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八章 你真的惹怒我了

  慘死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卻正是前往青城山去請援兵過來的福云觀觀主弟弟,李騰飛的父親李朝耳。

  這個老頭兒并不討人喜歡,當初與我們見面的時候,還發生過沖突,當時氣得我還真的有些下狠手的心思,不過我到底還是有求于人,所以將這口氣給忍下來了。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轉眼幾天的時間里,他便這般凄慘地躺倒在了我的旁邊,腦殼碎裂,腦漿子像豆腐腦兒一般,流淌一地。

  我頓時就給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往旁邊移開,接著附身下去,將徐淡定的身子給抓起來,然而徐淡定卻并不愿意讓我碰觸,而是用腳尖將我給踢開,然后朝著我大聲喊道:“小心我身上有毒。”

  他自己倒是什么都明白,不過我卻不能拋下他不管,當即沖他招呼道:“那你自己爬到青城山那邊的圈子去,小心一點。”

  青城山七把劍少了兩把,照樣將里間的人給兜住,不出紕漏,而我和徐淡定此番出面,也是為了他們的生命安危,這下徐淡定出了事情,他們幫忙照看,也是應有之事。

  徐淡定不許我碰他,那是擔心將蟲蠱傳染給我,并不代表著年紀輕輕的他便能夠直面生死了,聽到我的吩咐,倒也沒有再啰嗦什么,連滾帶爬地朝著那青城劍陣跑去,而對方卻也并沒有排斥它,而是放出了一個口子,將他納入其中。

  徐淡定一走,我的心終于算是安了一點兒,轉過頭來,瞧見從黑暗之中緩緩走出了一個巨胖的身影來,他根本不理睬旁邊的紛紛擾擾,而是看著我說道:“你便是讓天王左使都想収為徒弟,傳承衣缽的陳二蛋?”

  我搖頭,肅然說道:“我叫做陳志程,茅山門下。”

  大豬哥咧嘴大笑,臉上露出了豁達的表情來:“格老子的,我說怎么會有這么優質的璞玉沒人開發嘛,原來是被那么多人爭搶的家伙,不錯,我的眼光真不錯,對吧,老喬?”

  這巨胖朝著旁邊招呼,而白紙扇喬健的臉色也變得黑了起來,寒聲說道:“朱老大,快別這么說了,你看看李由,他都已經把放過這小畜生的過錯,賴在我的頭上來了,不過卻忘記了,這事兒可是得到您的首肯并且堅持的……”

  喬健在這兒訴苦,大豬哥寬容地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任何事情,過程總是會有所曲折的,不過只要結局如我們所想,那便沒有任何問題。”

  大豬哥表現出了一切皆在掌握之中的從容和淡定,而重瞳子卻是放棄了對狡猾如田鼠一般的李由追逐,而是閃身來到了我們的面前來,瞥了一眼地下的那具尸體,說道:“原來你一直都蹲守在外面,并沒有藏身于陣中?”

  大豬哥拍了拍手,然后無所謂地說道:“你如何,我便如何,我們是老相識了,交手也有好幾次,不分伯仲,現在所能夠比擬的,不過就是耐心和膽氣而已,你的勇氣可嘉,而我的耐心,卻剛好比你多那么一點點。”

  “李朝耳?”重瞳子打量著地上這具血肉模糊的尸體,語氣不知不覺就變得凝重了許多,沉聲問道:“這么說來,外面的人,已經都被你控制了咯?”

  大豬哥滿臉燦爛的笑容,揮揮手否定道:“世界上哪里會有絕對安全的人,總共十七個隨從和伏兵,我哪里控制得住?不過這世界上呢,最安全的人,就是死人,之所以回來得這么晚,就是因為你給我準備的開胃小菜實在是有些難啃。不過再難啃的骨頭,終究還是逃不過它最終的命運,你說是不是?”

  大豬哥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齒,就仿佛剛剛吃完人的野獸在展露戰果,如此殘忍,而重瞳子則有些飽受打擊地問道:“你的意思是,外面的人,全部都被你給殺了?”

  那胖子優雅地欠了一下身子,表示了確認。

  重瞳子咽了咽口水,然后又問道:“一個不留?”

  胖子終于開口了:“有一個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根骨又好,本來打算留下來當鼎爐用的,不過這里面不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么,我沒有時間在那里磨蹭,所以就沒有留她性命——唉,真可惜啊,長成那樣的素凈美人兒,這世上還真的是少有了……”

  他長長嘆息著,仿佛很惋惜,不過聯系到他那殺人兇手的身份,反而感到更加的詭異恐怖。

  胖子笑嘻嘻,看著很仁慈,不過卻是活生生的一個笑面虎,面對著這樣的家伙,原本風輕云淡的灰袍道人重瞳子終于展現出了難得的憤怒,一字一句地說道:“朱作良你這頭肥豬,當真是將我給惹火了!”

  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瞧見重瞳子的一雙眼睛變得碧綠幽幽,笑得越加的放肆了:“養尊處優的重瞳子真人,你也有生氣的時候?”

  重瞳子閉目,仰首望天,過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地說道:“十七條人命,整整十七條,如此對生命沒有敬畏之心的行為,所為的不過就是要激怒我,這代價實在是太重了,不過我承認,你的確是激怒我了,此番過后,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天下間再也不會有第三種答案。出手吧,讓我看看傳說中的金錢肥君,真正的本事!”

  他這邊一說完,那朱作良肥厚寬大的左邊手掌之上立刻多了一疊銅錢,但見他右手曲指而彈,頻率飛速,接著無數有勁風的銅幣從他的手掌之上飛出,倏然而至,朝著重瞳子周身穴道襲來。

  空中只聽到銅幣犀利的破空聲響,我瞧見重瞳子的臉上陡然一下,就變得無比的嚴肅起來,身子似乎不動,然而卻在那一刻不停地顫抖,避開無數宛如子彈一般的銅幣,在那一瞬間,他表現出了身法之中最高明的境界,也就是入微,通過最少的力量,來達到逃避攻擊的目的。

  這意思也就是說,即便是在槍林彈雨之中,重瞳子也能夠在正面沖鋒之中,分毫無傷。

  所有的子彈,唯一的命運便是錯肩而過,絕對不會扎入到皮膚和肌肉里面。

  這便是入微,在極短的時間里面迅速判斷攻擊的方向和力度,從而選擇避開或者是拿捏住,這只有真正達到一定境界、對天地人三境有著深刻體悟的高手,方才能夠做得到的。

  然而就在重瞳子施展這絢麗的閃避身法的時候,我卻發現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朱作良射出的這些金色銅錢,并非只是單純地拿來當做暗器,而是在排演布陣,只見那些速度極快的金色銅錢到達了某一個預定地點的時候,驟然落下,然后圍繞著重瞳子布置出了一個逆北斗七星陣來。

  朱作良不停地甩著金色銅錢,重瞳子但凡想要跳出這布置,前方的身位必然就會出現一枚灌足了氣勁的銅錢子,劃出炸響。

  慢慢的,重瞳子陷落于朱作良的陣中之陣,泥足深陷,難以解脫,不過他卻也是放松了心思來,渾然不管,一步一步地前進,想要逼進那個幾百斤的大胖子,然而朱作良看起來雖然蠢笨無比,但是速度確實比尋常人還要快過幾分,終于在某一個時間節點,他將此法布完之后,一步踏前,口中高喝道:“金錢熔火,七星連陣!”

  此言一出,地上所有的金色銅錢都開始變得透明,繼而化作了光,光束向上升起,密密麻麻,將重瞳子整個身形都給籠罩其間,接著一點一點地縮攏了起來。

  眼看著重瞳子即將要被那些充滿傷害性的光束給并攏,正在與白紙扇喬健拼搏的我也著急了,使出了清池宮十三劍招最厲害的一式,將其逼開之后,我滑步前沖,一劍挑向了朱作良碩大的板油肚子。

  這胖子的要害自然不在腹部,我之所以這般攻擊,倒也只是想要亂了他的心神,好讓重瞳子有機會逃脫而已,然而他卻一眼瞧出了我的心思,將手掌前伸,緊接著一翻,猛然一收。

  那光圈在瞬間就縮做了一團,最后化作了一個點,煙消云散。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那消失無蹤的空間,很難想象威名赫赫的重瞳子,就這般簡簡單單地被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給一把弄死了?

  我的劍遞到了一半,恍然若失,瞧見那胖子目露兇光,頓時抽身后撤,回望空空如也的場地,大聲喊道:“前輩,前輩?”

  朱作良嘿然笑道:“你找他么?不要急,黃泉路漫漫,他還沒有走遠,你若是想要,我立刻送你下去陪他!”

  我聽到他這滿含殺意的話語,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然而那家伙卻已經沖將了上來,此人體型巨重,一旦沖將起來,立刻就是肉山奔走,氣勢如虹,然而就在我咬著牙準備硬拼的時候,突然間這狂奔的大象腳底一空,直接朝著旁邊傾倒,轟然滾到了一旁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