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二章 香粥之中藏蟲蠱

  李騰飛這娃兒給我的感覺很奇怪,一開始呢非常機靈,有著同齡小孩兒所沒有的成熟和懂事,也受過正統的國學教育,要不然也不可能說出那么一番正正經經的話兒來,反正我在他這個年紀,基本上還是拖著鼻涕到處跑,哪里能懂這些?

  而后他跟他父親暗地里籌謀,又經歷了幾番變故,我早上起來的時候,瞧見他那恨意盎然的目光,不由得又多了幾重感受,而此刻他又沖我眨眼睛,確實將我的好奇心給完全地調出來了。

  這小屁孩兒,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不動聲色地朝外面看了一眼,發現鬼面袍哥會的幾人都在院子里忙碌地布陣,我能夠聞到硫磺和朱砂的氣息,還有許多腥臭的動物鮮血以及屎尿,只要我們不走出去,便不會有任何人會關注我們,于是走到了他的面前來,疑惑地望了他一眼。

  “我沒有把你的事情,說給他們聽。”

  李騰飛開頭便是這么一句,立刻將我整個人的心思給勾了起來。

  難怪我昨天入夢之時,總是感覺哪里有不對勁的地方,如此一聽他說,這才曉得我們幾個那茅山弟子的身份,除了匆匆離去的李朝耳之外,還入了這個小孩兒的耳朵,他倘若是懵懵懂懂的小屁孩子,自然什么都不用擔心,只可惜小孩兒比猴兒還要精,我的身份隨時都有暴露的危險。

  而當我這茅山弟子的身份暴露了之后,大豬哥還會這般待我么?

  說實話,這事兒我還真的就沒有把握。

  李騰飛一句話說完,還待再說,我示意他停口,然后作了手勢,問他會不會寫字?

  他點頭,我便拉著他來到了方桌前,就著昨天的殘酒,在桌子上面寫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李騰飛竟然讀得懂,將酒跡抹干,然后在下面跟著寫道:“你幫我,不然我就告訴他們。”

  這小屁孩子當真是個機靈鬼兒,知曉自己的處境十分危險,在經過一番分析之后,竟然將求生的機會放到了我的身上來。只不過他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倘若我能夠動得了那橫行西川藏邊的鬼面袍哥會老大,那就不用在這邊委屈地接受軟禁了。

  我是陳志程,不是陶晉鴻,天下之大,能夠弄死我的人萬萬千,在沒有能夠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我是不會有任何不正當的行為。

  我的心思飛速轉動,不過表面卻是若無其事地在方桌之上淡定地寫下一個字:“好!”

  寫完之后,我瞧見李騰飛那欣喜若狂的表情,又在下面跟著寫了一排字:“不過你要聽話,不要輕舉妄動,不然出了事情,后果自負。”

  簡簡單單幾句話,我便和這個機靈古怪的小子達成了攻守同盟,接下來兩個人都沒有在繼續深入的交流,而是保持一定的距離,防止鬼面袍哥會的人看穿了我們之間的關系。

  之后我便沒有再說什么,而是一直盤在床上打坐,盡量讓自己的修為保持巔峰的狀態,以便在突發的狀況下能夠有一搏之力。

  我靜坐如老僧,而李騰飛卻并沒有閑著,在嘗試著幾次闖出去之后,那個猥瑣的漢子走了進來,朝著他的后腦勺兒拍了一掌,這精力旺盛的熊孩子便一聲不吭地倒在了地上,昏死了過去。

  猥瑣漢子看了我一眼,招呼道:“忙著呢?”

  我點了點頭,然后問道:“我那個師弟怎么樣了,怎么沒有聽到他的動靜呢?”

  猥瑣漢子無奈地聳了聳肩膀,然后嘆氣說道:“你那師弟當真是我見過最能睡的家伙,從昨個兒躺倒開始,到現在都還沒有爬起來過,呼嚕聲震天響,搞得老子們都呵欠連天了。鐵牛剛才去叫了他兩回,結果都沒有起來,要不你去叫他一下?”

  我不知道徐淡定在搞什么鬼,不過也曉得他應該是自有打算,當下也是搖搖頭,笑著說道:“他就是上輩子沒有睡夠,這會兒多睡一點,找補回來。不管他,睡死了事。”

  那猥瑣漢子意味深長地瞧了我好一會兒,這才說道:“不愧是朱老大看中的年輕人,當真是與眾不同,小子,有前途,前途無量啊——嗯,對了,人是鐵飯是剛,一頓不吃餓得慌,那粥,你還是喝一點兒吧。”

  他又一次提到了桌子上面的粥,這讓我心中生出了幾分好奇來,當下也是應承下來,待那人離去之后,我來到了那臨門的桌子前面,低頭一看,只見那陶罐里面熬煮著濃稠的米粥,間雜著些許紅豆綠豆,旁邊還有一小碟榨菜,看著當真是爽口得很,再聞一聞那陶罐,粥味濃郁,香氣四溢,這讓昨天就只吃了幾個饅頭的我不由饞得都流出了口水來。

  不過饞歸饞,我還是懂得分寸的,仔細地細聞了一會兒,終于從那粥香之中,聞出了一股膻腥之氣來,微微地還有一些發苦。

  這味兒一泛出來,我立刻知道不對勁,下意識的催動血氣,集中于右眼之處,立刻有一道不斷旋轉的符文在我右眼處盤旋,而我透過這臨仙遣策的神秘符文查看,瞧見這一個粗陶罐中,在粥面之下,有無數細小的蟲子在翻滾穿梭,這些蟲子恍若蜈蚣,有的細長,有的粗短,不一而足,不過給人的感覺,雖小,卻好斗,充滿了侵略性,猙獰滿目,嚇人得緊。

  瞧見這些,我終于曉得了鬼面袍哥會為何會對我以禮相待,原來他們并不打算正面將我給擒拿下,而是采用這種迂回的方法來將我們給制住,我渾身發寒,明白那猥瑣漢子為何三番五次地叫我喝粥了,而倘若我沒有動的話,只怕他會想盡辦法,讓我就范。

  身處苗疆的我自然知曉這黑線小蟲就是傳中的蠱蟲,這玩意一旦進入人的身體,立刻就會迅速繁衍,緊接著咬噬人的骨肉靈魂,受盡無窮之苦。

  在猶豫了片刻之后,我瞥了外面一眼,然后不動聲色地用勺子將里面的稀粥舀出來,留下痕跡,然后找到旁邊的角落倒掉,并且毀尸滅跡,去掉痕跡,弄完這一切之后,我回到了旁邊的小床上面,仔細打量了一番昏睡過去的李騰飛,瞧見他嘴角隱隱還有粥痕,曉得這孩子已經中了道。

  我并不懂巫蠱之術,認識的朋友里面,也就努爾曉得一些,不過這些東西都是秘而不宣之法,也無從得知,于是也沒有大驚小怪,繼續返回盤坐。

  如此又是一天,我幾次試探,都沒有機會,中途有人進來查看了一下,發現粥已經有喝過了,便沒有再管我,而另外一個房間的徐淡定也是一直在睡,并不起來,而鬼面袍哥會的人也一直沒有停下了,圍著整個院子,甚至農田都在做布置,我雖然不能一窺全貌,但是也曉得這必然是一場很大的陷阱,別說他們口中的李昭旭,便算是青城三老的任何一個前來,都有被坑掉的危險。

  白天忙,夜里的時候更忙,單聽那呼呼的風聲,就不知道有多少鬼魂厲魄在活動著,我甚至聽到了巨石移動的聲音,轟隆隆,轟隆隆,真的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布一個什么陣。

  到底是什么法陣,會耗費這么多的精力呢?

  一天一夜,我也大約曉得了這五個人之中,領頭的大豬哥實力深不可測,猥瑣男應該是個養蠱人,光頭大漢鐵牛武力強悍,竹竿男是個陣法師,還有一個平平無奇的矮個兒,雙眼狹長,卻是個陰郁的狗頭軍師,出謀劃策。

  大豬哥率先士卒,領著一幫人東奔西走,但是在第二天的時候就不見了,而其他人也在忙碌,如此到了第二天傍晚的時候,終于算是陣成了,感覺窗外風聲呼呼,鬼哭狼嚎,天色都暗淡了幾分。

  完成了這陣法,鬼面袍哥會的人都散開了去,只剩下鐵牛看守陣中,而徐淡定也終于被弄醒了過來,推到了我們待著的這個房間里待著,三個人質湊了齊。

  這天晚上,光頭鐵牛顯得格外嚴肅,仔細地觀察了我們好一番,這才寒聲說道:“兩位,你們適逢其會,不小心卷入此事,也算是倒霉,不過等到青城來客,你們也就自由了,到時候是拜入青城門下,還是自尋生路,這些都由你們。不過我這里也是把丑話說前頭,一會兒若是有什么動靜,你們最好別出門,否則傷了性命,也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

  我和徐淡定都點了頭,那人也放了心,然后離開了這個房間,我豎起耳朵聽,感覺那人走遠了,也顧不得別的,一把抓住了徐淡定的手說道:“他們給你的粥,你吃了么?”

  徐淡定微微一笑,回應道:“如此腥臭之物,自然有所詭異,你當我傻么?”

  旁邊被捆住了手腳的李騰飛卻是臉色一白,哭喪著臉說道:“我吃了!”

  還沒有等他哭出聲來,這時院子之外傳來了一道清越的聲音:“青城山老君閣門下李昭旭,應邀前來了,還請鬼面袍哥會的兄弟,出來一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