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九章 山中無歲月

  《道心種魔》一共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種魔,以奇門之術逆轉經脈,獨辟蹊徑,劍走偏鋒,將自己的修為迅速地攀升至一定的境界之后,通過道心,上感天心,下體民意,感悟天道,方才能夠突破瓶頸,進入第二階段;第二階段為化魔,此身為魔身,然而魔雖是魔,但是卻行道家之事,懷慈悲之心,化魔雖然容顏丑陋,世人唾棄,然而意志卻獨善其身;而當跨越了化魔的痛苦,機緣巧合之下,便到了第三個階段,是為破繭重生。

  此番破繭重生,方才到達了道心種魔的最終目的,那便是修成正果,此身合道,勘破生死,進入化境玄門之中,不必再為世間事而煩惱。

  也就是說,就能夠成為如同如我師父、李道子這般,天下間頂級的人物。

  此行路漫漫長,非一時之功效,據聞創立此法的,是先古一道魔兩精的前輩大拿,以大智慧而為之,然而千百年傳承下來,卻無幾人能夠入得化境,后來此法落入了苗疆萬毒窟中,而后又輾轉散播,我師父當年跟隨前代掌教虛清真人游歷天下,機緣巧合,便得了完本。

  世間事,便是如此的巧合,它有時候如同亂麻一般四處分支,而有的時候,卻如同鐘表一般,精確得讓人震驚。

  修煉此法的條件和機緣皆十分困難,而且難以達到成效,遠遠不如茅山的入門之功《登真隱訣》那般妥帖,然而我卻還是毅然同意了師父幫我選擇的道路,這里面除了信任之外,還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我自出生之日起,便鬼怪纏身,修煉此法,也算是一種天賦加成,更何況,我眼中還有一個東西,名曰臨仙遣策,這玩意,又是一種助力。

  洞天福地之中,時間顯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里間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詳和諧,修行的時間匆匆流逝,不知不覺地從手指間流走,從身邊流走,從我們的言談舉止中流走,讓人生不出幾分遺憾來。

  茅山之上,日升日落,師父這些時日幾乎都陪在我們身邊,他為了量身定制了一整套的修行方案,從道經的基礎鞏固,到道心種魔的突出,再到我眼中的臨仙遣策的開發,所有的一切,我所不曾知曉的東西,根本沒有意思過的事物,都會被他給挖掘出來,掰開了、揉碎了,一點一點地從原理上面,給我講解清晰。

  這樣的時光,就如醐醍灌頂,讓人頓時就明了所有的事物和規律,從而對這個世界看得更加清晰。

  除了根基,師父還教我學劍。

  所謂修道,就是去追求大悟大徹的極致之路,真誠在于自心,覺悟在于自心,光明在于自心,圓滿在于自心,讓自己去體悟天地間終極的真理,從而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此為目標,而過程,則需要很多手段,當然,勘悟劍道,也是一種方法。我很幸運,在于我有一把好劍,此劍被于墨晗大師消磨了魔氣之后,顯露真言,非金非鐵,非木非石,然而交擊之時,卻有金屬般的錚然之聲,此劍沉重,然而在我之手,卻翩翩起舞,如蛟龍翻騰,魚躍大海,讓人心中雀躍,劍氣縱橫。

  從茅山入門的三十六式,到起手、應勢、變通、擊殺、回旋、纏繞等諸番實用之法,又到了茅山清池宮十三劍招、真武八卦劍,師父手把手地教我,并且幫我喂招。

  在熱兵器還沒有興起的時候,人們一直都是以冷兵器來決勝戰場的,特別是修行者一途,總會有比人世間更加血腥和慘烈的事情發生,所謂除魔衛道,那并不僅僅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而是一種道門的責任所在,所以茅山宗雖然并不以劍法聞名于世,但是壓箱底的,還是有著許多精妙絕倫又大氣凜然的劍法存在,這真武八卦劍,快而不亂,靜而不滯、柔而不軟,決滿天地之間,巍然間便有恢弘之勢;而清池宮十三劍招,或詭異、或瑰麗、或堂皇、或絕殺,一招更比一招交疊,讓人望而生畏。

  我以前一直以為所謂的套路,都是花花架子,只不過是用來觀賞的,然而到了后來方才明白,這些都是前人經驗和智慧的結晶,每一招都是一個變化萬千的應變機制和方案,化繁為簡、化簡為繁,一切的一切,最終的目的就是打倒敵人。

  除了劍,我又學習了道術,遠比圓靈掌心雷要正統許多的茅山掌心雷法,請神上身的茅山神打術,降妖捉鬼的煉妖壺觀術,內觀、守靜、存思、辟谷、煉丹、推演、卜卦、祈神……我師父他修行將近一甲子,從未收徒,然而這事兒就像是那事兒,憋得越久,就越磅礴,他對于教徒一事,充滿了異常的熱情,無論是給我開小灶,還是給我們諸般弟子開大課,從來沒有見過他有什么疲憊之處,精神奕奕,讓人嘆服。

  然而掌教真人終究不是一個教書匠,他自己也有修行,也有教務,茅山宗崛起的責任也還是落在了他的肩上,所以很多時候,進度遠遠超出同輩的我,也擔當起了一部分的授業之責。

  多年之前,當師父還是老鬼的時候,他給我奠基道學,淳淳教誨,而多年之后,我也如他一般,為兩位師弟做起了同樣的事情來。

  世間因果,莫過于此。

  這事兒并不簡單,卻也不復雜,需要投入許多的精力和時間,以及一點點的感悟,而最后一點,卻反而是最重要的。人有分別,各憑天賦,這一點在符鈞和楊坤鵬兩位師弟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作為之前唯一被挑選出來的掌門弟子,楊坤鵬有著遠遠超乎超人的靈性和根骨,做任何事情都是事半功倍,一點就通,這使得他能夠在入門半年之后,便已經感知到了,從而跨步成為了修行者;然而符鈞,他雖然刻苦得幾乎算是自虐,然而進度卻一直停滯不前。

  很多時候,我都已經認為他不再適合修行了,然而師父總是會含笑地告訴我:“再等等,再等等,要給他時間;有志者,事竟成!”

  這句話是我名字的由來,也是師父對我的期盼,它鼓舞著我繼續向前,也鼓舞著符鈞師弟拼命修行。

  早晨的時候他在練劍,吃飯的時候他在念經,夕陽西下的時候他在奔跑,別人入眠的時候他在打坐,他仿佛就是一臺永不停歇的機器,竭盡全力,用一種讓人難以形容的堅持和苦行僧似的生活態度,實現著他當初對師父的承諾。

  這是一種堅持的力量,即便是他此生一事無成,卻也值得人敬重,值得人心生敬仰。

  一年之后,師父又收了幾名徒弟,而茅山宗漸漸地開始繁榮起來,越來越多的生面孔出現,充滿著勃勃的生機,香火旺盛,一切仿佛都變得無比的美好,而我這大師兄的名頭也越來越響了,不僅僅只是限于我師父這一脈,而是所有三代弟子的大師兄,行走在這樣的氣氛之中,我的心態和肩頭的責任也越加的沉重起來,師父說我因為修行魔功的緣故,所以不能夠成為茅山宗的執掌者,不過茅山需要屹立在中原道門之中,那就必須內外兼顧,我的未來,可能需要在山門之外。

  內圣外王,這才是我這外門大師兄真正的含義,也是我一生所需要奮斗的目標。

  當然,茅山給了我太多太多的東西,我也愿意為它而奮斗一生。

  匆匆忙忙的時間里,總是有著太多的回憶,然而最讓我欣喜的,并不是我日益成長起來的修為和道學,而是我能夠每一天看到小顏,感知到她的成長,分享到她的快樂,這才是我進入茅山最初始的愿望。小顏一天一天地長大,在英華真人楊影的調教之下,顯得越發的出塵而美麗,小女孩的嬌憨也逐漸流去,盡管還沒有完全長成,但是卻也顯露出了絕世美人的胚子來,我將自己小小的心思藏在深處,努力守護著,不讓人知道,就仿佛最珍貴的美好,不容褻瀆和玷污。

  我本以為自己會在茅山中這么一直待下去——事實上我也愿意這般一直守護著成長中的小顏,守護著我喜歡的茅山,以及師父,地久天長,然而一件小事兒,卻最終讓我不得不提前離開茅山。

  這件事情的由頭也就是白合,這個女鬼兒這兩年來倒也自在,茅山宗靈氣充裕,她得了小白龍尚未成型的內丹,勤加修行,卻也進步神速,自由自在,不過有一天,她突然告訴我,說天地陰劫而落,此為至道,屆時就會有無邊陰風洗滌而來,她預感自己并不能夠超脫,要么身死魂消,要么渾渾噩噩,不復意識,求我不要忘記當初的約定,讓她轉世重生,再回人間。

  此事復雜,以我的學識并不足以解決,于是我求助了師父,他告訴我,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此為外門之術,而茅山宗最擅長此術者,是我梅浪師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