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四章 深夜走魂

  饅頭蘸醬,并沒有什么好吃的,匆匆用完晚餐,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鄉下人也沒有什么好講究的,當我們提出來,說要見一下他們家的媳婦時,老太太立刻從房間里攙著一個肚子滾圓的孕婦走了出來。

  這孕婦一臉憔悴,眼睛里面全部是血絲,也沒有一般即將生子的幸福感,而是充滿了惶恐和不安。

  劉老三先前告訴我,說這村子的孕婦幾乎每晚都會做噩夢,一會兒夢到那滿目猙獰的魔頭,一會兒夢到遍地鮮血的戰地,一會兒又夢到那襤褸破爛的戰旗,簡直就是精神衰弱到了極點。

  生兒育女,添丁加口,這件事情在農村里面來說,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然而弄成現在這副模樣,卻讓許多人頭疼,就連孕婦本人,也都開始對肚子里面的這個小東西產生一種厭惡的情緒了,我和徐淡定兩人圍著她看了兩圈,我甚至直接運起血勁,開啟了臨仙遣策,瞧見她身上的黑氣顯得十分濃郁。

  我右眼之中的臨仙遣策,經過師父的分析調養之后,已經不用咬嘴唇了,血勁一涌,便能夠看清,此物經過千年歷練,已然失去了許多原本的東西,僅僅只能夠當做一種另類的“天眼”來看,不過卻十分有用。

  所謂黑氣,其實也就是死氣,一般這種氣息如果濃郁到一定的程度,那么基本上就是死神降臨,生還無望了。

  而倘若是依照這孕婦身上的黑氣來看,估計都能夠死八回了。

  如此一看,情況還真的是有些嚴重了。

  不過如此我也心安,倘若是為了白合的轉生而去扼殺別人的性命,這種事情我還真的有些做不出來,也違反了我的道心,而此刻卻是為了救活別人,反而是功德一件,我也不會太過于愧疚。

  看過了這一家,還有其他兩家的孕婦需要去查探,我們商量了一番,覺得人命大于天,決定連夜趕往另外兩家查看,發現果然都有些貓膩。

  劉老三他是麻衣算學,走的是文路子,靠的是經驗和風水堪輿之術,而徐淡定走的是梅浪長老的鬼道,至于我,則直接進入最底層的一眼看破陰陽,通通走過一遍之后,幾人返回了那個老太太家中,圍在一塊兒商議。

  跟劉老三的看法不一樣,徐淡定說出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孕婦肚子之中,懷的恐怕是魔胎。

  何為魔胎?

  此事恐怕要牽扯到很久以前的遠古時代,那個時候,地仙遍地,飛劍漫天,大巫和洪荒魔獸橫行,簡單的說,那就是《山海經》卷文中描繪的時代,這話兒說得也有些玄,不過無數歷史證明,的確是存在過的。而遠古黃金時代的結束,就跟這魔胎有著很重要的關系,所謂久盛而衰,無數從另外一個世界轉生而來的所謂“魔”的出世,掀起了一場又一場的大戰,將那些精華傳承,給打得潰散,從而陡轉直下。

  早在八百年前的時候,就有人用那推背圖之上的手段做過推演,曉得到了我們這個末法時代,總是會有一些異變而生,這便是所謂的大劫,若過了,又得幾百上千年的安寧,若是不過,便是一個輪回的結束。

  說起此事的時候,徐淡定下意識地瞥了我一眼。

  我心中明悟,要是徐淡定說的倘若是真,只怕我恐怕也是這魔胎之一,而且還是屬于頭頭的那種,因為將意念留在我身上的那一位四角牛頭,哪怕是降下一份意識的分身,也能夠將此間世上最負盛名的李道子弄得重傷閉關。

  如此發散而想,只怕當初張知青家的那小孩兒,恐怕也是如此一般景象。

  我們四人圍在院子里商議了好一會兒,終于認可了這么一個說法,那就是此間異象,不過都是那魔胎降臨的種種先兆。

  按理說,生命的締結是在孕育而起的那一刻誕生的,但是這三位孕婦之中,恐怕就有一個并非如此,直到此刻,也依然只是一片空白,就在即將降臨的那一刻,方才會有某物跨空而來,投入新生的嬰孩之上。

  一王兩將,誰是正主,誰是副車,不到最后一刻,是無從揭曉的,這個需要徹夜蹲守,我們的本意,是想將三位孕婦集中在一起來看護,最好是送到附近的衛生站去,這樣也好有所防范。

  然而當我們將此事給幾家提出來的時候,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反對,原因在于此處的風俗,就是孕婦不能睡別家,不然那就是別家的種了。

  集中可以,那得在我家,不然不干。

  這陋俗說起來十分可笑,然而他們卻十分堅持,劉老三這般能說的人,磨破了嘴皮子,連恐帶嚇,都沒有能夠完成任務,至于說是去鄉場上的衛生站,更是沒人應和——這生孩子嘛,有接生婆就好,去醫院干嘛?

  鄉下人,才沒有這么金貴呢。

  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當真也是沒有了辦法,不過好在大家并非單獨而戰,加上劉老三,我們有四個人,我和徐淡定都能夠獨當一面,那劉老三雖然是文夫子,但是蕭老三卻能夠撐起點場面來,所以一番商議之后,決定兵分三路,各鎮守一方。至于誰去哪兒,這個就沒有什么好挑選的了,劉老三一番分配,結果我就原地不動,就待在了這一家。

  一番周折,此時已是夜間時分,老太太和兒媳都困倦得去睡了,就他們家兒子陪著我在院子里面聊天說話,我心情并不是很好,因為剛才村民盲目的堅持,所以多少也有些氣惱,無論他怎么搭話,我都有些不愛理睬。

  許是感覺到了我心中的不快,這個老實巴交的田里漢子搓著手,一臉苦相地說道:“這事兒真的不賴我,鄉里的老人都這么說,怕名聲不好……”

  我閉目養神,心中冷笑,想著這人都要死了,還管這么多事情干嘛,搞得現在大家的力量分散了,到時候萬一發生什么情況,一時間很難應付,這事兒說到底,還是村民對我們的信任不夠。

  事情就是這般郁悶,我們有慈悲心,也有救人的手段,但是卻得不到充分的信任,然而為了這六條人命,也不能撒手不管。

  更重要的事情是,劉老三臨走之前,告訴我,說一旦將那越界而來的魔靈趕走,白合就得立刻投身,要是誤了時辰,只怕就算是天王老子過來,都不趕趟了。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那漢子大概也明白了我不太喜歡他,搓著手離開了,回房歇息。

  我沒有理會,繼續在院子里打坐守夜,雖然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但是這夜漫漫,倒也難熬,更何況還得時刻注意周邊的情況,所以我也沒有入定,沒一會兒,白合出來了,臉色越加虛弱,我看著她,她看著我,猶豫了很久,突然說道:“倘若我死了,煙消云散,你也不要在意,畢竟路是我自己選的……”

  這話語充滿了悲觀和決絕,我心中也感覺有些無奈,倘若徐淡定說得沒錯,只怕白合能夠存于世間的時間,也就這么幾天了。

  我沒有安慰她,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沉默,過了好久,我方才搖頭說道:“不會的,你放心。”

  白合淡然一笑,還準備說些什么,而這時一陣陰風吹過,她的臉色立刻變得一陣蒼白,清澈的眼眸子也有些渾濁起來,環手抱住胸口,仿佛很冷一般,我站起來,問她道:“你怎么樣,沒事吧?”

  白合搖頭說沒事,而就在此時,屋子里面突然傳來一點兒動靜,一開始我還沒有注意,然而當白合也扭頭看過去的時候,我側耳傾聽,發現是鞋子與地下摩擦時發出的聲音。

  沙、沙、沙……

  我此番下山,飲血寒光劍和辟邪小劍都隨身而帶,聽到這動靜,我下意識地反手摸在了飲血寒光劍的劍柄上面,隨著那聲音越來越靠近門,手便越來越緊。

  吱呀!

  門被推開了,我瞧見剛才正磕磕巴巴跟我套近乎的那個老奶奶兒子走了出來,面無表情,一雙眼睛沒有焦點,腳步一點一點兒地往外移動。

  他根本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卻曉得院門在哪兒,雖然是拖著鞋子,不過速度卻不慢。

  瞧見此景,我將放在劍上面的手給松了下來,跟在了他的旁邊,在他面前揮了揮手,他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徑直往前走。

  “老白?”

  我輕輕叫了一聲,他一點兒反應都沒有,推開院門走出去,我沒有敢叫醒他,回頭看了一眼屋子,想著我也不能離開這兒,倘若是走了,要是里面的孕婦生產了,那該怎么辦呢?

  可是這農家漢子此刻的模樣,卻是在夢游走魂,倘若貿然打攪,只怕驚擾了他,丟了魂魄可就真的不好了。

  猶豫了好一會兒,我看向了白合。

  白合會意,雙手化作劍指,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秀目一凝,便準備將夢游的老奶奶兒子給叫住,然而還沒有怎么著,她突然一聲尖叫,仿佛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而就在此時,那漢子突然扭過頭來,滿臉猙獰,一雙眼睛之中充滿了怨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