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二章 萬事皆休,推斷功法

  他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了留在福云道觀之中的小顏師妹來,這幾日我并非沒有想起過她,只不過她離這兒頗遠,鬼面袍哥會的人也沒有閑心去找她,應該是安全的,所以我才沒有心思去猜想。

  看見徐淡定那特有的笑容,我想起了這個家伙連續兩日的長睡不醒,有可能并不是真正在睡覺,而是施展別的手段。

  徐淡定年紀不大,修為也沒有比我更進一步,所以神游物外,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他出身于鬼谷峰梅浪師叔門下,精通馭鬼之術,說不定便能夠聯系到陣外的小顏師妹。

  果然,徐淡定強忍著體內的不適,盤腿坐下,口中喃喃自語,如此一陣之后,雙眼陡然睜開,欣喜地說道:“好了,前輩,且等一小會兒,馬上就來了,煩請告訴一下我,這陣外之力,到底如何解開?”

  重瞳子大喜過望,連忙將解法跟他說出,其實倒也并不復雜,只不過是需要移動幾處奠基式的物件,一切皆安。

  瞧見重瞳子和徐淡定兩人一言一語的交流,隔一會兒,徐淡定便又閉目而坐,似乎在與外界,也就是小顏師妹溝通,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點兒醋意來,不過即便是茅山門下,各峰的子弟也各有手段和秘技,道海無涯,罕有人能夠精通所有,我也只能是在旁邊干看著。

  好在這時間并不長久,過了一會兒,外面突然一陣搖晃,空氣中一聲炸響,仿佛什么缺失了一般,主持陣中的重瞳子臉色一喜,揚聲說道:“可讓我好等呢,來吧,甚么黎山十三陰尸門陣,給我破!”

  一言方罷,他手出如疾電,在半空中連點了十三道,每出一指,便有一面旗幡消失,當最后一指點出的時候,整個空間頓時一清,朦朦朧朧的霧氣之外,是大片大片的田野和連綿的山丘,分外開闊。

  陣破了,我們的目光都投向了陣外,瞧見一襲白衫的小顏師妹矗立在夜色之中,漫天的星光斗轉直下,照映著她清純明麗的容顏,宛若謫仙當世。

  我和徐淡定兩人一起走出了屋子,一路來到了她的面前,齊聲招呼道:“蕭師妹,你沒事吧?”

  小顏師妹瞧見我們兩個一臉焦急的模樣,臉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溫和說道:“問這話兒的人,不應該是我么——你們兩個在這陣中,可還好?”

  徐淡定當時便苦下了臉來,而我望著徐淡定,感覺這小子似乎對小顏師妹也充滿了好感,有一種“愛你在心口難開”的欲言又止,心中頓時有些亂,好像要長毛了一般,不過小顏師妹對我們倒都是一般模樣,而且許是因為之前我曾經與她唇齒相觸的緣故,更是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親昵。

  我將這幾日發生的事情說給她聽,小顏一臉的擔心,還待問些什么,這時重瞳子帶著青城諸人走上前來,我連忙給雙方介紹,那灰袍道人倒也沒有道門大拿的架子,很和藹地贊嘆了小顏師妹的美貌,順便還回憶了一番她師父楊影,也就是英華真人,當年可也是茅山一枝花,如今香火傳承,倒也是一樁美談。

  青城山留在外面的人,除了已死的李朝耳,還有十六位,鬼面袍哥會逃遁不見,大家也都沒有什么心思閑扯,而是四處找尋,查找這些人的下落。

  結果很讓人難過,那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所說之話,并非虛言,我們在農家小院的四周陸續發現了一些尸體,死狀很慘,將這些陸續集中到了小院的空地上來,仔細數一數,一共有十八具,這里面除了被朱作良殺害的十七人,還有一位,確實被鐵牛一拳砸飛的七把劍之一。

  那家伙擁有了惡鬼加成,一拳勢若重卡,即便是普通的修行者也扛不住,早在遁身于黑暗之中的時候,便已經咽了氣。

  瞧見自己同伴的死亡,心有城府的李昭旭還好,其余其他六把劍,瞧向鐵牛的目光簡直都能夠殺人,倘若不是看重瞳子還在當場,說不定立刻就要操起青鋼劍上去拼命了。

  重瞳子站在一具十二三歲的少女尸體面前,默然不語。

  這個女孩兒雖然嘴唇發紫,臉色發青,然而瞧這容顏,卻是十分的秀美柔媚,比起小顏師妹來說,又是另外的一種味道。

  特別是她模樣長得乖乖,但是胸口的發育卻是特別的早,隆起好大一團,看規模,似乎比現在的小顏還要大上一號,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這種容貌,有一個具體的成語,叫做童顏巨乳。

  我一直覺得道門高人應該是不悲不喜,不怒不嗔,然而此刻的重瞳子,給我的感覺,真的就只是一個剛剛失去女兒的老父親,是那么的傷悲和無助。

  過了好久,他才蹲下身來,手掌摩挲在了那女孩兒還沒有閉上的眼睛,輕輕嘆道:“月依依,小囡囡,你且安息吧,為師一定會為你報仇的,一定!”

  大戰過后,必有傷亡,無論是收拾場面,還是平復心情,都需要時間來磨合,我瞧見重瞳子如此悲痛,倒也不好上前談事情,只是在旁邊與小顏師妹談及離別之后的情形,她告訴我,其實那天晚上,那個猥瑣男人曾經折返回道觀找過她,結果她機敏,藏身躲過,而后徐師兄又遣了替身鬼靈前來說明情況,所以她這兩天便一直在外面遠遠潛伏著,等待時間救援。

  先前她也瞧見青城山的人前來,不過因為不清楚是敵是友,所有沒有露面,所幸如此,方才逃過一劫,沒有被那辣手的朱作良給發現,免去了身死魂消的情形。

  如此聊著天,青城山那邊也商議結束,因為死了太多的人,所以事情自然是太大了,需要有人回青城山稟報,也得給官家備案,這些人也要扶尸上山,安葬于洞天福地之內,所以一番商議之后,留重瞳子在此坐鎮,而李昭旭則帶人返回青城山報信。

  收拾情緒,重瞳子再次來到我們面前,表示感謝,我與他說了兩句,然后將我師父的手信以及信物拿出,恭敬地遞給他呈閱。

  因為彼此都有并肩作戰的情誼,信物自然不用太仔細鑒定,看過了手信,重瞳子點了點頭,如釋重負地說道:“剛才我瞧見你卸下鬼面袍哥會白紙扇右胳膊的那一劍,以及跟鐵牛硬拼的手法,魔氣縱橫,并非道途,心中還有些疑惑,如今瞧見你師父的手信,也終于算是明白了原由。”

  我點頭,躬身說道:“真人,晚輩出身奇特曲折,故而與尋常之人不同,恩師曾言,那深淵三法極其適合我的修行,唯一的難處,就是功法被人下了手腳,修行施展得越久,便越容易狂暴入魔,并且還對我師父懷揣著莫名的恨意,不知道您有什么辦法可解,求真人助我。”

  重瞳子瞧我說得陳懇,哈哈大笑道:“你剛才救我一命,我還尋思如何報答于你,沒想到機會便這么快就來了。你師父當真是好眼光,說實話,此法舉世之間,倘若說真的有人可解,也莫過于我重瞳子了。”

  這話兒說完,他不理旁邊的紛紛擾擾,帶著我來到另外一個院子,讓我將這深淵三法的手段給他一一講解而出。

  這法門對于修習魔功的人來說,自然是千難萬難,絕世珍寶,但是與道門卻是絕對沖突,我倒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也不諱疾忌醫,當下也是一籮筐地全部抖落了出來。

  在聽完了這些之后,重瞳子與我面對盤坐,單掌立于胸前,然后開始閉目推理起來。

  推演功法的這個過程,最為勞心勞力,我也不敢打擾他,只是在旁邊默默等待著,大約一盞茶的功夫之后,他睜開了眼睛來,雙眼四瞳驟然凝聚,然后死死地盯著我,好一會兒,他突然說道:“志程小友,你且施展這深淵三法,給貧道看看。”

  他這般一說,我完全沒有二話,直接從地上一躍而起,氣凝于身,雙手兜圓,左右一抱,握住了一處渾圓無垢的氣韻,魔氣一涌,立刻將周遭的炁場瘋狂牽扯,鼓蕩風云。

  風眼。

  此法一起,我便又雙腳踩地,平趟三四圈,構建幾處快捷無比的通道,轉引功法力道,承上啟下,左右勾連,雙掌擊出,承載千鈞之力。

  土盾。

  如此行云流水,我信心頓時就拔高了起來,曉得此法最適合于我,當即便使出了第三式——魔威。

  當我將著法門凝聚而出的時候,頓時感覺一股氣血逆沖而上,在腦子里面一陣激蕩,感覺腦袋頓時就著了火,氣勢洶洶地環顧四望,感覺四處都是丑惡的面目,恨不得一掌拍去過,將所有人都殺掉才好。

  這股戾氣洶涌而上,而那重瞳子卻突然出手,朝著我一掌拍來,我下意識地反抗,卻沒想到他的速度快捷得很,一掌印在了我的胸口。

  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心臟缺了一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