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七章 漫山遍野的魔蜥海

  我聽到了聲音,不知道是風的嗚咽,還是別的呼聲,然而卻下意識地走到那跟前來,低頭往里瞧。

  這道石縫足有七八米,寬兩米,應該還能更長,只不過剛才倒塌下來的石柱碎塊將其掩埋住,使得我不能窺見全貌,然而從這趨勢看過來的話,無論是嚶嚶,還是徐淡定和張大明白,都很有可能在避之不及的情況下,躲入了里面逃生。

  接著我聽到了那魔蜥的叫聲,以及隱約一道人聲。

  生死各一半,我幾乎沒有多想,就準備朝著石縫之中攀爬下去。

  然而這時候一道呼聲叫住了我,我扭頭過來,瞧見總局的觀察員老洪一臉嚴肅地喊我:“陳組長,這石縫透著一股邪勁兒,下之不祥,你最好考慮清楚啊。”

  此刻的老洪右肩之上一片血肉模糊,臉上青一塊白一塊,有點兒輕微灼燒,我幾乎不用仔細看,便能夠瞧出他驚魂未定的情緒來,曉得今晚這一系列的緊急狀況發生,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圍,倘若能夠選擇,他一定會叫我跟他一同折返回村子里,然后再跟上面求援。

  一切是那么的安全和穩妥,然而我卻不能夠放棄那些不知道身處何處的兄弟,不能放棄嚶嚶,讓我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平心靜氣地說道:“老洪,事情的確有些猝不及防,我也不曉得他們是否在石縫里面,不過倘若說要我放棄他們,那是絕對不可能的。當然,或許我的判斷有所失誤,所以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瞧我淡定自若,老洪點頭說道:“你請講。”

  我說:“老洪,這碎石無數,不知道有沒有人被埋其間,所以請你幫我在這石場中把守,監察一番,看看有沒有人被壓在這里,倘若是有,還得活,還請你想辦法解救一下。”

  聽到我的提議,老洪知道我把危險留給了自己,而把短暫的安全給了他,思考兩秒,本來想很硬氣地隨我同行,但是終究對那黑黝黝的石縫心懷恐懼,于是點頭答應道;“如此也好,我在外面搜尋,你快去快回。”

  我擱石縫外間這兒耽擱許久,將老洪安置妥當,立刻不做停留,將魔劍背上,辟邪小劍緊握手中,然后順著紋路往下爬。

  我瞧見就在我往石縫之中爬下去的時候,老洪立刻找了一個安全的位置躲藏了起來。

  我并沒有表達太多的意見,通過這幾天的相處,我曉得作為一個工作人員來說,老洪已經做得很盡職盡責了,但人家畢竟有著自己的考慮,惜命,這也是人之常情,并不能指望他過來與我們舍生忘死。

  天大地大,能活下來,最大。

  石縫傾斜朝下,光線越發地黑了,路滑溜溜的,難以行走,然而我下到一段距離,便能夠聽到有那魔蜥吐舌頭時發出的那種“嗤嗤”聲,以及好幾聲怒吼。

  是張大明白,我在茅山多年,對這些師兄弟們十分熟悉,一聽到他還活著,立刻振奮無比,腳步也不由得快了好幾分。

  這石縫逐漸朝下,然后分做了好幾條甬道,并非無光,巖壁兩旁有一種淡綠色的藻類,散發出微微的光芒,常人只覺得視線一片黑暗,然而我卻能夠分辨出路情來,再往前看,那兒一片微光蕩漾,反射過來,感覺還有河流之類的東西在。

  我循著聲音沖入了其中的一個甬道,還沒有走十幾米,便瞧見前方的地上伏著一個人,心中大慌,快步走到跟前,一把翻過來瞧看,卻見竟然是跟著蕭大炮的一個兄弟。

  這兄弟愛笑,年紀不大,滿臉陽光,然而此時此刻,卻只是一具沒有了呼吸的死尸,再無生息。

  我快速的簡單翻看了一下,瞧見胸膛被掏得血肉模糊,心肝脾肺都不見了,身上還有很多黏糊糊的臭味,讓人心中發涼。

  人既已死,就實在沒有什么再逗留的必要,我緊緊抓著手中的辟邪小劍,快步前方,沖了三十幾米,突然發現腳下一空,差一點兒就摔倒在地,原來這兒有一個兩米多高的坎兒,而在坎下,則是一處巨大無垠的廣闊空間。

  我從小就鉆過許多山洞子,但是沒有一處,能夠比這一處巨大,我在金陵時曾經看過別人用來比賽的那種足球場,這兒幾乎有那足球場的四五個那么大。

  或許有些夸張,總之是一眼望不到邊,唯有黑暗連綿。

  我知足掉落而下,半空之中,一陣腥氣刮了過來,我雖然沒有用眼睛瞧見,但是全身防備的炁場卻將其勾勒而出,正是一頭渾身鱗甲的兇猛魔蜥,下意識地一揮手,那無堅不摧的辟邪小劍便扎在了這玩意兒的腦袋上面。

  錚!

  那辟邪小劍與偷襲者堅硬的頭顱碰撞,火花閃爍,接著順著縫隙,艱難地插入了頭骨里間去。

  巨大的沖擊力使得我跟這頭畜生一同朝著旁邊跌落而去,之后兩者一同重重的摔落在地,它死,我活,我從這貨的身上艱難爬起來,腳下感覺一陣軟,低頭一看,卻見又是蕭大炮的一兄弟,竟然也仰頭朝上,慘死于此。

  殊途同歸,沒想到我們一直在找蕭大炮,原來竟然離奇地又撞到了一起來。

  然而瞧見這死者屢屢,實在是讓人有些擔心。

  意識僅僅只是在一瞬間收縮,而后我抬起了頭來,朝著遠處望了過去,然而我這么一望,整個人的身體卻不由得一陣僵硬,一股涼氣,從心底里升起,沿著脊柱一直升到了天靈蓋。

  我終于明白了老洪所說的,下之不祥。

  真他媽的不祥,我看到了什么——漫山遍野的魔蜥,有站著的,有爬著的,還有生出一雙翅膀在空中撲騰的,無論是地上、巖壁上還是巖穹頂上,遍布皆是,一眼望過去,成百上千頭,讓人心中頓時生出許多絕望來。

  接著我看到了我一直都在尋找的人,有舞動五彩毫光的徐淡定,有一雙肉掌闖天涯的張大明白,還有三條尾巴露出、兇悍無比的嬌俏小女孩嚶嚶,以及……蕭大炮。

  我終于看到了蕭大炮,他和三個兄弟肩并肩的圍成一個小圈子,勉力抵擋著無數魔蜥的攻擊,而在那圈子里面,還躺著兩人。

  他終于救回了自己被擄走的兄弟,然而卻將自己都給陷入在了這里。

  他便是這么一個男人。

  蕭大炮組織起來的防線在這么多魔蜥洶涌的進攻中顯得是那么的脆弱,搖搖欲墜,讓人感覺下一秒就要撐不住一般,事實上倘若不是有著這石筍凸起可以周旋,只怕他們早就埋骨于此了,而我們這邊的人,也是被無數分割,各成一方,根本無法跟蕭大炮那一邊匯合到一起來。

  此刻的我,已經來不及思及太多的細節,甚至都不關心此刻的嚶嚶竟然會如此厲害,相搏起來,竟不比茅山高徒徐淡定和張大明白差上幾分,而是從這魔蜥的腦殼之中將小寶劍緩緩拔出,又將魔劍給拔出,一長一短,然后高聲喊道:“所有人,都朝我聚集!”

  我這一聲,運用了雷意,一聲轟鳴,立刻吸引了場中所有人的注意力,我聽到離我不遠處的兩個師弟發出了一聲歡呼雀躍的叫聲,也聽到了嚶嚶喜極而泣的哭聲。

  這樣漫山遍野的魔蜥,實在是有些讓人崩潰,特別需要有一個人站出來,承擔大部分的壓力,而我便是這么一個角色。

  遠處即將面臨崩潰的蕭大炮一行人聽到這話兒,也不由一陣歡呼,憑空生出許多氣力來。

  然而我的貿然出頭,雖然給在場的所有同伴都鼓足了勇氣,也使得那些魔蜥顯得憤怒無比,不但我周邊的,就連遠處的那些畜生,都源源不斷地朝著我圍了過來。

  這般洶涌的魔蜥大潮狂撲而來,當真是恐怖,我知道倘若是以茅山道法,我當真不能拿捏自如,因為此等場面,可不是妖鬼之物,而是諸般魔物。

  何謂魔物,這些皆不是本界之中的產物,也無法融入于陽光之下,但是它們擁有著強健的身體和悍不畏死的爆發力,顯得更加恐怖。

  不過對待這些東西,我卻也并不是沒有辦法。

  一步踏出,接著風眼使出。

  此乃深淵三法之一,乃曾經的深淵魔王阿普陀誘惑之物,最是與我的情況妥帖,一經施展而出,所以靠近我的魔蜥都莫名其妙的一陣晃悠,皆偏離了自己攻擊的方向,而我當即也是開啟了臨仙遣策,一條生路畫出,曲曲折折,與眾人漸漸逼近。

  無數魔蜥被我斬于劍下,而徐淡定、張大明白和嚶嚶也都朝著我飛快聚集而來,四人匯合,凝成一股勁兒,又朝著蕭大炮那兒沖鋒而去。

  兩股隊伍在不多時之后終于匯合,而就在這段時間里,蕭大炮又有一名兄弟,被撕扯成了碎片。

  當我趕到蕭大炮諸人身邊之時,他們幾乎就要趴下,然而我們身后,卻有無數魔蜥洶涌,即便匯合,大家也難免一死,瞧見這場面,我的手不由得伸向了懷里,摸出了一件罕有使用的物件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