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四章 阿普陀的伏筆

  符鈞這個消息是守山門的道童那兒傳回來的,說師父他回了茅山,便返回竹林小屋休息去了,也沒有來清池宮。

  其實茅山之上,崇尚的是老子的無為之治,基本上是都不會有什么事情的,即便是授徒,也是師父每半個月開兩次大講,講授完了之后,便由我、符鈞或者楊坤鵬這樣入門比較早的弟子監督修行,也不用勞費心思,只有到了每個月月初的那幾天,師父方才會根據我們反饋的進度,找到每一個人來量身定制,傳授各種道法和手段,以及指點修行之中的誤區。

  然而因為時間和精力的緣故,后面的弟子除了資質非常高的,基本上都是得不到特別好的照顧,所以也就被天然地區別了開來。

  像我們這樣的,一般被稱為真傳弟子。

  事實上,在茅山后院事件之后,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背后也有人指指點點,后來我找符鈞問詢了一下,他是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家伙,自然什么也不曉得,不過他這些年來在茅山清池宮之上一直帶著眾位師弟,也算是比較有威望,于是私底下去找人盤問,這才曉得,有人傳言,說當初后院被鎮壓的魔頭找人傳承,結果一個我,一個小顏師妹,兩人被一齊挑選上了,成為了惡魔的嫡傳,靜待以后亂了茅山,將其解救而出……

  這股妖風也不知道是哪兒吹起來的,反正被人說得惟妙惟肖,有鼻子有眼睛的,這才有了先前出現的那事兒。

  符鈞與我算是茅山之上最親近的師兄弟,他人勤奮而堅毅,卻并不傻,我與他商量了好一會兒,先后挑選出了好幾個值得懷疑的對象,首先就是當天單獨離去的楊師叔,畢竟我和小顏是相互為人證,而他則是空口而言,如果想要轉移注意力,另外兩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還有就有可能是楊坤鵬,這個師弟平日里雖然與我們親熱得緊,但是多少也讓人感覺有一些隔閡,而這次謠言的矛頭是對準我的,把我搞臭,以后師父就會更青睞于他,說不定以后那掌教真人的位置,可就由他來坐了。

  畢竟我乃外門大師兄,而不能擔任茅山掌教一事,只有很有限的幾個長老知曉,別人是沒有這個機會知道這消息的。

  不過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我沒有跟符鈞提及,那就是這事兒,有可能是從小顏師妹那兒流出來的。

  當然,我也只是一種猜測,以我對小顏師妹的了解,她倘若是決定將這件事情給掩下,必然是不會再多舌而言的。不過不管怎么樣,謠言便是謠言,它總是會有一些殺傷力的,所以我一聽到師父回來,立刻就馬不停蹄地趕往了竹林小苑,想要與他相見,說一說當天之事,也好請教一些問題。

  這個世界上,倘若要問有誰最值得我信任,甚至于相信自己,那么恐怕也就只有我師父陶晉鴻一人了。

  我匆匆趕到了竹林小苑,一凡哥正好從農田里面扛著鋤頭歸來,他是個憨實漢子,倒也從來不作偽,說種田,那便老老實實地種起了田來,渾然沒有作為一派掌門之子的威風,瞧見我趕來,與我招呼,問我有沒有吃過中飯,我老實答曰沒有,他立刻喊來自家老婆,吩咐一會兒多炒兩個小菜,給志程加餐。

  清池宮上的伙食雖然不錯,但到底沒有這嫂子開的小灶好吃,我趕忙道謝,正想去找師父,結果旁邊躥出了一個小影子來,一把就將我給抱住了,口中奶聲奶氣地喊道:“陳叔叔,陳叔叔,抱抱,陶陶要抱抱!”

  朝我撲來的這個孩子真是我當年來竹林小苑中瞧見襁褓中的那個嬰孩兒,現如今已經長到了五歲,粉撲撲一小孩兒,天真又可愛,嘴甜如蜜,一雙眼睛眨呀眨,黑黝黝的,就像天上星斗嵌入的夜空。跟她父親不一樣,小陶陶自小就表現出了非凡的修行天賦,半歲能言,一歲念經,三歲筑道基,四歲掐訣念咒,口吐真言,五歲便能夠滿院子上躥下跳,一凡哥兩口子沒有一個能夠管得住她的,而小陶陶這般的資質,也最得她爺爺,也就是我師父陶晉鴻的喜愛,不管是什么樣的過錯,都愿意給她兜著。

  我師父的脾氣古怪,嚴肅起來的時候,盡顯一派掌門風范,然而有的時候又像是一個小孩,能夠撅著屁股,陪陶陶玩上大半天。

  我與小陶陶聊了好一會兒,小姑娘小大人一般地跟我說著最近發生的趣事兒,盡管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但是在孩子童真的心中,卻是了不得的大事,我也耐心聽著,不停地點頭贊揚,逗得她好是一陣樂,不過沒多久,竹林小苑的書屋那兒傳來了我師父的喊聲:“志程你來了?直接進來吧,正好有事情要去找你呢……”

  我聞言,與小陶陶道了一聲歉,然后徑直來到了書房前,推開門,瞧見師父正坐在書桌后面靜思,當他瞧見我的時候,朝著我招了招手,讓我坐到他跟前來。

  我上前去,跪坐在木板之上,兩人對坐,我恭聲打招呼道:“師父,不是說還有一個星期左右的會議么,怎么提前就回來了?”

  我師父含笑說道:“那會不開也罷,一幫人吵吵了事而已。我之所以回來,是接到了燃符傳信,有人說我茅山后院起火了,讓我趕緊回來處理一下,不過我回來之后,也沒有發現什么事情,于是就想要先悠閑兩天,卻沒想到你居然就找上了門來。”

  我瞧見書桌上面有當日我們在深谷刑堂那兒留下的記錄,曉得刑堂長老已經派人來過了,當下也不再兜圈子,毫無隱瞞地將那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師父,就連拯救小顏時用的借口,都談了個詳細,唯一漏過的,就是我當著阿普陀的面前強吻小顏師妹,這一段我的確是不好意思,所以便選擇性的忽略而過了。

  師父很認真地聽我講完這事兒,還特意問起了幾個細節方面的問題,這才笑著說道:“阿普陀這家伙,就是個跳脫的本性,千年以來,一直就想著越獄而走,這事兒倒是也有它的風格。不過我有點兒奇怪的事情,就是它怎么可能就這般輕易地就放你離開呢,而且臨走之前,還煞有介事地教了你那‘深淵三法’呢?”

  師父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像阿普陀這樣老奸巨猾的深淵魔王,倘若沒有幾次后手,是不會這般寬宏大量的,要不然它裝神弄鬼,還真的是想學雷鋒做好事不成?

  師父就是師父,出去開了幾次會,滿嘴都是新名詞,我疑惑,不過他卻是什么都明白,問起了我:“那家伙交給你的深淵三法,后來有沒有練?”我撓了撓頭,說原本想來著,畢竟聽著還是挺有誘惑力的,不過這事情沒有得到您的允許,別人我又不敢去商量,也就擱了下來,沒有理會了。

  師父有些驚訝地看了我一眼,他了解我,曉得我因為自家性命的緣故,對修行一道還是頗為積極上心的,此刻竟然有這般的自制力,倒也難得,于是贊揚了我幾句,聽得我面紅耳赤。其實剛才的話兒,也就是是忽悠師父而已,若是有時間,我自然已經練上手了,只可惜這幾日我一直在揣摩著小顏師妹的態度,腦子里一直就沒有空過,所以才沒有來得及嘗試。

  “深淵三法?”

  師父口中喃喃言語著,突然眉頭一揚,含笑說道:“阿普陀所說的話語,其實也沒有太多的錯,你修行的道心種魔功法,是我當初跟隨你師祖游歷天下的時候,機緣巧合而得,強力的手段也沒有多少,它這些呢,倒也將你的短板補足了,只要你將其修行純熟,日后出去,雖不至于橫行一方,獨當一面,也是不在話下的。你之前沒使,這是小心謹慎,今天在為師面前耍耍,我也可以幫你把把關。”

  我聽得師父說起,當下也沒有幾多猶豫,閉目而眠,回憶起了當初阿普陀交予我之時的場景。

  有的東西,一旦深刻記憶,就很難忘,我這幾日雖然沒有聯系過,不過一思及,信息立刻源源不斷地涌上心頭,當下一出手,便將“風眼”使出,源源不斷地氣息匯聚于我的丹田之內,而后我幾乎沒有半點兒周折,又將“土遁”演示完畢,不知怎么回事,感覺這意境與我特別妥帖,不知不覺,便將第三法也一齊使出了來。

  這一招“魔威”而出,我凝聚周身炁場,攀升到了一個頂點,突然間腦子里面“轟”的一聲炸響,感覺從腦海深處有一條身長過百的巨大變異龍蜥浮現,此物體側扁而有鬣鱗,背鱗大小不一,眼睛碩大,除了主體之上的一張巨口之外,渾身上下皆是有著細密利齒的口器,雪白的牙齒和流著黑色濃漿的身體形成了最鮮明的對比,它身體上延伸的觸手如鞭,在我腦中不斷地狂叫道:“殺了他,殺了他!”

  我猛然回過頭來,冷冷地看著面前這個白胡子老頭兒,恍如死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