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一章 眾強云集

  王紅旗是何許人也?

  別人或許不知,但是作為一個資深的宗教局成員,我卻曉得這一位,便是最為神秘的宗教局影子局長。

  何謂影子局長?

  因為秘密戰線的緣故,我們部門是掛靠在宗教局的名下,一套牌子,兩個系統,明面上的宗教局大佬自然不是他,但是所有秘密戰線的人,都聽說過這么一個名字。

  此名字自然不是他原來的本名,而是后來改的,然而這個名字,在修行界,一直都是一個傳奇,至于如何傳奇,有些功績實在是不方便說,但是可以這么說一點,那就是當今的天下,倘若說誰能夠問鼎頭名首座,那并不是我師父陶晉鴻,也不是龍虎山的善揚真人,或者邪靈教的那一位天王左使王新鑒,又或者是江湖上其他聞名已久的人物,而是這一位。

  這個評語不是別人說的——很多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天下間還有這么一位人物,而是從我師父口中,親口說出來的。

  我師父金口玉言,言之鑿鑿,從來沒有半句虛言的,他老人家既然這么說了,說明至少在他看來,此時此刻,他是勝不過這一位坐鎮中央的神秘人物。

  他既然勝不了,其他人自然也是勝之不過的。

  很多人一直以為宗教局強勢,是因為背靠著強大的國家機器,卻不曉得,倘若沒有這么強大的修行者坐鎮,它如何阻擋和召集天下間那些桀驁不馴的修行者呢?

  我曾經將王紅旗想象得無比的強大和神秘,然而沒想到竟然這么輕易的就與傳說中的神秘大佬見了面。

  實在是太意外了,這個灰不溜丟的老頭兒,竟然就是王紅旗?

  我靠!

  盡管我心中翻江倒海,腹誹不已,然而表面上卻是畢恭畢敬,對這位平易近人的總局魁首馬屁一陣拍。老頭兒笑瞇瞇地帶著我來到沙發前坐下,然后說道:“你也別拘束,我就是聽說你是晉鴻的大弟子,好奇心生起,才叫人帶你過來見我一面的,別嚇到了。”

  我規規矩矩地坐著,然后王紅旗盤問我一句,我便回答一句,中規中矩,他聊了幾句我師父的身體狀況,又問了一下我大概的情況,然后微微笑道:“你曉得么,此次茅山來人,我連你楊師叔都沒有見,卻偏偏要瞧你一眼,你可知道這是為何?”

  我無比榮幸地笑道:“可是因為我長得比較帥?”

  王紅旗等待良久,卻萬萬沒有想到我會說出這么一番話語來,頓時忍俊不禁地笑道:“哈哈,不錯,你小子真是挺有趣的,比我們這些老古董強。未來的世界,真的就是你們的了。”

  這話兒說完,他便也沒有再說原因,而是詢問我之后的工作安排,并且提到了此番二處的行動部門編制改革,公開考核選拔精銳行動組組長一事,建議我去參加,也希望我能夠取得一個好名次。

  作為總局局長,自然是日理萬機的,我也能明白這事理,待到言語稍微一停頓,我便起身告辭了,他也不留,拿起桌子上面三部電話的其中一部起來,掛了個電話,叫人過來帶我去二處的行動部門報到入職。

  有著最上面的總局魁首打招呼,我的入職自然是一帆風順,檔案之前就已經辦理過了,這回造了花名冊和工資表,接著又給我在人事組織部門報上了名,然后通知我,兩天之后,在總局二處的會議室里,將進行抓鬮比賽,如果人數沒錯的話,到時候應該是十個候選人,至于誰能夠脫穎而出,這個就得看具體的情況和表現了。

  我大概地了解了一下規則,曉得總局為了此處評選,特地從檔案室里調出了最近一些經常發生狀況的地區和案件來,然后進行難度級別評定,讓人抽簽,最后根據任務的完成進度,以及總局派駐觀察員的評價來做判定了。

  每一位候選人都可以帶領兩名指定助手來協助完成任務,但是這些人得符合兩個條件,第一就是屬于局里面的工作人員,第二則是人員自愿。

  我昨日已經談妥,讓努爾跟著王朋一起去完成考核任務,至于我自己,手里的人選便只有徐淡定和張大明白,不過這也無妨,茅山出山考核的前三名,便是我、徐淡定和張大明白,后面兩者雖說沒有努爾那般的經歷和歷練,但是本身的修為并不會太差。

  每一個能夠通過茅山山門考核,行走世間的茅山道士,都是不可小覷的人物。

  我探聽了消息,然后去找到了徐淡定和張大明白,兩人聽說我要找的是他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而且還興高采烈的模樣,我不得不提醒他們,此番考核并非他們想象的那般輕松,一來這中央工作組的組長選拔,事關重大,難度自然超出我們的想象,其次此番考核必須要全力以赴,否則我茅山這般努力,連一個名額都拿不下來,豈不是太丟臉了?

  聽完我的話兒,張大明白無所謂地擺擺手說道:“大師兄,我老張腦袋不明白,但是卻曉得一點,凡事都聽你招呼便是了,你叫我往東便往東,往西便往西,叫我抓狗我不攆雞,一切行動聽指揮就好了。”

  張大明白說著這話兒,我便無語了,而徐淡定依舊是老神在在地說道:“大師兄,你怕個吊?憑你茅山大師兄的這名頭,難道還拿不下區區一個組長?”

  得,敢情這兩人都指望著我來開動腦筋,他們坐享其成便好了。

  這真的是沒辦法了,時間匆匆,轉眼便到了抽簽考核的日子,我跟著徐淡定、張大明白來到了總局,里間有一處小白樓,會議場外的招待區,參加此處選拔的人員陸續來齊,王朋是二處的老人,早早的就來了,努爾在他旁邊,有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青年,也是他們的搭檔。

  能夠參加此番選拔的,都是一時之雄,王朋對這邊兒熟悉,便跟我低聲介紹,說這位是嶗山派最年輕的長老,那一位是懸空寺的護法金剛,這個是荊門黃家當代最有出息的子弟,還有那一個,嘖嘖,可不得了,那可是總局名宿茍老的親侄子。

  盤點一圈,幾乎沒有一個善茬,個個都是頂牛逼的人物。

  我算了一下,發現連上我,也就才九個人,不是有十個候選人么,還有一個在哪兒?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王朋輕笑道:“另外一個啊,說起來,跟你我也算得上是老朋友呢……”話兒說到一半,從院子外面走來三人,當先一個,卻正是當年在南疆戰場與我較勁的龍虎山趙承風。

  多年未見,當年還顯得有些稚嫩的趙承風此刻已經完全顯現出一個頂級道門大弟子的風范來,臉上永遠掛著三分笑容,意氣風發,神采飛揚。在他旁邊,還有兩人,一人我記得叫做劉子銘,是趙承風的師弟,力大如牛的莽漢子,而另外一人,卻是一個讓我根本就沒有想到的家伙。

  羅大屌,哦,不對,現在的他,應該改名叫做羅賢坤了。

  這家伙跟我可是玩著尿泥長大的小伙伴兒,不過他承蒙龍虎山長老蘇冷垂青,得入了茅山門下,后來據說又跟張天師的侄女還是啥的一女孩兒張秦蘭結了婚,當初我姐姐結婚,我們還見過一面,卻沒想到他竟然也出了龍虎山,加入了宗教局里面來。

  老友久未重逢,自然是十分歡喜,然而我剛想要上前招呼,卻發現羅大屌那廝似乎根本沒有看見過我一般,從我的身邊徑直走了過去。

  我的招呼都到了嗓子眼兒,卻最終咽了下去,憋得我好是一陣難受。

  抓鬮之局開始之前,大家都聚在一起寒暄,這里的大部分人都算是比較熟絡,生面孔不多,估計我便算是一個,不過趙承風瞧見了我,卻沒有了當初那種生澀,熟絡無比地跟我打著招呼,噓寒問暖,一副老友重逢一般的架勢,反而是我真正的發小,卻在旁邊閉口不言,裝作不認識的模樣。

  趙承風讓人如沐春風,我卻憋得尿疼,抽空跑到旁邊去上廁所,好是一番抖弄,總算是舒暢了,一轉身,瞧見羅大屌卻站在廁所門口候著我呢。

  我不明白什么情況,沒說話,而羅大屌卻迎了上來,一臉無奈地說道:“老陳,剛才多有怠慢,別怪兄弟我,你也曉得,茅山和龍虎山歷來都是競爭關系,倘若是讓承風他們知道了我和你之間的關系,只怕我更不好混了。”

  羅大屌誠惶誠恐,將自己艱難的困境跟我談及,我表示無妨,老兄弟,只要心里面有著對方就行,何必那么多的話語?

  談完之后,兩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廁所,回到小白樓前,結果發現人都進了會議室,我也趕緊進去,瞧見里面已經在開會了,上面的領導噼里啪啦講了一堆,然后也沒有再多言,而是弄了一個黑乎乎的粗瓷罐兒,讓我們這些報名預選組長的人選輪流上去抓鬮。

  任務如何,那就得看抓到的鬮,到底是個什么模樣了。

2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十一章 眾強云集”

  1. 回復 2014/12/31

    羅大屌

    請不要叫哥羅大屌~!!!!

    • 回復 2015/05/14

      秦始皇

      哈哈哈哈,別人說二蛋取的好是應為兩個蛋大,你羅大吊是不是應為吊大才取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