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五章 石林驚魂

  蕭大炮是誰?

  那可是我的大舅哥,雖說我跟小顏師妹并沒有正式的拜堂成親,但是這桃花林下定了情,命運便是已經緊緊地綁在了一起,再說了,即便與小顏師妹沒有關系,我跟這家伙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他若是有個閃失,我自己心中,也是過意不去的。

  就在這猶豫的當口,蕭大炮手下的四個兄弟緊緊跟隨了上去,而我所帶的這些人則都看向了我。

  我是這組的組長,是大家伙兒的頭,他們都在等待著我的指示,就連嚶嚶,都仰著頭,一臉期冀地看著我。

  在思考了三秒鐘,情感終于戰勝了冷漠的理智,我低聲吩咐道:“所有人都小心了,收縮隊形,小心防范,一旦有任何不對的地方,立刻原路折返——淡定,你標注好所有的回路,如果有麻煩,由你帶隊回來。走!”

  我下了命令,身先士卒,快步朝著最近的一個石林路口追去。

  僅僅就是這猶豫的片刻,當我帶著人沖入石林之中的時候,卻只能夠瞧見蕭大炮等人的背影了,我心中焦急,須知這力量,便是合則強分則散,剛才我們之所以能夠這么輕松的解決戰斗,便是如此,而倘若如此刻這般,分作了兩截,一旦有突襲,立刻就會被各個擊破,于是著急地朝著前方喊道:“蕭老大,蕭老大,你等等我們!”

  我一著急,音量就不由自主地大了幾分,然而在前方狂奔而追的蕭大炮卻置若罔聞,一點兒都沒有聽到,快速地朝著前方跑去,這石林之中,一步一景,詭異莫名,稍微一轉彎,便會不見人影,所以我也不知不覺地越走越快。

  我正追得急,耳邊突然傳來隱隱的喊聲,仿佛在天邊,又仿佛在眼前,我下意識地轉頭望去,瞧見卻是嚶嚶,哭著鼻子,一下子沖到了我的懷中,捏著小拳頭捶打我胸口道:“哥哥,你不要我了么?”

  我心急如焚,不過卻也得耐著性子哄這小寶貝兒,苦著臉說道:“怎么會,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嚶嚶哭著說道:“那我剛才叫你,你怎么就是不回答呢?”

  她這話兒就像一支利箭,穿透了我的腦海,我驟然想起來了,我剛才叫蕭大炮一行人,他們也沒有回應,是否也和我剛才一般呢?

  我眉頭剛剛皺起,這時徐淡定等人也都趕了上來,朝著我說道:“大師兄,這石林之中有古怪,從剛才那兒一直到這兒的一段路程,都有靜音的法陣在,稍微一隔得遠了,就聽不到聲音了,你可別走遠,我們還是得保持下距離。”

  我點了點頭,瞧見蕭大炮他們的身影又要消失在前方的石柱之后,便沒有再多留,而是吩咐眾人道:“我們繼續走,大家得小心了,可不能再走散。”

  我們一行五人,我、嚶嚶、徐淡定、張大明白還有觀察員老洪,緊緊跟隨著前方蕭大炮的隊伍,我右手提著魔劍,也沒有辦法照顧嚶嚶,讓她自己走,這小女孩兒倒也倔強,緊緊跟隨在我的身邊,她身法雖然利落,但到底年幼,力弱不持,也唯有咬著牙走,一點兒也不肯露出疲態,讓我操心。

  我們緊緊追隨,足足跟了四五分鐘,然而突然之間,前方一陣濃霧飄散過來,將前方蕭大炮五人的身影給遮住了去,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不好,下意識地往前疾沖了幾步,手豎成掌,平平一推。

  那霧氣一震,前方便空了許多,我定睛一看,瞧見蕭大炮等人都停在了原地,沒有消失無蹤,心中也總算是稍微安穩了一點兒。

  徐淡定和張大明白都從我身邊走過,徐淡定皺眉看著這飄散的霧氣,而張大明白則大大咧咧地上前過去與蕭大炮一行人打招呼:“蕭老大,你這人太不地道了,要救你兄弟,招呼一聲便是了,一個人跑,讓我們追得好是辛苦……”

  他是個自來熟的性子,這兩天跟蕭大炮關系處得不錯,所以也沒有什么好忌諱的,伸手上去招呼,然而就在此時,我下意識地心中一跳,大聲提醒道:“大明白,你小心!”

  我話兒剛剛喊出口,旁邊的徐淡定也高聲提示,張大明白為人豁達豪爽,但并不代表他傻,聽到我們兩人都出聲提醒,也下意識地往后面一退。

  這一退,可救了他的性命,只見前方的那六人轉過身來,哪里是什么蕭大炮,根本就是六個面目猙獰,滿臉膿水的死人,眼眶兒黑乎乎,猛然朝著張大明白撲來。

  面對著這樣的變故,張大明白倒也沒有太多的驚慌,當下也是雙拳捏緊,朝著前方用力擊去。

  他出拳快,腳步不丁不八,用的是道門元拳,氣行于拳頭之上,任何邪魅之物,一旦中了招,立刻煙消云散而去。

  然而他這一拳擊中了當頭一個偽裝成蕭大炮的家伙,正中當胸,卻并沒有將其擊潰,反而是感覺拳頭仿佛砸到了墻上一般,回饋之力讓他痛苦得一聲大喝,感覺右手都好像要廢了一般。

  我心中也是一陣狂跳,當即血勁一涌,用那臨仙遣策瞇眼看去,發現張大明白前面的,哪里是什么人或者鬼,分明就是一根下窄上寬的石柱子,多年的風化侵蝕使得它本來就有些搖搖欲墜了,此刻張大明白這么一出拳,卻是將石柱好不容易維持的平衡給打破,上方微微顫動,眼看著數十噸的石頭就要崩潰坍塌了下來。

  我的冷汗,在那一瞬間就刷的一下,流了下來。

  救人的時間只有轉瞬即逝的一剎那,我當時也是瞬間就冷靜了下來,一邊朝著旁邊的三人大喊逃離,一邊箭步沖到了張大明白的身邊,一把抓住他的腰,扛起就是飛跑。

  此刻的石柱已然坍塌下來,大量的石塊紛紛砸下,這玩意倘若是掉落在腦袋上面,無論是誰,都有些扛不住。

  然而所幸的一點,在于我的臨仙遣策全力激發,那神秘符文給我指引了一條最為簡潔和安全的逃命之路,我當時也是急了,扛著張大明白這壯漢,好是一陣跑。

  張大明白也有點兒嚇懵了,一開始我抓住他腰間的時候,他還下意識地要反抗,然而當第一塊石頭砸落地上的死活,他便僵直著身體,任我施為。

  我帶著張大明白離開了這一片區域,一分多鐘之后,被他一拳打中的那石柱終于停止了坍塌,沒了動靜,只有煙塵四起,嗆得我們連連退后。

  直到這時,我才將張大明白給放開,盡管也是身懷絕技,但是他依舊被這么大的動靜給嚇得心里一陣撲通直跳,沒由頭地后怕,一邊抹汗,一邊說道:“我的奶奶啊,我總算是知道那天蕭大炮跟我們講起的故事,并非虛言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些依稀尚存的霧氣,跟徐淡定詢問道:“這是迷惑心智的鬼霧么?”

  徐淡定搖了搖頭,說:“雖然是陰氣充裕,但是并非邪物,要不然剛才那幾個幻象,也不可能瞞過我們的眼睛。”

  不是鬼霧,又是什么呢?

  我有些疑惑,然而這個時候,在旁邊的嚶嚶卻是動了,朝著那垮塌下來的石柱那兒走去,我想去拉她:“嚶嚶,那兒危險,你別過去。”

  然而嚶嚶走路頗快,腳尖幾點,便到了十米之外,接著她蹲在地上翻看著什么,很快就回了過來,伸出手中的東西給我看:“哥哥,這種蘑菇叫做藍饑饕,它可以讓人產生幻覺,一個不小心,就容易中招。”

  我低頭一看,瞧見嚶嚶白嫩的小手之上,有三株如同金針菇一般細長的菌類,體表呈現出暗藍的顏色,傘面上有星星狀的紅色斑點。

  我想要接過來瞧個仔細,然而嚶嚶卻收回了手,認真地說道:“哥哥不可以,你拿了,會做夢的。”

  她這般說,讓我有些驚詫,我原本以為嚶嚶就只是一個修行者家庭出身的小孩兒,有些本事,卻沒想到她竟然還懂得這么多。

  徐淡定也湊上來看,不過倒也沒有發表什么看法,而是跟我說道:“這邊的地形比較特殊,我感覺好像可以移動一般,我雖然能夠記住了回路的諸般變化,但是如果再往前走,只怕我也會迷了路。大師兄,我們是繼續走,還是回了?”

  徐淡定這話兒讓我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是繼續去找尋蕭大炮一行人,還是先保證自己成員的安全,這還真的是一個兩難的抉擇啊。

  我看了一眼嚶嚶,沒有太多的猶豫,而是說道:“這樣吧,淡定,你帶著嚶嚶,還有大明白、老洪先行回返,至于我,繼續深入去,看看能不能把他們給找回來。”

  我的提議并沒有得到大家的認可,所有人一直地決定,要么走,要么留,不過不管怎么樣,都得在一起。

  不拋棄,不放棄。

  如此統一之后,我最終還是決定繼續前行,不過在此之前,我得排演一下,通過大六壬,來預測方向。

  然而就在我準備沉下心來謀算之時,前方又浮現出了十來個黑色的影子來。

  我眉頭一掀,瞇眼瞧去,發現這些黑影,并非幻覺,而是實物。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十五章 石林驚魂”

  1. 回復 2014/09/22

    1667878386

    還是小觀音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