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二章 真真假假誰能看透

  “等等!”

  就在那觸角即將要將小顏師妹給席卷而走之時,我毅然攔在了她的面前,伸開雙手,將心上人給護住。

  那觸角倏然而止,我瞧見這玩意跟嬰兒手臂一般粗細,上面盡是滑膩的粘液以及看似粗糙、蚯蚓一般的圓環,讓人心中作嘔,卻難以掩飾上面所蘊含的力量。倘若真的是要給這玩意給纏住,我和小顏師妹加到一起來,都不是它的對手。

  它雖然停止了動作,卻變得特別憤怒,我們腳下的土地在顫動,而鋪天蓋地的怒吼從無盡之處層層而來,交疊在一起:“為什么,我需要一個理由,要不然……”

  我心中發寒,腦子卻在飛速地轉動著,突然間靈光一閃,一把將小顏師妹給摟住,二話不說,直接將她給緊緊地抱在了一起,小顏師妹可是一個好姑娘,自懂事起,這輩子都沒有被任何男人這般親密的摟抱過,當下也是下意識地要反抗,我害怕那地下的魔王瞧出端倪來,當下也是更加用勁了,恨不得將面前的這姑娘給揉進身子里面去。

  小顏師妹被我這般粗魯的舉動嚇了一跳,嬌俏瑩白的小臉瞬間就仿佛染上了紅墨水一樣,從臉頰一直紅到了耳根子那兒去,接著我瞧見她張開了粉嫩的櫻唇,想要出聲抗議。

  一出聲,就露陷了!

  想到小顏師妹即將葬送于那被鎮壓千年的魔怪之口,我的心中就是一陣驚恐,當下也是不顧一切的想要阻止,然而如何阻止呢?我幾乎是下意識地低下頭,用嘴巴將她張開的唇給緊緊地堵在了一起。

  唔、唔、唔……

  我一開始也只是無意,然而當濕潤的嘴唇交觸在一起的時候,我的腦子“轟”的一聲,直接炸開了來,接著我瞧見小顏的一雙眼睛睜得滾圓,鼻息咻咻,噴著那種好聞的處子之氣,讓我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根本不能自已,腦袋里面唯一想的事情,那就是一直吻下去,吻到天荒地老,日月無光。

  哎呀,哎呀,女孩子的嘴唇怎么這么柔軟,這么香啊?

  我的思維陷入了停滯狀態,小顏卻是激烈地擺動頭顱,試圖擺脫我的阻攔,然而她區區一個小女子,哪里能夠有我這般的氣力,于是無論怎么樣,都沒有辦法,在掙扎了好一會兒之后,她終于選擇了放棄,任我的舌頭舔舐她的紅唇,整個身子都由我托住,仿佛認命了一般。

  難道,小顏她對我也有感覺么?

  我心中一陣興奮,然而還沒有等我從這股勁兒之中緩過來,突然間,我瞧見小顏那一雙明亮的眼睛中,竟然流出了兩行清淚來,眼眸中透露出了許多的失望和迷惘。這淚水讓我感覺到揪心地疼,立刻讓我意識到了一點,那就是我長期以來在小顏面前樹立出來的大哥哥形象,轟然倒塌了。

  從此以后,我在她的心中,再也不會是一個好人,而是一個滿腹黑心,與惡魔暗通曲款的卑鄙小人。

  我心痛,但是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將被憋得渾身無力的小顏師妹給放開,然后在她的耳邊很隨意地低聲吩咐道:“別說話。”簡簡單單三個字完結,我便將所有的心思都從小顏師妹的身上抽離出來,然后朝著遠處的那模糊身影看去,平靜地說道:“如你所見,她是我的女人。”

  我的手還是緊緊地抓著小顏師妹的胳膊,當我平靜地說出這話兒來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她的嬌軀在猛烈地顫抖了一下,卻沒有說話,不過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沒有心思關心她在想什么了,因為對面的那人影寒聲說道:“那又怎樣,世界上最能夠謹守秘密的,唯有死人,至于你的女人,你相信,我卻不信。”

  我望著在我面前不斷搖晃的恐怖觸角,曉得此次倘若是過不了關,我或許能夠逃脫一命,但是小顏師妹卻是性命難保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然后說道:“我不明白在你的世界和觀念中,情感到底放在什么位置,但是對于我來說,她對我的意義,遠遠比生死還要重要。”

  稍微停頓了一下,我想起了當初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姑娘時的驚艷,以及這些年來默默的陪伴和期待,心中頓時涌出了一股難以遏制的情愫來,激動地說道:“你也許不知道,我愿意為她生,愿意為她死,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意義,就是一直守護在她的身旁,不離不棄,便倘若是死,黃泉路上,我也不忍心她一人同行……”

  坦白來講,我并不是一個會說情話的男人,這些年來,我道經背過上千卷,典籍讀過無數,卻從來沒有想過如何跟一位姑娘表達愛意,然而此時此刻,我卻感覺醞釀了四五年的情緒,一下子就突然爆發了出來,絞盡腦汁,結結巴巴地將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表達了出來,渾然顧不得此時此刻的場景,是否合適。

  我在對著魔王阿普陀說著這話兒,何嘗又不是對著小顏師妹在表白呢?

  所謂男人,何必黏黏糊糊,愛就愛,不愛就不愛,倘若是“愛你在心口難開”,注定孤獨一生,也無法給與自己心愛的人幸福。一番表白過后,我渾身激動,面紅耳赤,感覺情緒難以自已,然而阿普陀卻突然陷入了沉默。

  人對于未知的事務總是充滿了恐懼,然而我卻因為將憋了四五年時間的心里話說了出來而心情大好,感覺到即便是此刻就死去,那也無妨。

  今天我既然已在心上人面前表白了,而且還享用了小顏師妹的初吻,那嘴唇上面的果味兒洋溢在我鬧孩子,揮之不散,如此我還有什么好遺憾的呢?

  在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后,阿普陀那充斥空間的話語又重新響了起來,緩緩說道:“愚蠢的人類,總是喜歡讓情感這種無用的東西來左右自己,不過你既然堅持,我也不會過分的要求你,反正如果你掌握不了這個女人,那最終受害的不過是你自己而已。也罷了,也罷了,誰人沒有青春年少過呢……”

  隨著那家伙的聲音漸漸地淡去,我立刻有一種絕境重生的驚喜,萬萬沒有想到在,這頭深淵魔王居然就這么輕易的放過了小顏。

  這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滿心以為自己面對的即將是一場強烈的暴風雨,然而此刻風消云散,我卻有些無所適從,不知道這是為何。不過很快我便反應了過來,從我們的頭頂之上,突然有了一道絢麗的光華出來,直接破開了這封堵井口的陰陽魚圖案,接著從上方飛下來一物,虎須鬣尾,身長若蛇,有鱗若魚,有角仿鹿,有爪似龍鷹,陡然間,竟然是一條兩丈半的蟠龍,隱隱云霧纏繞齊身,而在它的龍頭之上,卻坐著一個邋里邋遢的灰衣老道士。

  這老道士用一根桃木枝扎著自己雜亂的頭發,雙手按著龍角,一直垂落到了我和小顏師妹的面前來,瞪眼喊道:“你倆是晉鴻的徒弟陳志程,和楊影的女弟子蕭應顏?”

  老道士一說話,我便曉得他是接替李道子鎮守后院的塵清真人,當下也是使勁兒地點頭,說是,他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壓低聲音說道:“剛才有沒有發生什么事請?”

  我與阿普陀的對話,其實倒也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不過這兒可是那深淵魔王的地盤,我也不敢多說,只是搖頭,結果余光之中,瞧見小顏師妹的神情顯得十分的復雜和糾結,不知道她到底在思考著什么,而塵清真人卻并沒有想太多,他擔憂地看一了一下鎖鏈下方,接著朝著我們喊道:“快點上來,我帶你們上去。”

  小顏師妹聽到了立刻動身,這時我才發現自己還緊緊地抓著她的胳膊,這回她掙扎地很執著,于是我放開了,她率先跳上了那頭蟠龍之上,而我也沒有再多說什么,緊隨其后。

  不過為了不惹怒小顏師妹,我還是跟她保持了一個身位的距離,那塵清真人待我們坐定之后,猛地一拉那龍角,接著大聲喊道:“坐好了,我們走!”

  這般一說,我們騎下的蟠龍龍吟一聲,悠遠綿長,接著尾巴一擺,便朝著我們頭頂上面的那八卦太極陣沖去。

  龍頭頂起,那原本堅實如鐵壁的法陣立刻告破,一陣狹長的黑暗之后,便是光明大放,我強忍著流淚的刺痛,睜開眼,瞧見我們再次出現在了外面的石柱八卦臺上,塵清真人帶著我們在空中游離兩圈之后,方才將我們放了下來,而當我和小顏雙腳落地,他將手一抖,那條十來米的巨大蟠龍開始躬身縮緊,一點一點地變小,到了最后,竟然化作了一根龍形拐杖,出現在了塵清真人的手上。

  我落地,這時符鈞、英華真人和她的弟子程莉都圍了過來,焦急詢問,小顏抱著英華真人痛哭,而這時塵清真人則走上了前來,皺眉說道:“楊知修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