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山雨欲來

  “刀疤龍?”

  我們幾個人都有些發愣,不曉得這又是哪號人物。這地頭蛇瞧見我們雙目迷茫,便跟我們解釋道:“刀疤龍是云龍十三鷹中新晉的厲害人物,此人據說是從死人堆里面爬出來的小孩兒,后來被異人收養,練得一身好本事,加入云龍十三鷹之后,聲名鵲起,做了許多響當當的大事情。”

  我有些疑惑,繼續問道:“云龍十三鷹是什么玩意,聽著怪怪的,是十三個人么?”

  這時徐淡定面露敬容地插話說道:“你可別這么說,云龍十三鷹是解放前橫行蘇北的一窩土匪,當時最為出名的,有十三個頭目,盤踞云龍山,與侵華日軍斗爭,最盛的時期,活動范圍甚至能夠到金陵去。可惜它太過于孤立,各路武裝誰也不理,最后給日寇剿滅在了徐州城,大頭目還給押到了金陵城中斬首示眾,僅僅只有一小撮逃脫,繼續進行抗日活動。后來解放了,他們卻不肯下山,結果又給掃蕩了幾次……”

  劉老三點頭道:“這么說來,倒也是些個鐵骨錚錚的漢子。”

  徐淡定卻搖頭說道:“你若是這么看那可就錯了,云龍十三鷹曾經是邪道巨頭厄德勒的下屬成員,跟蘇南的集云社一個性子,你自己想一想吧!”

  他這話兒說得我們一陣頭疼,劉老三十分感慨地說道:“哎,要是早知道這一趟這么艱難,我就不叫殺豬的去慈云閣那兒掙飯票錢了,這魔胎降世,雖然于世間大害,但是對于這些游走邊緣的人來說,卻有許多的妙用,只怕到時候來,真的就是一場龍爭虎斗了。”

  他這話兒說得我一陣無語,他昨天談及一字劍的時候,我還以為那哥們逃脫了他的魔掌了呢,原來最后竟然是劉老三把一字劍賣給慈元閣,做壯勞力賺錢。

  我突然有一種為一字劍感到心酸的苦楚。

  成名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談到這些,大家心情并不是很好,其一是那未知的魔胎不知道到底有多么強大,第二則是那在暗處覬覦的家伙實力也不弱,倘若是都趕到一塊兒來了,還真的難以對付。

  不過話雖如此,我們卻沒有一個人想著要趕緊離開這個旋渦的,人命大如天,而且還是三對母子,就算是劉老三這般油嘴滑舌的家伙,也都積極地調度起來,將那三位孕婦給安排在同一個房間,然后輪流值守,接著我們給那幾個中了邪的村民分別念誦了凈身咒,還燃符沖灰,讓其服下。

  已是下半夜,除了幾個孕婦之外,卻也沒有一人能夠睡著,徐淡定叫了村民在房門口擺了一張八仙桌,然后從身后背包處搬下畫符的工具來,開始現場祈神畫符。

  畫符是符箓派道士的基本功之一,它并非像人們想象中的、隨手寫寫畫畫如臨摹字帖一般簡單,“一點靈光即是符,世人枉費墨和朱”,它分為先天符和后天符,前者是靈光一現,一氣呵成,而后者則需要一整套嚴謹而繁復的儀式。能畫先天符的,皆是此中大拿,徐淡定自然不會,將一應符紙、朱砂、煙墨、凈水和隱秘材料皆準備妥當之后,開始開壇做法,祭告上蒼,畫起了符箓來。

  畫符一事,首先得熟練于心,曉得這規程和比劃的走向是如何的,接著就得練心走靜,接著誓神、請神,一切規則法訣都得絲毫無錯,讓自己在那一瞬之間,與天地感應而為。

  徐淡定家學淵源,身有所藏,即便如此,在連著畫了十幾道玉華司鎮宅符之后,也有些心焦力瘁,而且最終也只有六張良品。

  即便如此,那也是十分不錯了的,劉老三看得連連稱贊,摸著胡子笑瞇瞇。

  畫符一事,就宛若是創作藝術品,要么就憑靈感,要么就憑規矩,前者叫做創作,后者叫做匠心,最是艱難,徐淡定退下之后,我也上去畫了兩把,十張廢了六張,剩下幾張只能說勉強能用,感覺自己當真不是這畫符的料。

  如此忙忙碌碌,便已經是到了天明,昨夜出現的異象后來一直都沒有來,唯一讓人遺憾的,就是那老奶奶的兒子,清醒過來之后,在旁邊吐了一夜。

  他的臉一直都黑著的,我想他倘若是提前想到自己會有這般下場,只怕會早點將茅廁里給清理干凈些,免得如此腌臜。

  一夜忙碌,到了天明的時候,太陽出來,熬了一夜的孕婦家屬開始陸續地回家,生火做飯,而我們幾人在將鎮宅符箓各處貼好之后,也是輪流值班,各自歇著,我睡得晚,一覺睡到下午的時候,突然聽到院子里面動靜頗大,連忙爬起來,找人一問,才曉得有兩個孕婦怕是昨夜受了驚嚇,現在相繼流出羊水,有準備生產的預兆了。

  村民雖然習慣在自己生產,村子里面也有那經驗豐富的穩婆,不過這么多年,也沒有遇到這事兒,居然都趕到一塊兒來了,熱鬧得很,穩婆早早地就趕過來了,刷鍋燒水,忙得不亦樂乎。

  我睡不著了,爬起來,在院子里面走了一圈,看到劉老三蹲在院墻角落抽煙,過去打招呼,他遞給我一根,我不會,不過心中煩躁,也點燃了,深深吸一口氣,讓那煙霧在肺葉中翻騰,這才感覺心中的焦慮少了一點兒。

  兩人撅著屁股默然許久,突然間,劉老三突然問道:“志程,你是茅山大弟子,日后有沒有成為茅山掌教的可能?”

  我不知道他為何說出這般的話來,想了一想,覺得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于是回答道:“我是外門大弟子。”

  劉老三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這么說,他們終究還是防著你一手啊。”

  這話兒聽得我有些不喜,要知道茅山對我,如同再造之恩,而我這個人能不能夠度過劫難,這都是兩說,拿什么資格去談掌教真人的尊位?我立刻反駁了劉老三,他嘻嘻一笑,也不多言,又跟我談及道:“如果我猜測得沒錯,今天晚上,會很忙!”

  我眉頭一揚,問道:“那魔胎的意識會在今天晚上覺醒?”

  劉老三笑而不言,站起身來,說他要去村口遛一遛,這年紀大了,老胳膊老腿的就容易潮濕,曬曬太陽,方才不會那么陰暗,霉氣纏身。

  劉老三離去之后,我進去將呼呼大睡的徐淡定給拉醒了過來,盤問他知不知道這三個孕婦,那個適合白合投胎,徐淡定睡得迷迷糊糊,哈喇子流了一地,撐起身子想了半天,郁悶地說道:“這三家,風水氣運,幾乎一模一樣,不到最后一刻,誰曉得?你若是真有心,就在那兒蹲守著便是了,白合倘若有感應,機緣巧合,自己會吱聲的,不用你操心。”

  徐淡定又倒下呼呼大睡,我沒有辦法,只有蹲守在安放三位孕婦的房間門口,安靜等待。

  我在茅山之上修行也有一兩年了,一身本事,還有一把利劍,心中也有著滿滿的自信,相信就算是來了再厲害的家伙,也能夠戰而勝之的。

  因為我是陶晉鴻的弟子,茅山大師兄。

  生命的孕育是一個相當復雜的過程,充滿了性福、幸福和辛苦,那兩個即將要生產的孕婦從下午一直嚎到了傍晚,結果還是沒有動靜,搞得另外一個也是緊張兮兮,三人一會兒哭,一會兒沉默,此起彼伏,房間門口幾個老娘們走來走去,瞧見肅容守立的我,越加嫌我擋路。

  不過即便如此,她們也不敢把我怎么樣,說到底,都是被昨夜發生的事情給嚇到了,曉得我們四個人來這兒,是救命的師傅。

  入了夜,幾個人都相繼爬了起來,用過晚餐之后,將雙手反復洗凈,然后看著黑黝黝的天際,感覺突然一下,陰沉陰沉的,大片的黑云從天邊蔓延過來。山村里面雖然通了電,不過鄉里人總是節省的,一入夜,四下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蕭老三白天的時候弄了兩堆干柴,點燃之后熊熊火焰跳躍而起,房間里面哭聲整天,而我們幾個則各自站在院子四周,默然不語。

  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凝重如鐵的嚴肅,仿佛是命運的指引,所有一切,就在今朝。

  大概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房間里面突然一陣鬧,在門外守著的老婆子們忙活起來,開始將灶房燒開的水往里面遞,劉老三抓住一個詢問,曉得有一個馬上就準備出來了。

  也許半小時,也許十分鐘,也許就在當下。

  所有人都開始激動起來,然而就在此刻,在門口矗立的蕭老三突然回過頭來,朝著我們喊道:“各位小心,村口來了七八個家伙,看模樣,是同道中人。”

  大家的精神開始緊繃起來,留了徐淡定守屋,我和劉老三走到門口,瞧見那些人已然走到了小院門口站定,其中一個,果然是昨天逃走的刀疤龍,而被眾人簇擁在前的,則是一個眉目如畫、臉頰略有些妖媚的年輕男子,凝神打量了我們一樣,淡聲問道:“你們誰是茅山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