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四章 姐姐要嫁人

  省局的李副局長也算是我比較相熟的老領導,我在他秘書的指引下來到辦公室,他在門口迎接,熱情地握著我的手,拉我到會客區坐下,還讓秘書沏來了兩杯香茶,說是下面剛剛送來的西湖龍井,請我嘗一下。

  這份客氣,讓我也不曉得如何應付,畢竟說起來,當日在茅山之巔上,我擅自離開工作崗位,而加入茅山,這事兒已經違反了組織紀律,按理說我這個時候會有很多麻煩的。

  不過李副局長溫和的態度讓我也沒有太過緊張,他先是跟我寒暄一番,詢問我在茅山的近況,在得知我成為了茅山第三代的首席弟子之后,他臉上笑得更是和煦,告訴我一個情況,那就是我師父陶晉鴻剛剛在前兩日的全國道教代表大會上面,當選“全國道教協會”副理事的職位,而全國道教協會則是我們局的后臺之一,如此說來,我這一次其實算是待崗學習了。

  這話兒說起來實在是很有水平,好像我完全沒有錯一般,不過自上了茅山,拜入師父門下,我便曉得自己從此之后,不再是我自己,更多的時候,我做什么事情,還需要征得師父的許可。

  這并非是一種強制性的行為,而是我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希望能夠有我師父來給予我指導,方才會心安。

  至于宗教局,我以前倒也懵懵懂懂,覺得能夠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就已經足夠了,但是現在看來,并不是我心中期望的所在。

  我喜歡這里的很多人,我很多的兄弟和朋友在此效力,不過卻也有很多我不喜歡的人在。

  中立而言,它對于我來說,完全沒有一種歸宿感。

  既然沒有了歸屬感和認同感,對于這個級別高出我許多的省局大佬,我倒也不會像以前那般仰視,而是拿出了茅山大師兄的架子來,與他平等對話,氣場上面,倒也不會輸上許多。

  雙方在一種友好而和諧的氣氛中進行交談,在我將架子端出來之后,李副局長對我擅自離崗之事絕口不提,而是跟我聊起了最近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兒。

  首先談及的當然是那一場已經持續了幾年的戰爭,隨著兩山輪戰的開啟,使得這已經不再是一場關乎于國運的戰爭,而變成了一塊磨刀石,無數的部隊輪調到前線,將已經生銹了幾十年的刀子給磨利,而這個里面也涌現出了許許多多的英雄人物,至于我們秘密戰線,李副局長給我提起了幾個人的名字來。

  重型大炮蕭應忠,龍虎長謀趙承風,青城劍道王朋,巫門棍郎梁努爾,這幾人,就是于南疆戰場上面崛起的風云人物,每一個人都已經能夠獨當一面,頂替了那些已經犧牲或者沒落的前輩高手。

  宗教局觀察團已經換了三輪,但是真正能能夠站得住腳的,也就這么幾位,余下的也有許多一時俊杰,端的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浪潮結束的時候,國家百廢待興,局子里根本就沒有多少高手能夠鎮得住場面,就比如說金陵剿滅集云社,李浩然局長與我們拼死奮戰,最后還是讓茅山楊知修出手方才得活,說起來都是寒酸得很,而現在卻是人才濟濟,形勢越來越喜人了。

  能夠從這領導口中聽到我那些朋友的名字,實在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不過想起他們在前線奮戰,而我則在茅山上面晨鐘暮鼓,我心中又有些難安。

  閑話掰扯半天,方才進入了正題,得知我是想要省局幫忙開一個證明,好讓我可以帶著劍乘車,他表示沒有問題,立刻叫秘書去辦這事兒。

  我們是秘密戰線,持槍證都有名額,更何況是這種管制刀具的攜帶呢。

  事情辦完之后,我便不準備再多留了,然而李副局長卻十分熱情地拉著我的手,留我下來吃飯,他這邊還會給我安排一下,看看能不能給我弄一張火車票,要不然臨時去賣,排隊都得排死。

  這話兒在理,我也沒有拒絕,人情社會便是如此,當下李副局長就在單位食堂請我吃了中飯,臨時還叫了申重、戴巧姐過來作陪。

  這故友重逢,好是一番熱鬧,李副局長與我不熟,很多話語都問不出口來,而申重和戴巧姐卻沒有那么多的講究,當下也是對我好是一般盤問,談起了那天之后的一些事情來,不過因為李副局長在場,倒也只是點到為止。

  好在李副局長并沒有時間陪我多做,飯到中途,秘書拿來了火車票,他便讓我在這里會友,而自己則離開了去。

  李副局長一走,申重和戴巧姐便盤根問底,我倒也沒有隱瞞,將我在茅山已經成為掌教陶晉鴻的首席弟子,以及許多可以透露出來的東西,都給他們講了一個仔細。

  這些話兒,聽得兩人嘖嘖生嘆。

  大家聊得十分默契,不過我歸心似箭,瞧見火車票的時間真是下午時分,于是也沒有時間來交流,于是準備搭了輛車趕往火車站。

  臨走之前,申重拿了點錢給我當做路費,我摸一摸兜里面,兩手空空,當下也沒有拒絕。

  我老家麻栗山地處苗疆深處,也是黔、湘、鄂與西川的交接之處,道路并不算通暢,一路上也是頗多的周折,不過所幸還算幸運,終于在次日中午的時候趕回了麻栗山。

  麻栗山外面有一個鎮子,叫做麻栗場鎮,相較于當年我帶著羅大屌離開的時候,這兒當真是熱鬧了許多,即便不是趕集天,也人群擠擠,我以前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將工資的大部分寄回家貼補家用,而后入了茅山,身上卻也沒有什么錢財,于是看著這些新鮮的玩意,只有流著口水,然后緊了緊身上的行李,朝著山路走去。

  近鄉情怯,特別是我這種離家久矣的游子,徘徊于這魂牽夢縈的山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走得腳肚子都有些抖。

  走著走著,我看到了田家壩,看到了那熟悉的稻田和農家小樓,竹林子和杉樹在村子邊搖曳,看得讓人心醉,無論外面到底有多少風雨,無論我曾經經受過多少的苦難,這兒都是我的避風港,是我靈魂的港灣,以及寄托。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山里面的空氣,依舊是那么的清新自然,還帶著植物的芬芳以及泥土的腥味兒,讓人的眼淚都忍不住流下了來。

  過了田家壩,再往山里走上十里路,就是龍家嶺。

  苗族在明朝土司時期改土歸流,很多苗人就改了漢姓,而“龍”則是其中的一處大姓,龍家嶺雖說是苗、侗、漢和布依各族聚居,所以大部分都是苗人,而我陳家,則是外來的人。一路行走,隔了好遠我就聽到了熱鬧的嗩吶聲,吹得是“十八相送小嬌娘”,這是婚嫁的喜樂。

  雖然不知道是村子里的那家人在辦喜事,但是我的心情不由變得很好,腳步也加快了幾分,一直走到了村口,發現連閑漢都沒有一個,估計都是去看熱鬧了。

  我循著記憶往家里趕,走到半截路,旁邊有人疑惑地朝我打招呼:“你是……老陳家的二小子吧?”

  我扭過頭來,瞧見是村子里的老人,名字我也不大記得了,但就是看著眼熟,我與他招呼,口中稱著“大爺”,他立刻把臉都給笑僵了,露出了一口缺了好幾顆的豁牙兒來,跟我說道:“我頭幾天還問過你老子呢,說你家老二怎么沒來呢?他說你工作忙,我覺得不應該啊,大鳳不管怎樣說,都是你親姐姐,怎么她嫁人,你都不回來呢?沒想到你還是趕回來了……”

  他這般說著,我心中一陣激動,敢情這震天響的嗩吶聲,竟然是從我家傳出來的?

  我姐姐,她要嫁人了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鼻子就是一酸,也顧不得跟這老人告別,便匆匆朝著家里面跑去,轉過幾道彎,我終于看到了半山坡的我家,瞧見我爹我娘果然站在門前,那兒排著一幫草臺班子奏樂,而好多鄉人都擠在那兒,熱鬧極了。

  幾年沒見,我爹老了,我娘也老了,頭發斑白,身子佝僂,看得讓人心酸,不過瞧見他們臉上蕩漾出來的發自內心的微笑,卻也讓我心情好了許多。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當時的腦子一轟,一個箭步就沖到了我爹娘面前,納頭便拜。

  李道子和我師父曾經告訴我,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能隨便拜。

  但我父母,則必須要磕頭,以彌補我這些年常年在外的缺憾。

  爹、娘,我回來了。

  我的回家使得場面一時失控,我父母當時就哭出了聲來,與我抱頭痛哭,后來旁人攔住,說今天是件好事情,可不能哭呢,好說歹說,我娘讓我先回屋子里面,將行李放下。

  我回到房間,剛剛將魔劍掛在墻上,這時門被推開了,竟然是努爾走了進來,我緊緊抓著他,好是激動,問他怎么會在這里。

  努爾一把拍著我的肩膀,臉上笑,而腹中言:“你姐就是我姐,她出嫁,你趕不回了,我這個弟弟,自然是不能離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