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五章 陶晉鴻的考驗

  完全沒有理由和原因,瞧見面前的這個白胡子老頭兒,我心中充滿了恨意,有一種非要生食其血肉都不能解恨的仇怨,當下也是下意識地將常年別在腰間的辟邪小寶劍給拔了出來,舉劍便刺。

  我這些年來,也學了許多本事,這般驟然突襲,威脅實在恐怖,然而那個白胡子老頭卻淡定自若地伸出手來,手掌像云彩一般飄忽不定,而下一刻,便已經將我的手腕給握得緊緊,不作動彈。

  腦海中的那頭憤怒龍蜥奮力掙扎,我也無端生出許多憤恨來,感覺手弄不開,便用嘴巴咬,用腳踢,有指甲抓,如此一番折騰,卻瞧見那白胡子老頭兒嘴唇微微一咧,嘿然喝道:“天道乾坤,世事無常,識他人,識本我,識世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

  此言一罷,他朝著我猛地噴了一口氣,里面似乎有著艾蒿的氣息,濃郁滾滾,我腦海中那舞動不休的龍蜥仿佛被萬千束縛垂落而下,將其緊緊捆束,不得動彈分毫,接著那些束縛將其朝著虛無之中拖去,我雙目一陣刺痛,瞧見這玩意兒被一道游動不休的抽象陰陽魚給旋繞住,接著盡數消化期間,泯滅于無形之中。

  目光再次凝聚,我仿佛從深水里面撈出來的一般,濕淋淋一身汗,接著我瞧見剛才讓我憤恨到極點的那個白胡子老頭兒,可不就是我平日里最敬重的師父陶晉鴻么?

  我當初掏出辟邪小劍行刺的,竟然是我自己的師父?

  弒師,天啊,我竟然做出了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一想到這兒,我的腦子頓時就是轟然一炸,手中的小寶劍掉落下去,接著直接跪倒在地,也顧不得別的,就朝著師父磕頭道:“師父,徒兒罪該萬死。”

  師父瞧見我恢復了神志,微微一笑,并沒有責怪我,而是解釋道:“我一直奇怪阿普陀為什么能夠這么大方地讓你帶著蕭應顏,從無底深洞安然回返,原來竟然是在這里面動了手腳——它傳你三式最精妙玄奧的功法,看似無害,卻不曾想在你的腦海中種下了精神印記,潛移默化,讓你每當使用這功法的時候,就會對為師莫名就產生出許多的怨恨來。這仇恨只是潛意識中的,如火山蘊積,待到最終爆發之期,便能夠達到它的目的。只可惜它算盤打得蠻響,卻不料你并無私心,當著為師的面演示,將這危害提前給引發了,露了破綻……”

  聽到師父講完這些緣由,我心中也是一陣驚詫,那個家伙看著憨厚好騙,沒想到卻是個扮豬吃老虎的腹黑角色,虧我先前還洋洋得意地以為自己成功地忽悠了這么一位大拿,卻不曾想人家根本就是將計就計,逗我玩兒的呢。

  想來也是,能夠被鎮壓千年而存活至今的,要是沒有兩把刷子,咱家茅山也未必愿意讓你占用這么一塊風水寶地來當牢籠。

  當我明白這一切之后,再次跪拜道:“既如此,那么徒兒便永遠都不使用那深淵三法了,免得再做這等禽獸之事來。”

  師父瞧見我一臉赤誠,將我給拉了起來,溫言勸慰道:“你也不必太過自責,這事兒倘若是發生在別人身上,那自然是罪無可恕,然而剛才的你,不過是被那阿普陀的潛意識投影控制了而已,發現得越早,就越無害,唯一不好的,就是它傳你的深淵三法,當真是為了你而量身定制的手段,倘若你能夠得學,便可以獨當一面,也可以出來幫為師做許多事情了,放棄了實在可惜。不過對于觀想蠱惑術,為師并不是特別擅長,得想一個周全的法子。”

  我瞧見師父并沒有怪我,心也終于放回了肚子里面,然后又問道:“那可如何是好?”

  我師父沉思片刻,這才說道:“當年世界,遑論西洋,華夏之內就屬青城山上的重瞳子對這觀想蠱惑術造詣最高,倘若想要破解阿普陀安插在這深淵三法之內的手腳,估計也就只能期待他了。我當年跟隨你師祖周游天下的時候,曾經跟青城山的人打過交道,也算是有些交情,想來求他們這么一件事兒,問題不大,不過我不能去青城山,這個關乎于當年的一個誓約,雖然在場者都已仙逝,不在人間,不過人生于世,必然要心存敬畏之心,所以我這里便留書信一封,你自己找上門去吧——畢竟你這么大了,也該歷練一下了。”

  師父吩咐,我自然不敢不答,不過我雖然知道青城山在錦官城西,但是那兒是四大道教名山之一,想必也是洞天福地,一如茅山,我倘若是沒有個門路或者指引,恐怕連門都進不去。說起此事,師父他也沒有辦法,要知道,一般的洞天福地,對于山門最是看重,即便是以我師父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得知這種信息的。

  不過如果我師父親身而至,卻也不用這般麻煩,來到青城山下,報上大名,自然會有無數人前來迎接。

  師父沉吟一番之后,然后對我說道:“凡事都有我來幫你解決,這也無不可,不過你既然是茅山大師兄,自然也要有自己的擔當和責任,一味的嬌慣和縱容,只會讓你更加依賴于老一輩的扶助,自己站不起來。這樣吧,我不給你太多的東西,信物一件,書信一封,另外你是我的大弟子,不可無排場,茅山三代弟子之中,你可以挑選兩人隨你同行,一來可以相互照應,二來也是給你撐一下場面,免得到了人家的地頭,卻被人瞧不起。”

  此番青城之行,也算是考驗我的個人能力,我并不介意這樣的考較,因為這是師傅信任并且重用我的表現,而且聽到他說可以帶同輩的兩人,我腦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一張宜喜宜嗔的小臉兒來。

  因為彼此之間的誤會和進度太快,我已經有好多天沒有見到小顏師妹了,此番倘若是能夠假公濟私,使得小顏師妹得以加入,那么枯燥的青城之行也變得格外讓人期待起來。

  我再次詢問了師父,說無論是誰都可以么?

  師父答是,他告訴我:“你現在并非當年麻栗山下的那個農家小子,而是茅山的大師兄,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我茅山的臉面,所以這一點,你無論如何都要記得清楚,至于諸多師弟師妹,這些都是你的弟弟妹妹,你第一要維護他們,起到兄長的責任,第二你也要有領導和駕馭的能力,須知人力有時盡,唯有物盡其用,善于引導,遮掩才能辦成事兒^”

  這是師父第一次跟我談起除了修行之外的話題,關于領導力和茅山大師兄的臉面,這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也能夠感受到這里面的關心,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這事兒決定了,師父當場就揮毫潑墨,洋洋灑灑寫了一封簡短的信,然后給了我一方玉佩,龍鳳呈祥,并不算是很珍貴,也就是老舊一點而已。

  信紙上面的墨跡晾干,師父折好封住,然后遞給我,說道:“關于陪你一同去青城的人,你可有想好了人選么?”

  我毫不猶疑地說道:“弟子已經想好了,如果一定要選兩個的話,我決定是英華真人的弟子蕭應顏,和……呃,梅浪長老座下的徐淡定。”

  “哦?”聽到這么兩位意外的人選,我師父立刻顯露出了好奇來,詢問道:“為了會選擇他們兩個,我想聽聽你的理由。”

  我在說出人選之前,心中便已經有了計較,此刻也毫不猶豫地說道:“事情其實很簡單,選徐淡定,是因為弟子曾經跟他有過合作,他是一個有本事,也有智慧的人,而且還是茅山后裔,在外的身份和地位都算不錯;至于蕭師妹,我的想法就是青城山上的門派繁立,有男有女,倘若能夠帶上一位茅山女弟子,到時候也好溝通一些,而茅山之上,若是論最能夠代表茅山女弟子風華的人物,莫過于這一位蕭師妹了。”

  我說得大義凜然,而師父確實不置可否,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一直等到我心懷忐忑的時候,這才點了點頭,吩咐道:“好了,一凡他們差不多弄好飯了,你陪我吃過之后,先回去收拾行李,而我則會通知執禮長老,讓他代為轉達的。”

  聽到師父同意了我的提議,我頓時就是心花怒放,當下也沒有表現出來,規規矩矩地在竹林小苑之中吃完了中飯,還陪著小陶陶玩了好一會兒,這才拿著師父的書信和信物返回清池宮,還沒有等我收拾妥當,我便聽到符均過來找我,說鬼谷宮的徐淡定和秀女峰上的蕭應顏師妹趕到了殿前,說是奉了雒洋長老的吩咐,過來與我匯合。

  我得了消息,連忙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朝著前殿走去,剛剛過了一道走廊,正好瞧見小顏師妹與徐淡定站在殿前說話,聽到腳步聲,一臉狐疑地朝著我這邊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