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四章 內應與大勢

  我有幾斤幾兩,自己也曉得,知道這不過是人家許老給面子而已,難得他老人家還記得住當初我這么一個無名小卒,當副駕駛室上面的那位秘書同志朝我打招呼的時候,說真的,我的心莫名激動了一下。

  專車接送,這待遇并非人人可以享受,出車站的人群不時朝我們投來注視的目光,宛如聚光燈一般。

  給人高看一眼的感覺,當真是不錯,一路從火車站出來,看到道路兩側的首都氣象,當真是讓人興奮莫名,在車座上面左右都坐不住。

  我在一處離這個國家權力中樞附近的四合院里再次見到了總局許老,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許老并沒有在日理萬機,而是悠閑地給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澆水,并且拿著花剪子修理園藝,十分悠然自得,瞧見我們由秘書領著進了來,笑呵呵地打招呼,一點都沒有南疆戰場上那股凜冽逼人的殺氣。

  前來的人里面,許老只認識我一個,于是便讓秘書帶著其他人去偏廳飲茶,而與我在后院那兒一邊走,一邊聊著天。

  我們是在南疆相識的,話題自然也逃不開那一場持續了十年的戰爭,許老告訴我,說國家現在已經跟安南簽署了相關的停戰協議,目前的大勢,一切都是向前看,不要再上綱上線,要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實現四個現代化為目標,而我們的職責,則是為了這一個目標保駕護航。

  那是一場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戰爭,無數年輕的生命永遠地留在了那片熱土上面,不過通過那場戰爭,確實大大的提高了我們的國防能力,也將我們這條秘密戰線上的刀鋒,給磨礪得不錯,涌現出了無數可用之才,大大充實了這個飽經磨難的組織,也使得宗教局能夠浴火重生,重新發揮了它該有的作用。

  我們兩人一起回憶了在南疆并肩戰斗的歲月,同時也談到了現在當局的發展狀況。

  許老記憶特別好,又跟我談及了南疆諸人此刻的去處,蕭大炮去了西北,王朋和努爾經過短暫過度,已經上調中央,趙承風現在已經是二處行動隊的領導,至于張世界、張家兄弟等人,也都各有歸屬,只要是表現有所突出的,也都相繼走上了不同的重要崗位上,發揮著自己的熱量。

  他兜兜轉轉說了這么多,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與這些兄弟們一同奮戰過的我,此刻卻是已經遠離了當局,在茅山之上偏安一隅,專專心心地學藝修道起來。

  我走上了跟很多人都不同的道路,別人是師出而入仕,我卻是中途而返,重新回歸于道門之中修行。

  我們談了很久,果然,許老峰回路轉,又談到了當今宗教局的勢力分布問題。

  宗教局除了正常對外的辦公之外,另外還有一套牌子,也就是神秘的有關部門,專門處理涉及修行者以及諸般神秘事件,它最早是由8341進駐而成,這一批人是局內元老,構成了局中的基礎,而后開始陸續地加入軍方、道門以及各方的勢力,相互牽扯,陸續形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來,許老便是8341出身,他對把持局內事物的龍虎山并不是很滿意,言語之間,談到了很多的壞處。

  我人微言輕,不敢插嘴政局,于是也就只帶了一雙耳朵,只聽不說,然而沒想到許老之所以要跟我會面,卻是有一些心思的,自然不會讓我這般蒙混過關,于是問我,說你對道門大派陸續掌握要職重權,有什么看法?

  我一個根本不在此間的人,能夠有什么看法?

  不過我也曉得許老在試探我,于是說道:“道門之中,素來以匡扶正義為要,說到危害,自然有,但總體還是好的,不過是需要引導,需要平衡,需要溝通,需要多方調和的……”

  我含含糊糊地胡扯了一堆模棱兩可的話語,而就在這時,許老突然問我道:“小陳,你可知道當初我為何會在戰局正酣的時候,把你從前線調回金陵來?”

  他這話兒倒是將我給問住了,結合我這些年的猜測,我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您莫非是算準了我能入茅山宗門之內?”

  許老溫和的笑容開始凝固,變得嚴肅起來,沉聲問我道:“小陳,如果有一天,當茅山的利益和國家的利益相沖突的時候,你會站在哪一邊?”

  他陡然跑出這么一個問題,實在是將我給弄得腦子亂糟糟,不知道茅山開山沒幾年,到底犯了什么王法,讓許老說出這么一番話兒來,我茅山與局里面,不正是打得火熱的時候么?

  我陷入了長長的沉默中,然而許老卻是步步緊逼,再次問道:“小陳,你愿意作為局里面的耳目,幫我們掌控茅山上面的情況么?”

  在一連串的幌子之后,許老突然拋出了這么一個話題來,直接將我給震在了當場。

  難道,總局準備再次拿茅山來開刀了么?

  許老這是準備讓我當臥底,潛入茅山宗門之內做內應,等到時機一好的時候,便立刻站出來,將茅山給踩在腳下,踏上一萬遍么?

  我在經過最初的震驚、詫異和難以置信之后,開始權衡起了這里面的利害關系來。

  然而每次一想起,腦海里便浮現出了青衣老道、師父、一塵哥和可愛的陶陶,茅山上無數我所熟悉的人物與景色,特別是小顏師妹……所有的一切,都讓我連虛與委蛇的心思都沒有,而是認真地說道:“對不起,許老,我是茅山大師兄。”

  我表明自己的身份,便是間接的拒絕了他的提議,原本以為許老會勃然大怒,沒想到他卻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笑聲爽朗無比,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平靜地說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小陳,一個人,唯有懂得感恩,懂得有一些東西是有至死不讓的底線,方才能夠成就大事,這一點,你做得遠遠要比某些人強,我很看好你啊,希望以后能夠在一個旗幟下共事呢。”

  我和許老這么一場談話,在一個莫名其妙地氣氛中結束了,隨后他帶著我來到了偏廳,跟徐淡定和李騰飛見面。

  在來的時候,兩人已經知道了許老的身份,知道這般高高在上的人物能夠前來與他們解蠱治病,那是天大的機緣和面子,當下也是不敢怠慢,又是鞠躬,又是敬言,表現得規規矩矩,十分恭敬。

  巫蠱之道,我懂得不多,不過這中醫氣血之術,倒也是有些研究的,但見許老來到徐淡定的面前,伸手搭脈,閉目而聽,仿佛在感受他體內那些不斷繁衍的蟲蠱。

  如此良久,氣氛沉默,不過當他再一次睜開眼睛來的時候,卻是精光四射,顯示出了強大的自信心,接著又開始輪流地詢問起了兩人中蠱之后的臨床表現來,事無巨細,表現出了難得的嚴謹和專業,李騰飛還小,描述不清,而徐淡定自小接受道門養生功的教育,最是清楚不過,也能夠將所有的狀況,一一說明清晰。

  這一個過程十分漫長,但最后許老卻笑著點了頭,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徐淡定看得有些心虛,趕忙問道:“前輩,我這病,可還有治?”

  面對生死,即便是再淡定的人物,也忍不住面紅耳赤,說不出來的緊張,而許老也不會逗他,溫言寬慰道:“你別怕,這陰蛇蠱雖說手法千變萬化,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只要明白了他下蠱的原理和癥狀,我便能夠推斷和還原出蠱毒的具體手法來,對癥入藥,倒也不難。”

  這話兒給了兩人一顆護心丸,彼此的情緒都不由得放松了下來,而后許老讓兩人來到西廂邊的臥房躺下,然后叫人弄來了艾蒿葉熏蒸房間,又令人取來一籃子的新鮮土雞蛋,煮熟了,讓我幫忙,在兩人的身上滾動。

  許老弄了一個香爐,里面放入了各種藥材和香料,然后用水蒸煮,將房間里面弄得霧氣彌漫,完了之后便讓我用煮熟了的雞蛋在他們身上滾動,只要瞧見那蛋殼有裂痕,便放在一邊,換另外一個。

  如此忙忙碌碌,足足忙活了兩天多時間,那煮熟的土雞蛋都已經有了滿滿一臉盆,到了后來的時候,先前滾過的雞蛋表面黃殼已經全部變黑了,上面裂痕無數,用筷子輕輕戳穿表面,便能夠瞧見那蛋白之下,有無數比蟲子還要細微的小蛇從蛋黃出爬出,在上面翻滾不休。

  許老通過特制的藥材熏制,將這蠱毒凝聚,又用煮熟過的農家土雞蛋,將體內的蠱蟲轉換而出,這等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

  到了第三天,這陰蛇蠱的蠱蟲已經是完全拔出了,接下來的便只是調養身體而已,沒有必要再待在此處,于是許老的秘書幫我們轉移到了軍區醫院去,我在病房又待了兩天,某天中午,那房門被吱呀一聲推向,我轉過頭去,卻見我師父走了進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