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一章 第三個孩子,不哭

  新的生命出生,看似普普通通,然而那一種新生命誕生引發出來的蓬勃生機,卻讓場中所有人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便是在于創造,在于新生命的誕生,就仿佛那嫩芽頂出了泥土,春天第一聲的蟲鳴,它并不僅僅只是一種虛無的東西,而是是實實在在的,在嬰兒啼哭的那一瞬間,天、地、人三魂融合,便有游離出來的天地生機,讓堅持良久的我們仿佛那甘露潤體,憑空再生出了蓬勃的力量來,然而那透明魔怪卻是勃然大怒。

  它走了千萬里,穿越無數的空間與時間,費煞苦心而來,卻不曾想自己竟然被這么幾個小娃娃給擋在了門外。

  向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孤獨。

  時不待我,不可饒恕。

  原本想要給我們奮力一擊的透明魔怪在考慮了一秒鐘之后,搖身一變,竟然化作了七八道翻滾不定的龍卷,朝著那透著昏黃燈光的房間里沖去。

  它竟然放棄了與我們的搏斗,而是選擇趕緊投生。

  空間中有一陣詭異的音波也陡然響了起來,由近而遠,朝著整個村子里面傳播出去,這顯然實在召喚自己曾經布下的幫手,趕緊折返回來護法。

  我一劍上前,攔住了其中的一束,而尚晴天也用手中鐵扇兜住了一束,然而卻仍然有好幾束朝著房間里面撲去。

  劍尖勁氣綻放,卻根本傷不得這玩意分毫,我心中絕望,想著難道這東西真的就能夠進入其中了么?然而情況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壞,只見這些透明氣團在即將進入房間里面的時候,房間突然傳來了一陣反擊的幕墻,將其給格擋在外。

  徐淡定和我昨夜畫的玉華司鎮宅符在這關鍵時刻,終于起到了作用,擔當起了最后的一道防線。

  房間里面有鎮宅符箓,此符連接神念,最是克制此物,盡管其有著遠遠超出我們的力量,卻也不能夠與那相克之物較勁,它又想到了別的辦法,想要故技重施,盤附在我們這兒的任何一人身上,然而留在此間的,皆是意志堅定之輩,一時間竟然盤踞其間,上下漂浮,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

  然而就在此時,房間里的門簾一掀,有一個老太婆沖了出來,哭著喊道:“哎呀媽呀,咋生了一個猴孩兒,這真的是作孽啊!”

  她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也顧不得劉老三剛才的警告,一出來,便被那透明魔怪分身的其中一束盤附其上,哎喲一聲叫,直接扳倒在了地上去。

  先前的先鋒部隊,便已經讓我們如此棘手了,此番正體下來,倘若是被附身而上了,只怕會更加棘手,當下那尚晴天也是抽身后撤,俯身將那老婆子的腳踝抓住,朝著我這邊拋了過來,大聲喊道:“姓陳的,趕緊把她體內的那玩意,給逼出來,不然又是一遭麻煩!”

  尚晴天說話沒有好氣,不過做得倒是聰明,我一把接住了那老婆婆的身子,感覺原本不到百斤的身子,此刻竟然異常沉重,曉得里面已經產生了許多變化,于是一記不傷人的掌心雷,印在了她的心口。

  這種掌心雷對邪物而不對人體,對于那種被附身的虛弱無力者,最是適合,然而這一掌落下,卻并沒有任何反應。

  沒有魔靈從她身后逼迫出來。

  我下意識地一慌,低頭一看,之間這老婆婆雙目緊閉,咳嗽了兩聲,結果口中便有鮮血溢了出來。

  掌心雷再巧妙,倘若其中沒有邪物,也是有一定傷害的,如今全部嫁接到了這普通老婆子的身上,她這脆弱的身子肯定是受不了的。

  我當時似乎被迷幻了,渾然忘卻了她陡然沉重一倍的事實,下意識地將其放平,然后大致地查探了一番,發現脈搏、心跳都開始變得無比的虛弱起來,更是心慌,想著將她那一頭花白的頭發給撩起來,看一下后腦勺有沒有磕碰到。

  然而就在我將劍交到左手,右手撩起來的那一霎那,手掌上一陣刺痛。

  那老婆子的后腦勺竟然出現了一張猙獰而恐怖的巨嘴,上面滿是黏稠的汁液,充滿了酸腐的臭氣,我的右手手掌就是被這一張嘴給咬到了,劇痛在一瞬間傳遍全身。

  煉妖壺觀術是一種極為高深的道術,涉及到觀想以及道法感悟,然而最基礎的,還要在于有一顆平靜的道心存在。

  然而此刻,連用于觀想的壺口都破了,哪里還能夠再行施展。

  處心積慮啊!

  痛苦在一瞬間傳遍了我的全身,我下意識地將右手往回拽,然而那張頭發下面的嘴巴咬合力驚人,我拽了幾次,感覺它那細密的牙齒已經深深進入到了我的手掌里面去,倘若我執意要拉扯出來,只怕就算是出來了,這半只手也就廢了。

  就在我痛得幾乎要發狂的時候,尚晴天也瞧出了不對勁,快步長上前來,手中的鐵扇一卷,就想要將這老婆子的腦袋給斬斷了去。

  人死了,所有的一切威脅也就消失了,然而我想到這僅僅只是一個普通村民,倘若造就殺孽,只怕我心中會難以接受。

  道心不穩,這輩子都難以寸進。

  就在鐵扇臨體的那一剎那,我將這位老婆子給往后拉了一步,避開了尚晴天的致命一擊,那人一招落空,俊美的臉上立刻露出了幾分怒意,寒聲說道:“姓陳的,你他媽的什么意思?”

  我沒有理會他的責備,而是福靈心至,將這些年來修煉掌心雷蘊含的雷意全部積聚在了右手手掌處,猛然一發,那嘴就受不了了,張了開來。

  我終于抽出了右手,定睛一看,發現這手掌血肉模糊,上面盡是細密的齒痕,白色的爛肉和黑紅色的血混雜在一起,慘不忍睹。

  然而越是這般,我越是硬起了心思,沉住道心,深吸一口氣,狠狠地拍在了她雞皮松樹一般的額頭上。

  煉妖壺觀術驟然而發,一大股冰涼如雪的氣息被收入我的右掌之上,森嚴如獄,那東西尖叫一聲,奮力地掙脫開去,然而既入煉妖壺中,哪里能有這般好掙脫,兩相交纏,卻一點一點地滑落進來。

  眼見不對勁,那七八束分身驟然重聚,歸攏成原先那一個透明魔怪,與我抗衡。

  論力量,我敵不過它,但是它的分身卻已然被我煉妖壺觀術給吸住,導致本體也難逃劫難,于是兩相僵持,而就在那一霎那,房間里面又傳出了一聲嬰兒的初啼聲,嘹亮得如同軍歌。

  生氣彌漫,整個空間都是一陣空靈之音,兩個嬰孩兒交相輝映的哭啼聲與里面大人期待已久的歡笑傳出來,讓我們這些在一墻之外拼命者的心中,生出了許多感動。

  就算是死,能夠感受到這樣生的氣息,想必也不會遺憾吧?

  我精神猛然一震,源源不斷地力量從活躍波動的炁場之中傳遞而來,然而就在此刻,那個與我一直在做僵持的透明魔怪陡然一震,身子竟然增大了數倍,直接充斥在了整個院子里面。

  它將我們頭頂的天空都給籠罩,星月無光。

  強烈的罡風從天而落,將那本來就有些支撐不住了的產房弄得搖搖欲墜,蕭老三、尚晴天等人也都急了,回身而轉,圍在了院子里僅剩的那一間房前,咬牙抵住這罡風,將其引導到自己的身上來,免得那房頂垮塌,將里面的人給壓死了。

  我在拼命,這是為了白合,因為了三對新的生命,那透明魔怪在拼命,因為只剩下一個機會了,不投生它便徒勞無功,而蕭老三、尚晴天他們也拼了命,在那劇烈的罡風撲面下,七竅都有鮮血流下來。

  蕭老三能拼命,這個我可以理解,然而依韻公子尚晴天這般站出來,卻也著實讓人感覺到驚訝。

  看來寶島對面的家伙,不一定都是壞人。

  或者壞得還不夠徹底。

  雙方都在做僵持,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小院的院墻好大一片突然垮塌了下來,原先被徐淡定引走的諸多魔化村民竟然折轉回來,朝著我們這兒紛紛而上。

  這些是透明魔怪招來的幫手,此前沒有主心骨,全憑本能,此刻一旦有了指揮,立刻如虎添翼。

  眼看我即將就要被撲倒,突然斜側里沖出了一個家伙來,卻是云龍十三鷹的刀疤龍,這個疤臉漢子咬著牙,將那人給直接撲倒在地,用自己的身子,將其死死的壓住了。

  然而他僅僅只對付得了一個,至于旁邊七八個,卻根本沒有辦法。

  不過還有一人,茅山后裔,徐淡定。

  這位淡定哥攔在了我的前面,平靜地說道:“大師兄,我能給你爭取一分鐘的時間,你若是扛不住,我死,你也死!”

  這話兒說完,他引五色神光入體,身材陡然巍峨數分,接著雙手一伸,那些魔化村民就僵住了。

  神魂牽引,毋寧死,不愿生。

  徐淡定說得淡定無比,然而我卻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一分鐘結束戰斗。

  難道事情就這般結束了么?我一陣迷惘,然而萬萬沒想到,結束這場戰斗的,卻是一個普通人,也就是本村的穩婆,一聲高喊道:“生了,她也生出來了!”

  沒有哭聲,一切寧靜。

  但是生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