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章 當年李道子,今朝陳志程

  一聲響動之后,我感覺到一大股黏稠之物沖入了我右掌的虎口處,剛要鬧騰,我立刻將此道術煉制的部分施展出來,煉妖壺中一片混沌,將其直接抹殺而去。

  那附身其上的玩意給我煉化過后,此人恐怖的模樣也開始消散了,毛發脫落,鱗片減小,慢慢地竟然恢復如常了。

  直到此刻,我終于算是能躺倒下來,感覺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疼,小的傷口就不算了,右腿和胸口處都各有一處血淋淋的擦傷,火辣辣的,疼得我直皺眉。

  然而還沒有等我喘勻這一口氣,我身旁突然有一人狂奔而過,撂下一句話來:“姓陳的,你死了沒有?沒事的話,用你那道法,將我吳師妹這身上的鬼東西給驅趕出來,若是你能夠不傷害她而做成功,我可以答應你,此番我也不再與你攪局,轉身就走!”

  原來是依韻公子瞧見我將他的手下作法還原了,心生希望,于是跑過來求援,我抬起頭來,瞧見那圓臉姑娘已然化作了母老虎,正兇猛沖來。

  其實以此人的實力,對付這么一個化魔了的修行者并不算困難,也不會如此狼狽,不過他到底還是顧及太多,反而不能正常發揮,所以才會過來央求于我。

  雖說雙方合作的基礎并不牢靠,不過此刻唯有并肩而戰,方才能夠共度難關,我抽身而走,來到了小院中間,朝著那人高聲喊道:“想要救你師妹,這也可以,不過你需要發一個誓言,將剛才的話語給我再公稟一遍。”

  修行者與尋常人不一樣,普通人撒謊,不用打草稿,連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因為他們覺得沒有什么可以能夠懲罰到自己,修行者卻不行,因為修行到高深處,則有心魔起,任何一個心有掛礙,便會耽誤終身。

  然而任何一個在修行之路上有野心和企圖的人,都是不會自食其言的。

  依韻公子狠狠地瞪了我一樣,然后單手朝天,大聲喊道:“我尚晴天在此起誓,倘若陳志程能夠將我師妹吳啟娜身上的魔靈退散,我定然撤離,不再參與此事。”

  這人還是對頭,但是行事卻也干脆利落,讓人覺得還是可以相處的,我待他話音一落之后,立刻沖上前去,照著圓臉姑娘的后背遙遙一印。

  然而此次我雖然胸有成竹,但是卻并不能奏效,一連激發了三五回,都沒有一點兒效果。

  依韻公子跑了兩圈,瞧見我這邊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不由得破口大罵道:“你大爺的,你是不是怕我帶人走了,你在這兒獨木難支,扛不住那魔靈侵襲,魔胎崛起啊?想得真多,我再給你加點籌碼,老子一直在這兒陪著你,行不行?”

  他這是誤會我了,不過我卻也懶得說出口,畢竟正如他所說的,倘若他們轉身就走,抽身而出,只怕依靠我、徐淡定和蕭老三這三個人,還真的有些扛不住。

  尚晴天這人雖然古里古怪的,但是身手絕對屬于上乘,而且能夠派上大用場。

  說來也巧了,這話兒一說完,我的念頭通達了,手中熱力一激,便朝著那姑娘再次甩出了一個手印,虎口之處正對她的后背。

  此法上通天罡,下勾地煞,天地兩氣在我的身體里面暫時匯合,我瞬間感知到自己化作了一個巨大的葫蘆,而那壺口,則正是我高高揚起來的右手。

  煉妖壺觀術,收!

  憑空之中又生出幾分旋渦之力來,我原本并不知曉,卻不曾想如此復雜的道法竟然被我在實戰之中祭練純熟,飛速旋轉之下,圓臉姑娘身上的那魔靈被我一點兒一點兒地剝離開來,一開始還浮現出人形,沒多久,化作了一束萬般光華的細線,融入到了我的右手虎口之上。

  此身觀想為壺,容納天地太極均勢,凈化兇殘之氣,我以我身為熔爐,望藉壺之煉化,以維大地之和諧。

  在熔煉最高峰的時候,我的手掌燙得驚人,然而卻有哀嚎尖叫之聲,從上面傳遞而出。

  圓臉姑娘已經伏倒在地,人事不知,身上諸般猙獰也都消減,尚晴天在檢查過了她的身體之后,抬起頭來,凝望著我說道:“你這手段,可是茅山傳說中的不傳秘學,煉妖壺觀術?”

  我眉頭一揚,微微笑道:“哦,想不到你對我茅山竟然還有所研究?”

  尚晴天肅然說道:“煉妖壺觀術乃茅山上六術之一,你茅山道術在江湖上面闖下的偌大名頭,倒是有一半靠它,非常人所能夠學也,此法最考究道法領悟力,即便是能學得,也不一定能夠練成,難怪我大姑父對你贊不絕口,原來當真是一名人物呢。”

  他如此高抬我,發自內心,倒是讓我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正想謙虛兩句,突然間頭頂上面一陣雷霆響起,接著那圓形旋渦開始變得無比的兇猛起來,里面風云變幻,吞吐不定,似乎有萬鈞之力在洶涌。

  我們所有人都抬頭而望,憂心忡忡地瞧著頭頂,生怕又冒出好幾個如我剛才煉化的那般魔靈來,倘若如是,我們還真的過不了這一關了。

  不過讓我有些意外的,倒是那依韻公子,他的人都已經安然無恙了,然而他卻依舊遵守約定,留了下來,與我共同擔當。

  這事兒并不是他發的誓言,而且我還有一些拿捏的嫌疑,然而他卻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當著與我并肩而立。

  這么說起來,他雖然站在了我的對立面,但是人品卻還是有可取之處,甚至還是蠻可愛的。

  事態的發展來不及容我們多想,只見我們的頭頂上面一陣亮光大方,就仿佛是太陽一般刺眼,就在我們都下意識地閉上眼睛的時候,我聽到劉老三朝著我大喊道:“志程,那東西下來了!”

  聽到這話,我下意識地左移兩步,一把將我插在泥地里面的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接著縱身跳到了房梁之上,瞇著眼睛瞧。

  臨仙遣策能夠還原事實的真相,就在一片耀眼光芒垂落而來的時候,我瞧見了一股威嚴磅礴的意志從頭頂落了下來。

  此情此景,穿越時空,我似乎感受到了多年以前的麻栗山龍家嶺上,也曾經有過這么一副場景。

  當年李道子,今朝陳志程。

  一飲一啄,莫非天定?

  我緊緊握著劍柄,雙手合攏,然后朝著那一股意志返撩而上,一劍斬去。

  清池宮十三劍招之北斗掛天。

  劍掛九天之上,一劍斬破陰陽,劍意激蕩,我感覺那流星垂落的氣勢似乎就此壓制,半空中懸停著一個渾身透明的人形之物,銅頭鐵額,八條胳膊,九只腳趾,一根狼牙大棒,朝著我的頭頂砸來。

  我再出一劍,清池宮十三劍之天璇羅列。

  兩相交擊,那魔怪再次被阻,然而我腳下一輕,低頭一看卻是整個房間都垮塌了下去,轟隆隆,半邊廂房踏下,好在這只是連接那產婦房間的外面一處,倒也沒有傷到任何人。

  然而這樣的動靜實在是太過于嚇人,原本縮在產房里面催促的幾個老婆婆嚇得跑出來,結果被蕭老三給一劍逼了回去,口中還厲聲喊道:“不想死,就待里面。”

  交手兩個回合之后,我便曉得這一個卻真的是正主了,瞧見它這番古怪模樣,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到有幾分熟悉和親切,然而對方卻并不這么認為,在經過了兩次嘗試之后,終于不再想著投身到那產房離去,而是搖身一變,化作了一團凝結的黑霧,朝著我這里沖來。

  我揮劍,飲血寒光劍在此刻也是舞動到了極致,真武八卦劍防守如龜殼,任它有千般厲害,萬般神通,卻也終究還是攻陷不得。

  投生講究的,是一個良辰吉時,錯過了,那便不可能了,所以對方也是焦急萬分,攻勢更猛了,我有些招架不住,這時一把鐵扇突然從我身邊亮出來,尚晴天與我并肩,鐵扇翻轉之間,有嗖嗖陽風吹拂,卻是也將其拖住一些。

  不過我們面對的,終究不是什么小角色,它在出事之前的諸多布置,就讓人心驚膽寒,本體降臨,哪里受得住這般阻攔,當下也是發了狂,八只胳膊不停揮動,攻得我們節節敗退,一直退到了房門口來。

  這東西雖然看著宛如虛物,但是作用在劍上,卻是嗡嗡作響,好在我的飲血寒光劍乃名家所制,方才沒有被其破壞了結構。

  飲血劍受的攻擊越猛烈,紅光便越盛,反擊的力度也越強,我、尚晴天、蕭老三和另外一個不知名的云龍十三鷹勉強將戰線守住,而隨著里面孕婦的痛叫聲越來越急促,那透明魔怪更是急躁,突然猛地退了兩步,八只胳膊猛然一揚,剛要做些什么,突然間院子里唯一沒有坍塌的那房間里面,傳來了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

  終于,一個新的生命,誕生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