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一章 工友

  我們在香港待了其實沒幾天,但是我卻覺得過了好久。

  也許是秦伯對我們的壓力太大了,或者,我不想去面對李隆春。盡管他每一次都是日理萬機的樣子,跟我的交流并不多,但是,他是一個對兒子有著默默關懷的父親,而我,卻欺騙了他。盡管我的欺騙是善意的謊言,然而,無法知道事情的最后答案,對于他來說是幸福呢,還是苦楚?

  我不知道,雜毛小道也不知道,人性是這世間最復雜的東西,我們無法做得最好。

  只能讓事情朝我們想象中“皆大歡喜”的方向,去發展。

  當時的我們,并不知道事情的后續,居然脫離了我們預料的軌道,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現在我想起來,總感覺那是我這半輩子所做的抉擇中,最不理智、也是最愚蠢的決定之一。然而,這世間的事情,哪有那么多的“早知道”?

  若有,也不會發生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了。

  當然,這是后話。

  過了羅湖關口,我們又在鵬市玩了一天。

我曾經在鵬市的關外待過幾個月,在那座城市里也有好幾個朋友,不時常聯系,但是總也不陌生,是那種偶爾想起來,會心一笑的那種朋友。既然來到了鵬市,又有閑暇,作為朋友(曾經的工友),自然是應該多走動的。

  我翻起了通訊錄,撥打了電話,第一個是空號,第二個卻接通了,聊了幾句,他很熱情,說另外一個朋友也跟他在一起,他們在寶安區這邊,讓我過去,請我吃飯。

  這朋友是我之前提過的那家臺資小工廠結識的,當時我是品質課的副課長,他是我手下的領班,而另外一個朋友,則是工藝技術課的技術員。雖然是上下級關系,但是下了班我們一直玩得很好,是朋友,上班則是我最得力的助手,用現在的話說,叫作鐵桿。只可惜,那家小電子廠的薪資待遇十分低,他的基本工資在04年的時候只有450元,根本存不到什么錢,先我一步離開了。

  人生總是有這么多悲歡離合,我后來離開了那家小廠,但是跟原來幾個玩得好的工友,一直都保持聯系。直到最近,事情太多了,才淡了下來。他現在在寶安一家大型的臺資企業,做一個普通的產線員工(這家企業后來以代工蘋果手機而出名,10年5月出的那次事件,我和雜毛小道也有所參與,有機會講一講),薪資待遇普遍高于周邊的工廠,福利也好,就是管理十分嚴格,僵硬的軍事化。

  我和雜毛小道是早上11點過關口的,乘車到寶安花了一個多小時。

  那個朋友上早班,請不到假,只有等他下午五點半下班才能見面。于是我們便在他們工業園區外面找了一家商務酒店,開房,然后把行李和在香港買的一堆零碎放下,又寶安區逛了一下午,直到下午六點多鐘,才接到朋友電話,讓我在園區門口等他。

  大概六點二十分,我終于在人流攢動的廠門口,見到了我這個朋友。

  他叫劉昌培,我們通常叫他阿培,比我大五歲,河南人,跟小美是一個地方的。個兒很高,有一米八五,樣子倒是沒有怎么變,就是長黑了,頷下有細細密密的胡須。老友見面,我和他緊緊地抱在一起,相互地擂胸。他長得粗獷,心思卻是極敏感的,抱一會后,我居然發現他眼角閃著淚光。

  見到雜毛小道也在,他有點不好意思,擦著眼角,說帶了朋友來啊,見笑了啊。我幫雜毛小道和阿培相互作了介紹,都是朋友,雜毛小道又是個自來熟的人,聊了幾句就熱絡了。

  阿培說走,去吃飯,咱們多久沒有見面了,得好好喝一頓酒先,不然不親熱。他又告訴我,說孔陽也下班了,跟他女朋友請假之后,一會兒再過來。孔陽是那個工藝技術課的技術員,以前我們在一起打工的時候,常常在網吧一起玩即時射擊游戲CS,他最厲害。

我說干嘛不叫他女朋友一起來呢,我也認識一下弟妹。

  阿培說孔陽不敢,想當年在先進(我們打工的那家電子廠)里面的妹子,個個都暗戀你,遭女孩子喜歡得很,到時候“弟妹變大嫂”了,豈不是連哭都沒地方哭去?雜毛小道訝然地看著我,似笑非笑,我則一臉尷尬地說那時候不懂事,現在好了,改信佛了,吃素。

  阿培聳了聳肩膀,說,切,誰信你,狗還能夠改得了吃屎?

  雜毛小道哈哈大笑,拍著我的肩膀,擠眉弄眼,說原來我們是同一類人啊,怪不得咱們那么投緣呢。跟阿陪說笑著,又回憶起了當年一起打工的歲月。那是我生命中不可磨滅的經歷,沒有打過工的人,是不能體會的。那個時候,我輾轉流浪到了江城西區一家偏僻的小電子廠,身上只有二十多塊錢了,不敢用,每天吃一塊錢的腸粉,大冬天,沒有發工資,住宿舍里連個席子都沒有,鋪著報紙、枕著衣服睡覺。

后來還是阿陪借了錢給我,才在發工資之前,買了被褥和席子。

  所以我總是忍不住勸解學生黨人,要努力,考上大學,或者學習技能,不要對外面的生活太向往。

  很多苦楚,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絕對想象不到的。

  阿培帶著我們來到附近的一個大排檔,點了一鍋烤活魚,和幾個小菜。阿培問我喝什么酒,我說隨便,他說啤酒吧,大夏天,啤酒清爽,然后一連叫了一件啤酒過來。烤魚大概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我們先等,阿培點燃一根煙,是比較差的那種,三塊一包的。他深吸了一口煙,說陸左,怎么想著過這邊來了,你……還是在東官厚街那邊開飾品店么?

  我拿筷子夾著花生,說沒干了,現在在洪山那邊和別人合伙開一個小飯店,專門搞家鄉菜。

  阿培頭扭一邊,把煙霧吐盡,然后回過頭來,說不錯了,陸左你很厲害,當時在廠子里面,大家快下班的時候,都在玩,只有你,一個人默默地擦機器,看記錄,整理報告,我們都笑你傻,結果不到一年,你就當我老大了。現在也是,當小老板了,比我們這些在廠子里面混生活的人,安逸幾多倍呢。

  我哈哈大笑,說算了吧,阿培,聽說這兒的衣服都有人幫你洗呢,多么好的福利。

  阿培指著自己的腦袋,說自己是個思想不開竅的家伙,也不敢去外面闖蕩,所以就在工廠里面混日子而已。不過真沒出息,知道么?他27歲了,到現在還沒有娶媳婦,連家都不敢回,就怕別人問起來。他家是農村的,同齡人的小孩兒,都可以打醬油了哦……

  說著,孔陽過來了。

這家伙是個小個子,四川人,一見到我也是緊緊地抱著。我們寒暄了一番,又給三人做了相互介紹。人齊了,把酒倒上,干杯時,阿陪看著雜毛小道,說不好意思哦,蕭道長……額,叫你老蕭好了,你能吃肉喝酒吧?我笑,說這個是塵世中的道家活濟公,葷素不忌的。

  雜毛小道說然也,把杯子一碰,仰頭飲盡杯中之酒。

  一鍋烤活魚端上來了,我們便一邊吃,一邊聊起了往事,翻騰起被放在記憶深處的那些事情,心中越發地感嘆。雜毛小道在一旁插不上嘴,便埋頭吃菜。我并不想以前這些老兄弟知道我現在的事情,所以也沒有將自己的現狀講得太詳細,好在虎皮貓大人在酒店房間里睡覺,倒也免去了一番解釋。

  阿培是個玲瓏的人,見雜毛小道有些無趣,便將話題轉移到他這兒來,問了一些游方算命的事情。雜毛小道是個天生的注意力吸引者,一開口,立刻將阿培和孔陽的心神給吸引住,唬得他們一愣一愣的,還假模假式地給兩人算了一輪命,讓兩人嘖嘖生嘆。

  聊著靈異的話題,孔陽說起一件附近鬧得挺兇的事情來:

  在他們公司園區外面是一大片的居民區,都是他們公司的員工和相關服務人員聚居的地方。在那邊,就是那個商場背后的出租樓,二樓套房里住著一對夫婦和一個四歲多的小孩子,兩公婆白天上班,孩子就放在幼兒園里,平時也相安無事。可是在上個星期的星期五,幼兒園放假什么的,就沒去,把孩子托給房東阿姨照料。

  孩子的母親五點半下班,找房東阿姨的時候沒見著,說下午的時候孩子鬧著要回家看電視,房東阿姨便放他回家了。孩子母親回家找不到孩子,臥室、客廳、書房和廚房都找了,沒見,她直以為是小孩子調皮捉迷藏——這小孩子據說自小就一直神神叨叨的,腦子有點兒毛病——然而她在浴室里聽到有滴答的響聲,便推開浴室的門,只見……你們猜猜她看到了什么?

  我們都來了興致,大罵,說艸,這個時候賣什么關子嘛,趕緊講。

  孔陽也說艸,孩子的母親推門一進去,只見自己的小孩赤裸著身子,四肢被繩子結結實實地捆著,吊在浴室的花灑上面,顱頂冒血,滴滴答答地血留在下面的浴缸里……

  滴答,滴答。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一章 工友”

  1. 回復 2014/05/16

    鬼娃娃

    又要開始驚悚了

  2. 回復 2014/10/25

    TN

    好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