不猶豫地朝著那東西拍了一掌。

  他一掌揮出,而那家伙也正好感應到了地方,低頭看了下來。

  這是一張跟人臉有著七分相同的腦袋,不過頭生四角,鼻子處還有銀環,兇惡非常,它雖然是透明之色,不過通過光暗和陰陽對比,卻也能夠大致勾勒而出,當瞧見李道子這積聚陣法之威甩出的一掌,它頓時就變得無比憤怒,碩大的鼻孔立刻噴出滾滾白霧來,隨手拍出了一掌。

  兩相而對,反而是蓄謀已久的李道子有些吃虧,憑空而下,不過那家伙的半邊身子卻也朝著裂縫之外滑落,而就在此刻,我瞧見墜落而下的李道子又甩出了一張符箓。

  李道子究竟有多么厲害,在外面闖蕩多年的我自然明了于心,倘若說這世間評選出頂尖的道門高手,那么他絕對是其中的一位,然而就這么簡單的交手,他卻驟然間落入了下風,實在讓人心生恐懼,不知道我招惹的這玩意兒,到底是誰?

  不過我瞧見那一張符箓飄飄蕩蕩地向上飛去,心中不由得又多出幾許期冀來。

  舉世之間,符箓之道,沒有一個人,能夠超越李道子。

  符箓材質是黃符紙,飛到了那裂縫處,既無光,也不燃,就那么輕輕地貼在另一只伸出的透明之手上來。粘連之處,陡然間一陣炁場蕩漾,這種強度仿佛一陣烈風,從上而下地吹來,宛如泰山壓頂。

  在我的視線之中,卻瞧見那個恐怖的家伙竟然如冰雪一般消融了去,接著裂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合攏。

  我聽到了李道子的一聲嘆息,扭過頭去,瞧見宛如山神一般屹立的師叔祖竟然一下子就跌倒在了水池中,那水將他的身子給漫過,而上面竟然漂浮起一大片的紅色來。

  紅色是血,艷麗的鮮血。

  難怪剛才師父和李道子會為了誰主持法陣而爭論,原來為我改命,竟然會這么危險?

  這個向來嚴肅冷酷的老頭子,他竟然愿意為了我,陷入這般的境地?

  我心中焦急地幾乎都要哭了,然而就在此時,那即將關閉的裂縫處突然滑下了一滴巨大的黏質,落在了我的頭頂,我頓時感覺到一陣窒息,腳底一滑,自個兒也跟著栽倒進了水池中去。

  世界一片漆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