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九章 風眼立功

  就在我們都為重瞳子驟然消失而感到震驚萬分、鬼面袍哥會的氣勢如此滔天的時候,原本是懷著萬般兇猛氣勢而來的朱作良在頃刻之間,竟然馬失前蹄,還沒有接近我的身前,便直接翻到在了地上,這情況讓所有人都大為震驚。

  是誰,能夠將如日中天的朱作良給一把撞開倒地了去呢?

  我下意識地朝著旁邊瞧去,但見一襲灰衫出現,接著那布滿符文的油紙傘打開,不停地旋轉開來,原本消失于無形之中的重瞳子傲然而立,冷然哼道:“區區金錢熔火陣,便想要奪取我的性命,真的當我這雙眼睛是瞎了的么?”

  重瞳子身負雙瞳,四只眼仁兒,能夠看破許多我們所不能及的規則和線索,在那火焰燃起的一霎那,通過示敵以弱的手段,提前消失,然后驟然出現,痛下殺手,這手段當真是了得,不過那朱作良在滾了幾番之后,卻又滴溜溜地爬了起來。

  瞧他狗熊、大象一般的身子,自個兒卻是靈活得很,上下跳躍,敏捷非凡,一連避開了重瞳子連續而至的進攻,拉開距離之后,他嘿然說道:“我原本也不妄想將你速殺,貓捉老鼠,總得玩一玩,方才會有樂趣嘛,你說對不對?”

  重瞳子連續進招而不得,驟然收住身形,嘆了一口氣,說道:“老朱,你居酆都,我居青城,兩者遙遙而望,一直相安無事,今日何必又要鬧個你死我活呢?”

  這灰袍道人剛才逃離那金錢陣的手段也是有些勉強,此番在勻氣,而那胖子則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原本也以為咱們會相安無事地一直終老,做一對有默契的忘友,然而現在這個時代已經不同了,國門都打開了,我鬼面袍哥會又何必偏安一隅,在這個窮得連燒豬蹄都不舍得放鹵料的破爛地方,呆上一輩子呢?重瞳子,本來你這個人,除了猥瑣點,還有點兒戀童癖之外,其實還算不錯,不過呢,我們終究還是對頭,立場不一樣了。”

  胖子一步一步地逼近過來,而重瞳子則一動也不動,沉聲問道:“那個南來的家伙到底是誰,他到底是怎么說動的王新鑒,你們又會有什么計劃呢?”

  聽到重瞳子這般連續詢問,胖子一愣,下意識地看了正在與我拼斗的白紙扇一眼,然后說道:“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厄德勒分裂快半個世紀了,久合必分,久分必合,終究還是要走到一起來,將勁兒擰成一股。既然有這么一個由頭,不管是我,還是天王左使,都是不能放過這機會的……”

  他說完這些,便不再言,沖將上前,與重瞳子繼續正面交鋒起來。

  我在此以前,一直覺得胖子不過就是脂肪堆積,除了體型過大之外,交手起來,幾乎沒有任何優勢,然而此刻的朱作良卻讓我再一次認識到,所謂胖子,從來都不是好惹的一群人,特別是他這般靈活的胖子,說速度,腳蹬便有風,說停卻又停,紋絲不動,每一拳都有山岳倒塌之勢,而他的手段也是層出不窮,有力量和速度大得驚人的拳腳,有冷不丁的銅錢暗器,有炁場牽引,有口吐火云,簡直就是一個人形怪物。

  此胖子走得是巫門鬼道一脈,除了脂肪堆積的力量之外,更多的,其實都是無數鬼靈在他的身體里面穿行而得,這些瞞得過別人,卻全數都在我的臨仙遣策面前原形畢露。

  不過即便是如此,能夠將鬼道凝練于身這般成功的,當今天下,這樣的人也不多。

  不但不多,而且少,重瞳子乃青城三老,當今道門之中最頂尖的一群人,當時卻被他給壓得死死的,要知道,這道法堂皇正統,天生就對邪門歪道有一股壓制之意,雖說在這陣中朱作良有了法陣加成,但是重瞳子也有天賦眸術,看破端倪,所以如此說來,那朱作良有可能要比重瞳子還高尚一線。

  這便是鬼面袍哥會,一個膽敢挑戰頂級道門的幫會組織,只有領頭的家伙有這般強悍,方才會做出這般的事情來。

  分裂和統一,并不是悄不作聲,就能夠完成的,當年的天下第一大幫會,邪靈教,或者說是厄德勒,倘若想要重新回歸統一,那么就必須要流血,便如當年民國一統江山一般,又拉又打,使盡了手段方才得行,而且還需要斬旗立威。

  當初的水泊梁山,還不是兵發祝家莊,攻打高唐州,方才天下震動,從者云集的么?

  如此說來,這鬼面袍哥會與青城山老君閣的李昭旭恩怨事小,借題發揮,名揚天下,方才是正事兒。

  既然是這樣的目的,鬼面袍哥會自然是力求功成,廝殺得也格外兇悍,坐館大哥朱作良,白紙扇喬健,紅棍鐵牛,法陣大拿李由以及那個一直沒有在露面的蠱師,這樣的黃金組合一齊出現,的確是讓人心中震撼,我瞧見重瞳子以一把符文油紙傘應對那一身肥膘的朱作良,鬼化鐵牛以一人之力迎戰七把劍,而李昭旭則盯上了那個陣法師李由,一路追殺,生怕他再次躲回陣眼去,而白紙扇則扇面翻轉,朝著我狂攻而來。

  白紙扇用招,陰損刁鉆,極盡歹毒之勢,不過他卻算計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實力,遠遠比他想象的更加強大,想要通過如潮攻勢的壓力來讓我屈服,這事兒還真的有些不準,反而是我,一把魔劍上下縱橫,將他給逼迫得連連后退。

  我勝在法器犀利,要不是那陣法之中無數怨鬼出沒,白紙扇還真的有些招架不住我的劍招。

  不過我這里形成了局部優勢,但是旁邊不遠處的七把劍,卻有些扛不住,他們原本倒也厲害得很,但是自從被內部破了兩人之后,撐起來就顯得有些勉力了,這些年齡不一的劍手都是老君閣當代不錯的弟子,但是遠遠還達不到抵住一方之雄的水平,倘若有劍陣憑恃,倒也無妨,此刻兩名減員,雖說還拿得動劍,但是卻也幫不上什么忙,而鐵牛則是攻擊越發的兇猛了,使得他們手忙腳亂,每每都有崩潰之勢。

  無論是誰強誰弱,戰場的總體還是呈現出一個大概平衡的態勢,而倘若七把劍那兒崩潰了,只怕就如同滾雪球一般,劣勢越來越大了。

  我瞧了重瞳子和李昭旭一眼,曉得他們應該是抽不出時間過來支援七劍了,生死存亡之機,既然干不倒白紙扇,我也不與他多做糾纏,而是騰身過去,一劍斬向了光頭鐵牛的后背。

  身子之中灌入惡鬼的光頭鐵牛有著敏銳的感知,就在我騰起于空中的那一刻,猛然轉身過來,一拳砸在了我的劍脊之上。

  仿佛萬斤之力猛然灌注在我的劍上,使得我的手臂猛然一晃,劍歪了一邊,空門大開,而鐵牛的下拳,又轟到了我的面門之中來。

  我猝不及防,揮出一拳,暗捏掌心雷的勁氣,與其對拼一記。

  全掌交擊,鐵牛渾身一震,退了一步,而我則像斷線的風箏,朝著后方跌落而去。

  在空中的我瞧見后面的白紙扇含著冷笑襲來,手中的紙扇微微一晃,鐵胎之上出現了尖銳的刺針,朝著我的脊柱那兒劃來。

  脊柱是支撐一個人的根本,倘若受了傷,輕則半身不遂,重則死于非命。

  而我身在空中,平衡頓時,連變招都難以為繼。

  千鈞一發之際,我下意識地使出了一招。

  幾乎是本能,雖然我在學得之后,就從來沒有用出來過,但是這手段卻已經融入了我的血脈之中,一到了這生死攸關的時刻,便立刻展現了出來。

  深淵三法之風眼。

  一股氣旋從我的丹田之中流出,接著便有無數的氣流左右在了我的身體周圍,落勢驟然停止,而白紙扇的身子也不知不覺地前進了一大步,炁場暗流涌動,不由自主,使得他這必殺一擊落了空。

  這風眼是驟然之間的一下,莫名其妙,根本無法察覺,我提前落地,瞧見白紙扇一臉的驚詫莫名,心中陡然生出了幾分戾氣,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一緊,接著順著一道直中帶弧的進攻線路,繞過了喬健下意識的格擋,從他的右胳膊由下而上,奮然一揮。

  一劍奏效,立刻有鮮血灑落其間,我瞧見喬健緊握著白紙扇的那只右手脫離了他的身體,朝著天空飛起,而他的臉上,則充滿了痛苦,以及滿滿的難以置信。

  天啊,這樣的一個年輕小子,竟然把我的胳膊卸了下來,真的假的?

  他終究還是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一邊捂著噴血的傷口抽身狂退,一邊在口中大叫著什么,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到一聲炮響,扭頭看去,只見此間最強勢的兩個人,一個重瞳子,一個朱作良,已經戰斗得正酣,那個大胖子雙手朝天一舉,天上雷霆轟鳴,無數黑色光華落在了他的身上。

  黎山十三陰尸門陣,意志灌入,引神入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