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八章 久分必合,久合必分

  劉老三雖然并不是什么武夫子,但是卻也并不代表他沒有報名的功夫,事實上,他逃跑的功夫和步伐,并不亞于我們這些修行之人。

  他的腳步漂浮而靈動,深諳道罡至理,卻也能夠在恍惚間,起到那種縮地成寸的效果來。

  然而即便如此,他在推門而出的那一霎那,臉上還是充滿了驚恐,而在他身后的,是一大股濃郁的黑煙,滾滾冒出,我一開始還只是瞧見了黑,然而在下一秒,我陡然感覺到那股黑煙之中,有著張揚而極富侵略性的意識在翻騰。

  我能夠感受得到,也立刻反應了過來,這玩意可不就是昨天讓老奶奶兒子失魂落魄的那玩意么?

  魔靈先驅,臨世之前的最后一波瘋狂。

  劉老三叫得厲害,然而卻并沒有什么事情,三兩步跨出來,我暫時放下了一點兒心,卻感覺身后一陣風聲吹起,一個鐵板橋避過,然后身子橫空翻騰,飲血寒光劍倏然而出,抵在了身前。

  飲血寒光劍的模樣與尋常寶劍并不一樣,它非金非鐵非石非木,宛如珊瑚琉璃,這幾年的磨礪使得它紅光收斂,卻也是十分奇怪,尚晴天瞧見此劍,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雙手一揮,喝止住身邊手下。

  而就是這么一停頓,我突然感覺到身后陸續沖出一大群的人來,這些都是那些藏在屋子里面的村民,只怕也是受到了驚嚇,紛紛而出。

  這并不算寬敞的小院已成戰場,一堆人擠出來,實在是有些危險,我朝著那一臉驚容的尚晴天甩出一劍,見他給避開,然后回過頭來大聲喊道:“都回去,不要在這里逗留,危險……”

  這“危險”還沒有說完,離我最近的那村民居然“嗷”的一聲叫喊,便朝著我的身上撲了過來。

  我有點迷糊了,低頭一看,卻見這人正是那老奶奶的兒子,白天一天都在拿毛刷子洗身子,沒有怎么見過人影,到了晚上才出現,擱人群里面守著呢,沒想到竟然朝著我沖出來了。我心想我也沒有得罪這位兄弟啊,他掉糞坑里面,還是我給救出來的,難道是覺得還不如死去,是嫌我把他救活了?

  然而我這定睛一看,卻瞧見他滿臉都是扭曲的肌肉,一條一條蚯蚓般的青筋冒了出來,一雙眼睛里滿是怨毒,嘴一張,白森森一口牙,朝著我的脖子咬來。

  又中邪了?

  我心中一陣煩厭,雖然我并不怕這種東西,但是在這種關鍵時刻,突然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實在是讓人不爽,說時遲那時快,我左手伸出,一把掐住這家伙的脖子,不讓他再次靠近。

  然而就在我抓住那人脖子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掌心一陣粗糙。

  這種粗糙就像你摸在了起麻疹的皮膚上面一樣,充滿了顆粒狀的痘痘,讓人心中發毛,就在此時,我感受到面前這人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把將我給推開了去。

  這一股力量,無可抵御,我飛身而起,朝著那依韻公子跌去。

  兩人剛才還打生打死,我心想壞了,這家伙倘若是趁火打劫,我只怕逃不開此遭了。然而就在我心慌之時,卻并沒有感受到尚晴天的進攻,我翻身滾落在地,瞧見他正一臉嚴肅地打量四周。

  我左右一看,卻瞧見周圍占滿了人,屋子里面的當地村民,那個使暗器的獨眼姑娘,還有手臂骨折的鑌鐵棍男子,都將我們雙方給緊緊圍住了。

  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然而共同的一點,卻是一雙狼一般的紅色眼睛。

  紅焰翻滾,又隱沒于濃烈的黑暗之中,這樣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昨天中邪的人與現在相比起來,就像那螞蟻和大象較力一般,根本不是一個等級。

  我心中凜然,終于曉得劉老三白天時意味深長地說晚上會很麻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魔胎臨世,必將發動最強烈的一波躁動,而我們根本沒有李道子當日的實力,能夠度過此劫么?我心中有些忐忑,而場中所有意志都還清晰的人也都停下了手來,彼此聚攏,小心打量著這一場恐怖的變化。

  很快我們發現了,這些人之所以會變得如此,是因為我們頭頂上出現了一個橢圓形的旋渦,它從先前的那團黑云之中掉落下來,有黑紅色的亮光游繞飄落下來,一旦附體,便是滿眼紅光。

  一秒鐘,普通人化身惡魔。

  還沒有等我們反應過來,那些人便已然蜂擁而上了,最先交手的竟然是云龍十三鷹的人,但見那個獨目姑娘臉上迅速布滿了蛇皮一般的鱗片,接著縱身朝著依韻公子撲來。

  她的手上不知何時開始,竟然長滿了尖銳的黑色指甲,像小匕首一般。

  玩暗器的人是不會留指甲的,她這是片刻之間就長出來了的,朝著依韻公子抓來,那尚晴天不慌不忙地用鐵扇去擋,結果火花四濺,而他本人也不由得退了兩步。

  旁邊的圓臉姑娘離得最近,瞧見這獨眼女敢傷依韻公子,立刻就想護崽的母雞,手中一把匕首寒光乍露,一把捅進了她的胸口去。

  這獨眼姑娘跟她們其實是一伙兒的,而且兩女之間的關系似乎十分親密,正常的思維應該是先看看什么情況,然而她出手即殺人,著實都讓我們給驚呆了。

  最毒婦人心,這么說起來實在是太可怕的。

  獨目姑娘猛然轉身,一把掐住這圓臉姑娘肩膀,想要報復,這是依韻公子出手了,鐵扇如電,在獨目姑娘的背上連點了數道,使其暫時失去了行動力,而圓臉姑娘更是一連數刀,直接將對方的脖子給捅了一個稀巴爛,差一點兒腦袋都要折下來了。

  我們都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些人跟中邪不一樣,好像是魔化了一般,不過再怎么樣,脖子被戳成了篩子,自然也活不了了,然而就在此時,那獨目姑娘傷口處卻有一團黑紅色的光圈,竟然直接印入了兇手額頭上。

  圓臉姑娘渾身一陣僵直,一雙瞳孔開始發直泛空。

  她在殺了對方之后,竟然也便成了同樣的一種情況,中邪了,臉上白嫩的皮膚迅速便成了松樹皮,眼中也逐漸露出了兇狠來。

  瞧見此狀,依韻公子大聲喊道:“啟娜、吳啟娜……”

  喊了兩聲,他猛然回頭,朝著正在與這些中了邪物的眾人喊道:“大家小心了,千萬不要傷害這些中邪的人,要不然,你就會變成這般模樣。”

  不能傷害,不能還擊,難道要束手就擒么?

  正在我們疑惑之時,一襲青衫在人群中翻飛而起,我抬頭看去,卻正是徐淡定,只見此人將長袖一甩,竟然出現了五道光華來,分作青、黃、赤、白、黑,每一道光華都是一個扭曲的身影,所有朝著他沖上來的紅眼村民紛紛被引誘,朝著他瘋狂地叫喊著。

  徐淡定一招而出,便將一眾圍在我們身旁的紅眼村民給全數勾引住,接著他朝外跨步而走,朝著我大聲喊道:“大師兄,屋里快生了,你且守住房門,我將這些家伙給引走。”

  我沒動,而是盯著面前不遠處的依韻公子說道:“尚晴天,魔頭面前,我們還是先共同御敵,你看可好?”

  尚晴天遠道而來,到底不是此地的東道主,而那個圓臉姑娘看起來地位還是蠻高的,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同意了,點頭說道:“既如此,我便與你并肩攜手吧,不過事先說好,你們倘若是要動什么花花腸子,那可別怪我不客氣。”

  旁邊的蕭老三一邊出劍如雨,將撲上來的村民給逼回去,一邊冷笑道:“我們還怕你翻臉不認人呢。”

  世界上沒有永恒的敵人,也沒有永恒的朋友,雙方的利益一致,也就立刻達成了協議,在依韻公子的吩咐下,刀疤龍挺身而出,帶著兩人護送揮舞五色光華的徐淡定離開院子,然而這也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這些村民一旦中邪之后,就變得力大無窮起來,就算是我都感覺到難以應付,何況其他人,結果在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先前使流星錘的那個人直接拿錘子將院墻給拍倒了,從那豁口兒,將人給拉了出去。

  徐淡定這一招對于那些中邪的村民,簡直就像是在餓了三天的野狗面前擺弄一根肉骨頭,立刻蜂擁而走了,然而卻也有留下的。

  留下來的,就是云龍十三鷹中被感染的那兩位,也就是鑌鐵棍男和圓臉女孩兒。

  跟普通的村民不同,他們是修行者出身。

  身體強度大,也意味著能夠承載更多的東西,比如說意志,所以當世間沉淀了好一會兒之后,這兩個人就顯得有一些格外的不同起來。

  我們面對的,好像不是兩個人,而是道經中傳說中的魔頭。

  氣勢滔天。

  依韻公子卻沒有看他們,而是轉過頭來與我商量:“他們不行,我倆,一人一個,可好?”

  我點了點頭,說好的,如你所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