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章 茅山后裔

  自從茅山重啟山門,我入茅山宗已有一年多余,對于山中事務倒也算是熟稔,曉得梅浪師叔他是十大長老之中,少數幾個精修外丹之術的人,也就是所謂的外門長老。

  茅山術有很多種,正統的比如《登真隱訣》、《清微丹訣》等,這些都是精修內丹,通過行氣,導引,呼吸吐納,在身體里煉丹以達到長生不老、參悟天道的目的,這些方才是茅山宗的精華道義所在,至于民間傳說中那些神秘的道術,反而算是下乘。

  不過就算是下乘的道術,也足以讓很多旁門左道仰首而望,這便是頂級道門的底蘊,而梅浪長老他精修的,便是聞名已久的茅山養鬼術。

  茅山養鬼術跟楊二丑那種謀害人性命、通過折磨靈魂而獲得力量的手段是不一樣的,它是一種類似于白合與我這般的關系,不過不同的是,修行此術的道士他們通常尋找那些幻化兇靈的孤魂野鬼,將其收服,并且化為己用,比較著名的就是五鬼搬運術,用來投身建筑業,絕對是一大利器。茅山宗各峰之上,有如此巍峨雄奇的建筑和殿宇,這些神奇道術功不可沒。

  每個修行此術的人,對于鬼道陰魂都是個中行家,而以此聞名的梅浪師叔,則是這里面最厲害的人。

  茅山后院是茅山宗的禁地,整日巨木森天,無數禁制和法陣,是尋常門人所不能去的地方,而那兒附近有三個駐地,一為埋葬列位祖靈的墓地,一為茅山刑堂的深谷,再一個,就是梅浪長老的鬼谷峰。

  這三個地方,鬼氣森森,一般人是不會去的,我也沒有去過,不過倒也是能夠認識路,于是得了師父的吩咐之后,便朝著那兒行走。

  雖然宗門之內有紙甲馬,但是為了平日的修行,除非是有緊急情況,我一般是不會用的,而且這玩意擁有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也不想表現得自己太過特殊,畢竟作為道門大師兄,很多時候我的一舉一動都會有很多人瞧著,所以我便是步行前往。

  一路走,從清池宮下來,越過了谷底平原,我朝著密林夾道的后山走去。

  一般來講,洞天福地之中的氣候通常都是晴朗的,行走于山林之中,空氣清新,陽光明媚,實在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只可惜這茅山宗雖然人氣逐漸旺盛,不過到底還是不多,所以一路上都沒有怎么見過人,顯得格外冷清。不過好在我出發之前已經打聽過路了,一路行走,倒也不會迷路。過了一個多小時,兩邊的林子逐漸稀疏,前面一道矮峰出現,這兒林深葉密,空谷幽深,剛才還明媚的天空此刻一片陰沉,嗚嗚的陰風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將此處勾勒成了一個宛如鬼蜮的地方。

  鬼谷峰,這名字當真是貼合啊,讓人身處其間,不寒而栗。

  果然,當我走到矮峰之下的時候,瞧見上面立著一處石碑,赫然就是“鬼谷峰”三個蒼茫有力的紅色大字。

  此處甚是恐怖,不過到底還是茅山的地盤,所以我倒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徑直而上,感覺那道路缺損,雜草叢生,無一處不荒涼,讓人心中幾多感慨,走到半山腰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一陣嬰兒的哭聲,心中頓時就生出幾分涼意來。

  嚶嚶嚶、嚶嚶嚶……

  哎呀,這聲音當真是嚇人得緊,仿佛哭到了人的心中去,我雖然沒有帶飲血寒光劍,但是辟邪劍卻一直貼身而藏,當下也是條件反射地將其拔起來,朝著那聲音的來源探尋過去。

  一步兩步,我緩慢而行,感覺那聲音越來越近了,心中沒由來的一陣慌亂,這是我許久都未曾感受到的,而在最后,當我將草叢撥開來的時候,終于給嚇了一大跳。

  我既沒有瞧見惡鬼,也沒有瞧見妖魔,反而是看到了一個抱著嬰孩的美婦。

  這婦人瞧年紀,得有三十多歲,容貌狐媚,身材火爆,然而這都不是我所恐懼的緣故,而是因為她的臉,像極了我的一個故人。

  楊小懶。

  是的,無論是從容貌,還是身材,還是那眉眼之中的氣質,都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除了年紀。我認識的楊小懶,她也就比我大上一兩歲,然而此刻的這位美婦人,雖然容顏仍在,卻是徐娘半老了。

  然而當她扭過頭來,瞧見一臉驚詫的我之時,卻表現得很淡定,平靜地說道:“陳二蛋,好久不見了。”

  她一發聲,我終于認出了這就是楊小懶,當下也是驚訝中全身戒備,將辟邪小劍反手執著,橫眉看去,然而她的臉上卻浮現出了一絲久違的微笑來:“哦,不對,你現在叫做陳志程。我們兩人常居茅山,卻素未謀面,天才向左,瘋子向右,說來倒也好笑,不過說實話,當初我的高高在上,而現在的你,整個茅山都能聽到你陳志程的名字,連我哥哥都給你比下去了……”

  我皺了皺眉,說道:“你哥哥?”

  楊小懶自嘲地說道:“楊知修,你應該認識的,就是他將我帶到了茅山上來,不過現在的他,即便是對自己人,也只是將我稱之為姐姐。”

  我在說話之后,就想起了當日在金陵救出楊小懶的那個青年道人來,其實楊小懶出現在茅山,并不算意外,她口中的楊知修我雖然接觸不多,但是也經常聽說,他是虛清真人的關門弟子,是一個悟性極高的道人,也是茅山新興力量之一。

  楊知修在茅山,地位僅僅只在十大長老之下,是一位實權人物,有他作保,楊小懶在茅山也不算什么事情,我跟她雖然舊日曾有恩仇,不過時至如今,倒也不算什么,于是沒有再問,而是指著她手中的嬰孩說道:“他是?”

  楊小懶的臉上充滿了幸福,跟我說道:“我兒子,鵬飛,鯤鵬高飛之意,你覺得怎樣?”

  她這般說,我突然想起了當日在金陵之時,她的肚子已經頗大,如今已經過了三年,這孩子方才出來,果真有“哪吒”的即視感,不過我也不會多言,突然想起一事,詢問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這話兒問完,楊小懶的臉上露出了自嘲的表情,哼然一笑道:“何必多問,反正不是你。”

  這話兒講得許多幽怨,我呵呵一笑,沒有再答,而是用平常心詢問道:“你知道在哪兒能夠找到梅浪長老么?”

  我并沒有窮追猛打的詢問,也沒有表達對楊小懶太多的好奇,這讓她的自尊心有些受挫,臉色變得有些冷,朝著山上隨手一指,說道,你往上走,看到一個鬼氣森森的野廟,那兒就是鬼谷宮了,不過如果你要找梅浪,恐怕會失望了,他只怕不在。

  我對楊小懶有一種本能的排斥,這可能是童年時期留下的心理陰影,得到消息之后,沒有再多做停留,而是繼續朝著山上走去。

  楊小懶在我身后久久駐足,不知道為什么,我雖然沒有回頭,卻能夠感受到她那一股深深的怨毒,凝視著我。

  這感覺讓我有些冷。

  鬼谷殿是一處廟宇一般的建筑,昏黃的院墻看上去盡是青苔蛛網,比起外面那些飽經戰火的建筑只好上一點兒,我走到門口,朗聲喊道:“茅山掌教門下陳志程,前來拜見梅長老。”

  如此喊了兩聲,還沒待我喊出第三句,便有一人走了出來,朝著我拱手喊道:“在下徐淡定,見過大師兄。”

  來人是一個黑袍少年,十七八歲,雙眉如劍。我認得他,曉得他是茅山后裔。

  所謂茅山后裔,其實是一群特殊的人群,他們也就是茅山上一輩道門子弟的家屬子弟,比如我師父的兒子一塵哥,而比如此刻的這位徐淡定,他就是水蠆長老的兒子,他們家學淵源,出身名門,雖然之前各種緣故并未真正拜師,但是如徐淡定這樣有著修行天賦的后裔,其實基礎并不比我差上許多。

  黑袍少年徐淡定出身名門之后,待人接物都是極好的,當得知了我的來意之后,很抱歉地告訴我,說他師父這半年都一直在外面漂泊,并沒有在鬼谷峰中。

  情況果然和楊小懶所說的一樣,我鬧不明白師父為何叫我過來找梅浪長老了,難道他不曉得此事?

  正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徐淡定卻說道:“雖然如此,不過師弟我也曾經跟師父學過一些鬼道本事,大師兄倘若信得過在下,我倒也可以幫你看上一看。”

  雖然不知道水蠆長老的兒子為何會拜在梅浪長老門下,但是我也曉得像他這般帶藝入門的弟子不可小覷,于是拱手道謝,并且將白合給呼喚出來。

  果然不愧如此自信滿滿,在瞧見了白合之后,徐淡定掐算一二,也講出了與白合同樣的話語來,當我問及如何處之的時候,他給出了一個答案,那就是當務之急,必須要給她找到一處可以轉世投胎的人家,要不然,連前往幽府的機會都沒有了。

  而且要快,最快一個星期,最遲十天。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二十章 茅山后裔”

  1. 回復 2014/08/28

    qq1667878386

    原來黃鵬飛他媽是楊小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