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山體震動

  盼望著,盼望著,春去了,冬來了,一年一年地過去,茅山之上的風景變化不大,但是人卻陡然地多了起來。

  茅山封山這些年,后輩一時斷了層,除了徐淡定這些茅山后裔之外,都沒有再有新血引入,導致一開始我們在茅山的時候,總感覺那些殿宇空蕩蕩的,然而隨著山門重啟,消息傳了出去,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來到茅山拜師,而茅山的一眾二代長老們也有恢復了下山游歷的傳統,每年總會下幾回山,如果遇到了根骨奇佳的子弟,也會收歸門下。

  諸如此番種種,使得茅山在短時間內實現了人口爆炸,越來越多的生面孔進入了茅山之上,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叫我大師兄了。

  我師父陶晉鴻,在前往首都白云觀參加了全國道教協會之后,也開始大規模的收起了徒弟來,也會有各種各樣的關系戶將門下插進來,不過到了后來,他的事情就越來越多了,而作為一名修道之人,師父他老人家還是有許多自己的修行需要,所以我這個大師兄,也更多地擔當起了一個督導和教育的責任來。

  我返回茅山之后,每天都在學習和監督的時間里度過,匆匆忙忙,然而卻感覺到了特別的充實,這里面有宗門的歸屬感,也有對于道的理解和領悟,以及對師父、長輩以及諸位師弟師妹的情感在這里面醞釀。

  這所有的一切,就仿佛如酒一般,越釀越醇,我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沉醉在這樣的氣氛中,難以自拔。

  修行的生活其實是很繁復的,但是有的時候,每當修行之上有所突破,或者對道的理解上面有了一定程度的跨越,那種快樂也是尋常人所不能夠理解和領悟的。

  而且在修行之外,我還有一個與常人所不同的樂趣,那就是看著小顏成長。

  我當初剛剛開始見到小顏的時候,她還是一個萌萌的小少女,而這幾年下來,卻是女大十八變,已經變成了茅山之上的一朵嬌艷內斂的美麗鮮花,她的美麗與眾不同,與程莉、李詩楠等人不一樣,充滿了秀麗和文靜之美,就是站在那兒靜靜地待著,但哪怕只是微微一笑,卻讓人感覺此刻便是春天一般,充滿了希望和感動。

  因為是三代弟子大師兄的緣故,我在茅山之上的地位還算是比較高,不過雖然面子大,但是真正親近的人不多,我那石頭一般堅硬而倔強的符鈞師弟算一個,梅浪長老的弟子徐淡定算是一個,另外的,可能就是英華真人門下的這幾個女弟子了。

  事實上,茅山上面的女弟子并不算多,顯得有些狼多肉少,所以秀女峰上是最受歡迎的場所,然而英華真人楊影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自由出入的。

  男女終究有別,這是逆轉不了的道理,所以很多心懷不軌的男弟子總會被秀女峰上的一堆女道姑給攆下來,更有甚者還會被重重的教訓一頓,幾天都起不來床。

  不過即便如此,也依然有人趨之若鶩,畢竟少年人青春慕艾,這是天性,擋也擋不住的,更何況茅山之上又不禁婚嫁,只要彼此看對了眼,那么娶妻嫁人,也都是正常之事。

  茅山之上,能夠自由進出秀女峰的人不多,但我算是其中一個。

  這一點,除了我大師兄的身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當初我和徐淡定帶上山來的那個毛孩子。那孩子出身之時,渾身都是毛,結果遭到父母遺棄,然而徐淡定看到之后,不忍其喪命,于是將他給領回來自己收養。

  不過徐淡定也就是一個不過二十的年輕人,而且平日里還要跟梅浪師叔學習茅山養鬼術,哪里還有時間,他原本打算交給自己的母親,也就是徐長老的夫人,結果那位卻嫌照顧小孩兒太過辛苦,不愿意收養,如此推脫幾回,那英華真人看不過去了,便將這孩兒帶上了秀女峰,由她收養。

  這毛孩子剛生下來的時候,皮膚皺巴巴的,長得特別丑,然而喂過一段時間的羊奶過后,就泛著白,肥嘟嘟的,粉嫩粉嫩,感覺像個洋娃娃。

  而他長得越大,遍布周身的那黑色毛發就變得越淺,英華真人門下的好多女弟子都特別喜歡這小孩兒,輪流照顧,倒也不覺得疲累。

  這孩子的名字暫時還沒有確定,英華真人說想請掌門賜名,暫時就先取了一個小名,叫做小毛豆。

  這倒不是秀女峰上面的一眾女弟子不會取名字,而是覺得一要朗朗上口,二來這名字跟他倒也十分妥帖,誰知道后來我師父見了,撫掌大笑,說如此最好,毛豆便毛豆,以后便這么叫著吧。

  跟隨這位掌教真人久矣,我自然曉得他不過就是為了省功夫,懶得動腦經,然而別人卻不曾曉得,興奮莫名,只覺得自己的思路,居然跟掌門的思路是一樣一樣的。

  當時我師父又隨口贊了一句話,說這小孩兒是天生的好筋骨,以后可有大出息,秀女峰上面的一眾女弟子更是母愛大發,將這小孩兒照顧得肥肥胖胖。

  自此,因為這孩子是我和徐淡定從山下帶上來的,毛豆也便成了我與小顏溝通的一座橋梁,通過對這孩子的關心,使得我每隔一段時間就能夠跟小顏見上一回面,說上幾句話,這事兒簡直就是太美了,讓我恨不得能夠永久這般下去。

  毛豆一天一天地長大,而小顏也一天一天出落得亭亭玉立,瞧她那烏云堆鬢,肌賽霜雪,眼橫秋波,眉掃春黛,容貌猶如桃萼,絳唇猶如櫻珠,身姿如柳如煙,娉娉婷婷,讓人心中那叫一個疼喲。

  除了我之外,我感覺茅山上十五歲以上的少年子,似乎有好多都對這個英華真人門下的女弟子垂涎三尺,有事沒事就去找蕭師妹,各種借口。

  當然,我也沒有資格說別人,因為我也是那個經常找借口的其中之一。

  小顏對每一個人都是那么的溫文爾雅,她就好像是天邊的云彩,讓你覺得是那么的清新脫俗,然而有時那么的遙不可及。

  時間匆匆而逝,山上的生活除了修行,以及這么一點點樂趣,別的其實都有些乏善可陳,略過不提,時間推到了我入門的四年半,也就是八七年末,那一年正好有一些事兒,茅山的諸多長老都下山游歷去了,而我師父又去首都開會,我不能離開茅山,便在清池宮中帶著一眾師弟們做功課,晨鐘暮鼓,倒也規律,師父不在,我算是負責一眾師弟功課的人,這些年來倒也算是盡職盡責,不敢耽誤。

  除了我之外,諸位弟子中還有符鈞和楊坤鵬能夠幫得上忙,楊坤鵬自小就根骨奇佳,這自不必言,要不然師父也不會在這么多人里面挑中了他,而符鈞的表現,則是出乎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這個根本就只是一顆頑石的少年是如何修行出來的,反正一年筑基,兩年感炁,到了第三第四年,他便已經熟悉了茅山之上的無數劍法與道術,倒背如流,每一種手段的方位、分別以及差異,他都能夠熟識于心,就像是一移動的人形秘籍,別人倘若有忘記的,只要問他,便能夠立刻答上來,而且分毫無錯。

  在別人感到無比驚詫的時候,只有一些比較熟識符鈞的人才曉得,這個少年當真是將當年答應師父的話記在了心頭,幾年如一日,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滿腦門心思都在修行之上。

  這種堅持的精神,茅山上下,古往今來,我感覺還真的沒有誰能夠比得過他。

  在我看來,幾乎是自虐,然而他最終卻是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路。

  一日清晨,我在清池宮帶著一眾師弟做早課,突然間感覺到整個茅山山體搖晃,仿佛地震,如此震了三番,這才停歇下來。

  這情況讓所有人都感到無比詫異,要曉得,這洞天福地可跟尋常地方不能比,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必然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無從知曉,但是感受著震源,似乎隱隱指向茅山后院。

  我入茅山已有四年多,但是茅山后院卻從來沒有去過一次,我知道,平日里那兒是有李道子,以及和他一般輩分的幾個隱世長老在守著,那兒是禁地,不得命令,是不能擅自闖入的,不過發生這種情況,倘若置之不理,卻也不是一回事。

  我讓符鈞和楊坤鵬帶著師弟們繼續做早課,剛剛走出清池宮,遠遠便瞧見了楊知修楊師叔乘著紙甲馬趕了過來。

  因為楊小懶的關系,我跟這位楊師叔聯系并不密切,不遠不近,此刻他匆匆趕來,問我掌門可在,我把師父外出的情況告訴于他,揚師叔有些著急了,說這事兒不能拖,一定要去后院查個究竟才行。

  他現在在擔心一件事情,如果真的屬實,只怕我茅山的洞天福地,可能就要有覆滅的危險了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