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 黎山十三尸門陣

  李昭旭?

  我下意識地從床榻上面蹦了起來,從窗戶間隙朝著外面望去,發現所有的視線都給一道院墻給阻隔,大門緊閉,也瞧不出外面的額場景來。

  此時此刻,在這房間里面的可沒有一個鬼面袍哥會的人,而青城山的人恰好找上門來,這里面,到底有什么緣由呢?

  還沒有等我回過勁兒來,先前那個竹竿男和光頭鐵牛都閃身擠進了來,瞧見我們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那竹竿男語氣生硬地威脅道:“兩位可別亂動,實話告訴你們,你們身上都中了我鬼面袍哥會首席蠱師曹礫的陰蛇蠱,此蠱一旦發作,吐、瀉,繼而肚脹、減食、口腥、額熱、面紅,再過幾日,臉、耳、鼻、肚均有蠱蟲翻動作響,全身腫脹腐爛,如果再無解藥,三十天之后,千百陰蛇透體而出,吞噬殆盡——后果嚴重,我便不細講,這天底下除了曹大師,無人可解,自己斟酌一下!”

  鐵桿男說得嚴重,我曉得不但是李騰飛,連我和徐淡定都變成了此中的人質,如此說來,只怕大豬哥早就已經看穿了我們真實的身份,只是不想節外生枝,方才會隱而不露,就等著此刻發難而已。

  聽到這話兒,我看了徐淡定一眼,這家伙卻一副唯我馬首是瞻的模樣,讓我不得不上,于是硬著頭皮,鼓作氣憤地說道:“我艸,你們這是背地里陰我啊?”

  那鐵牛嘿嘿地笑,擺手說道:“此言差矣,無論是我大哥,還是我們這些下面的小弟,對二位可都是沒有什么敵意的,不過有的東西,適逢其會,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此事關乎性命,咱們狹路相逢,自然不可能將這身家性命都付托于你們身上,談不上信任不信任,不過就是謹慎而已,此刻我們的對頭青城山李昭旭既然已來,那么就已經不關你們的事情了,待到萬事皆休,我們自然會給你二人解去蠱毒,大家好合好散。”

  這人性格爽朗豪放,說起話來,讓人心中生不起恨意來,不過我依舊不依不饒,緊跟著說道:“你這么講倒是容易,可是卻不知人家青城山三峰十二門,個個都是屹立江湖之奇士,焉能任你們任意擺布?要是最后的結果,是你們這幾人身死魂消,到時候我們身上這玩意兒,找誰解去?”

  我這是試探著說的,語氣之間也經過了一些斟酌,頗有些不屑,此為激將法,不過那個親手布陣的瘦竹竿兒卻也吃這一套,當即傲然說道:“我這黎山十三尸門陣布置妥當了,別說是他李昭旭,便算是青城三老親自過來,也得斟酌一二,看看自己能不能全身回返!”

  黎山十三尸門陣?

  這玩意聽起來可真的有些嚇唬人了,何為黎山,此又為驪山,傳說中的三清之一,通天教主門下便有一黎山老母,乃上古仙女,為斗佬所化,是上八洞古仙女中的第七柱。斗佬者,先天元始陰神,因其形相象道體,故又稱先天道姥天尊,最是了得,而這所謂陣法,一則以太極八卦諸天星斗之術的卦術為名,一則以神仙、來歷、緣由為名,能夠以黎山而名者,要么就是胡亂扯幾句,要么就是有大恐怖。

  不得不說,鬼面袍哥會這幾天給我的感覺,可真的不是過來開玩笑的。

  院子外面的李昭旭朗聲喊了好幾遍,院子里面都無回音,便直接走到了院門前來,這院門上回給鬼面袍哥會的人弄飛了,此刻雖然補上,但是卻也松松垮垮,不成模樣,他吱呀一聲,推門而入,往里面看來,口中還揚聲說道:“里面有人在么?”

  他這話兒是拉長著音調說的,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瘦竹竿兒卻是將雙手平平推出,然后舞動如風,在半空中一陣滑動,很柔軟,平和而堅定,但是身前仿佛有一方大磨需要推動一般,十分緩慢。

  然而即便是再緩慢,一句話的時間里,卻也妥當了,當他一個攬雀手回望藍天的時候,只聽到遠處的麥田那兒傳來一陣連綿的炮響,這炮就像是我們鄉下死人的時候,放的那種鐵炮,就是將火藥硫磺塞進鐵管子里,一下點燃轟出,聲音震天,圖的就是一個熱鬧,卻也沒有什么威力。

  然而那炮響從水田那兒一直蔓延到了院子旁邊的時候,我們陡然感覺到地底下傳來微微的震動,這搖晃雖然輕微,但是卻有一種動搖根基的感覺,我腳發麻,但是瘦竹竿兒卻臉上一喜,嘿然笑道:“請君入甕!”

  此言一出,我透過窗戶間隙朝外望去,看見外面的天空突然一陣黑暗,漫天的星光全部都化作了血色,天空之上垂落許多旗幡,我一眼望去便有四五面,周遭怕有十三面,籠罩天地,那旗幡十分寬大,一面足有六七米,從云端而落,上面有無數的圖案和符文布滿其間,將整個空間都給籠罩住。

  一個微胖的中年人手持長劍立在院門口,在他的后面,還站著七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皆是一水的青鋼劍,在陣起的一瞬間那七人立刻反應過來,結陣而列,長劍高低錯落,宛如刺猬一般。

  青城山一共來了八人,整個體型微胖的中年人仿佛一柄銳利的寶劍,所向披靡,而他身后的那七個年輕人劍陣一擺,立刻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如同刺猬一般的難以進入,進可攻退可守,端地是應付自如。

  然而再多的防備也擋不住鬼面袍哥會這幾日的謀算,一來便掉入了坑中,身陷迷陣,這幾人也是勃然變色,一邊小心防備,一邊迷茫地四處張望,那李昭旭更是大聲喊道:“要打便打,要談便談,鬼鬼祟祟作甚么?有本事的,你們就走出來,咱們當面鑼對面鼓的大戰一場!”

  我瞧見他目光掃過,沒有任何焦點,一點也沒有朝著我們這兒看來,也曉得只怕是陣成之后,我們這兒便化作了陣眼,隱身入了迷霧之中,他們也看不到。

  此陣一出,那瘦麻桿兒激動得渾身激動,沖著那鐵牛低聲喊道:“此陣乃當年那個叛徒留下來的筆記所作,我這些年來一直苦心孤詣地研究,也算是有所小成,不過卻‘養在深閨人未識’,無人知曉,如今陣殺了青城山老君閣當代高手李昭旭,和他們飛劍營的七把劍,我李由便要天下名揚了。”

  光頭鐵牛一雙牛眼之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嘿嘿地應承著,然后揚起手中的一對鐵拳,沖我們喊道:“都老實待著,你們可也都在這陣中,倘若是想開什么小差,丟了性命,可別怪我老牛!”

  他帶著一雙滿是荊棘鐵釘的手套,上面寒光閃爍之間,隱有紅芒微動,顯然是還藏得有劇毒,我和徐淡定互看一眼,老實地朝著后面走開,然后蹲了下來。

  鐵牛有事兒要忙,也不再照看著我們,而是打了一個響指,這房間頓時就分作了兩截,那兩人待在一邊,而我們周遭的墻上則出現了許多翻滾滑動的明亮刀輪,不停地旋轉著,在角落處又浮現出一個滿臉鮮血的黑影子,一雙泛著紅光的眼睛,正死死地瞪著我們,雙眼鼓鼓,仿佛我們一旦有所異動,就會刀斧加身一般。

  我們這兒,只不過是防備,而在院子之外,或者說黎山十三尸門陣中的青城山一行人,卻是一上來就受到了最猛烈的攻擊,但見當那個微胖道人向前踏出一步的時候,天上有旗幡垂落到了他的面前,從上面立刻跳出十數頭動作僵硬的陰靈死尸下來,臉上猶如被大火灼燒腐爛過的一般,渾身漆黑,白毛泛起,手中的指甲根根銳利如刀,奮力朝著他橫撲而來。

  這些是僵尸?

  不是,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陣靈,也就是通過法陣的規則做牽引,將從虛無之中抽取核心的力量,然后灌注在事先準備好的陰靈之上,賦予了它們超出尋常的能力。

  這樣的陣靈既擁有尋常僵尸的手段,也足夠兇悍,不過它們對于那從青城山上下來的八人卻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但見微胖道人一劍當先,但凡有能夠擠到他面前的陰靈死尸,便被他一劍斬落,化作了兩半,繼而又黑煙一起,無數灰塵灑落,化作虛無。

  這人想來便是青城山老君閣的李昭旭,能夠讓鬼面袍哥會坐館大哥出面的人,能夠斬殺一方坐鎮鬼帥,這樣的角色自然是不可小覷的,區區陣靈對于他來說不過爾爾,然而他身旁的七把劍,雖說論個人能力并不突出,但是結合在一起來,劍陣牽連,步伐周轉,達成了一個完美無垢的防御狀況,沒有一頭能夠入得其間,給死死的擋在了外面。

  那面垂落的旗幡上面,源源不斷地跳下那些玩意來,結果全數都給滅掉,雖說源源不斷,讓人有些絕望,但是也沒有展示出多少威力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一直處于癲狂之中的瘦麻桿兒冷然一笑,冷哼一聲道:“真的以為我費盡心血研究出來的陣法,這般軟綿綿么?”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 黎山十三尸門陣”

  1. 回復 2015/05/14

    小佛爺

    叛徒?莫非是我的屈陽右護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