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四章 暗夜驚變

  最近的村子,離著黃河也還是有一定距離的,我們摸黑來到了事發之時的黃河邊上,此時月上中天,視線倒也不錯,我能夜視,但是為了照顧別的同志,還是帶上了火把。

  蕭大炮手下駐守在這個村子的兄弟有七人,三人留在村子里,余下四個人便跟著我們一路過來,一行九人,來到河邊之后,火把熄滅,徐淡定從身后的行囊之中掏出了白天準備好的東西,依次是黑狗血、山羊角和一張鞣制過后的破舊羊毛氈子,以及一些剛收上來的高粱穗子……

  還有酒,喝了便能上頭的高粱酒,有整整一羊皮囊子。

  弄完這些,整理了清楚,他先是將這羊皮氈子擺放整齊,那高粱穗子按照招鬼的方位擺放清楚,山羊角沖著黃河方向豎立,然后將黑狗血在地上灑下圖案,又用大碗的酒碗盛好高粱酒,赤腳站在那羊皮氈子上面,口中念念有詞道:“九天有命,上告玉清,促召千真,俱會帝庭。太乙下觀,雙皇翼形。監察萬邪,理氣攝生……誥命甲胄,武卒天丁。上威六天,下攝廣靈……”

  如此一言,咒訣飄飄忽忽,飄渺莫定,讓人心中空靈,陰氣叢生,不多時,他將這碗酒一口飲干,然后仰首而噴,無數酒液從天而降,嘩啦啦全部淋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酒液灑落的那一瞬間,地上的黑狗血瞬時就化作一道黑煙,升騰而起,而那些酒液也并沒有浸透徐淡定的身上,而是懸浮其上,隱隱之間,從徐淡定的身上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透露出來,將這些酒液托起。

  濃烈的酒香四溢,徐淡定開始在那張破舊的羊皮氈子上面癲狂起舞,踏著罡步,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凜然之氣散出,將那黑煙給引導凝聚,沒多久,那黑煙在空中飄散,竟然凝結成了一個躺倒在地上的人,以及一條長約三米的兇獸。

  盡管黑煙翻滾不定,但最終還是能夠瞧出幾分模樣來,卻是一條宛若鱷魚或者蜥蜴一般的兇獸魔蜥,背上全是尖刺,四腳健壯而有力,嘴巴死死地咬著地上那人,然后強健的四肢移動,往水里面拖去。

  這畜生的力氣很大,地上的那人不斷掙扎,結果最終還是沒有效果,給生生拖了水里,接著那黑煙在水上凝聚,沒一會兒,翻滾的水面又恢復了平靜。

  我們憋著氣,將這一整段的陰靈推演看完,方才曉得是一頭水獸在作怪,興風作浪,闖下這么多禍端來。

  看完之后,蕭大炮旁邊的一個手下嘆服道:“徐領導當真好手段,有了這般的法子,日后倘若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只要如此一弄,立刻就水落石出了,簡直是太厲害了。”

  被人如此夸贊,徐淡定倒也沒有太多的得色,而是平靜地說道:“話兒可不是這么講,我白天也是感應到此間磁場的反應強烈,才冒然一試的,沒想到瞎貓撞到死耗子,竟然還真的成了,僥幸僥幸。此法看似簡單,其實個中講究頗多,平日里倘若指望著它來破案,就好比賭博一般,做不得準的。”

  兩人說著話,而我和蕭大炮則都在皺著眉頭。

  我在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此番前來,總局給我們的任務難度評價,是一個甲等,什么是甲等,那應該是極難極難的任務,方才會有這般的評選,一個小小的水獸,老子一劍就刺死了,雖說尋找起來有些麻煩,但是也評不到那個程度上去啊?

  一切顯得太過于簡單了,事情反而顯得有些古怪。

  當我將這考慮說出來的時候,蕭大炮同意了我的看法,說道:“倘若真的只是這么一頭水獸,也輪不到我過來管,事情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簡單,這里面可能還有更深層次的東西,可能我們現在還沒有發現呢。”

  蕭大炮掂量的是關于石林和蒙古秘藏之事,而我則想著如何將此事徹底解決,正思量著,突然聽到遠處的村子里傳來好幾聲長短不一的尖叫聲,蕭大炮豎耳一聽,臉色頓時變得冰寒起來:“是小葉他們。”

  那樣的叫聲,是驟然遇襲時自然發出來的,并非刻意而為,想來留守村中的那三人必然是遇到了十分危險的情況,方才會大聲示警。

  蕭大炮這人,別看他平日里對手下這伙兄弟呼來喚去,但是對他們卻最是關心不過,一旦有了危險,立刻不在停留,左右一招呼,便深一腳,淺一腳地快速朝著村中跑去。

  四根火把燃起,前后一條龍,將道路照得透亮,那村子離黃河邊也有幾里地,我瞧見蕭大炮著急,一下沖得很前,心中也焦急,朝著徐淡定和張大明白喊道:“你們兩個在這里照看著嚶嚶和眾人,我和蕭老大先去看一下。”

  這話兒說完,我奮起直追,朝著蕭大炮的背影一陣跑,很快便一前一后來到了這村子,發現這兒空空蕩蕩的,道上一個人都沒有,先前發出凄厲喊聲的人也不見了蹤影。

  村子里面一陣腥臭的味道,土路上面有好多牛糞一般的黏液痕跡。

  我能夠瞧見很多村民其實是已經醒了過來的,正躲在窗戶后面,小心翼翼地瞧著路上,不敢露面。

  沒人露面,我們也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蕭大炮站在村口左右一張望,一個箭步就沖到了第一戶人家,敲了敲門,結果沒反應,他也是猛,一腳就將門給踹飛了開去,接著從里面揪了一個披著掛衫的男人走出來,厲聲喊道:“我的那幾個兄弟呢,跑哪兒去了?”

  那男人嚇得直哆嗦,手指著石林方向含糊說道:“那兒,被抓到那兒去了……”

  蕭大炮劍眉一樣,寒聲說道:“到底是什么東西,你看清楚了沒有?”

  男人拼命地搖頭,瑟瑟發抖地說道:“不知道,就聽到哐啷一聲響。我爬起來,瞧見那邊的王老七家攀著一堆黑乎乎的東西,王老七家的女兒被弄了出來,這時你們的人來了,結果給那一堆黑影子給撲中了,你們的人使勁兒叫,可是一下就暈了,那些東西就扛著往石林子跑——然后,然后你們就來了……”

  這話兒說得并不完整,翻來倒去,我也只是聽明白了一點兒意思,目光投向了石林方向,感覺一股龐大的氣息正朝著那邊席卷,狂奔而走,頓時便不再停頓,朝著蕭大炮招呼道:“走,去救人!”

  我將背上的飲血寒光劍給取了下來,寒光出鞘,當時便沒有再作停留,而是運用起茅山提縱的身法,身形似箭,那風兒在身后呼呼而刮。

  我快,蕭大炮也不弱,這家伙出身句容蕭家,祖上曾經是茅山長老,也算是茅山后裔,這些年來走南闖北,自然也是一身本事,不過他走的是另外一個法子,那就是用力一蹬腳,身子倏然而飛,橫跨四五米,沖勢兇猛。

  我們兩人,一前一后,在狂奔好一段路程之后,終于瞧見了那伙擄走蕭大炮弟兄的罪魁禍首。

  當時的月光皎潔,在看到的那一瞬間,我頓時明白了此番任務,為何會標注“甲等”。

  果然是那宛如蜥蜴鱷魚一般的兇獸沒錯,然而在我們面前的可不只是一條,前方雖然黑乎乎的一大堆,但是我瞧這一眼,卻也能夠估摸得出,密密麻麻地足有三四十多條,而且這些東西的智慧似乎極高,在我們沖上來的時候,竟然分出了十余條回來阻截我們,其余的則繼續朝著石林方向逃開了去。

  我跑得最快,首當其沖地與這些家伙遭遇,挨近了些,才發現這些東西身體細長,高不過四十公分,體長三米,四肢粗壯,全身皆是指甲大的黑色鱗甲覆蓋著,頭部有暗紅色的角盔,灰白色的角質棘簇沿著整個背部,從頭一直蔓延到了尾巴處,看似柔軟,然而一遇到危險,立刻豎起,根根宛如鋼針。

  飲血寒光劍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弧形角度,與最前面的這一條大蜥蜴相撞。

  劍尖與那繃得筆直的劍脊相撞,我勁氣一吐,直接將那堅硬如鐵的灰色角質削下了好大一塊兒來,火花四濺。

  這一相遇,便是最血腥和原始的沖撞,那十多條魔蜥腳一蹬,一下子就竄到了我們的頭上來。我這一劍,從那頭魔蜥的背上繞到腹間,長長一道口子,立刻有鮮血傾瀉而出,然而我卻已然看不到它的生死,淹沒在了無數爪牙之間。

  一陣血肉飛舞,我和蕭大炮卻是站住了腳,而這時徐淡定、張大明白和其余人等也都趕了上來,七手八腳,便將這些留下來阻攔的魔蜥給料理干凈了。

  此物對于常人,那是最為恐怖的魔鬼,然而在我們眼中卻也只是費點勁兒而已,然而就是這么一段時間,我們卻失去了那些魔蜥大部隊的身影,對方早就已經扛著蕭大炮的三個小兄弟,消失在了石林的幽暗深處。

  眾人剛剛與這么十幾頭魔蜥拼斗,雖說沒有損傷,但也有些脫力,此刻瞧見那黑幽幽的石林,都有些猶豫,然而就在這時,蕭大炮卻一言不發,毫不猶豫地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