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一章 道士下山

  白合只是稍有預感,然而黑袍少年徐淡定卻已然將日期都給掐算了出來,如此這般,卻也讓我曉得了這少年應該也是一個肚子里有料的人。

  那么如何尋找那一處可以投胎的人家呢?

  此事當初我曾經跟劉老三談過,十分困難,不但需要各種機緣契合,而且還不能傷及天理。這是為何?因為一般的大拿轉世重修,或者如藏邊密宗高僧轉世,那都是前世修得的功德,然而白合何德何能,不過就是一個鋼廠的女工而已,雖然這輩子也沒有做過什么壞事,卻也算不得什么人物,就憑她,想要走這么一條路,簡直難如上青天。

  但是上天總是很公平的,從來都不會只有絕路,大道五十,遁去的一,只要找到這一線生機,便可以成就此事。

  然而老天爺哪里是這么容易對付的,故而此事一直耽擱下來,幾年都沒有落定,這幾天哪里就能夠辦妥?想到這諸般困難,白合的臉頓時就變得十分難看,陰魂不能哭,然而瞧她那般模樣,卻還不如哭出聲來痛快些。

  我心中難受,相處這幾年,我發現白合其實還是一個很善良而單純的小姑娘,沒有什么壞心,對我也算不錯,屢次救我于危難,而此刻她又遭了劫,我怎么能夠袖手旁觀?

  我身負十八劫,李道子這與我毫無半分瓜葛的頂級大拿都能屢次出手,第七劫時甚至耗費了大量的修為和心血,以至于閉觀不出,如此的情義在前,作為茅山一脈,我自然責無旁貸,問徐淡定有何計劃,那黑袍少年一雙眼睛之中陡然冒出精光來,慢悠悠地說道:“事在人為。”

  事在人為!

  太對了,我整個人完全精神起來,對啊,世間如此困苦,那又如何?我命運如此多舛,不也好好地活到了現在?

  只要你努力,這個世界總還是希望的。

  我和白合都重新燃起了斗志,而徐淡定則告訴我們,說事情是這么巧,越是危急,越有生機,不如我們出山而走,憑借卦象而行,說不定就能夠趕在大限之前,幫這女孩兒找到下家。

  我和徐淡定一拍即合,不過當務之急,并不是如何找到白合的落魂處,而是得出山。

  進入茅山,大不易,然而出山就更是不容易了,雖然不像是傳說中那少林十八銅人陣一般困難,但是也必須要得到掌教真人的批準,除非是像梅浪這般的長老,方才能夠自如地在山下行走。

  這并不是因為別的,而是茅山山門隱蔽,此前又多仇家災禍,所以會禁止那些沒有太多自保能力的弟子下山,當然這些都只是傳統,當我找到師父,將此事給說明清楚的時候,他想也不想地就同意了,并且告訴我,最近他也有可能要出外,參加一次全國道教協會的會議,所以不能陪我一同前往,不過相信經過山上這么久的修行,我也應該有了自保能力。

  師父給了我一個令牌,讓殿前的道童帶我去山門處便可,我得了令,回房收拾好了行李,跟隨著這名道童下山,在峰腳下看見帶著大包小包好像要去旅游一般的徐淡定,我當時就嚇了一跳。

  我們是出去辦事兒的,帶這么多的東西,不累么?

  這已經換了一身常服的少年很堅持,說這些都是路上用得著的,如果有可能,他還有幾件大家伙想帶出去呢,他還問我,說你能不能幫著帶一點兒?

  我敬謝不敏,跟這前面的道童匆匆往前趕。

  這小孩兒也是茅山后裔,此刻并未正式入門,不過卻對茅山甚為熟悉,也懂規矩,一路走,我們來到了谷底平原村莊的外面,碰到了小顏和英華真人新收的女弟子李詩楠,她們正好出來買菜,瞧見我,還有大包小包的徐淡定,頓時揮手興奮地喊住,問我干嘛去。

  我與小顏這些日子相處得還算不錯,因為蕭大炮,哦,不,我大舅哥的關系,十分親近,我把我要出山一趟的事情告訴于她,小顏顯得比我還要激動,問我道:“大師兄,我家就在句容天王鎮,你能幫我帶幾封信回家么?”

  一入茅山深似海,雖說我當初還寄了一份家書回去,不過那是因為改命的原由,必須要抹除我作為陳二蛋存在的痕跡,方才會如此,至于別人,可享受不了這樣的待遇。

  若是別人,我自當推脫,而小顏一開口,就什么問題都沒有了,當下也是妥妥答應,瞧見小顏顧不得別的,身輕如燕地返回秀女峰,我摸了摸鼻子,不由得想到,這莫非是提前見老丈人和岳母的節奏?

  小顏很快就折返回來,遞給了我好幾封信,顯然這些都是不同時期的,看得出來,這個少女對于家,還是有著許多思念。

  我拿著手中的信,看著信封上面娟秀的文字,笑了笑,說道:“我能不能看啊?”

  小顏臉憋得通紅,故意裝作惡狠狠的模樣瞪著我說道:“不能!你要敢看,我、我……我就不認你這個大師兄了。”

  這是小顏所能夠想象得到的最嚴重的懲罰,跟她的人一般可愛,我也沒有再逗她,要了具體地址之后,與她辭別過后,一路東行,來到了一處阡陌相通的肥沃土地,中間有一條青石板搭成的長長大路,一直深入山腹之中去。

  道童帶著我們來到了黑黝黝的隧洞之前,然后朝著我拱手說道:“大師兄,送行于此,你順著隧洞一路走,里面自有守山長老照應,你將令牌與他便可。”

  我躬身道謝,然后帶著徐淡定走入了隧洞之中,一開始黑暗一片,難以行走,但沒走多久,我就瞧見陽光從設計巧妙的山腹之上漏了下來,左右一看,瞧見這隧洞長廊兩側,有許多彩繪、石刻、壁畫和版雕,我和徐淡定都有些心急,沒有仔細瞧,匆匆而走,然而前方突然一暗,有一個身穿麻衣道袍的老者攔在了我們面前。

  來人應該便是鎮守山門的守山長老,他向來神秘,從未露面,好在徐淡定認識他,上前躬身行禮,又讓我將令牌拿出,待檢驗過令牌過后,那長老也不言語,遞給了我一張紙條,然后朝著迷宮一般的前方隨手一指,退入了黑暗之中。

  我和徐淡定再次躬身行禮,然后順著道路前行,走到某一個節點的時候,眼前突然一陣晃動,接著整個人仿佛從一個氣泡,到了另外一個氣泡,陡然間天地旋轉,眼前一陣光明大放。

  我和徐淡定出現在了一處青石平臺之上,腳下是一個碎花石拼湊而成的陰陽魚團,四周霧氣朦朧,不能遠視。

  我將手中的紙條展開來查看,發現這是茅山山門秘徑的方位以及開啟方法,字數不多,當下看過之后,便隨手毀去,然后問徐淡定道:“好了,總算是出來了,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那少年懶洋洋地伸了一個懶腰,一臉笑意地說道:“走吧。在那悶氣的鬼地方待得太久,人都要發霉了,我從來沒有出來過,也不認路呢,一切隨緣吧。你不是要送信呢,我們就去蕭師妹的老家去,先混一頓飯再說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感覺這少年人前人后,頗有些不符,十分不靠譜,于是擔憂地問道:“那白合的事兒怎么辦,她的時間可不多呢?”

  徐淡定背著一堆東西,朝著前方便走便說道:“隨緣,隨緣。”

  總是說“隨緣”的徐淡定一輩子都沒有出過茅山,自然是個路癡,而我也好不到哪兒去,所以兩個人在山里轉悠了好久,終于在太陽落山之前方才下了茅山,天色已晚,什么都看不清,兩人只有借宿附近的農家,好在老鄉還算淳樸,當得知我們是茅山上面來的道士,立刻將最好的房間讓了出來。

  徐淡定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問了東,又問西,我懶得搭理,他又跑去糾纏可憐的房東老爺子,卻不曾想那老頭兒也是一個話癆,兩人一問一答,不知不覺竟然聊了一夜。

  次日清晨,我跟著呵欠連天的徐淡定出發,依依不舍的他還給老爺子留了兩張鎮宅的符紙,接著又開始滔滔不絕地嘮叨起來,完全沒有鬼谷殿前那冷酷少年的半分影子,讓我只以為是換了一個人。

  小顏的家在句容天王鎮,離茅山并不算遠,我和徐淡定徒步而行,走到了中午,便到了她蕭家所在的村子,我們一路打聽,鄉人說村中最大的那家宅子便是了。

  我們明了,沿著鄉路直行,走到一半,徐淡定突然停下了腳步,朝我問道:“大師兄,你可曾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腳下?”

  他特意提起,我仔細感覺了一下,果真有某種隱隱的脈搏在跳動,點了點頭,他沉聲說道:“此處有高人,小心。”

  所謂高人,恐怕就是蕭家吧?

  能夠培養出蕭大炮這樣豪爽的漢子來,自然不差,我不理會他的擔憂,一路走到了村中最大的一戶門前,瞧見這兒有一個兩三歲的小屁孩子在那兒玩尿泥,便俯身問道:“小孩,請問這是句容蕭家么?”

  那小孩兒抬起頭來看了我一樣,一雙眼珠子晶晶亮,緊接著,他猛然一回頭,奶聲奶氣地喊道:“爺,有人上門來砸場子了!”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二十一章 道士下山”

  1. 回復 2015/01/20

    蕭克明

    哈,我出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