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七章 熊孩子鬧出的誤會

  努爾臨走之前,給了留我一點費用,給我們路上用。

  我沒有拒絕,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我這三個人倘若沒有錢,怎么過去都費勁兒。

  兄弟兩人,也不用多說太多話語,從大碗茶館出來之后,我們上了前往都江堰的車,然后按照紙條上面的地址,前去尋找福云觀。

  那地方并不好走,就算是當地人,知道的也不多,我們一路找尋,轉悠了大半天,終于在傍晚時分的時候,才來到這位于南山腳下的道觀前,仔細一瞧,發現這道觀的建筑歷時百年,本來就有些搖搖欲墜,然后估計是十幾年前遭受過一些沖擊,大門都給卸掉了,走進觀中去,四面都是荒涼,雜草叢生。

  殿宇里地三清祖師像倒也還在,不過門倒窗破,一副破敗景象,徐淡定輕身而出,四處查看了一下,回來問我:“你那啞巴兄弟是不是忽悠你啊,這道觀荒廢許久了,哪里有什么青城山的人?”

  我也有些疑惑,這道觀荒涼,并無道士,自然也沒有所謂的觀主,而這樣,我們去那里找尋青城之門呢?

  一時之間,我們都沒有了頭緒,而這時小顏卻出聲安慰我:“大師兄,別著急,掌教真人既然這般鄭重其事地交待你,自然是有一些周折的,不過這樣無妨,即便是找不到這福云觀中的人,我們也可以直上青城山,叩見山門,你是茅山大師兄,身份地位擺在這里,他們也不可能會避而不見的,切勿擔心。”

  良言寬心,特別是小顏師妹的話兒,我沉下心來,想起努爾這兄弟自然是不會塞一個假地址來騙我的,要么就是這兒有所蹊蹺,要么就是我們沒有找對地方。

  事情沒有追查清楚,也沒有必要妄下定論,我想起來的路上,附近還有幾戶農家,這道觀到底有沒有人,亦或是別的什么情況,過去一打聽,說不定還會有答案。如此想來,我們也沒有再在這廢院子里面久留,而是往回走,在前面的一大片田地旁邊停下,瞧見土路旁邊,有一個小孩兒正撅著屁股在那兒拉翔,表情痛苦,雙眼睜得滾圓,當我們走到面前來的時候,他終于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連著幾個響屁,然后朝著后面一聲大喊:“旺財,快過來……”

  這一聲叫,左邊的一戶人家立刻有一條土黃色的大狗屁顛屁顛地跑了出來,來到他撅起的屁股后面,伸長舌頭舔舐。

  這場景看得小顏師妹一陣嬌羞不忍看,而我則走上前去詢問:“小弟弟,你家大人在么?”

  天色近晚,不過這兒也沒有燈光升起,卻也有些荒涼,那小孩兒瞧見我們三人圍上前來,也不害羞,等那大黃狗給他舔完了之后,這才施施然地站起來,對我們說道:“你們是誰,找哪個咯?”

  這小孩兒跟我尋常見到的鄉下娃兒不一樣,不怕生,我也來了興致,逗他道:“小弟弟,我瞧你模樣周正,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將來畢竟是一個不凡之人,不知道尊姓大名?”

  小孩兒經不住哄,臉上立刻樂了起來,鄭重其事地說道:“我姓李,名騰飛。”

  “好名字!”我夸張地舉起了大拇指,然后指著夜幕中的那處道觀,沉聲說道:“我是那家道觀觀主的故人之后,不遠萬里地過來拜訪的,結果來了之后,才發現根本就沒有人在這兒生活,所以想找你大人了解一下情況。”

  小孩兒揮了揮手,奶聲奶氣地說道:“我們這個地方,窮得都沒有飯吃咯,哪兒還會有什么人來當道士?叔叔你莫開玩笑,沒得的。”

  我看他年紀不大,可能曉得的也不多,便再次詢問道:“是么,你家大人在不在,我有些事情想勞煩一下他們。”

  小孩兒人小鬼大,瞥了我一眼,不耐煩地說道:“孺子之言,不欺暗室,你們不信也罷,不過我家大人都不在,找誰都沒有用。”

  他說完話,帶著將地上清理干凈的大黃狗回了院子,門一關,結果院子里空空蕩蕩,寂靜無聲,就仿佛沒有人存在一般,我們哪里見過這么有個性的小孩子,頓時就傻了眼,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徐淡定一臉郁悶的問我道:“大師兄,我在山里面長大的,不太曉得情況,不過現在山外面的孩子,都是這個樣子么?”

  我沒有回答,意味深長地看著前面這幾戶農家,而小顏則出聲說道:“怎么可能,外面的世界要是有這么瘋狂,我們又何必入茅山?”

  三人交換意見,都感覺這道觀附近的農家著實有點兒奇怪,我仔細回想剛才那小孩的話語,他有說過一句話,“窮得都沒有飯吃了”,道士也要吃喝拉撒,又不是每個人都會辟谷,生存不下去了,拿什么時間和心情來祀奉道祖?

  沒飯吃,就耕田種地,又不想離道觀太遠了,那么……

  我看了徐淡定一眼,他心領神會,走到旁邊去,在一塊平滑的巖石上面打起了坐來,口中念念有詞,接著沒有幾分鐘,從他身上浮現出了一個透明的人來,躡手躡腳地朝著前方走去。

  倘若是不懂這個的人瞧見了此情此景,只怕會驚詫萬分,只以為叫做元神分離,不過我卻曉得這個是茅山養鬼術之中的替身鬼靈,算是一種級別比較高的道法之一。

  那替身鬼靈從徐淡定的后背浮現而出之后,越過院墻和籬笆,從陰影處往里走,而我們身邊的徐淡定則開口說道:“東邊院子里面,有兩個人,剛才那個叫做李騰飛的熊孩子,另外一個,好像是他父親,或者爺爺……”

  介紹完這些,徐淡定嘗試著讓那替身鬼靈更加近上一點兒,然后又說道:“那小孩兒好像在跟他父親說起我們的事情,沒好話,嘿,這熊孩子居然說我們是什么袍哥會派來的臥底,說我們定然是想要通過福云觀拜入青城山下去,當真是可惡……嘿,他老子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怎么教的孩子,還說他這樣干得不錯?”

  徐淡定通過那個替身鬼靈,將那邊的情況給我們做了實況轉播,通過兩人的對話,讓我曉得到這幾戶人家,或者說這一家人,應該是跟青城山有一定關系的,只不過好像在戒備什么,所以方才會如此警惕。

  然而還沒有等徐淡定說太多的話語,突然間他的臉色一變,猛然睜開了眼睛,雙手一揮,結果舞弄幾下之后,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冷著臉說道:“不好,中了人家的設計,我的替身鬼靈被擒住了。”

  這話兒說得我們一陣大驚,要知道那替身鬼靈雖說不是三魂分身,但是因為祭煉方法比較特殊,所以一旦被人滅了,只怕徐淡定要功力大減。

  他一中招,我們就曉得自己的伎倆被人揭穿了,此事是我們理虧,不過倘若對方出手將這替身鬼靈給超度或者煉化了,那可真的就是結下了梁子,我想了一想,沒有再猶豫,折身返回那戶人家的小院之前,躬身說道:“這位前輩,得饒人處且饒人,此番是我們的過錯,請千萬別下重手。”

  我朗聲說道,然而那院子里卻并無半分反應,這讓我有些意外,還待再說,結果我聽到徐淡定突然尖銳的叫喊道:“大師兄,快讓他們住手——不,他們要將我的替身鬼靈給毀去了。”

  這話兒說得我心頭一跳,沒想到對方連對峙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上來就直接下這重手,一點回旋的余地都沒有,當真是有些太過剛愎自用了,我自然是不能放任而為的,所以徐淡定一聲喊出,我立刻一個箭步疾沖,翻身越過了那低矮的院墻,朝著兩人所待的房間沖去,到了門前,我又招呼了一聲,結果依舊沒有回應,當下也只有大叫一聲:“得罪了。”

  一聲過后,我一腳踹向了那木門,然而就在我抬腿踢出的那一瞬間,木門驟然而開,一個留著兩撇濃黑胡須的老人沖了出來,手朝著我的腳兜來。

  我本來是準備踹門的,結果發現有人出來,下意識地將勁氣散去,止住了去勢,然而對方卻并不罷休,兜不到我的腳尖,便當頭一拳,朝著我的胸口擊打而來。

  此人拳勁很猛,用的是內家拳的路子,隱約之間還有風雷聲起,有點下死手的意思,我不由得也惱了,想著此番我們偷窺,自然有錯,但是你連給人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上來就下死手明確也是很過分,于是當下也將雷勁運轉于手掌之上,然后一聲長氣吸入口中,口中一聲大喝,大聲叫道:“雷法正朔,天地為罡!”

  這一聲喊完,兩人全掌對撞,我固然是感覺到有一股狂暴巨力奔涌而來,腳底站不住,踉蹌往后,那人的半邊胳膊也是瞬間變得焦黑,衣衫絞碎。

  轟!

3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四十七章 熊孩子鬧出的誤會”

  1. 回復 2014/12/30

    李騰飛

    尼瑪的,就這么讓哥這么拉風地飛劍傳人拉翔出場…
    小佛,你就是欠

  2. 回復 2015/01/20

    旺財

    尼瑪,怎么可以讓我給李騰飛舔屁屁!!!!!!!!!!!

  3. 回復 2015/02/04

    蕭克明

    尼嗎!這出場比我還拉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