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章 大試結果即將出現

  茅山收徒的一個大方向,叫做寬進嚴出,也就是說,收徒的時候有教無類,只要是能夠修道的,都可以收入門下,即便是我師父,也收了好幾個關系戶的子弟,但是若是想要獨自下山去闖蕩,要么就通過考核,下山揚名立萬,要么便脫去道籍,回歸紅塵之中,然而前者可以扛著茅山道士的招牌,橫行江湖,而后者則只有隱去自己的師尊名號,作為茅山分支的支脈,傳承下去。

  當然,也必然會有人打著茅山的招牌在外界行事,不過不出事還好,倘若是有任何負面的消息,那么自然會有茅山刑堂出動,不管多遠,必然就會找上門去,清理門戶。

  茅山之所以能夠跟龍虎山、青城山并稱為當世之間的頂級道門,并駕齊驅,屹立于世間不倒,自然還是有著許多規矩和講究的,而這九霄慈航陣則算是一把磨刀石。

  能過,則過,不能過,要么回爐,要么開除道籍下山。

  茅山道士之所以能夠在世間闖出偌大的名頭,便是跟這樣的制度有著絕大的關系在的。簡單用過午餐,在刑堂弟子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通往后山的那一大片紫竹林前。

  這是一片竹海,一眼望不到邊界,林中寂靜,不時傳來鳥鳴之聲,以及風吹過竹林時嘩嘩的響聲。

  茅山宗最重要的地方,不是十二峰上的殿宇以及肥沃的峽谷平原,而是茅山后院,那兒埋藏著無數祖師先輩的尸骨和法器,以及被視為禁忌之地的秘密,是茅山這洞天福地的根本所在,九霄慈航陣并不僅僅只是檢驗門下弟子修為的法陣,更是扼守這平原通向后院的通道,一旦啟動起來,便算是上萬大軍,一時之間也難以攻克。

  我們站在這竹林之前,那刑堂長老劉學道嚴肅說道:“總共二十三人,每進一人,就變換一次法陣,總共二十三次,以到達道門塔林為勝出,半個時辰不能到達塔林者,視為不能通過考核,此次下山名額只有十人,第十一個出現在塔林者,也算是未能通過考核,你們可聽清楚?”

  他說出這么一番話兒來,讓我們這些準備考核的人員一陣詫異,要曉得這九霄慈航陣乃茅山守山大陣的一個環節,最是嚴謹玄奧不過,半個時辰到達塔林,已經算是十分困難之時,而再加上這么一個人數限制,眾人必將拼死前突,一旦發生危險,畢將影響成績。

  看來這一次,茅山的前輩對入朝之事看待得還算是比較重的,要不然也不會提出這般苛刻的考核條件了。

  我下意識地看了人群最后的小顏師妹一眼,她也正好朝我看來,會心一笑,然后隱秘地比了一個手勢,告訴我放心,她一定會通過的。

  小顏師妹的手勢讓我生出了幾分信心來,其實我倒也不會害怕自己通不過,我畢竟是茅山大師兄,三代弟子之中的魁首人物,我若是通不過,只怕就沒有人能夠過得了,至于小顏師妹,方才是我所擔心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從那天被楊師叔撞到我和小顏師妹在桃林相會過后,我就一直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在,眼皮直跳。

  進入陣中的秩序是抽簽決定的,恰好我跟小顏師妹并聯排著,分別是十三,十四,這是個好數字,瞧見旁人都沒有注意到我們,我低聲逗她道:“小顏,你聽聽這號碼,一生一世,緣分天注定,你跑都跑不掉的。”

  我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叫她“蕭師妹”,確定關系之后,才會親昵的叫她小顏,當然這也只能是在人后,因為我答應過她,這事兒得給她隱瞞著,不能給她師父知道。

  小顏師妹聽到我偷偷的話語,下意識地鼓了我一眼,然后說道:“大師兄,我聽說這九霄慈航陣有人鎮守,最是難闖不過,你說我要是萬一沒選上,那可咋辦?”

  我跟小顏師妹剛剛開始,正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階段,哪里能夠忍受分離之苦,于是我下意識地直接喊道:“那可不行,如果你通不過,我就在茅山陪著你,反正我是不愿意跟你分開的。”

  小顏師妹的臉一紅,含羞說道:“那可不行,你是茅山大師兄,是要辦大事兒的,可不能因為我,耽擱了茅山的大事情……”

  我理所應當地說道:“怎么可能,在我的心中,天大地大,終究還是沒有我的小顏師妹大。”

  小顏師妹瞧我說得認真,恨恨地等我一眼,低聲說道:“你敢?你要是為了我,因小失大,我以后都不再理睬你了,哼!”

  這話兒說完,她還待說些什么,前方的劉學道長老面無表情地點名說道:“秀女峰蕭應顏,準備進陣。”

  小顏沒有再來得及跟我多說什么,匆匆向前走去,路過紅線,有人揮舞令旗,三兩下,我便瞧不見剛剛走入竹林之中的小顏師妹,前方又是一片空空蕩蕩的林子,唯有山風在林間呼呼地刮過,顯得里間危機四伏。

  小顏師妹消失影蹤之后,下一秒,劉學道長老又面無表情地念下一個:“清池宮陳志程。”

  聽到我的名字,我當下也沒有再多猶豫,立刻往前走去,我走了十步,進了竹林,只感覺身后有旗幡招展,下意識地回頭一瞧,只見身后所有的景色驟然一空,所有的人都瞧不見了,只有重復又重復的竹林,望過去,朦朦朧朧,霧氣連綿,四周都是一片朦朧的白色,曉得那陣法已經開啟,此刻的時間和空間都處于時刻變動之中,稍微一不留意,便差之遠矣。

  所謂陣法,其實我在茅山之上也是略有研究,無外乎推演卦象,奇門遁甲,不過說得簡單,但是這里面的學問卻是博大精深,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無數前輩殫精竭慮地推演布置,那可不是可以小覷的,倘若是一般人,還真的難以走出。

  別的弟子,一旦進入陣中,自然是原地不動,左右觀察地形,然后按照各種景象,對應卦象,接著開始推演,走一段路程,算一段路程。

  因為這九霄慈航陣是茅山的守山大陣,所以算計倒也不算困難,不過時間緩慢而已,這也正是規定半個時辰之內必須走出這個法陣的原因,不過我不一樣,當下也是開啟了臨仙遣策,血勁一涌,天地之間就變得那么簡單起來,在我的腳下,只有合適與不合適兩種選擇,所有蒼翠的竹林都遮不住我的眼睛,一步一步地朝著終點前進。

  然而我終究還是不能順利的前行到達目的地,剛剛走出不遠,突然間前方的竹林一陣抖動,接著我聽到了“嗖、嗖”兩聲,有東西從頭頂上破空而來。

  我沒有抬頭望去,而是下意識地朝著側面滾了開去,一個閃身而過,便感覺有兩道勁風從我的身邊劃過,直接插入了泥土之中。

  我穩住身形,低頭看去,只見是兩根半截的竹筒,斜斜插入了我身邊的泥土之中,瞧那深度,入土足有半米。

  半米——天啊,這得多大的勁道?

  我心中震撼,不過卻也曉得這是人為在操控,有人不想我這般順利地到達目的地,必然就要出手阻攔,而我哪里能夠讓對方得逞,當下也是一躍而起,馬不停蹄地朝著塔林的那個方向狂奔而去。

  我跑得疾,而那攻擊也加快了節奏,先是一兩根,接著四五根,到了后來,漫天削尖了頭的竹子從空中傾瀉而下,幾乎貼著我的身邊劃過,讓人心驚膽戰,而且地上不時還有游藤如蛇一般蔓延而起,十分麻煩。

  不過我卻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被弄得胸中火起了,一個壁虎游壁,直接順著那竹子射來的方向,朝著那些在陣中搗鬼的家伙沖去。

  來人并沒有想到我不去破陣逃命,反而向他們這邊襲來,結果我一番突襲,倒也奏效,雙方交手幾個回合,我直接下了狠手,結果拉扯了兩個人下來,二話不說,拉著揍了一頓,惹得那兩人連連喊屈道:“大師兄,別打了,快別打了,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

  兩人是蒙著臉的,我揭開來,一個馮乾坤,一個朱睿,都是刑堂的弟子,被我揍得鼻青臉腫,連連求饒,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說我不過應付一下考核而已,你們干嘛這么狠?

  馮乾坤苦著臉說道:“大師兄,上面的大佬讓我們拖拖你的后腿,我們也是沒辦法。”

  我揚起拳頭,威脅道:“還玩么?”

  馮乾坤苦著臉說道:“得,大師兄,我們祝你勇拿頭名。”

  兩人躬身送我,沒有阻攔,以及我很快便一路穿過了九霄慈航陣,來到了塔林之前,穿過紫竹林,霧色立刻消散,前方圍著一眾人,居中的正是刑堂長老劉學道,瞧見了我,微微地點了點頭,說道:“你是第一個,很快,二十三分鐘。”

  我是頭名,這并不稀奇,當下也是走入人群中,等待著后續的人陸續走出來。

  一個、兩個、三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