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三章 糾結的小顏師妹

  我剛剛從石柱八卦陣的井底上來,什么情況都不了解,所以聽到塵清長老驟然問起此事,一時無言,反而是英華真人出聲說道:“知修他剛才順著這邊留下的痕跡朝著里面追了過去,后來好像跟人發生了拼斗,我趕過去的時候,已然無蹤,后來這邊又出了事情,所以回來查看……”

  塵清長老撫須而立,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嘆氣說道:“好奇心害死貓啊,此番雖說那東西的動靜大了一點,但是這八卦鎖靈陣可是積聚了茅山列祖列宗的精力和心思,自然還是穩妥的,結果現在反而弄成這樣兒,倒是真的有些棘手了。”

  塵清長老的修養極高,倒也不會說太多難聽的話語來,但他這般說著,基本上的意思我也能夠明白,我們這一回,算是來幫倒忙了。

  我心中稍微有些難受,不過想起剛才被拖到井下去的時候,終于鼓足勇氣出來,當著小顏師妹的面做了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而且還能夠一親芳澤,與小顏師妹吻在了一起,其實倒也沒有太多好抱怨的了。

  正在塵清長老追問的時候,前方不遠處的草叢突然一陣動,所有人的精神都為之緊張起來,然而突然草叢被撥開,楊師叔一臉狼狽地走了出來,衣衫襤褸,臉上還有好幾道抓痕,瞧見了塵清真人,長鞠到地,恭聲說道:“鄧師叔,知修在這里。”

  塵清真人揚眉,瞧了楊師叔小半天,這才緩緩問道:“剛才什么情況?”

  楊師叔略微尷尬地說道:“剛才知修瞧見那邊有打斗的痕跡,就跑過去瞧了,結果在半路上碰到了此間的陰山兇猿,那些死猴子不問緣由地朝我進攻,我邊走邊退,又不敢傷了它們,結果就拖了些時間,一直到后來,它們聽到一聲哨響吹起,忽然一下就不見了,我這才得以解脫,方才回轉而來。”

  塵清真人撫須說道:“后院雖然有幾窩陰山兇猿,但性子向來溫和,從來不會主動攻擊行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它們如此呢?”

  揚師叔聳了聳肩肩膀,一臉疲倦地說道:“具體情況,我也不了解,不過當時它們真的是非常兇悍,仿佛把我當成仇人一般。”經歷過了一場大戰,他似乎不想再多說什么東西,而旁邊的英華真人則說道:“會不會是因為這地下鎮壓的阿普陀將魔氣散出,讓那些陰山兇猿受到了影響,繼而開始對楊師弟進行圍毆呢?”

  塵清真人搖了搖頭,沒有再說話,而是往回一指,告訴所有人道:“此處需要重新封印,不過你們還是先離開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事兒讓掌教真人和劉學道來查,我是沒有什么精力來管你們這些小事情。”

  他似乎有一點兒不滿,不過卻也沒有太多的表示,只是請我們離開,但是這態度卻擺明了在責怪我們貿然闖入禁地來。

  我知道,這禁地是塵清真人的地盤,按道理說,沒有得到他的允許,除了掌門之外,任何人都是不能夠自由出入的,這事兒是我們理虧,那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于是便灰溜溜地往著出口趕回。可能是氣氛太凝重了,一路上大家都沒有怎么說話,我注意到了小顏師妹,她雖然臉色如常了,但是耳根子后面還是有一些紅暈,然后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糾結,有幾次還偷偷地看向了我,眼神十分復雜。

  我閱歷淺,讀不出她眼神里面包含的情緒,但是卻曉得她此刻只怕是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將在井底發生的事情,告訴自家師父,還是隱瞞下來。

  倘若告訴了師父,就此將我給揭穿了,我可能就要“遭殃”了,而在此之前,她對我這個大師兄一直都是尊如兄長的,于心不忍,更何況我在下面之所以那么對她,也都是為了她能夠活命;但倘若不告訴師父,那么宗門之中混進來這么一個修魔的內應,到時候發生了什么事情,有怎么能夠對得起教養她的茅山宗呢?

  如此想著,小顏那彎彎的眉頭就變得更加皺了。

  一路走出了茅山后院,來到了石塔群之前,陽光從頭頂上面灑落而下,這時的我們方才感覺到先前那種巨木遮天的陰冷有多么的沉重,幾人相視,沉默了一陣,楊師叔開口了:“按照慣例,但凡在后院禁地發生什么意外情況的,都需要前往刑堂深谷那兒將事情講個清楚,所以既然后院無事,那么我們便去刑堂那兒備個案吧。”

  英華真人點頭,同意了這說法,此次事情,牽連最深的便是我和小顏,以及單獨行動的楊師叔,至于其他人,倒也沒有太多的事情,所以我吩咐符鈞,讓他帶著程莉先返回清池宮,將此事說明清楚,免得所有人擔心。

  符鈞領命而走,英華真人卻堅持留下來陪她的徒弟,我們四人便前往了刑堂深谷。

  因為紙甲馬的關系,所以行路也快,路過鬼谷峰,旁邊就是刑堂深谷。

  此處林深茂密,陰氣森森,倒也并不輸于后院風光,茅山刑堂坐落于深谷天坑的底部,路難行,我們也不敢跑快,慢慢地往下走。

  這修道之人,心境遠比修為重要,但是有一些人,因為驟然掌握力量,便有些找不到自己,做出了一些傷天害理,違反戒律的事情,那么就需要一些強力的執法機構來處理,而茅山的刑堂便是這么的一個單位,因為他們的行動對象是修行者,所以往往能夠進入刑堂之中的弟子,是最為優秀的一部分人。

  刑堂是一片古老的建筑群落,刑堂長老劉學道雖然在此處,但是他十天倒有八天在閉關修行,不問世事,接待我們的是他的首席大弟子馮乾坤,在得知我們的來意之后,他微微一下,拱手說道:“方才感受到此間震動,頗為反常,正想同去查看呢,卻沒料到竟然是這么一回事,了解,多虧了鄧師叔祖,我們方才能夠如此安心。好吧,既然如此,你們且隨我來,我給各位備一個案。”

  這事兒并不算大,所以馮乾坤也沒有太多的糾結,將我們領到了專門的講述室,然后楊知修單獨一組,而我和小顏師妹單獨一組。

  楊知修是跟劉學道同一輩的,自然有人去伺候著,而馮乾坤則領著另外一個負責記錄的弟子坐在我們的面前,英華真人在側,然后問起了我們被鎖鏈捆落深井之中的情形。

  我看了一眼小顏師妹,正好與她躲閃的目光交錯而過,想了想,然后平靜地交代起了下去的場景,也承認了阿普陀曾經出現過的事情,不過對于我和阿普陀的交易,以及它傳我壓箱絕技“深淵三法”之事,卻春秋筆法而過,并且向馮乾坤表示,因為事情涉及到本門機密,為了防止隔墻有耳,傳出了去,所以細節問題,我將向掌教真人親自稟報。

  馮乾坤與我再三確認完畢之后,在記錄上面的中間部分畫出了一個圈子,備注了“掌門親詢”,然后又問起了小顏師妹。

  有了我前面的敘述,小顏師妹倒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同意了我的說法,并且在記錄上面簽了字。

  如此完畢之后,我們離開了刑堂深谷天坑,返回茅山峽谷,然而在在秀女峰不遠的路口,即將分離之時,小顏卻對英華真人說道:“師父,我有一些話兒,要對大師兄說,我能夠留下來一會兒么?”英華真人并不疑有它,點頭離去,而小顏師妹則回過頭來,仔細地打量了一會兒我,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很認真地問道:“大師兄,你不是壞人,對不對?”

  在此之前,我曾經想過很多次小顏私底下問我的問題,然而卻沒有想到她竟然問起這話兒來,不過我幾乎是沒有一點兒考慮時間,直接回答道:“是的,我永遠都不會是一個壞人的。”

  “真的?”小顏一雙眼睛里面閃爍著欣喜之色,整個人就變得又生氣起來:“你先前在下面的時候,都只是騙那個家伙咯?”

  面對著小顏期待的表情,我本來可以說是,但是卻最終沒有敢騙她,沉默了片刻之后,低聲說道:“小顏,很多時候,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簡單,因為關系到本門之中的機密,所以我也不能告訴你,甚至不能告訴你師父,不過你相信我,總有一天,我都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嗯,請相信我!”

  她點了點頭,問了我最后一個問題:“你跟那大怪物說你喜歡我,是不是真的?”

  我眉頭一揚,有點沒反應過來,剛要回答,卻見小顏臉色一紅,身子輕盈地朝著峰上跑去,就留給了我一個背影。我恍然若失地看了好一會兒,這才返回清池宮,接下來的幾日里面,都沒有見到過小顏,讓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不知道她的想法和心意,而就在我為情所困的時候,符鈞興沖沖地告訴我,師父回山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