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章 下山回鄉

  情定桃花林,分別自然也是約在了秀女峰下的桃花林中,小顏師妹怕我沖動誤事,得到了小師弟的傳話,便匆匆趕了過來,與我相見。

  跟平日里不一樣,她來的時候,似乎有過一點兒打扮,束身修長的白色道袍,頭發高高束起,露出了瑩白如玉的滑膩脖頸,就像一只美麗的白天鵝,讓人覺得仙女臨前。倘若是往日,瞧見如此明麗動人的小顏師妹,我自然是欣喜不已,然而一想到即將要離別,我心里面就好像塞著一團棉花般,亂遭遭的,怎么都不得勁兒。

  瞧見我無言,小顏師妹擔心我還處于怒火之中,緩步走上來,像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可憐巴巴地說道:“大師兄,對不起,都怪小顏實在是太沒用了,以至于連下山考核都不能通過……”

  她越是這般,我越是自責,走上前去,拉著她的小手兒說道:“小顏,這事兒不怪你,都是我的錯。”

  小顏師妹不知道我為何這么說,睜大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我,而手一被我抓住,紅霞便浮現在了她的臉上來,煞是可愛。

  男女之間,最重要的就是坦誠相待,我即將遠走,如果不能夠給小顏師妹一個交代,只怕就要給那些還留在茅山的師弟撬了墻角,當下也是拉著小顏師妹的手,一路來到了桃花林深處的一塊大石前,兩人并著坐下,然后我將她之所以沒有出線的原因,告訴了她。

  聽到這里面竟然是楊師叔使壞,而背后的主謀,則是掌教真人陶晉鴻,小顏師妹并沒有表現出憤怒或者委屈,而是如釋重負,噘嘴說道:“我說呢,我感覺自己可要比周俊利、孫大川和張大明白他們幾個強上一些,竟然不能入選,想想還真的不服氣,現在終于不用遺憾了。”

  這善良的女孩兒,考慮問題的方向,還真的讓人憐愛非常。

  她沒有問掌教真人為何如此這般,但是我卻覺得還是應該給她一個交待,于是將自己身負山鬼老魅聚邪紋、命中當有十八劫,而且還會貽禍親近之人這事兒,給她講起,這話兒說開了,我便將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給她一一講起,娓娓道來。

  我命苦,跟黃連水一般,自小倘若沒有李道子,恐怕早就死去,而后一路劫難,其中的艱險與苦楚自不必言,聽得小顏師妹連連驚嘆,竟然不知道我還有這般的遭遇。

  男女之間,情到濃時,恨不得將自己剖開來給對方看個仔細,我將這么多年來的諸般秘辛給小顏師妹講起,特別是自己身懷魔功,魔胎初成之事給她講明,解開了當初在無底洞下,與阿普陀交談時引起的誤會和心結,讓小顏師妹美目閃閃,十分感動。

  待我將所有的一切都講述完畢之后,小顏師妹的眼睛里面蘊含著晶瑩的淚珠,不用我說,便直接投入我的懷中,緊緊抱著我的腰間,微微哭泣道:“大師兄,沒想到平日里威風凜凜的你竟然還有這么多的苦難和波折,小顏竟然還以為你是……天啊,真的該死。大師兄,對不起,我以前不該那么看你的,對不起!”

  小顏師妹的話兒說得我一陣心酸,這個女孩兒如此小心翼翼地待我,讓我怎能不敢動,當下也是將她緊緊摟入懷中,認真道歉:“小顏,對不起,當初答應的事兒,恐怕不行了,我們暫時不能在一起,不過你要記得,我的心,永遠都寄存在你的身上了。”

  小顏師妹反過來將我也緊緊抱住,呢喃說道:“大師兄,你好堅強、好厲害呢,你放心,小顏會一直等著你的。”

  我心中感動滿滿,低頭一瞧,如花容顏,美目緊閉,鼻息咻咻,一點紅唇嬌艷欲滴,當下也是食指大動,忍不住低下頭去,恣意憐愛。

  男女之間,濃情蜜意,雙唇交觸,便感覺這個世界,只有你我。

  此事懂者自懂,不必多言,與小顏師妹訂下約定之后,我這幾天也沒有閑著,除了每天與小顏師妹見面談情之外,還去了竹林小苑,與一塵哥夫婦,以及陶陶道別,我這些年待在茅山,與他們也算是家人,離開茅山,自然要跟他們打招呼,沒想到蕭克明這小子卻也正好在,我們在茶室喝茶聊天,他便和陶陶在院子里面玩鬧,一會兒豬八戒背媳婦,一會兒又拜天地鬧洞房,熱鬧得很。

  我瞧著有趣,問一塵哥,說你家陶陶跟我這小師弟倒也蠻玩得來的,青梅竹馬,不如定個娃娃親,免得日后多事?

  一塵哥對蕭克明這小子倒也蠻喜歡,不過他是個老實的莊稼漢子,家里面的大事小事,都有父親做主,只是笑笑,說這個啊,全憑老爺子的意思,不過陶陶可是老爺子的心頭肉,我看他也未必會舍得便宜那小子。

  我又去拜訪了李道子,他勸勉我兩三句,然后又送了我一方玉牌,這是我當初上繳蛟魂凝練而成的,可以鎮寧心魂,防止我走火入魔。

  如此悠閑幾天,終于到了出山的時間,茅山之上說得出名頭的人物都來相送了,當真是風光得很,一路走,從清池宮一直來到了山門之前,我瞧見小顏師妹在秀女峰的人群之中,情意綿綿地看著我,心中那股壓抑不住的思戀和傷感便止不住地翻騰起來,鼻子酸酸的,頗有些難過。

  大家在茅山之上或多或少也度過了這么多年,離別的情緒相互感染,氣氛總是有些低沉,好在帶隊的楊師叔領頭,又說了一番振奮人心的話語,說起外面的事業,一定要奮力拼搏,鼓了好一番兒勁。

  臨走,我與師父以及眾位師弟師妹告別,符鈞走上前來,緊緊抱著我,認真說道:“大師兄,你且在外面拼搏,任何事情,但凡需要師弟我的,一句話,馬首是瞻——一天大師兄,一輩子大師兄!”

  這是離別的話,也是承諾,我很認真地點頭,而這時小師弟蕭克明也跑了過來,抱著我的大腿哭了,顛來倒去地念著“大師兄”,表達難過的心情。

  我摸了摸他的腦袋,笑著說道:“這些年,你闖禍不少,有老子罩著你,倒也無事,不過我走了,你最好收斂一點兒,懂不懂?”

  這小子把鼻涕揩在我的褲子上面,哭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是舍不得我,還是覺得靠山走了,心里難過。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之前已經跟眾人告別過了,倒也不需十里長亭相送,眾人結伴除了茅山山門,回望那太極石臺,一片朦朧,心中恍然若失。

  通過考核的十人里面,符鈞被師父留下監督弟子,而楊師叔作為帶隊長老,無需考核,一行總共十人,他們九人皆是身家清白之人,此番一出茅山,便直接前往京都掛職入檔,而我的檔案應該還在江陰省局,所以需要自己去辦理調動手續,所以我們到了山下之后,便分道揚鑣,各自離去。

  我下山,并沒有急著前往金陵,山中無歲月,離我上次回家又是數年,我需要回家探親一番,不過在此之前,我還得前往蕭家,送幾封信。

  來到句容蕭家,我瞧見了一個絕對沒有想到的人,那就是我在省局的同事戴巧姐,這倒也還不是最讓我驚詫的事情,更讓我感到難以理解的事情是,這當初精明能干、頂兩個男人的女子,竟然挺著一個大肚子。

  瞧見我一副就要崩潰的表情,戴巧姐洋洋得意,摸著肚腩說道:“怎么,不認識了?”

  我撓撓頭,有些暈,直到當蕭家老三和老小叫她大嫂的時候,我才驚訝地發現,這女人竟然將西北豪雄蕭大炮給拿下了,并且連人命都快要弄出來了。

  我表示有些難以理解,然而戴巧姐笑嘻嘻地說道:“二……哦,陳志程,你還記得我當初說要你幫我一個忙么?”

  我點頭,說還記得,戴巧姐叉著腰輕罵道:“我當時呢,還想著讓你幫老娘介紹給蕭大炮這愣子,結果你這些年東跑西顛,愣是沒有找到你這家伙,實在沒辦法了,老娘只有咬著牙倒貼上去,好在那蠻子腦殼簡單,倒也讓我得了手。”

  面對著這彪悍的蕭家大嫂,我竟然無言以對。

  在蕭家送完信,我又匆匆趕回麻栗山老家,時間匆匆而過,家里面已經大變樣了,老屋推倒,重新又建了一棟寬敞小樓,刷上桐油,看著喜慶寬敞,我父母更老了,母親駝背,父親白發叢生,唯一讓人欣喜的,就是我姐姐生了一個男娃娃,肥嘟嘟的,特別可愛。

  我沒有什么好送的,當初在安南弄得一條未成形的小蛟,蛟魂鑄牌,還剩一塊骨頭被我托人雕刻成了平安符,給這小外甥掛上。

  我在家里沒有待多少天,在瞧見羅明歌這姐夫無論是對我姐,還是我父母都還算不錯之后,便離開了麻栗山,準備前往金陵報道,順便辦理工作調動的事情。

  麻栗山到麻栗場的山路長長,我背著包袱和一把長劍,迎著朝陽前行,走到半路,總感覺身后有人跟著,然而每次回頭,卻不見蹤影,然而我越走越懷疑,心中一動,猛然回頭看去,瞧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在草叢之中,下意識地喊道:“胖妞?”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六章 下山回鄉”

  1. 回復 2015/06/13

    交待

    交待你妹啊,叫人家等你大半輩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