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九章 后院石陣

  洞天福地構架于小千世界之上,跟我們身處的世界并不是一種概念,所以到底什么個情況,我并不是很了解,而聽到揚師叔這般說,我也是有些著急,不知道如何是好。

  事發的當時,我師父出山了,而且幾位主事的長老也都不在,刑堂長老劉學道倒是在深谷,不過他老人家在閉關,誰也不敢去觸他的霉頭,數來數去,也就只有秀女峰上的英華真人在這兒。

  楊師叔雖然并不列入十大長老之中,但是在二代中的地位卻也是極高的,而我則是此間的臨時負責,兩人在一起好是商量了一番。

  揚師叔的意見,那就是我們必須要去查看一下,茅山后院是茅山祖師當初封印諸多魔怪和魑魅魍魎的場所,此番山體震動,必然是下面某些東西蘇醒過來,如果不去查看封印是否松動,任其發展,只怕我茅山根基震蕩,到時候就大禍臨頭了。

  這話說得危言聳聽,不過當時的我卻還是有一些被嚇到了,忙問那該怎么辦?楊師叔告訴我,不如找還留在茅山的長老前來商量,看要不要組織人手前去查看?

  我有些猶豫了,回過神來問道:“茅山后院,歷來都有傳功長老在那兒鎮守,李師叔祖他此刻坐鎮那兒,問題應該不大吧?”

  楊師叔搖頭,一臉嚴肅地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符王師叔他受過傷,這些年都不見好轉,如今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只怕他也是有危險呢,我們怎么能夠坐視不管呢?”

  他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半點情緒波動,但是我卻臉上一熱,曉得當初倘若不是李道子幫我強行改命,現在也不至于如此。

  正說著話,英華真人楊影帶著兩個最得意的徒弟,也就是小顏和程莉趕到了清池宮,詢問起此事,也是一副憂心忡忡的神情,在楊師叔與她進行了短暫的討論和勸服之后,她也同意了先前的提議,并且建議人不需多,她和楊知修,再加上幾個三代弟子即可。

  三代弟子之中,以我為首,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是需要前往那兒的,更何況有的時候,我雖然并不是掌門繼任者,但還是能夠代表著我師父陶晉鴻的,所以名額之中自然有我。

  事實上即便沒有我,我也會爭取前往的,第一便是因為責任,第二則是英華真人已經決定帶著她的兩位女弟子一同前往。

  此行貌似還是有些危險的,我可不能讓小顏受到什么傷害。

  在經過一陣緊張的溝通之后,決定有我、符鈞、揚師叔、英華真人和她的兩位弟子前往后山查探消息,而其余的人,則各守山峰,一旦有什么消息傳出,立刻相機行事。

  如此商定此事,我們便都在腳上綁了紙甲馬,匆匆前往后山,到了地方的時候,只見那石塔后面的方陣中還有裊裊余煙在飄散,而李道子原先住著的那個茅廬,則已經垮塌了半邊來。

  茅山后院可是比山門更加重要的地方,這里有許多隱世的閉關之處,也有先祖封印諸般魔怪的場所,據說還有時光亂流,是支撐茅山宗的關鍵,原本是傳功長老李道子在此鎮守,而他當初傷重閉關了,接手的則是塵清真人鄧震東。此老跟李道子、虛清真人是同一輩的,修為也是茅山巔峰,然而此時卻沒有瞧見人影,也讓我們這些趕來的人心中焦急。

  我走到廢墟之前,看了符鈞一眼,這師弟立刻明了我的想法,躍身來到那茅屋廢墟之下查看一番,接著回身過來與我稟報,說沒有瞧見鄧真人。

  楊師叔將目光投向了茅屋之后的迷霧小徑之中,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揚聲說道:“鄧師叔,弟子楊知修,得聞后院震動,舉山震驚,特攜掌教真人座下陳志程和符鈞,以及英華師姐前來查探,不知道您在不在?倘若在,還請回應。”

  他如此說了三聲,皆無回應,口中輕道一聲:“得罪了!”

  這話兒說完,便長身而起,朝著被迷霧籠罩的小徑那兒走去。有人帶頭,我們也依次而入,但見此處是一個狹長的甬道口,周遭皆有那些神奇的云紋波動,它跟白色的迷霧并不一樣,貼在身上絲滑發涼,仔細看,邊角還有一些彩光的顏色在。如此直行而走,到達了某一個節點的時候,他突然拱聲兒行,一聲大喝道:“啟開!”

  此言方罷,前面仿佛石子投入湖面一般不停地動蕩,楊師叔率先而入,走到里間,而我們也陸續進入,感覺一里一外,仿佛換了一個世界,空氣的清新已經達到了一個濃郁之極的程度,感覺周遭的靈氣都變得無比的活躍。

  難怪茅山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長老會選擇在這兒閉關修行,原來此處的炁場如此活躍,讓人感覺好像沐浴在靈氣的海洋之中。

  走進茅山后院,地下雜草縱橫,一開始只感覺這道路頗有些難行,不過直行百米,轉折幾處之后,突然感覺四周的樹木變得好高,幾十上百米,巨木森天,讓人覺得幾多巍峨,而此間十分寧靜,偶爾傳來一兩聲鳥鳴,反而是動靜相宜。

  其實深入此間者,幾乎沒有幾個人來到過這禁地,便算是楊師叔,恐怕也正是從某些道藏典籍之中得來,一路行走,遇到了好幾個轉折,最后來到了一片平地上,但見此處有一方殿宇一般大的廣場,邊緣立著十二石柱,石柱之上有鎖鏈連接而下,一直蔓延到了最中間的那兩處深井中去。

  這兒的布置跟清池宮偏殿的八卦池有幾分相似,一樣的八卦排列,在最中間,則有一個陰陽魚的造型在,一邊黑、一邊白,兩者相互纏繞在了一起,而那兩點,則是兩處深井。

  這樣的布置突然出現在一片參天的密林之中,實在是有些突兀,也顯得并不雄偉,我瞧見那十二根生銹的鎖鏈,各有一半,分鎮其中一處深井,而深井直徑約有四米,即便是從遠處往里面看,也感覺有些森寒。

  十二根石柱和鎖鏈之上都有繁復的符文,而那柱子之上更是貼著密密麻麻的符箓,有的新、有的舊,不一而足,將此處緊張的氣氛給烘托得足夠。

  我們緩步走上前來,英華真人一臉凝重地說道:“還在我小的時候,就一直聽說茅山的后院封印著很多恐怖的東西,來自深淵的魔王,橫行中古的惡龍以及曾經為禍一方的鬼王之物,皆在其列;還在當初那個災禍橫行的年代,茅山道士下山修行,總是能夠將這樣那樣的魔頭鎮壓,因為某些緣由不能斬殺,皆放在后院鎮壓,而這里,恐怕就是著名的深淵魔王阿普陀之墓了吧?”

  阿普陀是佛教傳說中的一位著名魔王,它曾經領旗造反,攻打佛教傳說中鎮壓地獄的地藏菩薩,最后雖說沒有能夠成功,但是卻一時名聲大噪,也被記載入了佛經之中,此物后來落難于此,被茅山祖師降下,算是此間最出名、也是最恐怖的魔怪。

  楊師叔徑直走到那石柱之前來,左右一查看,回過頭來,嚴肅地說道:“諸位小心,這里有打斗的痕跡,你們看看這里!”

  他寒聲說著,我們湊過來看,只見在那外圍的草地上面,果然有許多火燒火燎過的痕跡,而且還很新,顯然在我們來這兒之前,曾經發生過一場比較激烈的拼斗。

  瞧見這場景,楊師叔的臉色十分嚴肅,吩咐我們道:“我順著痕跡去那邊看看,大家分散開來,查看一下這些石柱上面的符箓有沒有明顯脫落的,看仔細,也小心一點!”

  這般吩咐了,他將袖子一抖,從里面拿出了一方袖珍羅盤來,一邊走,一邊查看,口中念念有詞。

  楊師叔將氣氛弄得有些緊張,我們在場幾人也不敢懈怠,各自分散查看,我瞧見小顏師妹朝著左邊走,我也下意識地跟在了后面,在她旁邊陪伴著。這石柱足有兩三丈,四人合抱,上面布置花紋頗為繁復,我也是努力地根據自己這些年的所學,來判斷這些符箓和紋路是否有所松動。當我仔細地檢查完了一根,旁邊的小顏師妹突然喊道:“哎呀……”

  這一聲驚呼,讓小半心思放在她身上的我立刻感受到了,扭過頭,瞧見她正仰頭望著旁邊的石柱,一臉訝然,我趕忙走到她的身邊,詢問道:“蕭師妹,怎么了?”

  小顏皺眉,指著石柱之上說道:“大師兄,你且看,那石柱與鎖鏈的連接處,是不是搖搖欲墜,立刻就要掉下來的樣子?”

  我抬頭望去,正要看個究竟,突然聽到楊師叔離開的方向傳來一陣亂響,似乎還有拼斗之聲傳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收過去,而英華真人更是直接腳尖一點,人便倏然而去。

  我下意識地去拔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石柱之上的鎖鏈突然一下子砸落下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的腰間一緊,緊接著這玩意將我和小顏給一起捆住,朝著那深井之下拖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