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八章 八卦異獸,白色的卵

  八卦異獸旗,茅山十寶之一。

  茅山開宗立派,歷時已有千百年的光景,其間得道真修的大拿無數,法器自然也是琳瑯滿目,然而能夠躋身到那名列前茅者,并不多,這八卦異獸旗便是其中一種。

  這周圍的魔蜥如此洶涌而來,眾人皆感到一陣疲乏,我曉得倘若再戰,大家恐怕撐不到多久,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將裝著八卦異獸旗的乾坤袋解開,按照八卦方位,排演布陣,將這八面小令旗都一一射出,扎住陣腳,守住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來。

  扎陣完畢,當下又是步踏斗罡,手掐法訣,將此旗陣給啟動開來。

  旗定于外,人在陣中,一旦牽連,無數炁場詭動,當下也是憑空生出一道屏障,炁場凝聚,天上星斗隔空注入無數光芒,那令旗之上的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鰲八種異獸,皆從旗幡之上跳躍而下,走馬燈一般的游走堅守,將這空間守得嚴實。

  這些異獸或大或小,然而皆是兇猛之物,盡管并非實質,然而當那些魔蜥兇猛沖來之時,卻是化作了炁墻,將其牢牢抵御其外。

  這力的反饋是恒定的,那些魔蜥撞得越猛,受到的傷害越大,所以當這陣成的一瞬間,十來頭魔蜥就中了招,直接摔倒在了一邊兒去,接著四肢一蹬,身子僵硬,沒多久便死了過去。

  這八卦異獸旗將防線穩穩扎住,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好幾人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來,我瞧見蕭大炮的身體有些搖搖欲墜,快步沖上前去,一把將他給扶住,沉聲問道:“忠哥,你還好吧?”

  我問話的時候,低頭看他,瞧見蕭大炮一臉的鮮血,虎目之中卻有淚光閃耀,顯然是對此刻的情形,有些預料不及。

  聽得我問,蕭大炮沒有多言,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媽的,這些鬼東西,狡猾得要死,艸……”

  這話兒無比懊惱,我左右一看,瞧見連著被救出來的兩人,蕭大炮一方總共就剩下五個,而且瞧著地上這兩位,有一個已然不行了,奄奄一息,另外一個也是身受重傷,連爬起來都有些困難。有的時候,兄弟遭劫,救與不救,還真的是一個比較難以考量的問題,講義氣固然是好,然而倘若是得不償失,反倒賠了自己,便如此刻的蕭大炮一般,那可真的就有些講究了。

  這也是作為一個領導者,所必須要經歷過的痛苦。

  蕭大炮雖然氣憤無比,然而中氣十足,顯然就他個人而言,并沒有太多的損傷,我瞧見那八卦異獸旗定住四周,并不讓那些恐怖的家伙透進來,心中方安定一點,然后又左右巡視一圈,跟徐淡定、張大明白和嚶嚶相繼確認了情況之后,然后詢問蕭大炮道:“忠哥,你可曉得,倘若我們要突圍而去,除了剛才我們走的原路之外,還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忠哥說道:“剛才我們是跟著蹤跡一路尋入洞中的,走的另外一條通道,所以你講的原路,我也不曉得;不過來的路上,我瞧見有一個神壇,后面有好多白色的卵。我估計這些玩意往日不曾出現,而最近頻頻出擊,奪人而噬,就是因為這一批新生命,我想你帶著我的兄弟們撤離,而我則去將那些蟲卵給毀了!”

  蕭大炮胸膛劇烈起伏,一番奮戰之后,此刻得閑,卻沒有想著逃脫生天,而是反手一下,斬草除根,也要給那些枉死的同伴報仇,性格如此激烈,倒也是一條漢子,我仔細思量了一下,從剛才的那種情況來看,一旦我收起了八卦異獸旗的守護法陣,沒了遮攔,別說原路撤回,估計走到那道石坎前邊,估計都得有不少人伏尸此處,再無生還之機了。

  與其這般被無數的魔蜥給纏死,還不如破釜沉舟,一鼓作氣地將此次為禍石林的根源給斬除了,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我這般思量著,果然蕭大炮一小兄弟在旁邊也說道:“在神壇旁邊的石柱后面,有一個大水潭,我聞那氣息,直通外間河道,倘若我們能夠制止住這些畜生的追擊,說不定我們還能夠在水中平趟出一條路來呢。”

  他這般說,倒是讓人眼前一亮,不過這些魔蜥入了水,便如那老虎添了翅膀,實力陡增,如何實現,倒真的是一個問題。

  我沒敢想多久,征詢大家的意見,然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表達出來的也各有差異,使得意見打不成統一,然而就在此時,我瞧見遠方撲騰跑來了一頭遠比同類要大上幾乎一倍的巨大魔蜥來,沖到陣前四五米的時候,奮力一躍,轟然撞到了這八卦異獸旗組成的炁墻之上來。

  這么一撞,那巨大魔蜥固然是悲鳴一聲,滑開了去,然而我這八卦異獸旗卻顯得有些立足不穩,搖搖欲墜起來。

  我低頭看去,瞧見那身長五米多的巨大魔蜥滾落一旁,撞向炁墻這邊的身子幾乎是血肉模糊,鱗甲悉數裂開,慘不忍睹,我甚至看到了骨架與內臟,顯然在剛才那一撞之下,受到了巨大的反震之力,扛不住,昏死了過去。然而因為這家伙的鼓動,旁邊那些剛剛顯露出怯意的魔蜥又都騷動起來,悍不畏死地沖鋒而來,不顧死活,拼命地往前擠。

  它們所為的,不過就是一撞,消磨這令旗組成的法陣。

  一頭又一頭,奮不顧身,悍不畏死,盡管我與這些畜生是敵對的兩方,然而看到這生命如草芥一般的消逝,不知道怎么,我的心中就有些受不了。

  我的心軟,有些受不了這些生命的消亡,然而那八卦異獸旗雖說是茅山十寶之一,但是也架不住這么多不要臉、不要命的攻擊,一時之間,我插在地上的那些令旗周邊,土地都出現了大量的裂痕,而旗面之上,也顯得光華黯淡,不復剛才掏出來的那種凌厲之氣。

  這八卦異獸旗是我師父賜予,給之前,也有過一些介紹和溝通,使得我能夠時刻掌握住它的狀態,我閉目測算了一番,突然睜開眼睛來,對著眾人說道:“諸位,這旗陣到底只不過是倉促布置,所以撐不得多久,所以必須得做決定了。忠哥,你讓你兩兄弟背上受傷的兄弟,你和淡定照顧好他們的周全;大明白,你猛,在前面開路,嚶嚶,我先不問你任何問題,你跟著張大哥一起,打開局面來,可以么?”

  我問向了嚶嚶,那小女孩明亮而黝黑的眼睛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點頭說道:“哥哥,我知道了!”

  我又巡視了一圈,所有人都堅定不移地點頭,我很滿意,捏了捏握著魔劍的劍柄,上面全部都是汗水,好在當初楊大侉子設計巧妙,倒也不會滑手。試過了見,我平靜地說道:“好,很好。所有人都朝著前方左邊的方向沖鋒——我來斷后!”

  此言說完,我釘在“坤”字位上的那面令旗突然一倒,它周邊的泥土裂成了好多塊兒,整個防御法陣立刻消失了大半,我不再多言,大聲喊道:“走!”

  一聲“走”字出了口,我俯身過去,箭走如飛,順手將所有的令旗都收于袋中,納入懷中之后。

  張大明白一聲悶吼,接著帶頭朝著前方沖去,在他旁邊的是嚶嚶,那小姑娘一旦將那小白尾巴兒的炁場具現出來,便如同一輛壓路機,轟隆隆不停歇,但凡