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三章 肩上的責任,心中的公義

  這片神秘幽深的黃河石林,生成于距今四百萬年前的第三紀末和第四紀初的地質時代,由于燕山運動、地殼上升、河床下切,再加上風化、雨蝕、重力塌陷等緣故,形成了以黃褐色河湖相砂礫巖為主的石林地貌,整片林區陡崖凌空,造型千姿百態,峰回路轉。

  那一個又一個林立的石柱、石筍矮的七八十米,高的達到兩百,里面林深幽謐,無數生物生活其間,而對面則是龍灣綠洲和壩灘戈壁,黃河從中流過,綿延沙丘與河心綠洲遙遙相對,讓人感嘆上蒼神奇。

  正是這般復雜而多變的地勢,使得這一片黃河石林自古以來就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傳得最響亮的,當屬蒙古寶藏之說。

  據說當年成吉思汗崛起于茫茫草原之間,創立偌大汗國,而后其孫忽必烈繼承其志,東征西討,南下滅金宋,又滅西夏,復西征,滅河西數國,一路打到了黑海,滅國無數,歐洲人至今提及黃禍,依舊肉痛不已。

  蒙古當年滅了河西數國,劫掠錢財無數,因為蒙古鐵騎向來都是輕裝前進,后勤系統并不完善,故而在經過此地之時,由當時蒙古的隨軍薩滿勘測地形之后,在此處石林之中發掘到了恐怖寬廣的地下洞穴,布陣以待,然后將所掠金銀寶器皆存放于此,然后離去。

  然而后來蒙古軍雖然一路西征,滅國無數,建立汗國若干,但是具體操辦此事的薩滿國師卻在與大食阿訇的斗法中,身死魂消了。

  當時操辦此事的,除了這位薩滿以及他的傳承弟子之外,其余的搬運儲存工作都是由西征奴隸所完成的,為了確保寶藏的隱秘性,所以經手的奴隸事后一律坑殺,而這位大拿一死,就連蒙古軍自己都沒有了具體線索。

  后來蒙古大軍徹底分化成了幾大汗國,回想起此事,當時領軍的皇子還特地派了幾只隊伍回來挖掘寶藏,結果要么就是找不到路徑,在這石林之中迷失了方向,要么就是直接杳無音訊,再不曾出現。

  當時有這么一個傳說,講那位薩滿國師為了遮掩消息,坑殺奴隸無數,這些怨氣凝聚,天坑養魂,卻成了復仇的守護者,十分難弄,蒙古滅國無數,財大氣粗,手上又沒有合適的修行高人,除了請了一次新投的全真丘處機無果之外,便不再追究。

  這傳說有鼻子有眼,歷朝歷代都有人懷揣著一夜暴富的夢想來到這兒,卻不曾想這石林之中確有迷陣,是著名的鬼打墻,進得去,難出來,這么幾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埋骨此處。

  此為歷史背景,歷時久遠,至今已經不得而知了,但是在解放前,的確是有一股黑風匪活躍在這一帶,為非作歹,橫行一時,當時的國民政府無論怎么圍剿,都沒有辦法,新疆軍閥盛世才派了一千大軍團團包圍,竟然無功而返,便是因為這石林過于詭異神秘,厄運連連,這才放棄圍攻。

  當然,那伙黑風匪在建國之后,也消失無蹤,自不細表。

  此處黃河石林地形奇特,跌宕起伏,尋常人不敢深入其間,不過因為地靠黃河,綠洲肥沃,所以附近也有一些村子和農田,我們跟隨著蕭大炮來到出事最兇的一個村莊,這兒短短一個月之內,已經有三個村民被拖入黃河中去了,我們到的時候,還有人家在辦喪事,嗚嗚呀呀的嗩吶吹響,自有一股悲涼荒蕪的氣息撲面而來。

  蕭大炮帶著我走訪了這三戶人家,死去的總共有兩個男人,一個小媳婦兒,都是一個家庭的支撐,現如今支離破碎,留下一堆哭哭啼啼的老人和孩子,分外可憐。

  有一家人特別慘,一家人就剩下一個老頭,然后留下三個臟兮兮的孩子,這家人的女主人兩年前難產而死了,唯一的壯勞力也在前些日子被拖入了黃河之中,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最大的也就九歲,最小的不過兩歲,那老頭兒看著七老八十,其實也就五十來歲,只不過被生活給磨礪滄桑無比,連喪事都辦不起,只是在門口扯一尺黑布。

  這情形看得我心中悲涼,拉著嚶嚶的小手,眼睛之中始終都是濕潤的。

  我從這被生活重擔壓垮了肩膀的老頭兒身上,看到了我父輩的影子,也逐漸地感覺到了雙肩之上,有著一種沉重的責任壓著。

  茅山學藝六載,一身本事,而我來到這宗教局入仕,可不僅僅只是為了茅山在朝堂之上爭奪話語權,更多的,是憑借著自己這修為和本事,為這些弱小而無助的平民百姓出頭,為了公義,為了心中的信仰,以及天下大道。

  這話兒說起來虛,但是我真誠無比。

  我摸了摸兜里,這里還有些入職時發的安家費,七七八八還剩下一些,我全部都塞給了那個老頭兒,他接過來,想要給我磕頭,給我攔住了,勸解幾句,然后匆匆地逃離了現場。

  離開此處,蕭大炮點了一根煙,遞給我,吞云吐霧一番,然后對我說道:“志程,你可能在茅山之上,待得太久了,并不明白他們想要什么——相比于錢,那老頭更想知道誰是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而我們最需要做的,是將真兇給揪出來,然后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查清楚,防止在有這般的事情發生。”

  我點了點頭,然后問他道:“我們此番前來,雖說是進行考核的,但是最主要的是破案,我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弄明白,所以具體有什么安排,你倒是給我說一下,透個底。”

  蕭大炮說道:“這件事情,大家都想著趕緊破了,以誰為主,這并不重要。倘若是別人,我自顧自行事就好了,不過你我兄弟,何必這般客氣。”

  表明態度,蕭大炮給我講起了他這幾天的布置,首先是在幾個出事的村莊派駐人員,聯防巡查,建立一個有效的通訊網絡,然后在組織精干力量對案件進行回放和破解,確認兇手體態和樣貌,這幾天他還走訪了這幾個村子年紀比較大的村民,詢問一些傳說故舊。

  大抵如此,不過進展并不算快,主要就是他們一來,凡事皆消,一點兒事情都沒有,而在此之前,也曾經有別的人員來過,對方實行的是“敵退我進、敵進我退”的游擊戰術,十分麻煩。

  畢竟誰也不可能弄這么一隊精銳成員在這兒駐守著,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干,就防著這玩意對不?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后又跟著蕭大炮來到出事的黃河邊上來查看。

  此間黃河寬泛,渾濁的黃河水滾滾東流,河面上不時飄過幾張羊皮筏子,這是當地村民的交通工具,簡陋而實用,不過最近總出事,河上面的人行駛著也有些心驚膽戰,匆匆而過。

  來到事發現場,我們蹲在河岸邊,瞧見那泥土之上,有好幾道深刻的劃痕,瞧著痕跡,倒是和之前那位生還者的描述相差不多,不過若說爬行動物,長江下游還有些揚子鱷,這黃河九曲的上游,哪里還會有那玩意?

  如果不是鱷魚,那又是什么東西呢?

  旁邊的黃河湍流而走,我吸了吸鼻子,滿嘴的泥沙味兒,看了徐淡定一眼,他鄭重其事地想了一下,告訴我道:“我倒是可以用替身鬼靈來進行推演,不過需要等到晚上。”

  我點了點頭,想著現在太陽正烈,凡事還需等到了晚上,才好操作,于是準備跟蕭大炮一同回到駐所,然而這時嚶嚶突然朝著下游的河岸跑去,我下意識地朝她喊了一聲,沒有回應,于是著急了,緊跟著追上去,瞧見嚶嚶一直跑到了下面的一處坎兒,俯身在里面刨弄一番,似乎發現了什么東西,轉身朝著我這邊跑來,欣喜地喊道:“哥哥,給,給你。”

  我從她手上接過東西來,瞧見是半塊很大的蛋殼,瞧著模樣,得有足球那般大,里面還有許多干涸的黑色液體,我聞了聞,腥臭無比,吸多了,便會有些眩暈的感覺。

  我看完,遞給了旁邊的蕭大炮,他接過來,認真地看了一遍之后,回轉過身來,沖著手下黑臉訓道:“你們不是說對這兒挖地三尺了么,怎么人家這小女孩兒隨手翻到了,你們卻什么也沒有發現?”

  蕭大炮一番訓斥,手下人都低著頭不說話,有人偷偷瞄著嚶嚶,不知道這個小女孩兒,怎么這么厲害,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此刻的嚶嚶被人瞧著,也不害怕,而是眉眼兒笑著看我,一副“我很厲害吧”的表情。

  嚶嚶證明了自己并不是累贅,而是能夠實實在在地幫助到我,一天的心情都不錯,而我們則返回駐地去開會,布置防守任務,不知不覺就到了天黑,先前徐淡定提出來,說用他的替身鬼靈事發地點做一下推演,看看能不能根據殘留在原地的磁場信號,將事情搞清楚,于是到了月上中天之時,我們又重返了黃河岸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