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章 眾人皆詫異,志程立奇功

  一聲炸雷而出,無數黑色光華落入了朱作良肥碩的軀體之中,我瞧見天際之上那十三面巨大旗幡遮蔽上空,接著鼓蕩而下,源源不斷地注入,使得他原本肥碩無比的身軀,像吹氣球一般的迅速腫大了起來。

  重瞳子瞧見他這般模樣,頓時就無比的焦急起來,當下也是清嘯一聲,響徹天際,接著將手中的那符文油紙傘微微一震,那傘面之上的符文迅速匯聚成了一頭形體秀麗的巨大仙鶴而來,此物翼展四五米,舉止瀟灑,神采飄逸,姿態優美,唯有那修長如劍一般的鳥喙,有著寒光一般的銳利。

  此物一出,重瞳子便將手中的符文油紙傘輕輕一抖,朝著前方使勁兒一扔,那仙鶴便是一聲尖唳,振翅高飛,似箭一般直刺入了朱作良的心房。

  沒有人知道受到陣法如此加持過后的朱作良到底能夠有多厲害,但是重瞳子卻知道,剛才兩人的拼搏,他便已然處于了下風,而倘若面前的這個大胖子再厲害上幾分,只怕他就已然扛不住了,而只要他這最頂端的力量折損,那么所有的一切抵抗立刻冰消瓦解,陷入崩潰狀況。

  在陣外,已經有十七人死于鬼面袍哥會這位坐館大哥的手下,而倘若里面的所有人也都陷落,只怕這一回青城山可就是全軍覆沒,栽了個徹底。

  而除此之外,還搭上了兩位見義勇為的茅山子弟。

  重瞳子傾盡全力,將手中的法器激發,掐訣念咒,終于將符文油紙傘中的器靈給逼將出來,準備給這個專心變得更強的男人予致命的一擊。

  仙鶴化作利箭,眼看就要戳穿了朱作良的身體,但見那足足大了好幾圈兒的胖子突然睜開了眼睛來,雙目之中冒出了滾滾的黑氣,接著伸手一揮,竟然就只用了單手,便將這銳利之極的仙鶴給拿捏于手上,不言不語,只是冷笑一聲,接著伸出了另外一只手,搭在了那巨大仙鶴的脖子上面,用力一擰。

  那費盡無數心力煉制而成的仙鶴器靈尖唳一聲,聲聲悲啼,接著雙腳直接跪倒在地,四肢伸展,完全就是一副喪失了性命的狀態,再接著那朱作良奮力一扯,那凝結得宛若實質的仙鶴立刻化作了一片一片的光團,消散不見。

  時間僅僅只在一瞬間,朱作良一招便將重瞳子祭出來的殺招給攔住,并且將其毀去,那重瞳子瞧見了,一聲慘叫,胸口之中血氣翻涌,一口氣上不來,臉憋得血紅。

  而當那仙鶴化作烏有之時,重瞳子手上一直當做武器使用的符文油紙傘突然出現幾聲裂帛一般的響聲,低頭看去,只見那堅實得宛若鋼鐵的傘面竟然片片碎裂,化作破破爛爛的模樣。

  一招廢去了重瞳子的法器,如此恐怖,此刻的朱作良,難道真的要碾壓全場了么?

  我心中發寒,瞧見重瞳子也是起了拼死之心,朝著那巨大肥漢沖去,剛剛斬去白紙扇一條胳膊的喜悅也全部都藏于心中,曉得此事再無善了,當下也是下了狠手,宜將剩勇追窮寇,魔劍飛舞,朝著失去右臂的白紙扇喬健追殺而去。

  身為鬼面袍哥會的重要首腦,白紙扇雖然有著不俗的修為,但是卻很少有如此肉搏之機,一只胳膊被卸了下來,血流如注,頓時也就慌了神,一邊跑,一邊朝著離他最近的光頭大漢呼喊道:“鐵牛,救我!”

  此刻的鐵牛,趁著剛才所有人都在為朱作良的驚天之威而詫異之時,乘勝追擊,一拳將其中的一把劍給擊飛,那人啊的一聲叫喊,直接消失在了旗幡之后的黑暗之中,心中正是得意,想要將這些家伙給徹底擊垮的時候,聽到這招呼,扭過頭來,瞧見我如同跗骨之蛆,緊緊纏著受傷頗重的喬健,臉上的肌肉如活蛇一般翻滾,接著重新確定了對象,朝著我這邊沖來。

  此間倘若論武力,除了朱作良,自然是這紅棍鐵牛,最是厲害,此人便宛若一臺轟鳴的裝甲車,有碾壓一切的氣勢,常人與其交手,還未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奪去了心志,端地是兇猛非常。

  不過別人恐懼,我卻沒有太多的心理壓力。

  修行者的斗爭,到底沒有熱兵器戰爭那般殘酷,再厲害的修行者,也是一拳一刀地劈砍出來的,個別能夠引雷御風之輩,也還算是可以理解,但是那熱兵器的戰爭,一顆炮彈落下,十幾米的彈坑煙熏火燎,無數的殘肢斷體,以及呻吟的傷兵,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從南疆戰爭走出來的我,沒有太多的心理壓力,因為我見識過了這世間最恐怖的惡,故而有著最大的勇氣,心無畏懼,一見那鐵牛兇猛沖來,當下也是一個鷂子翻身,劍倒掛而起,一套真武八卦劍使出,堪堪抵擋。

  我這真武八卦劍,快而不亂,靜而不滯,柔而不軟,將氣勢洶洶的鐵牛給磨得一點兒脾氣都沒有,腳步逐漸停滯下來,當下我也是柔中帶剛,一旦有了機會,立刻一劍探出,在那笨重家伙身上刻下一道痕跡來。

  兩人走走停停,邊走邊打,我卻也不輸于此人幾分,瞧得旁人震驚無比,不曉得這個尋尋常常的小子,竟然會這般厲害,瞧那架勢,竟然比青城山老君閣的李昭旭還要厲害。

  我當真要比李昭旭厲害么?

  其實不然,與鐵牛的交手,我之所以能夠強行硬撐下來,并不是我的修為比那老君閣的前輩厲害許多,而是因為我身具魔軀。

  所謂魔軀,換一個說法,其實也就是我修行“道心種魔”之法而已,那魔功錘煉身體筋骨,道心凈化心神,再加上諸般奇遇,譬如利蒼墓中所獲,又比如伐筋洗髓,又比如生吞蛟肉,如此等等,使得我身軀遠異于常人,此為其一,第二點,那就是我此刻下意識地就運用起了茅山后院無底洞下的阿普陀交與的深淵三法之一,也就是加強抵御能力的“土盾”。

  何謂土盾?這并非簡單的化土為墻,而是將對手洶涌的勁力吸收入內之后,開辟出好幾條通道,傳導至腳下的土地上面去,讓堅實的厚土來承擔大部分的傷害,從而得以保全自己。

  我先前用了風眼,此刻又作土盾,這些都是還沒有得到過破解,很容易走火入魔,化身為狂的手段,不過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也是管不了太多了。

  得過且過,倘若是熬不過此時此刻,我便算是永世安寧,那又有什么好處呢?

  憑借著土盾,我與鐵牛打得有聲有色,而在另外一邊,重瞳子與朱作良的戰斗也終于落下了帷幕,隨著一聲響徹場中的巨雷轟鳴,重瞳子飛身而退,而朱作良也是滾落在了一邊,兩人交手的場中裂開了一道寬約半米的裂縫,深不見底。

  這樣的交手使得這黎山十三陰尸門陣搖搖欲墜,好幾面旗幡直接消失,仿佛片刻就要垮掉一般,著情形本來是讓人歡喜的,不過當我瞧見朱作良又艱難地爬了起來,而重瞳子則一頭栽在了李昭旭懷中,就曉得此事不妙了。

  重瞳子何等人物,他居然受了這般的傷害,那我們還有誰能夠擋得住發狂了的朱作良呢?

  就在我心中惶然的時候,朱作良已然沖了過來,務必要將重瞳子給斬落于此。

  重瞳子何許人也,青城三老之一,倘若不是這恐怖的黎山十三陰尸門陣加成,他朱作良一萬年也沒有這個機會。

  時不待我,機不可失,朱作良就這般轟隆隆地沖了上來。

  大地都在顫抖。

  一代得道大拿,就要隕落于此了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投向了兩者的交戰之處,抱著重瞳子身體的李昭旭臉上露出了決絕的神色,準備拼命了,然而卻沒有人注意到一個身影從側里殺出,擋在了朱作良的面前來。

  那人是誰?

  自然是我,茅山掌教真人陶晉鴻門下,茅山大師兄陳志程是也。

  沖出去的時候我自己都有些懵了,瞧見那朱作良不屑地揮手拍來,我氣沉于丹田之內,血勁狂催,將那魔功遍布全身,一記掌心雷,沖著臨仙遣策指出來最薄弱的地方印去。

  又是一次兩掌交替,所有人都以為我可能會像先前被鐵牛拍飛的那名劍手一般,直接騰飛而起,消失于黑暗之中。

  但是沒有,最終往后倒退的,卻是朱作良。

  這個請神入體了的大胖子與我根本不成比例,但是最終往后跌倒的,竟然是他。

  所有人都跌落了眼鏡,不敢相信這樣的結果,但事實卻擺在了他們的面前,不得不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齊刷刷地看向了朱作良,而那胖子的身體不斷地翻滾冒泡,就仿佛沸騰的開水,我看著自己的手掌,自個兒都嚇了一跳,回憶起剛才那洶涌澎湃的一道勁氣透體而出,不知所以。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開,然而這個時候,朱作良的身體突然轟的一聲,直接炸裂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