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七章 風滿樓

  來人共有八位,除了那個刀疤龍之外,余者五男兩女,皆能夠瞧出并非常人,而他們之中則以這年輕男子為首,一出來,就詢問誰是茅山來客,顯然是有些自信滿滿。

  對方人雖多,我卻也不會太過于害怕,身為茅山子弟,自然還是有一些傲氣和尊嚴的,當下也是左右一打量,然后一步跨前,拱手說道:“我是茅山陳志程,不知道諸位前來,所為何事?”

  那人秀直的眉頭微微一揚,臉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來:“原來你便是茅山大師兄啊,我聽我姑父說起過你,說你入茅山算是辱沒了良材,天生魔尊,卻給帶翅膀的虛偽道門做起了奴仆來,這話兒說出去,都要遭人笑話。不過今天一看,果然是讓他老人家念念不忘的人物,一表人才啊……”

  我沒想到這一伙看似前來找茬的家伙,為首者卻跟我攀談起了交情來,著實讓人驚訝,有感覺他這話語,不知道為何就有些后脊發麻,于是詢問道:“閣下是?”

  這個俊美得有些過分的年輕男子并沒說話,倒是旁邊的一個圓臉姑娘站了出來:“這是依韻公子,尚晴天,邪靈左使王新鑒王公你曉得不?那是他大姑父,小子,就算是你是那啥茅山子弟,最好也別惹我們,云龍十三鷹辦事,你們趕緊回避!”

  這圓臉姑娘說得趾高氣揚,我卻是一陣肚子疼,三反五反這么多年,十年浪潮過后,居然還有人自稱“公子”,說起來實在好笑。

  旁邊的劉老三臉色卻變得嚴肅起來,走到我旁邊,盯著那年輕男子說道:“尚晴天?你是尚正桐的兒子?”

  那年輕男人嘴角一挑,微笑道:“喔,你居然還認識我爹?”

  我疑惑地看著劉老三,他用很低的聲音告訴我道:“尚正桐是浙東大族的家長,曾經跟隨蔣某人一同起家,是退居寶島的國府第一高手,跟邪靈教的王新鑒是聯姻關系,后來四九年敗退而走之后,他深居日月潭山中靜修,晚年育有一子,便叫做尚晴天。沒想到他不在寶島廝混,竟然跑到這兒來了。”

  被一語說破,我心中發寒,這家伙的來頭可真不小,難怪敢自稱依韻公子,不過他過來,又是為了什么呢?

  這當頭兒的,只是亮一個相,剩下的自然有狗腿幫忙,那刀疤龍躋身前來,寒聲說道:“諸位,此番有魔臨世,這魔頭倘若是出世,只怕會為禍世間,而我家公子此番前來,就是為了將其煉化為魔丹,這也是拯救蒼生的一途,還請你們不要橫加阻攔才是。”

  他說得冠冕堂皇,那尚晴天則嘴角含笑,一副富家公子萬人迷的模樣,然而蕭老三卻寒聲說了起來:“說得真好聽,不過那魔胎在未臨體之前,好歹也是一條性命,難道你們也準備煉化?”

  依韻公子淡然說道:“為了大我,犧牲小我,這事兒也是免不了的,既然生來這般命苦,還不如早早死去,重新投胎。”

  這所謂魔胎,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最是危險,那就是從胚胎產生的那一霎那,就珠胎暗結,神魂投入,不過如此這般的,一旦出得母體,便是一兇殘角色;而另外一種,則是在即將出生之時,跨空而來,如此倒也不會有太大的風險,只不過很容易在幼年時期,給人拿捏。

  當年的我便是如此,而此刻這魔胎,與我一般無二,它原本也能是一個獨立的生命,只可惜……

  我心中戚戚然,一步站上前來,平靜地說道:“想都別想,要么就和我們共抗魔靈,要么離開,想要拿那嬰孩來煉丹,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吧!”

  我說得斬釘截鐵,一點兒回旋之地都沒有,旁邊的那圓臉兒姑娘立刻上前喊道:“給臉不要臉,區區一個入門沒兩年的茅山弟子,還當真以為自己是大爺了,都給我上。”

  那姑娘頤指氣使,看來應該是云龍十三鷹中的實權人物,或者是頭領女兒,旁邊的人聽了命令,立刻涌上前來,最前面的一個,是個扎著紅頭巾的年輕壯漢,他似乎想要在圓臉女孩兒和依韻公子面前展露身手,當頭就是一個炮捶,一聲炸響而起,端的是氣勢洶洶。

  劉老三一看到要打架,立刻朝著后面退開,而蕭老三卻是眉頭一豎,騰身上前,一把接住了這氣勢洶洶的一拳,雙手在對方的胳膊上面一陣翻滾,便聽到喀嚓一聲響,那人的胳膊給蕭老三折斷了。

  蕭老三這人平日里看挺沉得住氣,然而這一出手,卻比他老弟還要狠辣一些,動若狡兔,顯然是瞧見對方來了八個人,想著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能弄翻一個算一個。

  上來就這么狠,說明他自己也曉得我們劣勢太大,于是破釜沉舟,咬牙頂上了。

  這人給我的感覺挺好,我笑了一笑,瞧見那紅巾壯漢朝著后方跌去,而其他人也都沖了上來。這些人瞧見蕭老三一上來就下狠手,當下也是有些怒了,黑色的鐵刃刀、碩長的鑌鐵棍、南瓜大的流星錘,紛紛亮了出來,而前面一個獨眼女人更是手一揚,一大把銀亮的細針就朝著我們這兒飛灑而來,暴雨梨花一般。

  這場面當真是隆重,我和蕭老三連滾帶爬地跑回小院兒,將房門一關,也算是躲過這一把,在房門口守著的徐淡定瞧見這場面,喊道:“什么情況?”

  我扭頭看了一眼,回道:“云龍十三鷹的人打上來了,我們這邊盯著,房里的你多照顧周全,不要給魔靈趁機而入了——生了沒有?”

  徐淡定依舊淡然地回答道:“還沒,早著呢。”

  說話間,那院門傳來“嘭”的一聲炸響,卻是有人用那流星錘在砸門,院子里有差不多十來個人,都是三位孕婦的家人,瞧見這副場景,紛紛探頭來看,劉老三嚇唬他們:“惡魔上門了,你們看個屁啊,都擱屋里面待著,把門關緊,誰若是不怕死,盡管跑出來遛遛。”

  世間誰人不惜命,聽到劉老三的嚇唬,紛紛擠入屋內,正要關門,卻瞧見嚇唬自己的那位先生,也屁顛屁顛兒地擠了進來。

  院子里面只剩下我、蕭老三和徐淡定三人。

  而外面卻還有七個半。

  農家小院的院門并沒有多結實,兩次流星錘過后,搖搖欲墜,不過卻也有人等不及這個,直接從并不算高的院墻那兒跳翻進來,首當其沖的就是那個刀疤龍,他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直取房中。

  不過徐淡定卻不慌不忙地攔住了他。

  徐淡定手上有一把劍,桃木劍,茅山入門的時候基本上都會有劍法和拳腳的功夫在,用的就是這木劍,對陰魂邪物最是有用,但是對付人,就顯得有些勉力了。

  然而即便如此,在蘇北享譽盛名的刀疤龍卻終究沒有能夠進得一分。

  徐淡定一人一劍,將他死死地封在了房門口前幾米處。

  徐淡定謹守門前,而蕭老三則顯得激烈很多,他也抽出了一把木劍來,這劍卻是一把棗木劍,硬木拋光,與兩個越墻而來的刀手斗成一團,別人恨他出手狠辣,而他則是一陣死纏爛打,竟然也撐得住了場面。

  蕭大炮戰斗的風格是一往無前,而他三弟則連綿許多,那棗木劍不時有劍勁刺出,游刃有余。

  然而初次之外,還有五人已經從正門而入,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

  首當其沖的是兩個肌肉壯漢,一個使流星錘,一個鑌鐵棍,都是長兵器,一來就朝著我這兒碾壓而來,而他們的后面,則是尚晴天和兩位女士,在那兒得意洋洋地看。

  他們以為我是魚腩,根本扛不住這一波進攻,然而卻沒想到,作為一個從南疆戰場上殺出一條血路的家伙,一個師從掌教陶晉鴻的茅山大師兄,哪里會如他們所想象的那般脆弱而好對付?

  更何況,使鑌鐵棍的那個家伙,左胳膊還給蕭老三先下手為強,直接搞折了。

  我當時都沒有拔劍,躋身上前,一把抓住那流星錘的鏈子,手掌戳成劍指,就要去戳那人的麻穴,這一下若是戳中,那人畢竟瞬間失去戰斗力。

  我的想法,只是將人給放倒,卻也沒有將人家性命留下的道理,然而此人卻是也硬氣,一個翻身,避開了我的靈犀一指,而后我感覺到一陣狂風回來,扭頭一看,卻見那尚晴天竟然一把推開旁邊的兩位女士,按捺不住地朝著我出手了。

  他倒不是一個迂腐的人,不會給我分而擊之的機會,手中竟然是一把鐵扇子,扇葉上面繪著一條幾乎要躍紙而出的蛟龍,端口尖銳,宛若一道游龍,朝著我的脖子間抹來。

  蕭老三狠,但是這人卻也不差,刷、刷、刷,一副搏命的態勢,跟他公子哥兒的身份,倒是一點兒也不像。

  這尚晴天的修為冠絕同輩,一出手自然不凡,我沒有拔劍,當下也被他壓得步步后退,正想反手而去,突然感覺頭頂上面一道雷霆炸起,頭皮發麻,下意識地抬頭,什么也沒有見,卻瞧見那屋子里面的門,被從內而外的推開,劉老三屁滾尿流地爬了出來。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二十七章 風滿樓”

  1. 回復 2015/05/13

    陸左

    刀疤龍這些算個鳥啊,還不是讓我給宰個干干凈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