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五章 幼時好友齊聚首

  努爾與我少時相識,有著幾番過命的交情,彼此之間也都把對方當做了兄弟,不過聽他這般說起,我卻好是一番感動。

  真正的兄弟,便應該是如此,只可惜我做得,遠遠不如努爾強。

  努爾并不與我計較這些,他與我緊緊相抱,卻對我上茅山之后的事情并不好奇,而是與我講起了我家里面的情況來,原來我姐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家里面幫忙照料,前來說親的好多人家都給退了,就是因為要留在家里照顧兩位老人,而即將成為我姐夫的這一位,是螺螄林的一個老實后生,因為家里面的老人都沒了,經人介紹,結婚之后就搬到我家來住,一起照顧老人。

  雖說如此,但這可不是倒插門,因為到時候生出來的孩子,還跟男方一個姓。

  之所以這樣,就是因為我這個家中唯一的男丁長期在外,我姐姐不放心老人,而那個后生對我姐又是一往情深,沒有太多的計較,方才會如此。

  努爾跟我說了那后生的名字,叫做羅明歌,我似乎記得一些,好像跟我姐姐還是同學,不過印象也沒有太深,一問才知道他下午會過來,接著家里面開始擺流水席,招待前來祝福的親朋好友。

  我和努爾有許久沒有見過面了,本來有一肚子的話語要說,不過這會兒倒也沒有我們交流的事情,剛剛說完這事,我姐抹著眼淚就尋過來了。

  她穿著苗家女子出嫁的盛裝,因為我先前時常補貼家用,倒也能夠打得一整套銀首飾,叮鈴鈴直響,不過她也沒有在意,過來一把就將我這個小弟給抱住,摸著我的腦袋哭笑道:“小弟你真的變了,剛才房間里有兩個妹崽說我們家里來了一個唐國強,我還不相信呢,原來竟是你。”

  我父母農活忙,小時候一直都是我姐在照顧我的,彼此間的情誼都是很深的,此番久別重逢,而且還是這么一個即將成為他人婦的時間點,著實是有許多情緒要宣泄。

  我一直覺得,麻栗山最漂亮的女娃就是張知青家的小妮,而張知青返程之后,那我姐就算是麻栗山龍家嶺的一枝花兒了。

  她本應該嫁得更好,或許還能找一個官兒,或者是大有前途的青年,此番給我找這么一個老實姐夫,只怕也是為了我們這個家,以及我的父母。

  想到這里,我拉著我姐,問她是不是被逼的,如果她不愿意,我立刻給她做主。

  沒想到我姐卻是臉色一紅,支支吾吾地說道:“二……哦,志程,你別這么說,你姐夫明歌他人其實蠻好的,又老實又勤快,還懂得孝敬老人……”

  瞧見我姐姐這般語氣,我便曉得她跟未來的丈夫還是有一些情感基礎的,于是也沒有再多說討人嫌,拍著她的肩膀說道:“姐,你還沒出閣,就別在我這里待著了,我這幾天都不會走,等你辦完了喜事,我們姐弟再聊。”

  攆走了我姐姐,我的心情總是顯得有些復雜,努爾感受到了我的情緒,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行了,別多想,你姐姐終歸要嫁人的,能夠找到一個她喜歡的人,未嘗不是一種幸運。”

  我心情不好,不過在努爾的開解下,也總算是轉過了這道彎兒來,便與他交流起了我離開之后的事情來。

  事實上努爾后面的表現,我也曾經跟李副局長交流過,不過都只是泛泛而談,細節方面,自然還是努爾更加清楚,他跟我講起了兩山輪戰,老山、者陰山,拉鋸一般的戰斗,神秘的南洋降頭術,安南軍方的御用黑巫僧,被當做雇傭兵或者國際縱隊而來的巫師,林林總總的人物依次登場,然而卻都給他們給頂了下來。

  努爾告訴我,蕭大炮和王朋的表現十分出色,不過龍虎山的趙承風卻還是最出風頭,他與一名叫做皈蘭法師的決戰,到現在都還在被廣為流傳。

  皈蘭法師是安南南部修煉小乘佛教的大師,不過后來開始研習黑巫術,漸漸的名揚江湖,實乃安南修行界的一方大拿。

  就是這樣的人物,卻給趙承風玩弄于手掌之間,到了最后,終于給玩死了。

  這件事情讓趙承風名聲大噪,上面也漸漸有意識地將他給培養起來,后來又陸續地立了幾次功勞,努爾便聽到有人談論,說這個趙承風估計以后便會直接上調到中央去,專門負責二處、三處專案組的任務。

  所謂專案組,基本上是集齊全國各處的精英分子,專門處理那些疑難雜案,這樣的事情,著實讓人羨慕。

  隨著南疆的戰斗日益陷入平緩,位于前線的人員也陸續地被調了回來,努爾便是如此,他也是剛剛從前線返回而來的,至于下一步的打算,卻也還沒有定下來。

  努爾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回原單位,還是再次踏上南疆戰場,不過碰到了我姐姐出嫁,他便什么也不管,先過來幫忙張羅事情。

  努爾從苗寨趕來了兩頭大肥豬和一只山羊,使得我爹有底氣辦一場龍家嶺自解放后以來最為闊氣的一場流水席,肥肉管夠,而在先前兩天,已經辦了兩場殺豬菜,卻也綽綽有余。

  我姐為了這個家操持到了現在,同齡的姐妹娃娃都能夠打醬油了,她方才出嫁,我爹一直覺得愧疚于她,于是想將這一場婚事辦得風光一些。

  那個時候的風光,最主要的還是體現在酒席的席面上,在所有人肚子里面都沒有什么油水的時候,我爹這般敞開了吃,的確是讓好多鄉親豎起大拇指,拍手稱道。

  酒席下午四點半正式開始,大碗的扣肉香氣四溢,惹得老人小孩垂涎欲滴,一開席,便甩開了腮幫子跟這些大肉較勁兒。

  我瞧見那個即將成為我姐夫的男人,個兒不高,很憨厚,也拘束,不過忙上忙下地張羅,在加上我爹娘和我姐姐對他隨意親切的態度,卻是比我這個兒子,更像是老陳家的人。瞧見他這般模樣,我心中那股難受勁兒方才好了一些。

  鄉下場面不講究禮儀,酒過半巡方才開始拜見父母高堂,然后來到一眾客人的中間,由村子里面的老人開始帶頭,唱起了苗家祝福的歌子來,一遍又一遍,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一邊喝著渾濁的米酒,一邊吃著肉,然后所有人都圍在一起大合唱,祝福新人,那場面,著實有些壯觀。

  就在這個時候,坡腳下又來了兩個人,我得人提醒,走到場院往下看,卻瞧見來的,竟然是羅大屌,幾年前被蘇冷道人領入龍虎山的羅大屌。

  不過他現在叫做羅賢坤。

  這簡直就是太意外了,要知道他爹攆山狗此刻正在頭席上喝著酒,歌曲唱得正歡呢,完全沒有透露他兒子會這個時候回來。

  羅大屌旁邊還跟著一個眉目清秀的巧妹子,胳膊跟他挎在一起,情意綿綿的,讓人羨慕。

  那個年代還算是十分保守的,尋常男女,莫說是小年輕,就算是夫妻,這動作也少有,所以好多人都出來看稀奇,羅大屌也不管,徑直走到我面前來,給了我一個熊抱,然后遞給了我一個紅包:“兄弟,我也更是剛剛回來,聽說你姐姐今天家人,趕緊就跑過來了。”

  得,事情就是這么巧,就好像有人導演的一般。

  羅大屌幫我介紹了這個臉色白皙的巧妹子,原來是他的師妹,也是他現在的媳婦兒,他是在兩年前的時候,跟他家師妹走到了一起來的。

  這巧妹子叫做張秦蘭,十分的乖巧懂事,見我們也很熱情,不過給我的感覺,好像是大戶人家出身的,舉手投足都是規矩。

  羅大屌這龜兒子,能夠討到這樣的媳婦,真的算是走狗屎運了。

  婚宴依舊還在繼續,羅大屌乖乖地去給他爹請了安,攆山狗是個醉鬼兒,有了酒,啥都不管了,羅大屌自覺沒趣,也沒有跟他老子坐在一起,我爹在堂屋安排了一桌,專門用來安置我兒時的伙伴,努爾和龍根子、王狗子他們都在,羅大屌帶著他媳婦擠了過來,我們也是好久沒有見面,感覺恍如隔世一般,一杯酒下了肚子,那話兒就像山泉水,嘩啦啦地流了出來。

  話說羅大屌被蘇冷真人為徒弟的時候,也就十五六歲,那個時候的根骨基本上已經定型了,算不得最好的修行時機,不過好在他天賦異稟,在某一些修行方面,卻是異于常人,故而蒙得上面看重,也算是得了真傳。

  這事兒是好事,羅大屌講完,拉著我的手,說當初倘若不是我帶著他離開麻栗山,很難想象他如今是什么模樣。

  羅大屌激動,一連喝了好幾碗,這才問起我的情況,當得知我后來也上了茅山,并且成為了掌門弟子,茅山大師兄他,他臉上那輕狂之色方才減少了些,拉著我的胳膊,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兄弟,既然如此,那我求你一件事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