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六章 三尾碎石柱

  從村口遇襲開始,我們這一路來都是被敵人給牽著鼻子走,著實有些氣悶,經歷了剛才那生死驚魂,每一個人心頭都有一股火其,瞧見這十幾個從黑暗中冒出來的東西,當下也是有些激動,我凝目望去,臉一下子就變了顏色。

  這些圍上來的東西,可不是什么人,而是與剛才我們在石林之前的那些魔蜥一般的模樣,唯一的區別,是這些東西的后腿格外粗壯,以至于它們全部都是直立。

  原來的魔蜥最長的有四米,短的也有兩米多,不過此番直立起來,長尾拖地的緣故,所以跟人也差不多高。

  這些陡然出現的直立魔蜥看著的確有些奇怪,不過我還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直立而行的魔蜥,遠遠比它的爬行同類要有氣勢一些。

  因為還沒有交手,所以談不上有多準確,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現在這些家伙,真的有些麻煩。

  不過即便是麻煩,那有如何?

  我將魔劍緊緊捏著,然后緩步擋在了嚶嚶的面前,看著這些從黑暗中緩緩走出來的直立魔蜥,沉聲吩咐道:“淡定,你照顧好嚶嚶;大明白,老洪的安危就靠你了。大家注意了一旦壓力過大,立刻就聚集在一塊兒來,不要逞英雄,單獨殺出去。”

  我瞪著雙眼,死死地盯著那些眼珠子泛著綠色光芒的直立魔蜥,感受到它們眼中那股冰涼而漠視一起的冷意,越發地對蕭大炮一行人產生出更多的擔憂來。

  我這一組人,知根知底,無論是徐淡定,還是張大明白,都是茅山三代弟子之中的翹楚之輩,便算是身為異端的我,也難以在短時間內拿下他們,而總局的老洪是個多年的老偵查員,自保應該是沒有問題,便算是年紀最小的嚶嚶,也總是給人驚喜。

  然而蕭大炮那一組,除了他自己能夠獨當一面之外,其余四人,倘若陷入血戰,其實很難扛得過這些畜生的撕咬。

  我心中擔憂,然而那些畜生卻沒有再給我時間,當瞧見我們收攏陣型之后,突然有一聲厲喝傳出,從這些直立魔蜥的后方沖出一頭比同類顯得更加巨大的家伙來,一個縱身,便朝著我們這邊飛奔而來。

  此物巨大,攜帶著恐怖的重力勢能,我雖然胸有成竹,倒也不會硬掠其鋒,魔劍微微一揚,腳步錯亂,便朝著對方的下身劃去。

  我的劍尖沿著一個微妙的角度朝著對方要害攻去,這一劍行云流水,渾然天成,連我自己的都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成就感,然而眼看著即將把對手的下身凸起給切下之時,橫空揮來一個巴掌,重重地拍在了劍脊之上。

  這速度便如同一道閃電,即便是我的炁場感應全部都集中于前方,然而也有那么一丁點兒猝不及防。

  魔劍被重重拍開,我中門大露,而對方眼看著就要撞入我的懷里。

  一招即陷入了巨大的劣勢之中,原因在于我對于這畜生的力量和速度進行了誤判,我心一緊,渾身驟然繃得筆直,想要出腳去踹,然而這時,旁邊的張大明白一聲大喊,以一種更快的速度,從旁邊沖了出來。

  他快速伸出左手,重重一掌,印在了這畜生滿是鱗甲的側腰之處,交擊之時,傳來一聲宛如重鼓一般的悶響。

  烈陽掌。

  張大明白師從于烈陽真人茅同真門下,而最擅長的,則是他師父茅同真賴以成名的烈陽掌,此法凝練于太陽精力,以及無數陽火入手掌,章法與茅山掌心雷有異曲同工之妙,然而更加兇猛歹毒的,是其陽毒會在驟然之間,過度到對手的身上去,即便此戰無法殺敵,也能夠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通過此毒反復折磨對手,一直到對方身死魂消為止。

  烈陽掌懷著烈日陽火,而那魔蜥,無論是直立行走,還是快速爬行的,皆是冷血動物,所以這一熱一冷,正好是相互克制,使得張大明白這一掌下去,那頭巨大的直立魔蜥立刻就像喝醉了酒一般,瞬間就失去了平衡,栽倒在地。

  張大明白全憑一雙肉掌,將這些直立魔蜥的進攻給驟然截止,然而這世間之事,哪里是這般好應付的,當下也是無數的魔蜥奮不顧身地橫撲而來,想要將我們給淹沒其中。

  倘若是單獨對著這么一頭魔蜥,我還真的是一點兒怯都不會露出,然而人有強有弱,而對手則個個兇猛,我們在快速的拼斗過程中,不斷地變換身形,照顧左右,顯得十分的痛苦。

  對手太強了,即便是張大明白一掌烈陽掌正好克制這些冷血之物,即便是我一把劍將整整一面給護住周全,此戰也依舊有些勉力。

  我們邊戰邊走,邊走邊退,不知不覺就到達了石林深處。

  每一秒的神經都繃得緊緊。

  死亡擦肩而過。

  我們輪流出擊,護住圈子,五六頭直立魔蜥或者被我斬殺梟首,或者被張大明白給拍在地上倒地不起,然而就在此時,我們一方也終于出現了受傷者。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此番給我們作為觀察員的老洪同志。

  雖然作為總局精英,老洪有著比地方上面的同志更加深厚的修為,然而終究不是時常奮斗在第一線的戰斗人員,他更擅長的,是統計和判斷,故而在一番勉力堅持之后,給一頭魔蜥給撲倒在地,尖銳的爪子將他的右肩給死死按住,黑硬的爪子深入肉中。

  雙方跌倒在地,魔蜥低下頭來,口中的信子陡然吐出,像一道紅色的肉筋血繩,死死纏住了老洪的脖子,口涎滴滴答答的落在了老洪的臉上。

  這些口涎有著輕微的腐蝕性,老洪臉上的皮膚竟然浮現出一絲一絲的青煙。

  正在與敵全力拼殺的我看到了此情此景,但是一來相隔甚遠,鞭長莫及,二來我被四頭直立魔蜥死死纏住,稍微一退,或者分神許多,人就要陷入了最悲慘的死亡境地。

  張大明白和徐淡定,在那一刻都脫不開身。

  我心中一陣悲哀,想著此次測試,倘若連觀察員都死了,即便是我們查清楚了此番真相,只怕也是不能通過考核了。

  然而就在我幾乎陷入絕望之時,我瞧見在老洪旁邊的嚶嚶開始動了。

  那小女孩看似柔弱,然而在剛才的拼斗中,身法輕靈而飄忽,那些畜生即便是對這鮮嫩可口的小娃娃垂涎欲滴,也連半根毫毛都觸摸不及,不過我卻從來沒有瞧見她去反擊。

  就在老洪即將被那頭魔蜥吞入口中的時候,嚶嚶出手了。

  她在動之前,現在蓄勢。

  她身子一弓,屁股高高撅起,然后在陡然之間,我瞧見有三根白色的雪絨毛短尾從她的尾椎位置冒了出來。

  這短尾看著極為真實,然而我卻能夠感受得到,這些都是炁場具現化凝結出來的產物。

  三根短尾一長一收,幾乎在一瞬間進行,接著下一秒,嚶嚶一個縱身而上,直接撲向了那頭居高臨下,準備將老洪給吞噬了去的那直立魔蜥。

  那頭兩三米高的巨大魔蜥,竟然被這么一個小不點兒直接撲到,然后重重地撞在了不遠處的一處巨大石柱之上。

  轟!

  那巨大魔蜥的整個肉身,都給嚶嚶給砸進了那石柱的柱身之上,肉糜紛飛,而那石柱之上,則出現了一道宛如蜘蛛網一般的巨大裂紋。

  這裂紋在瞬間生成,然后一刻不停地擴大。

  我順著裂紋仰頭看去,但見那高達八十米的石柱居然瞬間布滿了這些蜘蛛網一般的裂痕,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又一陣“咔咔”的巖石碎裂聲,充斥于耳。

  這石柱,又要坍塌了,而我們則就在這下面,倘若數十噸、數百噸的巖石傾倒下來,無論是我們,還是與我們反復糾纏的這些魔蜥,血肉之軀,可都扛不住這么轟然一砸。

  在那一瞬間,我一咬牙,將清池宮十三劍招中的最強一式使出,將周遭敵手皆逼退,然后折轉過身軀,將地上躺著的老洪給扶了起來,然后朝著四周大聲喊道:“各位,趕緊撤離!”

  我雖然是這般大聲地喊,然而目光卻盯向了嚶嚶那兒。

  我飛快地朝著后面跑著,卻沒有瞧見嚶嚶的身影在哪兒,那巨大的石柱轟然倒下來的時候,場面蔚為壯觀,連帶著周邊好幾根都不斷垮落而下,我一邊大聲地喊著,一邊后退,不得不將自己的整個精力都集中在了逃命之上。

  當萬事皆盡,塵煙翻騰而起的時候,我的面前有一頭魔蜥,下半身給巨石砸成了肉泥,然而上身卻不斷地朝著我抓來。

  我將老洪給放在了地上,然后上前,一腳將這東西的腦殼碾碎。

  我的心冰冷,看著四周宛如末日一般的塵煙翻騰,大聲地喊道:“嚶嚶,淡定,大明白,你們在哪里,快點兒出來!”

  我的聲音掩映在了石柱倒塌的余聲之中,不斷回蕩。

  我顧不得旁邊石柱還會倒塌的危險,快速沖進了現場,然而除了無數的廢墟之外,什么也瞧不見,沒有呼救聲,也沒有人的蹤影。

  我的目光巡視,最后卻落在了一道狹長而黝黑的石縫之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