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章 入職總局

  九月下旬,我帶著說話已經不再那么磕磕巴巴的嚶嚶,來到了京都。

  因為某些原因,接近十月的京都戒備依舊很嚴,我背著這么一把“管制刀具”入城,實在是太過于招搖,在火車站就被人攔住了,就連江陰省局給我開的持械證明都沒有用,無論我怎么解釋,都把我請到辦公室,兩個穿著制服的鐵路警察虎視眈眈地看著我,一臉戒備。

  我沒有總局的聯絡方式,實在是沒了辦法,只有撥通了許老秘書的電話,電話那頭的聲音依舊雄渾,不過卻沒有了以前的熱情,在聽我的講述之后,平淡地表示知道了,他會派人過來解決的。

  說完之后,那人便掛了電話,而我則繼續等待。

  我剛才掛的號碼特殊,這兩個膀大腰圓的鐵路警察也大概能夠感受到了,對我的態度也和緩了許多,有一個還主動地問我要不要喝水,他去幫我倒一杯來。

  我擺手說不用,然后坐在這兒教嚶嚶說話,這女孩兒許是遇見我之前受到了驚嚇,有一些失憶,問她幾歲也不知道,表達能力也不強,剛開始的時候說話磕磕巴巴的,一路山我教了不少,倒也還算是順溜了,只不過不愛說話,大部分時間都在沉默,我為了鍛煉她的表達能力,有事沒事,就逗她玩兒。

  茅山之上,像她這般年紀的也有不少,比如小顏師妹的小師妹張欣怡,更小的還有我師父的孫女陶陶,我作為大師兄,跟誰都得招呼,所以對付小女孩兒,自然還是有一套辦法的。

  不過嚶嚶跟一般的小女孩兒還真的有些不一樣,她對我特別有依賴感,也許是先前我騙了她的緣故,所以一旦我不在她的視線之內,立刻就變得焦躁不安,非要四處地找我,找到了,歡天喜地,找不到,就在那兒傷心欲絕地哭鼻子,弄得我去哪兒,都得帶上她。

  好在與她這性格相反的,是她的能力遠遠超出了同齡人,我在此之前只以為她也就是一個普通懂得修行的小孩兒而已,然而真正深入了解她之后,才發現我在麻栗山山口撿來的這個小女孩兒,究竟有多恐怖。

  四五米高的房梁,我跳上去都得費點勁兒,這小妮子一出溜就上去了,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幾百斤的巨石擋在山道上面,她小手一掀,滾落下坡;林間穿梭,腳尖一蹬,人便化作了一道影子……諸如此類的狀況,連師出茅山的我都有些驚嘆,感覺這女孩兒,簡直就是一妖孽。

  不過再妖孽,也還是有著一顆柔軟的心,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這般依賴我,但是當我真正習慣過后,卻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樣的感覺,而且也習慣了這個小女孩兒在我身邊,倘若是瞧不見她,心中反而會有些難受。

  被人依賴和需要,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我們兩個,一人教,一人學,說的也不過是當年在五姑娘山神仙府中老鬼,也就是我師父教授的啟蒙道經,嚶嚶牙牙學語,囫圇吞棗,倒也不覺得時間匆匆。

  沒多久,有兩個人進了辦公室,不是許老的秘書,一律麻將臉,面無表情地出示了證件,然后將我給帶著離開,外面停著吉普車,上了車,坐在副駕駛室上面的那個人跟我自我介紹,說他們是總局人事組織處的,接到許老秘書的通知,特地過來接我。

  我在山中,不明世事,問及今年盤查得為何這般嚴格,我這兒有證明,也不放過?

  那人一本正經地說道:“同志,有的事情呢,我們也不好講,你最好也別打聽,這樣子我們都不為難,你說是不是?”

  他這態度讓我一陣心塞,也沒有了與之攀談閑聊的興致,一路上沉默不語,嚶嚶瞧見我不說話,恨恨地瞪了那人一眼,磨了磨牙,眼珠子轉悠,好像想要對付那人一般,我故意一揚手,她便怕了,扁著嘴不說話。

  總局在后海那一塊,恢宏厚重的大宅子,據說以前還是一座王爺府呢,不管怎么樣,從外表上看起來,十分莊重嚴肅,規矩也很嚴,我進門的時候,站崗的哨兵讓我將身上的管制刀具放在指定的地方存放,不得帶入其中去。

  我身上就兩把刀具,一把是飲血寒光劍,用別人裝畫稿的圓筒紙盒做遮蓋,另外一把則是用來當做匕首的辟邪小劍,這兩樣對于我來說都極為珍貴,我生怕宵小窺視,所以一直隨身帶著,跟那哨兵講明,他卻怎么都不肯通融,正交流著,旁邊的門衛室走出一個穿著布鞋黑衫的老頭子來,背著手,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道:“就擱這兒吧,丟不了你的,別說是你這樣的劍,就算是龍涎水、舍利子,有我老狗看著,都不會丟。”

  我低頭打量這老頭兒,只見他神采內斂,氣度尋常,就像一個普普通通的看門老頭兒,然而不經意間,卻露出了一股森寒凜冽的氣勢來,曉得是名頂尖的高手,當下也是取下了兩把劍,交了上去。

  我發現這名自稱老狗的老頭兒并不在意我那把價值連城的劍,而是在認真地打量著躲在我身后的嚶嚶。

  嚶嚶也是躲在我屁股后面,一臉怯意,連大氣都不敢喘。

  老人接過劍,交給那名持槍上崗的士兵,然后朝我盤問道:“年輕人,什么來路?”

  我恭聲說道:“茅山掌教門下陳志程,來總局報道的。”

  老狗點了點頭,說道:“哦,原來是陶晉鴻的徒弟,這也難怪了,不過這口味,倒是跟重瞳子那個老不休有點兒相像。”

  他說得平淡,但是拿自己跟我師父和重瞳子真人并列稱呼,語氣頗大,我正要請教他的名號,結果人家根本就不理我會,搖著蒲扇進了屋子里面去,留下我和旁邊的麻將臉在這兒愣著。

  手續辦完,我牽著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嚶嚶往里走,待走出一段距離之后,我問麻將臉那人是誰,只見麻將臉一臉崇敬地說道:“茍老是宗教局的開創者之一,以前紅軍爬雪山過草地的時候,他可是給中央守衛保全的;現在老了,是我們局的高級顧問,不過他這人不喜歡指手畫腳,也不肯養老,就在門口這兒,說給看個大門,發揮余熱。”

  聽他這么說,我方才曉得那自號老狗的老者,可能跟許老一般的身份地位,而以他這般的資歷,竟然自甘在總局守大門,顯然也是一代奇人,讓人敬仰。

  只可惜他似乎跟茅山并不對付,我就算是想貼上去,別人也不會理睬,于是也懶得理會。

  總局里是一個大宅子,好多院子,麻將臉帶著我一路來到了人事組織處,給我辦理調職和歸檔手續,這些手續比較繁瑣,不過好在也用不著我操心什么,自有人幫忙處理。

  這組織處里面有好幾個大姐和沒結婚的小姑娘,辦理途中,瞧見粉嫩可愛的嚶嚶,頓時就圍上來,好是一番熱情,但嚶嚶不知道是不是被剛才老狗嚇到了,情緒一直都不高,別人逗她,也愛答不理的,讓人覺得沒趣,有一個大姐一邊幫我辦手續,一邊說道:“你這孩子挺內向的,平日里很難帶吧?”

  我笑了笑,點頭不說話,這時她正好翻到了我的檔案,詫異說道:“呃,你這里寫的是未婚啊,這孩子怎么來的?”

  我汗顏,小聲解釋道:“這孩子是路邊撿來的……”

  我怕傷了嚶嚶自尊,低聲簡單地解釋了幾句,那大姐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然后告訴我,雖說現在不用糧票了,但那戶口遲早是要早上,手續什么的得辦齊全點,不然連學都沒得上。

  如此忙碌一番,也算是入了檔,我被分配到了總局二處的行動部門,不過倒也不用現在上班,先給我分配住處,過幾天自然會有人來通知我的。

  我拿了住處鑰匙,跟著麻將牌出了總局,拿了寄存的物品,上了吉普,一路七拐八拐,來到了一個胡同口,走進里面去,是一處四合院,我分配到了一間房,他讓我先歇著,安排好生活上的事情,過幾天再到局里面報道。

  我送走了麻將臉,回到房間,簡單收拾了一下,瞧見這幾天奔波忙碌,嚶嚶的小臉兒灰撲撲的,張羅著給這小孩兒洗澡。

  四合院里熱鬧,在院子里的一大媽指導下,我燒熟了一鍋水,又準備好了衣服,讓她自己弄,小女孩兒害羞,把我推出門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她轉身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她褲子的后面鼓鼓囊囊的,有點兒奇怪。

  她的這衣服是我在麻栗場的農貿市場隨便買的,可能不合身,我叫住她,正想問起,結果她羞紅了臉,一把將門給鎖住了,我只得在外面等待,跟鄰居大媽聊天,聽些家長里短。

  這大媽倒也是八卦,三言兩語,讓我對這個小院兒其他幾家住戶瞬間就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不過還沒等我深入地聊上幾句,那小院兒門一開,卻是走進了兩個老熟人來。

2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八章 入職總局”

  1. 回復 2015/05/14

    陸左

    哦,那怪伊悅總喜歡穿肥肥厚厚的褲子,原來是只狐貍精

  2. 回復 2015/06/27

    小白狐

    李道子不是說了我和大師兄日后有緣會見的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