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一章 奇謀迭出

  事態的發展讓所有人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原本已成碾壓之勢的朱作良為何在與我一番拼斗之后,竟然就變成這般模樣了呢?

  我們都沒有反應過來,但見那巨大的胖子轟然一聲炸響,血肉四濺,而就在我以為朱作良已然身死之時,只見那漫天的肥肉軀體里沖出了一個侏儒來,用朱作良的口音惡聲喊道:“重瞳子,你這個陰謀家,老子萬萬沒想到,竟然中了你這般低劣的圈套,眾人,風緊扯呼!”

  我定睛一看,但見那侏儒頭大身小,面目與原來的朱作良卻有七分相似,剛要上前阻攔,只見他似一道風,忽然一下就消失于黑暗之中,而旁邊的白紙扇喬健和瘦竹竿兒李由也是第一時間遁入了空門,唯有那個紅棍鐵牛,因為惡鬼入體的緣故,無論是思維,還是行動都要慢上半拍,結果給人拖了一下,我瞧見了,二話不說便攔在了他的面前,將他逃生的希望給予了封堵。

  生機被奪,鐵牛顯得無比的憤怒,碩大的拳頭朝著我的腦門砸來,我卻是連續翻滾,接著魔劍飛舞,三兩下,便在這蠻漢子身上又留下了數道傷痕,使得他的行動終于變得遲緩。

  被纏住身形的鐵牛哪兒都使不上力,不由憤怒地連連大吼,而這時那灰袍道人重瞳子卻也回過了氣來,連著吐了兩口鮮血,臉色有些蒼白,但是眼仁兒卻黑得發亮,朗聲說道:“鐵牛,朱作良、喬健等人業已逃離,就剩下你一個,莫強撐了,束手就擒吧。你不過是朱作良手下的一把刀子,也沒有犯下什么惡事,倘若能帶著我們出去,自會留你一條性命。”

  聽到重瞳子的勸解,那鐵牛似有意動,然而體內的惡鬼翻涌,卻由不得他,當下也是露出一口雪亮的獠牙,沖著重瞳子一聲狂吼,接著猛沖而來。

  然而在沒有了同伴的牽制之下,這鐵牛即便是身有惡鬼,也不是那道門名宿的對手,但見重瞳子朝著地上吐了兩口殘血,然后大袖一揮,舞動了幾下袖花,腳步一錯亂,迷蹤而來,接著輕輕的印在了鐵牛的胸口處。

  這輕輕的一掌,勁道要遠遠比我那氣勢恢宏的掌心雷輕上許多,簡直就像是拍一下蚊子腿兒,然而那大漢渾身一震,一股黑氣立刻被拍出體內去,我本來可以用那煉妖壺觀術收之,不過此刻也曉得藏拙,沒有動手,果然在下一刻,重瞳子雙目一瞪,眼中立刻有精光射出,凝如實質,將這黑氣給直接煉化了去。

  我擦,厲害了,目光都能殺人,沒有了朱作良在此對比,那重瞳子當真是讓人心中只跳,遍體生寒啊。

  黑氣一除,光頭大漢鐵牛立刻恢復了原來模樣,跪倒在地,而重瞳子的手掌則在他的光頭之上摩挲,淡然說道:“你可愿意臣服于青城門下?”

  好死不如賴活著,那光頭大漢看著魯鈍,但是卻也沒有什么氣節,并沒有如我所料一般慷慨赴死,而是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一下頭,恭聲說道:“只要能活命,小的什么都愿意。”

  兩人對話的時候,我瞧見旁邊青城山老君閣的李昭旭和其他幾名劍手臉上有異常,那李昭旭城府深,倒也能容,但是好幾個年輕一點兒的,卻是都露出了難以理解的憤恨之色。

  都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這家伙剛剛弄傷了他們自己好幾名兄弟,還有一位直接消失無蹤,這叫他們這些手足情深的劍手如何能忍?

  不過重瞳子似乎并沒有看到這場面一般,一雙手在空中結了一個繁復的印結,然后平平印在了鐵牛的額頭上,口中喃喃念過一回咒,然后將他扶起:“你且起來,不過好叫你曉得,我剛才已經在你的天靈之上結下印記,日后但凡生出反叛之心,我便會了然于胸,到時候我若傷了你的性命,可別怪我不守承諾。”

  鐵牛恭聲應諾,規規矩矩,好似那無害的孩童,重瞳子不再理會他,而是轉過身來,朝著我長鞠到地,肅容說道:“重瞳子多謝小友活命之恩。”

  他這般鄭重其事,倒是讓我好是不適應,慌忙將他給扶起來,恭言說道:“我剛開始還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那從朱作良體內竄出來的侏儒卻將答案說出了來,原來一切都是前輩謀劃掌控,運籌帷幄,我剛才之舉,倒是顯得有些畫蛇添足,多此一舉了。”

  我越謙虛,重瞳子卻越是執著,認真地給我解釋道:“志程小友,切莫妄自菲薄,我剛才施展之法,乃金蟬脫殼,借尸還魂之術,那是沒有辦法了,拼的只是一個運氣而已,真正引發他氣息不穩,血氣翻滾的,是你剛才那堅定的阻攔,使得他最終陷入了真氣沖突、爆體而毀的下場,唯一可惜的事情,那就是沒有人曉得這家伙竟然是個雙皮人,里外兩張皮,方才得以逃脫,要不然,必將喪命于此了。”

  我挺他的說法,方才對剛才的來龍去脈有了一絲清晰的認識,再次向他恭聲說道:“即便如此,此戰也是前輩居功至偉,志程微末,不敢爭功,家師陶晉鴻與您同輩,你便不用這般禮待,免得折了我們這些晚輩的福壽。”

  我們兩人在這寒暄,旁邊的李昭旭則在檢查地上的李朝耳,翻檢兩下之后,站起來,對著重瞳子說道:“真人,敵人雖逃,但是陣法仍在,我們當如何破陣?”

  重瞳子皺著眉頭說道:“一般陣法,我一眼便能看破,只不過這兒的法陣,實在是太過于精妙了,唯有找到陣眼,方才能夠破解,而我沒有去過,倒也有些難辦……”

  聽他這般說,我倒是想起了一點兒來,拱手說道:“說到破陣,晚輩倒是有些心得,而且先前也是在陣眼之中待過的,不如讓我來試試。”

  我這般說,眾人自然是紛紛說好,不過我卻還是將地上的徐淡定給扶了起來,詢問道:“你還好吧?”

  徐淡定臉色蒼白,不過眼睛卻還是蠻亮的,點頭說道:“先別管我,出去再說。”

  我也不多言,開啟了臨仙遣策,順著印象之中的方位看了過去,瞧見那農家小屋正好在無數黑霧之后,當下也是按照著先前的法子,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詭秘復雜的炁場牽動,然后帶人摸了過去。

  這一個過程十分復雜,因為牽扯每一根氣旋,那法陣就會變換一下方位,如此千變萬化,便是對法陣推演再有心得的行家大拿,都難以找尋,不過因為臨仙遣策,我卻是簡單得很,三兩下,便帶著人來到了那農房之前,推門而入,但見地上躺倒了一個人,卻正是那小孩兒李騰飛。

  他許是剛才聽到了那粗陶哨子吹出來的聲音,蠱毒發作,方才會這般難受,李昭旭俯身將這可憐的孩兒扶了起來,難過地說道:“這孩子與他父親相依為命,現如今他父親身死,自己又中了蠱毒,當真是可憐,這樣吧,我去跟滄海說一下,收他為徒吧,也算是機緣一份。”

  這般說完,他將孩子給扶到了一邊兒去,而重瞳子則站在場中,雙手開始嘗試著撫摸這陣眼之中的諸般氣機。

  這些氣機,無形無質,無色無味,然而卻牽扯整個法陣之中的布置,十分難用,重瞳子雖然因為瞳術的緣故,能夠看破此類,然而一時之間,卻也掌握不得,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幾分糾結的表情來。

  解陣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也需要安靜,我們不敢打擾重瞳子,于是都擠到了另外一邊來,這時李騰飛也醒了過來,看到抱著自己的李昭旭,激動地喊道:“大伯父,你來了。”

  我有些詫異,沒曾想這兩人之間,竟然還有這么一層關系,而李昭旭則也有些不自然地笑了,嘿嘿兩句之后,詢問李騰飛的狀況。

  那孩子也實誠,如實說道:“疼,肚子和胸口處鉆心的疼,剛才發作的時候,肚子里面的腸子都打結了,好像有好多蟲子在里面爬,太痛了,我就暈了。”

  李昭旭頗有經驗地撫摸了一下李騰飛的肚子,然后雙眉幾乎都皺在了一起來,轉過來又看了一下搖搖欲墜的徐淡定,不由語重心沉了起來,嘆聲說道:“事情有些麻煩了,倘若是不抓住那個下蠱的人,只怕你們兩個都有得苦頭需要吃了。”

  下蠱的那個猥瑣男從頭到尾都沒有再現身,自然是找尋不到他的,事關徐淡定,我也更加關心了,于是問道:“這玩意除了下蠱者,還有誰能解?”

  李昭旭搖了搖頭,嘆氣道:“所謂蠱毒,百門百家,千蠱千戶,這世上哪里能夠萬能解蠱的人?若是找不到那人,只怕事情會很難辦。”

  這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然而當務之急,卻是破陣而出,我回頭看了正在皺眉鼓弄法陣的重瞳子,但聽他嘆了一口氣,說道:“難,太難了,這法陣到底是誰設計的,竟然會這么缺德,一定要有外力相助,方才能夠破解,而我們在外面接應的人,卻全部犧牲了^”

  他一臉郁悶,而這時徐淡定卻笑了,舉手說道:“說到外力,我倒是有個人選。”

3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六十一章 奇謀迭出”

  1. 回復 2014/10/26

    虎皮貓大人

    傻波伊們,大人我的陣法厲害吧!

    • 回復 2014/12/31

      李騰飛

      大人威武~

  2. 回復 2015/05/14

    洛十八

    傻波伊,有人的盅比我還厲害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